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專欄】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對嗎?


——走近法輪功(48)

  毛澤東曾經說過: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言者無罪,聞者足戒;有則改之,無則加勉。這些話確實不無道理,卻也未必是毛澤東的獨創話語。說文言文的古代好提意見的文士,如果不讚同中華修口的傳統,說出這番話也不足為奇。

  那麼,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究竟對不對呢?讓我們先看看《轉法輪》之佛法關於「修口」是怎麼說的:
  「修口,過去……是人家一些專業修煉者——僧人、道士,閉口不說話。因為是專業修煉者,目地是更大限度的去人的執著心,他認為人一動念就是業。」「佛家講的修口,就是說,人說話都是由人的思想意識所支配的,那麼這個思想意識就是有為的。人的思想意識本身要想動一動念,說一點什麼,做一點什麼,支配人的感官、四肢,在常人中可能就是一種執著。你比如說,人與人之間有矛盾,你好啊,他不好啊,你修煉的好啊,他修煉的不好啊,這些本身就是矛盾。咱就說一般的,我要幹什麼幹什麼,現在這件事該怎麼做怎麼做,可能無意中就傷了誰。因為人與人之間的矛盾都是很複雜的,可能無意中就造了業了。這樣一來,他就講絕對的閉口不說話了。」「所以他講‘身、口、意’。他所講的修身,那就是不去做壞事;修口,那就是不說話。修意,那就是連想都不想。」

  這就難怪《西遊記》裡的唐僧一路上很少說話,說也是說些佛經上的話,或者非說不可的話,要不就是告誡豬八戒別胡思亂想、孫悟空別胡說八道。原來僧人真把嘴巴看作刀子,認為動念「是有為的」,說話一作判斷、顯立場,「可能無意中就傷了誰」、「無意中就造了業」,所以僧侶們能不說話就不說話。出家人看破紅塵,遠離人世間,修「身、口、意」可以理解,也能做到。但法輪功學員就在世間學習、生活和工作,要這樣修口恐怕就不行。

  「我們法輪大法修煉者絕大多數都是在常人中修煉(除專業修煉弟子以外),那麼避免不了在常人社會過常人的正常生活,和社會交往。人人都有一份工作,而且還要干好工作;有的人就是通過講話來做工作,那麼這不就矛盾了嗎?也不矛盾。不矛盾在哪裡呢?我們講的修口,和他們是截然不同的。」

  如果法輪功學員在學校課堂上被提問,他不說話那老師就沒法教他。如果法輪功妻子對丈夫的這要求那要求都用眼睛說話,那麼這場婚姻進行曲恐怕很快就要唱完。而且有些工作,比如老師、律師、推銷員等,法輪功學員就沒法從事。

  那麼大法弟子還要不要修口呢?當然要修口,只是做法和要求有所不同。
  「我們張口講話,都按照煉功人的心性去講,不說些搬弄是非的話,不講些不好的話。作為修煉的人要按照法的標準來衡量自己,應不應該說這話。應該說的,用法來衡量符合煉功人的心性標準就沒有問題,並且我們還得講法、宣傳法,所以不講話是不行的。我們講修口,是常人中的那些放不下的名利與修煉者在社會實際工作中沒有關係的;或者同門弟子中互相之間扯一些沒用的;或者由於執著心指使顯示自己的;或者道聽途說傳一些小道消息的;或者對社會上其它一些事情談論起來很興奮、很願意說的,我想這都是常人的執著心。在這些方面我覺的我們應該把口修一修,這是我們講的修口。」「我們按照煉功人的心性標準要求自己,該說什麼不該說什麼把握好就可以了。」

  法輪功修口沒有佛教對出家人講的那麼絕對,學員要弘法,豈能不說話?「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中共是邪靈、邪魔、邪教、流氓,毀壞中華民族,危害世界人民」,這些話不僅要說,而且要讓地球人都知道。大法弟子集體學法,開法會交流學法心得體會,這都要說話的,有時候一說還很長呢。

  法輪功修口,主要是按照修煉者的心性標準——真、善、忍的要求——說話,要修掉的是那些假的、惡的、斗的話——不說「搬弄是非的話」,不說「不好的話」,不說不應該說的話,不說名利追求的話,不說與自己工作沒有關係的話,不說與修煉無關的話,不說顯示自己的話,不傳小道消息,不談「對社會上其它一些事情談論起來很興奮、很願意說的」。簡而言之,法輪功學員只是不說不該說的話,並非要像佛教要求僧侶那樣「絕對的閉口不說話」。由此可知,法輪功講修口是理智的,是跟在常人中修煉這種修煉形式相配合的。

  現在再來看「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對嗎?當然不對。也許在純粹學術領域,不涉及價值觀念和人類社會秩序的問題,人們可以暢所欲言,但如果涉及到價值問題和秩序問題,如果知無不言並言無不盡,那就會演繹混亂、製造戰爭。人知道的東西有對有不對的,有好有不好的,有善有惡的,有正有邪的……總之是相矛盾的,有可說的就有不可說的。如果知無不言,那就必然不對的、不好的、惡的、邪的就全都會像潘多拉魔盒的東西都往外放;如果言無不盡,那就會像《水滸演義》裡的洪太尉那樣,把108個被封存起來的天罡星、地煞星全部放出來。

  人類社會古代重道德、現代重法律,其實就是對語言有規範要求。如果淫穢的話可以隨便說,並且讓其淫穢透底,那會怎樣?那會社會就會成為大妓院。如果暴力的話也可以知無不言、言無不盡,那會怎樣?就會讓共產黨這樣的惡黨主宰世界。如果謊言也可以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不以法輪功講真相的方式去揭露和制止,那會怎樣?就會讓中國共產黨真的成為千年烏雲遮日蔽月,毀滅中華民族。世界上真有允許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民族國家嗎?似乎沒有。美國是世界上言論最自由的國家,造謠惹事生非恐怕也會被告上法庭,以誹謗罪給予懲罰。現代文明國家都講究說話文明,這可就是限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

  由此可知,言者無罪不是絕對的。法輪功教人做好人,共產黨造謠誣蔑法輪功是邪教,在天安門廣場製造「自焚偽案」讓人都來謾罵,按照現代法律是犯了誹謗罪,按照「真、善、忍」的天條來說是犯了天罪。因為中共掌握國家權力操控法律,使之罪惡不受制裁,所以才有「天滅中共」之懲處,也是一定要懲處的。

  言者無罪在專制獨裁的國度裡,實際上只會是專制者、獨裁者言者無罪,而反專制獨裁的言論卻會說有罪就有罪,比如反革命罪、顛覆國家政權罪、泄露國家機密罪,等等。中國共產黨就是這樣做的。很符合它「欲加之罪,何患無詞」的強盜邏輯。在說話這邊是放肆、那邊被封口的話語背景下,能聞者足戒嗎?能有則改之、無則加勉嗎?不能。當然公民社會講言論自由,也是現代人類的人權訴求,有開放社會的現實性和合理性。但人對自己的嘴巴合德合法的修口還是必要的。說真的、善的、正的應該說的話,不說假的、惡的、邪的不應該說的話。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