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上賊船,禍延子孫—黃炎培和他的子女

2007-05-21 05:13 作者: 武宜三

手機版 简体 1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一、黃炎培怎樣上了賊船

毛澤東在爬上皇帝寳座之前,也像他的流氓前輩劉邦、朱元璋一樣,玩些禮賢下士、收買人心的勾當。一九四五年七月,黃炎培和傅斯年、章伯鈞等六位國民參政員受邀參觀延安時,在延安的中共頭目傾巢而去機場恭迎;他們亂攀親戚、大搞故舊統戰。如周揚、王明、張仲實、范文瀾等以學生身份歡迎他;陳毅等則告知留法出國前,受過黃的歡送;毛更裝蒜,以一個聽眾扮「老相識」,他和黃握手時說:「我們二十多年不見了!」黃愕然:「我們這是第一次見面呀!」毛笑著說:「一九二 O年五月的一天在上海,江蘇省教育會歡迎杜威博士,你在演說中說中國一百個中學畢業生,升學的只有多少,失業的倒有多少多少,這一大群聽眾中有一個毛澤東。」「呵,原來如此。」黃作恍然大悟狀:「好記性,好記性!」這次「歷史性」的延安之行,使年近七十歲的黃徹底掉進了毛的「民主」圈套,並為此付出慘重代價,改變了他和他一家人的命運。

黃炎培一回重慶便出版了《延安歸來》,為中共大唱讚歌。把一夥殺人放火、賣國求榮的魔王,寫得溫文儒雅,「思想豐富而精銳又勇於執行」、「一望而知為長者」、「沉靜篤實」、「文雅,一點沒有粗獷傲慢」雲。黃利用《延安歸來》發動了所謂「拒檢運動」;國民政府雖然被駡為「一黨專制,反動獨裁,法西斯」,竟然也為「吃了砒霜藥老虎」的黃炎培所折服,從善如流地撤銷了實行十多年的新聞和圖書檢查制度。反觀六十年後的今天,文網比當年更密,審查、控制的手段比當年更野蠻、更卑劣,以至於章詒和要高喊「用生命捍衛寫作權」。

二、黃炎培被毛澤東充分利用

日本投降後,在抗戰中坐大的中共一面蓄意挑動內戰,一面利用黃炎培這些「走第三條道路的朋友們」玩弄和平攻勢,兩面夾擊國民政府。一九四六年五月黃炎培、章伯鈞、梁漱溟等聯名致電蔣介石、毛澤東:「東北停戰簽字逾五十日,而雙方激戰未已,外失盟邦友情,內失全國人心。同人奔走匝月,愧無寸功。然及今再不停止,勢必牽動全局,舉累月以來之協議而破壞之。同人今日寧願死於公等之前,不願身見其事。特為下列建議,籲請即刻停戰」。其時中共無力保住長春,毛便賣了個順水人情,立即覆電並於次日撤出長春。對中共有利的和談方案毛接受了;那麼,對國府有利的方案又如何呢?一九四六年國軍攻佔安東的第二天,黃炎培、章伯鈞、梁漱溟、羅隆基等提出全國軍隊就地停戰的方案,便遭周恩來峻拒。被毛共玩弄於股掌的黃炎培焦頭爛額、痛心不己,然不知悔悟。

The image 「/news/up2007/allimg/20070520/2126510.jpg」 cannot be displayed, because it contains errors.

黃炎培和夫人王糾思與所有子女1937年5月在上海合影。後排從左至右:黃萬里(老4), 方剛(老大), 學潮(老7), 路(老3), 小同(5), 素回(8), 競武(2), 大能(6); 前排中: 必信(老9)

蔣介石以召開國大為大局,擬以教育部長一席倚重,但黃炎培兩次拒絕並宣布「民盟暫不參加」。對此,中共欣喜非常;周恩來在梅園新村宴請黃等民盟領導人,並攝影留念以示嘉許。周後來在延安說:「他們內部大部分很動搖,我們也料想到青年黨、民社黨一定要參加國大,只要把民盟拉住不參加,國大開了就很臭。這個目的達到了……第三方面大部分居然敢於反對蔣記國大,跟我們這條路走了。」結果,憲政被葬送了,中華民族從此陷入共產法西斯的黑暗深淵。隨即黃等於一九四九年三月,從香港北上參加「新政協」正式入夥。他的新詩《海行•香港天津途中》(袁小倫:《摸史集》)已經顯露他新朝嬌客的張狂和媚態了。

