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唐山大地震後的大搶劫



唐山地震後,房屋幾乎全部坍塌

從1976年7月29日到8月3日的一週內,在那片災難的廢墟上發生了令人震驚的事情。中國人民解放軍唐山軍分區的一份材料披露了如下數字:地震時期,唐山民兵共查獲被哄搶的物資計有:糧食670400餘斤,衣服67695件,布匹145915尺,手錶1149塊,乾貝5180斤,現金16600元……

材料稱,被民兵抓捕的「犯罪份子」共計1800餘人。人們也許寧願忘掉這些醜惡的數字,就像唐山在地震後不曾有過這騷動的一週。和那數不勝數的無私的援助、崇高的克己、誠摯的友情相比,這些數字無疑是一種玷污。但人們又無法忘掉它,因為它是真實的赤裸裸的歷史事實!這確實是一段人們很難看到的赤裸裸的歷史!

搶劫風潮

7月28日,唐山人首先面對的是死亡,是傷痛。然而,當死亡的危險剛剛過去,當滴血的傷口剛剛包上,他們面對的便是飢渴,便是寒冷。有人突然意識到自己正赤身裸體,有人突然感到喉嚨在冒煙,腸胃在痙攣。傾塌的商店,在大地震顫時拋出了零星的罐頭、衣物,有人拾回了它們,這使人們意識到,在廢墟下有著那麼多維持生命急需的物品。對於大多數人來說,事情似乎就是這樣開始的。他們猶疑不決地走向那些廢墟:埋著糕點的食品店,壓著衣服的百貨店,堆著被褥的旅館……他們起初並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們借!」一些人千方百計尋找商店等處的工作人員,他們從廢墟中找來破紙斷筆,要簽字畫押,留下借據。而工作人員起初還像震前一樣照章辦事:不行!這是國家財產!」但這種規範很快被突破了。瓢潑大雨中,被澆得濕透的人們無處藏身,他們發紫的嘴唇在不停的顫抖。同樣在雨中顫抖著的商店工作人員喊道:把雨衣雨鞋扒出來用!」尋找雨具的人們擁上了廢墟。淌血的腳穿上一雙雙新鞋,路邊的防震棚有了塑料布的棚頂……他們又聽到呼喊:可以拿點吃的。」於是,一切就從這演變了。

起初只是為了生存,為了救急。可是當人們的手向著本不屬於自己的財產伸去的時候,當廢墟上響起一片混亂的「嗡嗡」之聲的時候,有一些人心中潛埋著的某種慾望開始釋放。他們把一包包的食品、衣物拿下廢墟,不一會兒,又開始了第二趟,第三趟。他們的手開始伸向救急物品以外的商品。三五人,數十人,成百人……越來越多的人用越來越快的腳步在瓦礫上奔跑。都在爭先,都唯恐錯過了什麼。每個人手中越來越大的包裹,對另一些人似乎都是極大的刺激。他們呼哧呼哧喘著粗氣,瞪大眼睛四下搜尋,推開試圖勸阻的工作人員,把已經扛不動的大包從地上拖過去。「快去!人家都在拿……」「快走!東西都快被拿光了!」「快拿呀……!」唐山出現了一種瘋狂的氣氛。

據目擊者說,在藥店的廢墟上,有人在挖掘人參、鹿茸、天麻。在水產貨棧的廢墟上,有人撈到了海參、乾貝、大蝦。有人湧進了一個尚未倒塌的百貨商店,爭搶著手錶、收音機、衣料……他們從那裡推出了嶄新的自行車,抬出了嶄新的縫紉機。大街上匆匆奔行的人中,一個中年男子扛著成捆的毛毯,一個小夥子抱著大包的絨線,還有一個女人甚至扛著一箱電池!喧囂的聲浪中,人們的手已經不只是伸向國家的財產。有人親眼看見一個老婦人在一具男屍前哭著:「我的兒啊!我的兒啊!」哭完,摘下男屍手上的表走了。不一會兒,她又出現在另一具男屍前面,又是淚,又是「我的兒啊」,又是摘去手錶。就這樣換著地方哭著,摘著,換了十幾處地方,直到被人扭住。

