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國汀:中國人權律師的人權毫無保障


 

郭國汀在布魯塞爾會議上發言

流亡海外的中國著名律師郭國汀,5月14日在第二屆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布魯塞爾大會上發言,強烈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中國人權律師所面臨的艱難處境。郭國汀律師表示:「在中國如果一個人權律師的人權都毫無保障,怎麼可能有中國人權呢?」郭國汀呼籲國際社會採取實際行動支持中國人權律師。

我們今天這個大會的主題是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地區的民主論壇,那麼我想有一個最重要的問題,現在中國大陸有一個問題,那就是人權律師面臨的困境。他的困境就是說,中國人權律師誰又來保護他們,我就想講這樣一個問題,因為我自己就是一個人權律師。在中國如果一個人權律師的人權都毫無保障,而且也沒有任何的保障措施的話,那麼怎麼可能有中國人權呢?

談到這個問題,我簡單介紹一下中國人權律師的發展現狀。實際在2003年前,中國大陸一共有12萬名律師,其中只有兩名人權律師,第一位是張思之,第二名是莫少平。這兩位律師在他們作為人權律師在大陸執業大概10年期間,辦理了應該說不少的人權案件,但是據稱這兩位律師從來沒有勝訴過。而且,他們的辯護,他們參與的案件,社會上不知道、不知情。他們的辯護詞,他們在法庭上的發言也不能在所有傳統媒體上公開,甚至連網際網路上也沒有任何消息。換句話說,連法律圈內的人士都不知道這兩位人權律師到底辯護了什麼內容。僅僅知道他們對某個案件進行了辯護。這是中國人權律師發展的第一個階段,也就是在2003年以前。

中國人權律師發展的第二個階段應該是自2003年1月開始的。這個階段主要是網際網路的發展所帶來的。在這個階段,出現了一批人權律師。從數量而言,大概翻了五倍。跟兩名人權律師作比較,也就是出現了10名左右的人權律師。今天我可以告訴大家,第二批的十名人權律師到今天為止全軍覆沒。其中三名律師被關進了監獄、被判刑,兩名律師被強制勞改,還有四名律師被刑事拘留,包括我本人在內,另外還有四名律師被他們的事務所解除合同。換句話說, 2003年後出現的十名人權律師百分之百全部失業。最新一個失去工作的律師的名字叫朱宇飆。

這些人為什麼失業,為什麼被勞改、判刑呢?根本原因在什麼地方?我分析了一下。他們之所以失業,他們之所以被判刑、勞教,主要涉及兩個問題:一、凡是公開為法輪功做無罪辯護的律師無一例外地全部失業。在這種情況下,我很高興地看到又有六名北京律師站出來為王博做無罪辯護,這是最新的一起案件(掌聲)。這六位律師會面臨什麼,現在無法預料,因為他們是六位律師同時辯護,為法輪功學員作無罪辯護。剛才說的是第一類,第二類是為所謂的敏感案件,也就是政治事件或者是所謂的群體性事件辯護的律師,最後兩位他們沒有為法輪功辯護,但是為敏感案件辯護,同樣被他們的事務所強制解聘,他們叫做唐荊陵、郭艷這兩個律師,他們剛剛失業。那麼另外一位為法輪功做無罪辯護的最後一名律師叫做張鑒康,張鑒康在今年3月份失業。

我之所以把中國律師發展現狀的情況告訴大家,我們既然是坐在這裡討論全球支持中國民主化或者說支持中國的人權,我個人認為一個真正的中國人權律師,他一個人的作用頂一百個甚至一千個中國的共產黨內所謂的紀檢幹部,他們起到的作用絕對超過這個數字。但為什麼中國共產黨對於人權律師這麼害怕,這麼強制壓制呢?實際上真正能夠出來做人權律師的律師,他們都是中國律師中真正的精英,他們是放棄自己能夠掙錢,能夠過上比較舒適生活的日子,來選擇一條最艱難的道路。如果他們都得不到保護,那麼在中國可以說沒有人有人權,除了獨裁者本人他有無限的權利以外,哪怕他底下的副手或者是各省的頭,就是共產黨所有的這些官員,其實他們本身也都沒有人權,沒有法律保障的權利。

這裡最值得一提的是,中國人權律師發展的第三個階段,前面講的是第二個階段,第三個階段人權律師由單槍匹馬、單打獨鬥的狀態,到2004年末,高智晟律師出來以後,中國人權律師的發展進入了第三個階段,也就是說它不再是一個人、每個個體律師做的個案辯護,而是把它發展成了一種運動,也就是我們現在很熱門的一個詞,一個術語,叫做維權運動。這場運動引起了全球華人的參與,而且也吸引了很多國家關注中國的人權。但是這場運動的發起人高智晟本人,在全球範圍內應當說他的知名度已經相當的高,可以說是最有名的中國律師吧。但是呢,共產黨卻居然把一個這麼有名的人權律師給抓起來判刑,而且對他採用了酷刑,用酷刑的手段逼迫他作出某種承諾或者是某種妥協。那麼我們就可想而知,如果是一個無名的小卒,或是一般的人,那麼共產黨會怎麼樣對付。在這個方面實際上有過很多的經驗,也有很多前面的證據來表明,共產黨實際上對政治犯,對所有的人權活動家,包括比如說郭飛雄,他們都是採取了非常野蠻的,非法的手段,來強制的迫害。

所以我想既然介紹了整個狀況,我認為雖然我們在海外獲得了身心的自由,也獲得了表達的自由,但是更重要的一點,我們既然支持國內的維權運動,那麼支持國內維權運動最有效的最直接的方式是什麼呢,我認為就是應當設立一個中國人權律師基金,用這個方式來幫助這些失業的,或者說被共產黨迫害的人權律師。唯其如此,人權律師才有可能發展壯大,而不會被消滅。目前為止除了剛剛提到的這12名律師被迫害以外,還剩下的這些准人權律師或者說正在站出來的人權律師,還剩下十來名,這些律師都是我們的朋友,他們無一例外的,他們家中的電話,他們辦公室的電話,他們的手機全部都是被監控的,每到所謂的敏感日期,敏感時期,他們都是被監控在家中的。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國際上的支持,國際上的援助,解決他們的後顧之憂,才有可能使人權律師真正的發展壯大起來。如果中國到目前為止,或者說將來,仍然只有十幾名人權律師的話,那麼我對中國的發展,或者中國人權事業的發展,中國的民主化的進程,我是持悲觀的態度的。

種種現狀告訴我們,另外我從我私下自己瞭解到一些律師的現狀。有些律師告訴我,他們不是不想做人權律師,而是他們也面臨著巨大的經濟上的壓力。如果一旦做人權律師,一旦被中共打壓,失業,那麼就意味著全家人都喝西北風。這個是他們不敢做人權律師的根本原因。換句話說,作為人權律師在中國面臨三重壓力:政治壓力、精神壓力和經濟壓力。最根本的壓力是經濟上的壓力,前面兩個壓力,因為國際網際網路的發展,已經使很多律師能夠勇敢地突破這層壓力。所以,我在此利用這個機會呼籲全球關心中國民主化的人士、組織和國家能夠用實際行動,不光是精神上和口頭上聲援,而有實際行動確保中國人權律師有個最基本的生存的保障。唯有如此,中國人權律師才不會被徹底消滅。目前的危機已經到了中國人權律師已經到了很可能被徹底消滅的狀態。這就是我想今天借這個大會表達的呼籲和請求。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