三、黃炎培是社會主義改造的帶頭羊

毛澤東自知江山初定,黃炎培仍有利用價值,故封之為副總理兼輕工業部部長,還常於半夜三更把他從夢中喚起,以示榮寵;黃不以為苦反以為榮,從毛處歸來雖徹夜未眠而仍「興奮不已」。毛澤東說,「安排民主人士好處很多:第一,可以‘賺’人,各方面的非黨人物都有當副主席、部長、司令員的,國民黨不打自垮。第二,可以‘賺’來四萬萬人民,賺來土地改革。第三,可以‘賺’一個社會主義。這叫做和平過渡到社會主義。」(薄一波:《若干重大決策與事件的回顧》)黃是教育家,又是社會活動家,在一九四九年前後確實有些力量。周恩來也承認:「我們所以承認這些人物,是因為他們有群眾。我們所以要做他們的工作,也是要經過這些人物去教育其群眾。」

黃雖然不是資本家,但是上海許多企業、工廠的經理、廠長以至會計,都是他的學生;他與南通張謇、無錫榮家、上海穆藕初、南京劉國鈞、天津李燭塵、四川盧作孚等都有交情,毛很準確地看到黃在掠奪資本家財富運動中的帶頭羊作用。相反,柳亞子單槍匹馬,沒有多少「本錢」,雖名滿天下,也只能到昆明湖去「觀魚」而大發牢騷了。

黃炎培同時又是江南地主的總代表;但既已入彀中,也就不敢反對土改,反而配合毛澤東做了不少工作;黃更為鎮壓反革命、三五反嚇破了膽;一九五二年八月當著毛的面盛讚國家建設成就。表示「三五反勝利結果,證明一九四五年在延安毛主席答覆中共能用民主打破歷史傳統的興亡反覆的週期率是正確的。」此後甚至要表現得比毛更激進(袁小倫:《摸史集》),以示馴服。

四、毛澤東將恩仇報,黃方毅瘡疤猶在忘了痛

黃炎培除親自為毛澤東奔走出力外,還為中共犧牲了一個兒子;他的獲美國哈佛大學經濟學碩士的次子黃競武(民建臨時幹事會常務幹事、民盟總部組織委員會委員),在一九四九年五月上海陷共前夕,企圖為中共上海局策反工委策反國民黨駐滬某軍代表,事敗被殺。但共產黨並未因此對他一家人稍假詞色。反右派鬥爭中,黃炎培一家有三個兒子、兩個女兒被劃了右派,一個外孫不過是普通職員也不放過;一家六個右派份子,這是目前為止所發現的最高記錄。為此,毛澤東曾當面奚落他:「你們家也分左中右啊!」

其三子黃萬里教授是留美博士,著名的水利專家。因為反對修建黃河三門峽大壩,批評蘇聯專家的治河規劃,在清華大學校刊發表《花叢小語》,而被毛澤東親自點名打成右派。另一個兒子黃必信,是大連工學院無線電系教師,被劃為右派份子,並下放勞動;文革中夫妻雙雙上吊自殺,十四歲小女兒也失蹤。黃的女兒黃學潮是藍天幼稚園創始人之一;文革中當局將「資產階級代表人物」的大帽扣在她頭上,每天讓她掛著牌子打掃四層樓所有的廁所,因此得了腰椎尖盤突出症,走路都是彎著腰。大女兒張全平,沒說過什麼話,但由於該單位抓右派任務沒完成,便把她補成右派。

毛澤東在中共八屆八中閉幕會上說:「我喜歡交幾個右派朋友……同章士釗、黃炎培我都談得來」,在毛眼中,黃是個不戴帽的「右派份子」;李維漢曾以保護黃炎培過關而自功,其實李維漢何能何德,能保護得了黃炎培?原來不戴帽才是最大的羞辱。一九六五年底,被毛稱為「任之先生」、「黃老」或「黃副總理」的黃炎培在濃烈的階級鬥爭氣氛中死去了;在他死後半年,他的名字便被劃上大XX。其妻姚維鈞受迫害致死,還是中學生的小兒子黃岡岡也下了鄉;毛給黃的「珍貴的六十封信件」並未使他們一家減災免禍。(《縱橫》二OO四年第七期)

然而,今天的黃方毅卻因自己「當選」全國政協委員、侄子黃孟復(黃競武之子)「當選」全國政協副主席,又對中共感恩戴德,感激涕零了;把父兄之仇、殺母之恨、自身恥辱,忘得一乾二淨;又來重彈什麼「肝膽相照,榮辱與共」 濫調,而且還要「代代演進」(《人民日報》)!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新一期特刊已經發表
請榮譽會員登陸下載
更多

更多
今日重點文章
更多
72小時熱門排行
更多
退党
電子書
更多

視頻
更多
本類週排行
本類月排行
熱門標籤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