1976年8月3日,是唐山搶劫風潮發展到最高峰的日子。成群的郊區農民,趕著馬車,開著手扶拖拉機,帶著鋤、鎬、錘、鋸……像淘金狂似地向唐山進發。有人邊趕路邊喊叫:「陡河水庫決堤啦!陡河水下來啦!」當驚恐的人們逃散時,他們便開始洗劫那些還埋藏著財產的廢墟。他們撬開箱子、櫃子,首先尋找現款,繼而尋找值錢的衣物。滿載的手扶拖拉機在路上「突突」地冒著骯髒的煙,擠成一堆的騾馬在互相尥蹶子;「淘金狂」叼著搶來的紙煙,喝著搶來的名酒,他們在這人慾橫流的日子裡進入了一種空前未有的罪惡狀態。終於,當這一切進行到高潮時,街心傳來了槍聲。
非常時期的自我執法

「七·二八」當天,唐山街頭就有了警察。他們光著上身,穿著短褲,只有肩上挎著的手槍才能證明他們的身份。當搶劫風潮開始時,他們揮動著手槍在路口攔截,可是他們防不勝防——他們的隊伍在地震中傷亡太大了,而「作案」的竟是成百上千的災民!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在震後即派出治安專家前往唐山,以圖控制社會局勢。河北省和唐山市的抗震救災指揮部,為制止愈演愈烈的搶劫而費盡心思。一次次告急,一次次緊急會議,喧囂的一週間,人們比任何時候都更加深切地感受到某種能量在釋放時的可怕。

能夠組織起來的最大的執法力量只有民兵。在中國人民銀行唐山市支行的廢墟上,出現了路北區和開灤唐山礦的民兵。他們赤腳光身,有的提著被砸斷了槍托的步槍,有的抓著棍子,幾乎圍成一個圈,日夜守護著這片埋著金錢和儲蓄賬目的瓦礫。有人試圖靠近那片誘惑人的廢墟,他們轉轉悠悠,探頭探腦,可是終究沒有人敢越雷池一步。當這一切都結束的時候,有關部門宣布,全唐山所有銀行、儲蓄所的賬單無一散失。存有三百多萬斤成品糧的西北井糧庫,空氣也到了極為緊張的地步。

民兵實槍荷彈,在倒塌的圍牆邊日夜巡邏。庫黨支部決定:沒有接到上級的命令之前,一粒糧食也不許分發!在此期間,庫內人員揀空投的乾糧吃,不得生火做飯,以免引起群眾的怨憤和混亂。民兵將圍繞著糧庫建起的防震棚當作自己的哨棚,對那裡的災民們說:「你們幫我們守住,有人來搶糧,你們都勸他們回去!你們自己先堅持著,等一發糧,我們首先保證你們!」和在銀行廢墟邊轉悠的人一樣,圍住了糧庫的飢民也不敢衝過警戒線。糧庫支部書記王守森聽見有人在竊竊議論:「國庫沖不得呀!這可不像商店。沖糧庫就像沖大獄,那是死罪……」

可是畢竟有膽大的闖進來「評理」了。一個開灤礦工抓住王守森質問:「地震沒震死,難道還要讓我們餓死麼!我家還有80歲老母,斷糧了!你說怎麼辦吧!」王守森解釋說:「糧庫的糧,得等救災指揮部下命令後,按計畫分配。就這麼些糧,一發生混亂,勢必有人囤積、有人餓死。你家有老太太,可我們也得為全唐山的老太太著想……」工人勃然大怒:走!跟我走!咱們到指揮部去!」在抗震救災指揮部那輛破公共汽車裡,唐山市人民武裝部副政委韓敏用不容分辯的口氣說:「糧庫做得對!……」臨了,他指著車廂裡的一筒餅乾,對工人說:你拿這個走。」
  
此時,各個商店的廢墟上仍是一片混亂。人們不敢衝擊金庫,卻有人在撬保險櫃;人們不敢衝擊糧庫,卻在哄搶小糧店的糧食。甚至軍隊的卡車也被搶走,去裝運贓物。沒有人能說清第一聲槍響是從哪裡傳出的。但是,在越來越多的槍聲裡,傳出了「已經不是鳴槍警告」、「看見搶東西的人被打死了」的消息。在小山,在新市區商場,都有人親眼看見被民兵打死的搶劫者的屍體。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新一期特刊已經發表
請榮譽會員登陸下載
更多

有奖征文
更多
今日重點文章
更多
72小時熱門排行
更多
退党
電子書
更多

視頻
更多
本類週排行
本類月排行
熱門標籤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