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楓東瀛思緒飛

2007-12-27 00:05 作者: 陳破空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因為商務,第一次踏上前往日本的行程。這是我期待已久的旅行,渴望瞭解這個神秘的國度。與紐約相比,東京氣溫略高。十一月底的紐約,已經是冬季的感受,但到達東京時,卻還是深秋時節。

 

東京,從細處感受日本

 

飛機在夜間到達,燈火正輝煌。置身成田機場的初步感受,與先前置身其他國際都會的印象,並無二致,紐約,香港,臺北 …… 無不擁有巨大而現代化的國際機場。只是,日本式的細膩服務立即呈現在眼前。沈重的行李,總是有服務生從你手上接過去,儘管服務生普遍瘦小,動作卻乾淨利落。服務生忙碌地奔跑,但幾乎在每一個他或她的臉上,都寫著微笑,鞠躬禮隨處可見。在後來的東京旅館餐館交通線上 ,感受也一律如此。出入機場的巴士,都標有時刻,分秒不差。

 

不曾意料,成田機場距東京市中心,竟然有一個半小時的車程。藉此瀏覽窗外夜景 。馬上留意到,日本交通,車輛和行人靠左 行。據知,在亞洲,只有曾經是英國殖民地的國家和地區,車輛和行人才靠左行。日本不曾做過英殖民地,何以例外?我思忖,日本民族善於學習,大概是在"明治 維新"年代,大舉學習英國,連"車輛和行人靠左行"這一條,都照搬了。這個猜想,隨後從日本朋友那裡得到驗證。與美國相比,日本的道路相對窄小,大概與日 本國土狹小有關吧?隨後,我體會到, 日本人雖然富有,但卻極其節約。道路不寬,卻井然有序;旅館房間窄小,但應有盡有;唯獨水資源豐富,也並不浪費。

 

久 聞東京銀座大名,所以第二天一大早,便和同事前往遊覽。但僅僅從外表上看,銀座卻有些令人失望,無外乎高樓大廈,與世界其他大城市相比,有何區別?當地朋 友告訴我,銀座是商業區,只有在晚上,才能體會到燈火闌珊或燈紅酒綠。原來去錯了時間。又被旅日華人朋友告知,看日本,要看細處。

 

是的,區別在於細處,區別在於人。日本街道,潔淨得令人乍舌,近乎一塵不染。 人們勤於工作,街上絕無閒人。日本人處處展現的微笑和耐心,常使我感嘆:日本人的脾氣怎麼這麼好?日本治安一流,所到之處,絕無安全顧慮。偶爾見到的"通緝令",竟是關於"赤軍",三十多年前就遭到通緝的毛主義極左暴力分子(其頭目重信房子浪跡世界之後,於 2000 年落網)。

 

隔日參訪明治神宮。多座巨大廟宇,掩映在茂密高大的綠樹叢中。廟宇一律是褐色的木製結構,樹木則是採自全國乃至世界各地的珍貴名木。褐色木柱,白色牆壁,幽綠森林,典型的日本色調。明治神宮,是日本人為紀念和供奉一代名君明治天皇( 18671912 年在位)和昭憲皇后所建,構成東京市中心最大一片綠地(佔地70 公頃)。

 

明治天皇,以其聞名於世的"明治維新",雄標日本史冊。在位期間,先後經歷"大政奉還"(軍人執政的德川幕府將國政歸還於天皇)、日清戰爭(甲午戰爭) 、日俄戰爭、設立內閣、制憲、選舉國會、經濟改革,等等。極大地推動了日本的西化和現代化,使日本成為除西方之外,最早實現憲政( 1890年)的東方國家。日本因此迅速崛起,躋身世界強國行列。

 

還政,不是復辟,而是實現君主立憲制改革,明治天皇的遠見和明智,無與倫比。徜徉在高大幽深的林木和宏大安詳的廟宇之間,我思緒萬千。日本近代史上的兩次和平轉型,與中國近代史上的兩次流血變遷,形成日本進步與中國落後的逆轉。

