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高校在道德沉淪中的寫真


這幾天比較煩,有幾十個MBA速成班的促銷小姐邀請本人參加所謂的MBA、EMBA培訓班,凡發文憑者,莫不是名校,凡授課者莫不是名師。特別是北京的兩所所謂的「著名」大學、上海的幾個「出名」大學,雇佣幾個聲音甜美、肉麻的小姐或者幾個奶聲奶氣的小男生不厭其煩的電話騷擾,一再邀請本人參加其所謂的速成班。曰參加者可獲得結業證書,成績上網,學習經歷可列入晉升和加薪的資歷云云。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中國所謂的「名校」與國外的一些「克萊登」大學搞合作辦學,聯合發售一個注水的「洋文憑」,還美其名曰國際教育本土化,不出過門可以拿到別人羨慕的洋文憑和證書。本人不堪其騷擾,便以文泄私憤!

本人曾有機會接受高等教育,只是生性頑劣不好學,也沒有學得多少真才實學,只好灰溜溜的混得一張文憑,悄然離開校園。但當時的校風頗好,人情醇厚,校園環境清靜,無張揚的浮躁之氣,亦無銅臭的瀰漫之苦,教師也言為人師,行為人範,比起現在充滿張揚的個性、瀰漫著銅臭、遊蕩著同居氣息的校園,實是一片淨土。
 
清華的名聲就這麼低

我仔細觀察和研究現在的中國高校,基本有以下表徵:

一、一切向錢看,完完全全一幅斂財像

現在的高校只認得「孔方兄」,不認得孔子;只認得鈔票,不認得文曲星!確確實實在執行「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基本國策。學校除了國家應給的經費以外,不擇手段的從銀行貸款、融資,還美其名曰加大辦學力度!高校開許多公司、搞許多產業,還美其名曰「產業化」。高校的斂財手段卑鄙而下作,不擇手段,能撈就撈,能誆就誆,能騙就騙!我們不說別的,就說「大名鼎鼎」的清華大學,聽說有2000家公司,今天清華紫光、明天清華同方、後天清華同仁,上市公司就有幾十家之多!清華大學好像沒有在科技方面搞出什麼出名的東西,也沒有培養出什麼國際級的大師,更沒有培養問鼎諾貝爾獎的得主成績,但是在開公司、賺錢方面確實是世界級的大師,總之林林總總,本來清靜的校園成為「孔方兄」較力的場所,能有結果嗎?

這還不算,清華還搞許多文憑批發公司,今天博士課程培訓班、明天高級經理研討班、後天EMBA速成班,給一群智力低下,年輕時不學得紈絝之徒,又要豬鼻子插蔥裝像的人提供所謂的「鍍金」機會,發一個注水的文憑,裝扮門面。只要有錢,就可參加清華大學的許多培訓班,獲得一個一文不值,一無用處的速成文憑,然後再社會上招搖過市、坑矇拐騙!清華大學也像一個恬不知恥的貪財之徒也沉沉地撈上一把,總之潘金蓮愛西門慶,一個好色一個好財,可謂魚入深潭,相宜得彰。清華大學在社會上所謂的合資辦學,所謂的二級學院,打著教育的幌子,扯著教育產業化的狐狸皮,幹著撈錢的勾當!

中國最好的大學都這樣,其他的大學也只好競相傚尤!由於整個環境籠罩在銅臭中,書香之氣蕩然無存,培養的學生自然耳聞目染,潛移默化,渾身充滿銅臭之氣。為了錢幹什麼的都有,當「二奶」的,到校外作三陪女的,充當打手的,做鴨子的,可謂烏煙瘴氣!至於學校的教授、校長更是臭不可聞,根本沒有人倫!例如西安交通大學的一個知名教授擔任陝西楊陵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該公司做假賬,虛假1億元的銷售收入,難道該教授看不出來?如果少給這個畜牲10塊錢,他馬上狂吠起來!可是他為什麼看不出來?金錢使然,道德喪失使然,良心埋沒使然!上海復旦的教授嫖娼,北大的教授走穴、哭窮、炒房,上海交大的院長造假,更是比比皆是。所謂的教授、老師都是這樣的貪財好色酒肉之徒,其弟子難道會不受污染!只要能保住原來的純真就算燒高香了。張揚的氛圍,沉淪的治學心態,唯利是圖般的心境,我們不難理解清華、北大50年來沒有大師出現,學生也是一蟹不如一蟹!至於原來的老招牌馮友蘭、季羨林、張淦昌等等,那都是以前的遺老,不是近50年的「產品」。

