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動了西藏農奴的人皮?


最近見有同志在貼子裡說到西藏人民被咱金珠瑪米從剝人皮的奴隸社會解救了出來,有點哭笑不得。

顯然這些同志的信息太陳舊,跟我小時候參觀「解放西藏XX年展覽」時所知道的差不多。展覽上,面帶仇恨表情的木頭模特穿著「染血」的破袍;一些巴郎鼓據說上面蒙著西藏農奴的皮;幾盞酥油燈,據說被金珠瑪米解救前,點的可是奴隸的人油;還有用人頭骨做的碗,人骨做的號、幾串沈重的腳鐐手銬等,把小朋友我駭得面無人色手心出汗緊緊抓住老師的衣角,萬分慶幸自己生在一點兒也不萬惡的新社會;繼而義憤填膺小臉通紅一點點大就腎上腺素劇烈升高,覺得奴隸主也太罄竹難書了,居然把人頭骨做成碗盛飯飯吃,好好的菜油燈不點要點人油燈,還吹人骨號打人皮鼓,簡直比大地主劉文彩還惡魔!

說到劉文彩和收租院,那又是一個讓小朋友們從涕淚滂沱舊社會、到慶幸感恩共產黨、到誓死捍衛毛主席的地方。結果光陰似箭日月如梭,轉眼沒過幾年,劉文彩同志就又被人揭發,說他當年根本就沒幹過那些壞事。這一點也被咱知錯就改的政府證實了,平反了,實際上劉文彩對佃農還很好,還出資辦學,他當年辦的「文采中學」好像還是免費的,就算不免費,也是對貧困生免費的。

當今讀不起書的娃娃有點生不逢時啊,要是早生幾年、生在劉文彩地主莊園附近,可能就讀成了博士,在多維上縱橫馳騁了。該地主莊園裡不僅沒有水牢(那原是他家存放菸葉的地窖),冷月英大嫂也承認了,當年是為了階級鬥爭的需要而創作了蹲水牢的故事;至於什麼把雇工的口鼻堵住、用氣筒從肛門往肚子裡灌氣、把肚皮打爆的事情更屬革命同志們的天才靈感創作(想必有同志還記得那本著名連環畫《收租院》,裡面有一頁畫的就是這個,當年小朋友翻書,最喜歡看這一頁哦)。

現在人家雕塑名作「收租院」群像都成了中國當代藝術中最早的政治波普代表作,被圍在厚厚的玻璃牆裡面「立此存照」呢。前幾年四川美院院長羅中立同志還拍案而起,要將在威尼斯雙年展上複製「收租院」的某藝術家繩之以法,以堅決捍衛川美在「收租院」上的合法權益!

在此順便建議搞當代藝術的同志,也用「解放西藏XX年」為母本複製或加工,應該沒有哪家美院與你版權糾紛。反正這幾年美術界、特別是行為藝術界的同志們靈感奔溢,鐵鉤穿肉把自己倒吊起來、滴血到燒熱的鋼板上啦、剁死嬰頭啦、活剖家豬啦之類的不是沒幹過。

哦,扯遠了,鏈子都懶得給你們,古歌上自己找,多得很。還是回到剝人皮的話題吧,長話短說,那都是bull shit 。

十多年前我到西藏旅遊沒幾天,就被當年在西藏大肆收藏藏族同胞古董文物的漢人援藏同志掃盲了,原來頭骨碗,腿骨號、甚至人皮蒙面的小鼓倒的確有,然而卻是神聖的宗教法器。佛教傳入西藏的過程中,融合了一些西藏本土原始宗教苯教的觀念,形成了浩博精深的藏傳佛教思想體系,以及形式繁複含義深邃的宗教儀軌。

在這些獨特的宗教儀軌中,所使用的各種法器、這些法器所取用的材料皆具豐富的象徵意義,代表一些佛教的基本觀念和思想。比如西藏密宗的手鼓,俗稱嘎巴拉鼓,通常由兩片天靈蓋骨製成,窄腰,腰間繫以彩帶及兩個小骨錘。雙面,鼓面以人皮製成,鼓皮塗以綠色。手持鼓腰搖動,小錘即擊鼓面發聲。修法時搖鼓,代表讚頌諸佛菩薩的功德,配合金剛鈴、金剛杵使用。骨號則一般用過世的尼姑或僧人的脛骨製成,藏語稱為「罡洞」,此法器所吹奏出的樂音,象徵驅散一切邪魔。

而前面說的「人頭碗」,為怒尊所持之法器,也是西藏密宗修法時,常見的法器之一。通常以喇嘛死後的頭蓋骨做成,表徵空性。平通用以盛甘露,供於壇城上,或代表一切福德智慧資糧。再重申一遍,關於這些法器的小知識,最早是咱漢人援藏幹部告訴我的。後來結識了一些西藏僧人朋友,也從他們那裡得到了進一步的瞭解。前些年我在康區拍天葬師,親見一位死者的頭蓋骨,因其形狀和骨紋符合儀軌中的要求,而被保留下來用作法器。藏民族普遍虔信佛教,崇尚佈施。

他們認為,人的軀體是承載靈魂的皮囊,一旦生命泯息,軀殼應作為美好的禮品給其它形式的生命,若還能用於供養和禮佛,這對虔誠教徒來說是何等殊榮!若人皮、人骨被用作法器是一種折磨的話,藏傳佛教何以深入藏民族人心,綿延千年,至今依然繁盛?且佛光西漸,連成天口口聲聲民主人權的西方人士也不哼一聲呢?西藏各地大小寺廟「自古以來」都有這類法器,現在也如此,無論是我們的公安還是國安的同志都知道,派駐各寺廟的政府宗教辦幹部也清楚,否則早就該抓的抓,該關的關,該撤職查辦的撤職查辦了是不?

所以,讓我悄悄告訴那些還在大喊西藏人民被咱金珠瑪米從活剝人皮的奴隸社會解救了出來的同志們小聲點,最好是別說了,免得把其它許多有常識的同志們的牙巴笑掉。真的,這是常識,前些年國內西藏熱,這幾年還在熱,從咱中國藏學出版社到西藏人民出版社、到其它省級民族出版社都有這類普及讀物。古歌上一搜,出來一大堆。

極「左」時期,很多地區都曾經舉辦過一些批判西藏佛教的「展覽」。

在這些展覽中,顱骨,骨笛等法器和「人皮鼓」被作為是佛教僧人殺害和虐待民眾的罪證,例如顱器就被說成是出家人的飯碗,並且是殺人後取得的。

「人皮鼓」,其實並不存在,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人的皮膚太薄,不可能繃成鼓,更經不住僧人數百年如一日「猛烈」的敲打還能倖存下來被「繳獲」!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讀者推薦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