 

1867 年,當日本各地"倒幕"風聲四起的時候,第 15 代將軍德川慶喜主動請辭,將政權和平交還天皇,軍人統治結束; 1868年,天皇軍與幕府軍對壘於江戶( 東京),最後的大決戰一觸即發,兩派卻最終達成"以國家為重,一致對外"的和平協議,幕府軍和平獻城,實現日本國政統一,"明治維新"順利登場。

 

1898 年,在中國,光緒皇帝和維新派推動"戊戌變法",卻遭到以慈禧太后為首的保守派政變彈壓,"百日維新"於流血中夭折; 1911 年,百般拖延君主立憲改革的滿清王朝,招致民眾起義,清廷葬身於革命洪流,中國在流血中走向混亂。

 

和平與流血,中日道路不同,結局迥異。一個世紀之後,當日本早已成長為成熟的民主化和現代化國家之時,中國仍然在流血: 1989 年,以鄧小平為首的中共保守派,出動三十多萬軍隊,用坦克和機關鎗,血洗京城,活生生扼殺了中國民眾高漲入雲的民主呼聲,並極可能使中國喪失了最後一次和平政改的機會。

 

近代中國落後的根源,究竟是因為中國天生貧弱?列強侵凌?還是因為中國當權者的自私與荒唐?答案昭然若揭。

 

上 世紀上半葉,日本國政再度為軍人壟斷(也是明治維新期間"政改"不徹底留下的最大隱患),終至發動全面的對外侵略戰爭,為日本鑄成歷史大錯,幾乎亡國。美 國擊敗並佔領日本後,強制改造日本,使後者成為走和平道路的民主國家。日本自戰爭的廢墟上再度崛起,真正的"和平崛起",很快又成為位居世界第二的經濟巨 人。

 

迄今,美國和日本,成為西方和東方最成功的典範。但細究其成功的要素,卻大相逕庭。其一,美國的成功,以多民族為基礎;日本的成功,卻是單一民族的傑作。 其二,美國的成功,主要表現為開放的世界性;日本的成功,除了開放的世界性, 卻也保持了深重的東方傳統。其三,美國的成功,基於"個人主義"的張揚;日本的成功,卻在於"團隊精神"的發揮。

 

但共同的要素卻是:憲政和民主。很難設想,如果不曾確立憲政與民主,不論美國還是日本,怎能擁有今日的富裕和強大、穩定與和諧?

 

明 治神宮的近旁,是原宿,東京年輕人喜歡光顧和聚集的地方。精美的服裝、首飾和禮品等,色彩鮮艷,琳琅滿目。再次發現,日本女孩子,大都精於打扮。穿戴極盡 時髦,在各式裙裾與長襪高靴之間,往往赤露著白皙玉腿的中段,性感迷人。臉上化妝較濃,還大都塗抹腮紅。友人介紹,日本女性的觀念是,如果外出不打扮,會 被認為欠缺禮貌。日本女性,恐怕是世界上妝扮得最漂亮的一族。大概因於此,在日本街頭熙熙攘攘的人潮中,美女的比率,顯得出奇的高,予人目不暇接的愉悅感 受。

 

大阪,藝術家的居酒屋

 

搭上子彈頭狀的新幹線,前往大阪。錯落有緻的民居和亞洲似的田園風光,在車窗外飛掠而過。兩個半小時,就穿越了五百公里。行程中,穿制服的列車員前來查票 ,有兩名旅客靠窗睡著,列車員竟沒有叫醒他們。"難道他們睡著了,就不會被查票嗎?"留意到這一細節,我吃驚地問身邊的日本同事。後者解釋說:日本人的習慣,是盡量替他人著想,盡量不打攪他人。既然他們睡著了,列車員就不便打攪。

 

大阪的地鐵,如東京一樣,人流滾滾。我想,這樣的密集人潮,放在許多國家,恐怕都是一個災難,然而,在日本,卻是如此的井然有序。日本人早已被組織起來,無所不在的組織性、秩序和團隊精神,應是日本強大的根基。

