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不能報導的報導 (多圖)


中國承諾在北京奧運會之前給予外國媒體更多的報導自由,BBC駐北京記者顧飛的一次採訪經歷有了另外一種體驗……

從北京開車往南三小時就是繩油村,這是一個被玉米地環抱的村莊。

這裡的風景與廣闊中國的其它地區沒什麼兩樣,但這只是表面現象。

出租車司機告訴我,警察在村的四周設立了檢查站。他拒絕再往前開了,我只有下車徒步完成剩下的行程。

我走上一條小道,兩旁是高大的楊樹林。一輛小拖拉機從我身旁駛過,司機瞪眼看著我 -- 畢竟,來這裡的老外很少。

在路的拐彎處,我看到了兩輛白色麵包車,幾名警察站在那裡 -- 與我一樣,他們的存在與這裡環境很不協調。

問題很快就來了。你在做什麼?你從哪裡來?你來村裡是見誰? 這也是我在未來幾小時裡不斷被盤問的問題。

一輛黑色轎車不知從哪裡竄了出來,停到我身邊,我被押進車裡。

繩油衝突

兩年前的11月的一個凌晨,100多名歹徒闖進繩油村,他們手持棍棒、鐵鍬、獵槍,頭戴盔帽,與當地村民發生了毆打。

繩油村襲擊事件錄像
繩油村事件導致村民死亡,一些地方幹部也因此下臺

一名村民拍攝記錄了這一血腥場面,並偷偷地將錄像交給了國際媒體。

這場毆打導致6人死亡,50多人受傷。

中國媒體說,繩油村民抗議電廠建廠房侵佔他們的土地,對立的一方就雇來打手威逼村民。

最近,附近居民反映,在騷亂事件中死傷的繩油村村民家屬對賠償不滿,提出抗議,武警於兩週前又來到了村裡。

"歡迎來到定州"

我坐在黑色轎車的後座,前往附近城市定州。

坐在我身邊的是檢查站的一個人。他沒有穿警服,並拒絕告訴我他的姓名,也沒有出示任何證件。

問題一個接著一個:你怎麼知道繩油的?你怎麼是走來的?

我告訴他,我的出租車司機害怕,不敢開到村子附近。他笑了起來。

我也問了我的問題:為什麼扣留我?繩油村到底有什麼事?但他什麼都不說。

在市政府大樓,一個官員和我握手。"歡迎你來定州" -- 他裝作把我當個貴客。

我告訴他我是來報導繩油村的一些問題,並親自來看看。

中國政府承認去年發生了數萬起民眾抗議事件,很多都是類似繩油村的土地問題,還有腐敗、貧富差距擴大等問題。

回家

盤問終於結束了。當地官員說要送我上高速公路。

我的出租車司機一直等著我,三名官員和我一起進了車,兩人和我一起坐在後排,我夾在中間,另一人坐在前面。

我問這些官員:"你們去過北京嗎?"他們不自然地笑而不答。

北京婦女走過高樓
這是中國政府希望世人看到的一面

一輛閃著警燈的警車開了上來,警察不說為什麼攔住我們,也不說我們什麼時候才能走,我們只能停在路邊等著。

在前面我看到一個巨幅霓虹燈標語牌"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這是北京奧運會的官方口號。

"這就是你們在中國舉辦奧運會時對待記者的方式嗎?"我問其中的一個官員。

"哦,到時候就都不一樣了。"他說。

這時,另一輛車又停到了我們身邊,這是當地外辦的車。我明白,我在北京的同事敦促外交部採取措施。

外辦的人說:"有很大的誤會,我們很抱歉。"他們堅持和我還有定州的官員一起吃頓飯,然後再回北京。

這真是個奇怪的感受 -- 與那些扣留我的人共進晚餐。

直到第二天我的司機才發現,在我們吃飯的時候,有人對我們的汽車做了手腳,車輪和底盤的一個螺絲被卸了下去。

回到北京已是午夜,街上燈火通明,高樓林立。

這就是中國願意讓世人看到的景象,但是在繩油,卻是另外一個中國,一個不被中國官方媒體報導的中國。

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要求建設一個"和諧社會",但是在離北京三個小時車程外的地方,那裡的官員好像沒有聽進去。

来源:BBC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