二、不顧廉恥和禮儀、徹頭徹尾一幅無賴像

孔子曾經告訴我們「人不知而不慍」,尚書也說「滿召損、謙受益」,中國的大學應該起到一個表率作用,用良好的操守和教育教化國民,可是我們的高校再幹什麼?我們以北大為例來看一看。

北大很會「炒作自己」,本來自己就比較出名,又熱衷於往臉上貼金,不想事與願違,好像一個貴婦人自我毀容一般,弄得一臉傷疤,狼狽至極、難堪至極。開始大洋彼岸的丘成桐老先生勇敢地指出北大在人才引進上注水、造假;繼而是北大的校長和書記出來辯解、闢謠;進而是北大抹黑丘成桐說「丘成桐要控制中國數學界」,還要控告美國的媒體;本以為這件事就此平息,冷不丁又拋出一個北大的教授在「走穴」的時候哭窮;哭窮的問題還沒有了斷,又冒出北大360名教授在山東日照「炒房」。總之是眼花繚亂,出名的是北大,得好處的是北大,受害者是全國的人民和關心北大的無數人士。不過北大這樣的做法標誌著北大已經死亡,留給國人只是一具散發著惡臭的死屍!

孔子曰:聞過則喜。北京大學作為中國最有資格的老牌大學,「聞過則喜」這句話他們應該知道,就是不知道,北大的中文系的教授專家也應該知道!如果還不知道,就向讀過《論語》的人請教一下也應該知道!有人向自己叫板,向自己提意見和批評者本是常事,「人為完人,金無足赤」,北大也不例外,北大決不是清秀的一點瑕疵都沒有!丘成桐老先生說北大人才引進造假,免費點明自己有缺點,這是多麼難得的機會!按道理北大應該「聞過則喜」感謝丘成桐老先生。就算是丘老的意見有不實之詞,北大完全可以「有則改之,無則加勉」,「遠人不服,當歸而修德以是來之」,檢討和規範自己的制度和行為,也不失為大家風範,也不失為中國教壇老大的地位和名聲。結果北大的做法是奮起反戈一擊,說丘成桐別有用心,要控制「中國數學家」,摸黑給自己提意見的人。這就是北大的治學態度和為人處事?「思想自由,兼容並包」的校訓是說給誰聽的?「從善如流」的故事難道僅僅是一個成語故事,教小學生應付考試的?北大是老虎的屁股摸不的?只需要高帽不需要批評?

老子說:善言不辨,辨言不善。北大既然做的很好,沒有作虧心事,就不怕半夜鬼叫門,更何況丘成桐不是鬼,是一個著名的數學家,是一個著名的科學家!就這樣一件事,北大搞了多少解釋和辯解,甚至還要中國的教育部門出來替自己辯解,這樣做可以嗎?你既然在堂堂正正的做事,辦教育那裡怕人說?清者自清,濁者自濁!但丁有一句詩「走自己的路,讓人去說吧!」不是流行幾百年了嗎?北大這樣沉不住氣,說明什麼?要麼自己浮躁,要麼做賊心虛!別人唱衰不了自己,只有自己唱衰自己。北大辯解的結果是什麼?是人們更懷疑北大竟在搗什麼樣的鬼!搞什麼名堂?越描越黑!

中國有「黔驢技窮」的成語,好事者將毛驢販賣到貴州,結果無用,只好放之山林鄉野之間,毛驢的本事就是叫喚,也就是常說的「叫驢」。外強中乾的毛驢的「嚎叫」不能挽救自己的命運,「嚎叫」也不能說明任何問題,最後還是成為老虎的美餐。

北大這樣嚎叫有什麼用呢?看一看「改革開放」30來,北大究竟做出那些成績?是否自己也清一清盤子,幾塊骨頭幾塊肉?是培養出了諾貝爾獎得主呢?還是培養出與丘成桐比肩的數學家?還是在那一個領域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就連我們國家的科技一等大獎也幾年空缺,沒有成果可以評選,說明什麼?說明北大沒有貨真價實的東西,連國內的一等獎都搞不定,還能搞出什麼名堂?北大還有臉面和丘成桐擺擂臺?有本事你培養幾個數學水平超過丘成桐的再和他論高低、一比誰是孫子誰是爺爺!技不如人還不服輸,還不讓人評介?只有無賴才這樣做!我是無賴我怕誰!純粹的武大郎開店---個子高的莫進來!北大沒有做出「事實」,只好如同「黔驢」一般進行心虛的「雄辯」,因為北大可以調動幾千張嘴和丘成桐一張嘴進行「雄辯」,可以用「毛驢的叫聲」淹沒丘成桐的聲音!北大的做法也很像「毛驢」,不過還得加一個「乏」字!

