上海三十億大案直指黃菊江澤民


世界新聞網綜合報導,中共高層圍繞著未來權力布局的爭鬥越來越慘烈,北京和上海周邊的攻堅戰已經逼到內宮,就看江澤民的哼哈兩將是否繳械。上海 30億社保基金被挪用的大案實際上已非常明朗,黃菊的妻子余慧文是牽線人,黃菊的弟弟黃昔曾直接參與福禧投資負責人張榮坤的一些收購、投資與房地產開發。上海市社保局長祝均一和張榮坤與黃菊的密切關係盡人皆知。

中共十七大明年召開前夕,京津滬官場近日再發生重大地震,大案要案接連出現,案情的規模也越來越大,涉及更高層級官員的證據也越來越明顯,表明胡(錦濤)曾(慶紅)結盟之後的北京政局已經日益明朗,「敲山震虎」的鼓點日益緊湊,而日前發生的上海30億元社保基金大案,更直接把矛頭指向目前主管中國全國金融工作的國務院常務副總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黃菊,以及黃的後臺老闆,前中共總書記、前國家主席江澤民。 

在「敵人不投降,就叫他滅亡」的鼓點聲中,中共高層圍繞著未來權力布局的爭鬥越來越慘烈,北京和上海周邊的攻堅戰已經逼到內宮,就看江澤民的哼哈兩將賈慶林和黃菊是否自動繳械,否則,未來的戰況恐怕將更加激烈。據北京知情人士告訴記者,上海30億社保基金被挪用的大案,案情實際上已非常明朗,黃菊的妻子余慧文是這筆錢的牽線人,成了這個大案的「防火牆」;但經手人上海市社保局長祝均一和私人機構福禧投資負責人張榮坤,與黃菊的密切關係更是盡人皆知。 

黃菊指定祝均一擔任勞動局長 

上海人都知道,祝均一當年就是黃菊的重要親信。當黃菊還是上海市委書記時,就是他指定時任上海市經委副主任的祝均一擔任上海市勞動局長。一個流行的故事說,黃菊對祝均一打了這樣一個比喻:「到現在,國企改革遇到了很大的阻力,就像一列行駛的火車,在軌道上遇見一根木樁橫在那裡,不把它搬走,就沒法繼續前進」,於是,黃菊就把這個「搬掉木樁」的「重活」交給了祝均一,說「組織上決定讓你去兼任市勞動局局長」。 

祝均一於是在這個位置上一幹就是十年。擁有十屆全國人大代表身份的祝均一目前已經被「雙規」,主要罪名是涉嫌挪用逾30億元人民幣的社保基金。來自北京的消息稱,早前,中紀委接到祝均一涉嫌腐敗的舉報展開調查,在初步掌握事實後,經中央主要領導批示,7月16日請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和市長韓正到北京商談。在通報案情後,陳良宇和韓正都表示支持中央依法查案。 

中紀委有關辦案人員7月17日到上海,宣布祝均一及另一位掌控社會保障基金的處長被雙規。上海市新聞辦公室證實,上海勞動與社會保障局局長祝均一「涉嫌嚴重違反財經紀律,正在接受調查」。據悉,中紀委辦案人員在上海宣布案情兩小時後,就將祝均一等人帶離上海,目前在江蘇接受審查。 

張榮坤可以隨時與黃菊通電話 

為配合中央查案,據稱上海本來安排黨政幹部赴外省的學習團也取消了。知情人士表示,上海這些年同中央步調保持一致,兩會期間,總書記胡錦濤專程來到上海組,併發表重要講話;六月在上海舉行上海合作組織六國峰會,胡錦濤對上海的安排很滿意。但這次祝均一出事,給上海帶來的麻煩不小。

就在祝均一被「雙規」的同時,同案的福禧投資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第十屆全國政協委員、上海市工商聯副會長張榮坤和妻子也被中央有關部門帶走。據報導,張榮坤還是上海慈善基金會名譽副會長,而黃菊妻子余慧文則是該會負責實際工作的副會長。余慧文據稱是上海及浙江一帶暴發巨賈極力想接近的人物,很多人都是透過向基金會捐款而與余慧文成為「熟人」,而這其中的道理一看便知。

而作為擁有相當社會地位的張榮坤,與余慧文的關係則更是更深一層。據熟悉張榮坤的人士表示,張可以隨時與黃菊通電話,他的很多賺錢的項目,都是通過這樣的關係搞定的。而一旦搞定,銀行都會主動給他貸款,「沒有風險,又保證賺錢」。張榮坤的這種賺錢模式令很多商界人士羨慕,被稱為「張榮坤模式」。 

