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平:感恩節時話感恩

2007-11-25 14:42 作者: 龔平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一六二零年的寒冬,為逃避國內的宗教迫害,一百多名清教徒從英國搭乘五月花號船來到美洲大陸。他們經過了一個毀滅性的冬天,後來在印第安人的幫助下,生活逐漸安頓下來。在歡慶豐收的日子,他們一起邀請印第安人感謝上天的賜予。這就是我們所熟知的感恩節的由來。

也許不是偶然,感恩節經過了華盛頓、林肯與羅斯福這三位美國最偉大的總統而最終確立下來。這不是一個普通的慶祝節日,而是以法律的厚重方式,記錄了一種人類的永恆價值。從這種意義上說,感恩節並不只屬於北美,而屬於全人類。

古人云: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感恩是一種質樸的情感,來自於人善良的本性。

漢代大將韓信出身貧寒,一位老婦人經常給他飯吃,並鼓勵大丈夫夫應當立志,不能依賴別人。後來韓信衣錦還鄉,特別派人致送千金給她。可見中國自古就有感恩的美德。

不幸的是,感恩在當今中國社會已經成為一種稀缺。不說對平常的恩人要滿懷感激,就是對養育自己的父母,對患難與共的妻子,很多人也可以棄之如敝屐。

曾經有人對中國內地一萬多名高中生進行問卷調查,問他們最受你尊敬的人物是誰,沒有一人將父母列入前十名。在日本,同樣的調查,最尊敬的人排第一的是父親,第二是母親;在美國,最尊敬的人物排名第一的是父親。也許,這或許有父母的一份責任,但從一個側面,我們也可以看到在年輕一代中對父母感恩心態的缺失。

"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深切體認母親辛苦的古人,大概難以理解現在孩子們的忘恩,正如今天的年輕人難以理解古人的感恩。傳統價值的遺失,想起來實在令人心痛。

但問題的責任,無法歸罪於孩子。在過去幾十年的政治運動中,傳統的感恩文化已經幾乎被中共摧毀殆盡,取而代之的中共黨文化本質上是一種忘恩負義的文化,它對整個社會道德的導向是極為可怕的。

共產黨能夠建立政權,依靠了中國社會各個階層的力量。工人、農民、知識份子、和士兵更是它恩人中的恩人。但自建政起,中共對這些人的剝削、打擊與迫害就從未間斷過。

在美國,退伍軍人享受很好的待遇。每年十一月十一日的老兵節,退伍軍人舉行隆重遊行,接受民眾與政府官員的敬意。聯邦政府特設退伍軍人事務部,負責美國退伍軍人及其家屬的健康和福利。退伍軍人中的傷殘人員,終生免費到退伍軍人專門醫院就診;非傷殘的退伍軍人也可在這些醫院就診和體檢,只需自付百分之二十的醫療費;戰爭中陣亡軍人的子女在二十六歲以前可免費在這些醫院就診。

美國亞利桑那州參議員、總統候選人麥肯,在越戰中受傷被俘。這段苦難經歷成為他後來在政壇擁有巨大聲望的重要原因。

相反在中國,眾多韓戰中集體被俘的軍人,停戰後遣返回來卻遭到審查和入獄的厄運,還被質問"你為什麼不去死?"

如果我們再看看今天中國社會無數下崗工人、上訪農民、退伍軍人的遭遇,天壤之別,令人感慨萬千。

在黨文化裡,感恩永遠是黨的專利。其他人,除了被充分利用,過河拆橋,卸磨殺驢,不配有可被感恩的資格。

感恩節的更高一層內涵,是對上天、自然、神明的感激。當黨文化裡卻一概否定為封建迷信,大加批判,並狂妄自大地鼓動戰天鬥地。當前的道德與生態危機,與此有莫大的關係。

盧梭說,沒有感恩就沒有真正的美德。感恩是一種心態,更是一種胸懷,一種境界,一種美德,一種文化。不會感恩的人,不會受到別人的尊敬;不會感恩的民族,不會有光明的未來。

深深希望,我們的民族是一個真正感恩的民族;深切盼望,傳統的美德價值能夠復興,去除已經無處不在的黨文化。

如果,在感恩節裡人們才更懂得感恩,那麼,但願天天都是感恩節。

感恩節裡,帶給我們的不只是商潮,更有心靈的升華與文化的思考。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