社會風氣本來就不好,世風日下。眾多高校本來是中國社會的「肺」,期望它能「問渠哪得清如許,唯有源頭活水來」,不斷向社會輸入清泉、輸入清新的力量、輸送一股正氣。可是見到北大這樣「聽不進去人話」,不檢討自己的行為,反而是進行反擊和狡賴,甚至抹黑丘成桐,實在是無恥至極,給中國人起到一個邪惡的榜樣的作用!北大都這樣沒有水準,其他人就不敢更無賴?更無恥?

三、一切向官看、上上下下一幅官吏像

現在的教授、老師不是比學問,而是羨慕「官」,為了一個小科長,可以不做學問;現在的學生不是學而優則仕,而是仕而好則學,許多人是先當校長、再當院士;先當部長再讀博士。你們看一看《自然》、《科學》等知名期刊可有中國的文章?不是憑實力,而是憑權力!這就是今天高校的怪狀!由於不是「學而優則仕」,自然是歪瓜裂棗。現在官員貪污、驕奢、沒有廉恥之感;社會的富裕階層為富不仁;社會的特殊階層中飽私囊;社會的弱勢群體如同風雨中的「羸狗」;農民則飽受各個階層的盤剝與壓榨;社會道德日益崩潰和瓦解;衡量道德的標準和尺度越來越沒有是非曲直。這與大學一切向官看有莫大的關係,視仕途為投資之道,官員能好嗎?教育的根子有問題,上樑不正」,「下樑」自然「歪瓜裂棗」,「上樑」無恥,「下樑」自然無賴。

清華大學引以為榮的是自己有許多學生當官,值得自豪嗎?值得慶賀嗎?孔子有三千學生,他以學生為官而榮嗎?這恰恰是清華的悲哀,清華大學是培養高層次的學術人才的大學,不是國家的行政學院!不是出政客的地方!也不是政治家的搖籃!你們什麼時間能培養出1930—1949年期間那樣的大師,才是清華的驕傲和光榮!

其他高校更是不值一提,越說人血壓越高,越憤慨!

四、高校性混亂、裡裡外外一幅齷齪像

現在的校園根本不是學習的地方,倒像一個戀愛俱樂部。社會上由許多人給女大學生潑髒水,污蔑高校是中國最大的妓院,難道會空穴來風!你到各大高校看一看,現在的男生女生除了所謂的學習,就是享受甜蜜的「性趣」,就是迫不及待的探索人類生育的奧秘!體驗生理的快感.看一看現在的女學生所作所為,那個像學生?看一看現在女學生言語和談吐,有幾個像純情少女?看一看現在的男生,有幾個是「匈奴未滅,何以為家?」的男子漢?還有所謂的美女作家用身體寫作,實際就是寫自己的「性」的習性和記錄。

再如高校附近的出租屋很火爆,為什麼?男女需要,高校提供一個個條件。難道就是學生的錯!一到假期流產的女生增多?何也?性使然也!現在有人比喻高校的男人是經過熏陶的「豬」,見那顆白菜拱那顆白菜!高校的女生是沈從文筆下的花板床,想睡哪裡就睡哪裡!

那麼我們要問:進入高校以前,他們是好男孩,好女孩,怎麼接受幾年高校的教育就變成「豬」和「花板床」了呢?高校會狡辯是荷爾蒙的作用,可是上世紀80年代的大學為什麼不是這樣?20年代、30年代的大學為什麼不是這樣?國外的大學為什麼不是這樣?你去看一看劍橋大學、牛津大學、德國洪堡大學、美國的MIT是不是這樣?難道這些大學的學生就沒有荷爾蒙?

學生被教壞還是其次,更可惡的教授嫖娼、裸體授課、學生導師要求女學生提供特殊交易才能畢業等等醜惡事件,說明什麼?說明高校是秦淮河、是杜十娘、是李香君、是李甲,是河畔的酒肉好色之徒!

一個社會不怕一人為禍,怕的是一人為禍,千萬人競相傚尤;不怕一人「作孽」,怕的是一人作孽,一人為禍,起到一個表率作用,繼而千萬人競相傚尤作孽,千人萬人跟著為禍!中國的高校就起著這樣一個角色!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