 

在旅日華人女作家燕子的引導下,我有幸見識了一位日本藝術家的居家酒肆,稱為"居酒屋",開設在大阪小巷深處,他自家樓下。這位吉他藝術家名叫 岩男 進,據說,他登臺演出時,觀眾上萬,粉絲遍地。此時,他和妻子在自家小小的居酒屋裡 ,埋頭為客人製作各種精美的日本小吃,並奉上他們自釀的溫酒。客人越來越多,夫妻倆手腳不停。異常忙碌,臉上卻總能保持謙和的微笑。大多是熟客,一邊品嚐美味佳餚,一邊與夫妻倆有一句沒一句地聊天。燕子告訴我,日本的許多餐館酒家 ,都擁有自己的熟客,客人與業主之間,成為經久的朋友,客人對業主無話不說,連跟家裡人都不說的話,也可以道與業主,視彼此為心靈之交。

 

在 這間居酒屋,巧逾一群日本左翼作家。他們對日本現實持批評和否定態度,對中國"發展很快"和"經濟成就"感到鼓舞。原來,他們懷抱社會主義理想,數十年如 一日,不忍放棄。中國不倒的"社會主義旗幟",成為他們最後的希望。當我告訴他們中國貧富分化、貪官污吏叢生、中共專制獨裁的中國現實時,他們或者沉默 不語,或者顧左右而言他。在燕子暗示性的阻止下,我沒有再說出下面的話:殊不知,今天中國的經濟"成功"(如果算得上"成功"的話),乃是放棄社會主義而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結果。面對今日中國,又能到哪裡去尋找他們懷抱的"社會主義夢想"呢?

 

聽說我從紐約遠道而來,臨走時,居酒屋的主人停下手中的活計,操起吉他和口琴 ,為我演奏一曲。就在兼作廚房的吧臺後,這位剛才還異常忙碌的廚師轉眼還原為一名從容不迫的藝術家,聲情並茂地邊彈邊唱。理想和現實的交響,就迴盪在這家小小的居酒屋裡。多麼自在的人生!我心生感動,也心生羨慕。

 

說到燕子,這位才華橫溢、姿貌非凡的中國女作家,竟是一位驚人的"日本通"。她不僅操一口流利的日語,而且對日本文化瞭如指掌、融會貫通,不論日本歷史文化,還是社會生活中的大處小節,她都能提供精確的解析,每令人耳目一新、恍然大悟。

 

京都,傳統與現代的渾成

 

周 日,燕子和她的日本丈夫山田正行博士陪同我遊覽京都。任職奈良教育大學的山田教授,兼任日本"奧斯威辛和平博物館"理事長,致力於世界和平事業。經濟收入 不算豐裕,山田教授卻熱心援助中國山區的窮孩子。燕子說,每當山田教授從中國山區回到諸如上海一類大城市,看到有人大吃大喝,極盡奢侈浪費,他就感到難 過,他不解:為什麼?中國富裕的城市人無視窮苦的鄉下人?為什麼?中國富人不 把他們的財富捐給窮人?中國富人為什麼能活得那般心安理得?

 

三面環山的京都,作為日本的首都,長達 1200 年,可謂正宗日本歷史與文化中心。這座古老的日本都城,如今,成為傳統與現代的絕妙融合。

 

燕子夫婦首先帶我參觀京都車站,巨大而繁複的鋼架結構,四面延伸,聳入雲端,令人有置身迷宮之感。原來,京都車站的設計,呈谷狀,中央大廳相對狹窄,但往上看,就愈加開闊,猶如巨大山谷。建築裡,還綜合有 百貨店、美食街、藝術中心 、旅館等。踏上一部接一部的電扶梯,向上攀登,似乎沒有盡頭。終於登上這座豪華無比和現代感十足的建築之頂,展現的,又是日本式的庭園,稱為"太空廣場" ,可以俯瞰整個京都。京都車站,被譽為現代車站的"經典之作"或"極致代表",確令人嘆為觀止!