與江澤民辦公室的秘密關係 

實際上,除了與黃菊的這種關係之外,張榮坤更與黃菊的後臺老闆江澤民有特殊的關係。一位上海商界人士表示,數年前,在張榮坤談判「滬杭高速」的收購案時,他曾親自聽到張榮坤給江澤民辦公室打電話找關係,「他專門找一些現成的、優質的基礎設施,找關係買下來,買成之後,就有銀行主動找上門給貸款」。據悉,在這個三十億大案爆發之後,上海各銀行已接到通知,開始對張榮坤旗下的公司進行核查,要查清到底張榮坤貸了多少款項。 

今年38歲的張榮坤,出生於江蘇蘇州,畢業於華東師範大學,獲金融碩士學位。九十年代初,張榮坤在江蘇創立沸點投資發展公司,註冊資本三千萬元,主要從事糧食加工、傢俱製造。2002年初,張榮坤在上海浦東註冊成立了福禧投資控股有限公司,註冊資本達五億元。同年三月底,福禧公司以32億元從上海城市建設投資發展總公司受讓「滬杭高速」公司上海段運營的99.35%股權,當時創下了民營企業進入基礎設施領域的記錄。2004年,張榮坤以20億資產榮登胡潤百富榜第39名,成了中國大陸和滬杭一帶可以呼風喚雨的政商大亨。 

據上海商界消息人士表示,由於張榮坤有來自中央高層有力的後臺,所以在「滬杭高速」有關權益的收購過程中,一切都很順利,而這背後,實際上是黃菊從中幫助的結果。有關人士表示,如此盈利的項目,就像一隻下蛋的金雞,為什麼要賣掉,又為什麼張榮坤可以買到?據稱,張榮坤當時透過黃菊的關係說服了上海市的負責人,而這位上海市的負責人又授意主管上海城市建設投資發展總公司的主管機構,將這個優質的項目賣給了張榮坤,從此,福禧投資公司獲得了滬杭高速公路上海段 30年運營權。 

黃菊弟弟參與張榮坤收購 

2003 年張榮坤又投資50億元買下了「嘉金(嘉興至金華)高速」的經營權和收益權,這條公路通向上海新建的一級方程式賽車場,被認為是張榮坤又一個成功的買賣,而且也是用同樣的模式。在這種「保證賺錢」又「沒有風險」的誘惑下,上海社保局長祝均一有黃菊這個大後臺做靠山,自認為不會出問題,加上黃菊身邊人士的慫恿,在其他副局長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就把這筆30億的社保基金給了張榮坤。但這樣的做法,被中央有關部門指為「既不算投資、又沒有任何擔保就撥出了,已是嚴重違規」。 

北京知情人士表示,目前,中紀委要理清的恰恰就是這些問題背後的關係,祝均一為什麼敢冒如此大的風險?張榮坤又為什麼可以拿到如此優質項目?這些項目又為什麼要賣掉?據稱,中紀委正加緊在上海收集有關的材料,包括黃菊妻子余慧文及弟弟黃昔與祝均一和張榮坤的關係,以及與這個案子有關聯的活動。 

實際上,在張榮坤的背後,黃菊的影子是顯而易見的。黃菊的弟弟黃昔任上海浦東發展集團副總裁時,曾直接參與張榮坤的一些收購、投資與房地產開發,兩人關係非常密切,而這種「公私合營」實際上就是張榮坤暴富的秘密,為他鋪設了通向財富高峰的捷徑。 

黃菊雖患絕症,非常時期只能強撐 

黃菊自1月中旬一度從公眾視線中消失。八闋曾披露,據知情人士說,黃菊在今年春節前一次體檢中,被診斷出患有胰髒癌,「而且這個惡性腫瘤是在胰腺的交叉部位」,被發現時已經擴散。

但是他消失五個月後,突然於6月5日與其他八名政治局常委在中國科學院和中國工程院的院士大會上露面,一時引起議論紛紛。隨後兩個月來,黃菊又多次出鏡,似乎有意要破除傳言。 

然而,北京高層消息人土對記者說,黃菊的病情是確實的,實際上他現在的身體狀況非常不好,每況愈下。但是眼下他心中非常清楚,露面雖然是形式大於內容,過場重於實際,然而卻絕非可有可無,甚至可以說是萬不得已,非露面不可。因為眼下是他的「非常時期」,如果他不強撐著多露幾面,在極其勢利的政治圈中馬上就會 「樹倒猢猻散」,妻子、弟弟和部下、朋友都會被查得底朝天,而且勢必牽連到自己,更牽連到江澤民。到那時固然他自己身敗名裂,對中國的政局將産生什麼樣的衝擊,殊難逆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