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景如是


住在都會的人,看到街樹落葉,敏感地知道秋盡冬已來的景象,但人聲鼎沸,並沒能及時感悟一年復一年的消逝,對個人生命而言,四季更替,即是生命變易的警示,只是「且樂生前一杯酒,何須身後千載名」的現實,誰管得著,那紛紛擾擾的社會寫實。

但是啊!人生美好,豈只口腹之欲,那些不屬於物景的移情或聯想,其所衍生的價值與意義,才是社會發展的動力。好比我們要安寧,必然希望他人也能平安;我們期待被尊重,得以善待別人的主張;我們祈求有福,必定廣佈善因。諸此等等都在自然物像,人情交織中出現。



城市,看似熱鬧,卻很無情。何以言及人間冷暖,則是生物汲汲相爭的現場。豪宅比奢、衣飾比華麗、飲食比珍奇,那麼源頭何處尋覓,在爭奪力道中,應該看出「進化論」的結果。是如此地不留情面,尤其少年青發何知老來霜白,氣壯如山者又何能體會吁吁喘氣?

倒是人生的每個階段,應得自我看清,至少要有「知人者智,自知者明」的分辨。若此,可走訪高山,瀏覽海岸,必有白雲去間,水間濯衣的自在。 

茲前,與友人閑坐金面山麓,看涼風掀起陣陣的白芒菅花,驚呼白鷺,然看牠們婆娑舞姿,聯想到舞者的回身轉體,輕盈奔躍,原來是心宇相融;而拂過臉龐的嵐煙,帶個虹彩,不知是誰的傑作,是那麼的契合畫面,山動雲飛呢?還是不動如山的持重呢,此時想起「鳥道高原去,人煙小徑通」的詩句。 

依山小徑通滄海,尋覓人情此地通,沒有過於人工的修建,也沒有吵雜的吆喝聲,靜悄悄地,我試著咳嗽兩聲,沒有回應,只聽到沙沙作響的樹葉飄動聲。光線忽明忽滅,我樂得在叢林探險,岩石滑溜,草衣迭地,有骨有架的山逕,在蜿蜒幾回後,有幾棵蒼松相迎,再過去即為波濤激石的北海岸。這不是傅狷夫教授的寫生山水畫嗎?真是的,千尋萬思看不盡的傅家山水,是如此山景嗎? 

看此心得,也寫下傅教授山水畫讚詞:「雲高萬里觸山動,水浪千尋濺沫飛」。我看山看水,儘管眼前秋風起,但何處不逢春呢?那山那水的召喚。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