 

為保持古都風貌,京都禁建高樓,京都車站及其對面的京都塔,是唯獨的例外。俯瞰之下,都是古樸的街道和廟宇。下到車站大廳,碰巧趕上了一場日本式婚禮。白紗新娘和西服男子,被簇擁在身著艷麗和服的婦女們和身著深色西裝的男人們之間 。新娘新郎鳴鐘為誓,結為良伴。

 

與 外地相比,京都女子更多著和服,尤其在通往清水寺的山路上,還沒有看到山上美景,艷麗的和服女子,早已構成亮麗景觀。據燕子夫婦介紹,京都政府鼓勵女子穿 和服。身著和服的女子,外出乘坐交通等,可享受折扣或其他優惠待遇。為了保持傳統,日本人可謂用心良苦!道路兩邊,有精美的陶器店、扇店、花店等。有的店 門口,書著"民間國寳"四字。燕子說:這是日本社會對民間手藝人的承認,如果手藝人技藝非凡,將被天皇冊封並以御筆親題為"民間國寳",代代相傳。

 

 

在 對待傳統和外部世界的態度上,中國人和日本人似乎正好相反。日本人既善於學習,又守護傳統;中國人既故步自封,又輕易地丟掉傳統。以至於,早已實現民主化 和現代化的日本,還保持鞠躬禮、和服、茶道、花道等;而堅拒民主與西化的中國,竟又幾乎找不到傳統文化的影子。更不用說,大量中華文化文物古蹟,早已毀於 文革,如今所見,大多為贗品(文革後重建)。

 

沒想到,作為日本著名古寺的清水寺,竟是如此明艷!以紅色為主,卻不是大紅,而是那種柔和的紅,與黃綜合後的紅,鮮艷的清麗的紅。清水寺及其他群寺,位於京都東山之巔,四面山上,楓葉盛開,紅黃染錦,鋪灑在起伏如波的疊嶂青巒之間 。耀眼的陽光下,漫山遍野的燦爛。金楓如畫。錦繡河山,遊人如織的季節,我們來得正是時候!山勢險峻,更襯托清水寺的巍峨。"從清水寺的舞台上跳下去",這是一句日本成語,比喻毅然決然的勇氣。

 

明艷的,不只是清水寺,還有位於京都另一端的金閣寺。與明艷的清水寺相比,用金碧輝煌來形容金閣寺,更為恰當。金閣寺倒映在鏡湖池裡,一個抓拍,就是一張現成的美工明信片。據燕子講解:供奉在金閣寺 舍利 殿的舍利子,極為神聖,任何人不得接近,哪怕是來訪的外國元首。

 

游 完兩處古寺,已是黃昏時分。燕子夫婦帶我最後一遊:河原町。那是位於京都市中心的一條長長的筆直的大街。華燈初上,不曾意料,一條大街,竟也是如此的金碧 輝煌。大街兩邊,一律伸出華麗的天棚,即便是下雨天,行人也不必撐傘。各類名牌商店、星級賓館、高檔飯莊,匯聚於此,燈箱閃爍,光影旋轉,盡顯豪華氣派 。轉眼間,我們又從傳統回覆現代。河原町大街兩旁,還延伸出許多小街,排滿商店、禮品店、小餐館等。還夾雜著小型寺廟,供人們朝拜祈福。燕子介紹:中國寺廟,大多位於遠離塵囂的山嶺;日本寺廟,則大多置身平凡鬧市。我想,後者的含義,大概是"佛在人間"、"佛在家中"。

 

奈良,雨幕中的沉思

 

落雨的清晨,我到達奈良,前往一位日本同事家做客。約好早上十點他們來車站接我。但我從大阪早起,竟提前一小時到了奈良。銘記不打攪他人、不給他人添麻煩的日本文化,我不敢打電話給他們,靜靜地在車站等了一個小時。

 

主人知道我也是作家,特意帶領我參觀已故著名日本作家志賀直哉舊居。志賀直哉 ,二十世紀最偉大的日本作家之一,我曾讀過他的 《暗夜行路》,深為那種"心境小說"折服,慶幸能在奈良參訪他的故居。簡樸的平房,日式的榻榻米,茂林修竹的庭園。 雨幕中,庭院一片靜謐,彷彿能聽見志賀直哉先生沙沙的筆聲。我瞥見那低矮的、必須躬身才能進入的院門,想起燕子說的話:躬身進入這道門(有些餐館和茶館,也是那樣低矮的門),表示人必須謙卑。不管你入門之前,身份是什麼, 進入這道門,必須脫帽,必須摘下佩劍。進門之後,人人平等。這,大概是日本謙卑文化的一部分。

 

主人又帶我參觀一處日本庭院,那裡展示的,竟是中國三國時代的文化和文物。啊 !久違了,劉備,諸葛亮,趙雲!俯身看著那些熟悉的青銅器,在日本的土地上,我的頭腦中,竟滾過三國風雲。聯想到今天的中美日,新三國演義。二戰後不久,日本與美國,由生死仇敵變親密盟邦;中國與美國,卻由親密盟邦變生死仇敵。世界政治版圖的演進,令人唏噓!

 

實際上,在日本,到處都有中國文化的痕跡。到處是漢語標誌,這對旅行日本的中國人來說,是一個方便。作為中國人,都知道,日本是在"大化改新"年間,從唐 朝引進漢字,匯合後來的外來語,形成獨特的日本文字,沿用至今。日本人學習外國並超越外國,即便在文字上也是如此。也是在這次日本之行中,我從燕子那裡驚 訝地獲知,今天,中國所用的許多漢字,竟然反而是從近代日本引進,諸如:工業,農業,物理,化學,科學,民主,黨,支部 ……從近代日本引進的這些漢字,在今天中國的報刊書籍上,竟然高達 65%!燕子沉思著說:對這一事實,許多中國人不知道,也不願意知道。

 

風停雨住。來到東大寺,世界最大的木構建築,是日本"奈良時代"的象徵(奈良作為日本首都,歷 84 年)。當 時,中國正處武則天統治的"開元盛世"。日本聖武天皇聽聞,在大唐洛陽城西,建有盧舍那大佛,非常羨慕,發誓也要建一個,於是在奈良東山建大伽藍,形成東 大寺群廟,建築完全仿照唐朝標準。建成後,成為日本皇家寺院、佛教總部。中國鑒真和尚東渡後,曾在此講學。通往東大寺的道路上,遍佈 鹿群,人鹿相處怡然,打個招呼,便有群鹿上來,親切如人。

 

終於能坐在日本家庭的榻榻米上,體會日本家居氛圍。主人盛情款待,茶、點心、咖啡、正餐,一道接一道。在這一條小街上,這戶兩層樓祖居,已經傳了八十多年 ,古樸,卻堅實。尤其分處入門口和後院的兩處生滿青苔的天井,格外顯得古樸而清新。後院天井裡,各類植物、花卉和盆景,錯落有緻,長勢完好,體現主人的細心打理。房間裡,掛滿了中國唐詩字畫。

 

我對主人感嘆:"多麼好的房子!就像一個充滿歷史和文化氣息的小博物館。但是 ,如果這是在中國,這樣的房子,恐怕早就被拆遷了!"主人驚問何故,我說:在當今中國,房屋的主人對他自己居住的房子並沒有決定權,只要政府和商人看中了哪塊地,就可以合謀拆遷,在政府的名義下拆遷,甚至強行拆遷和暴力拆遷。

 

我略略講了些發生在中國的拆遷故事,主人全家驚嘆連連。我若有所思地望著這個典型的日本家庭,一對六十開外的父母和一對二十多歲的子女,他們像大多數日本人一樣,誠實而謙卑,甚至顯得單純。啊!中國人!日本人!誠實而謙卑的日本人 ,打造了一個成功而完備的日本;自私、愛佔便宜、而自以為精明的中國人,卻無數次地,毀了中國。未來的中國,將會是怎樣的呢?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