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青玉劍 (第一部, 第27,28章)

第一部 名,可名

2008-05-21 23:04 作者: 寧漱玉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第27章 順便搶錢的綁匪
接連忙了兩天,第三天楊皓明剛好有空,便起了大早趕到同德堂。

同德堂已經開了門,徐神醫卻不在,病人也很少。因為楊皓明有兩天沒來看診了,同德堂對外宣布他不會再來了,徐神醫也恢復了掛號的限制,所以病人又恢復到了正常狀態。

徐敦敏已經開始看診了,見了楊皓明詫異地問:"你不是學一週就完了嗎?怎麼又來了?"

楊皓明忙答道:"啊,我來幫我大哥抓點藥,順便來看看。師父呢?"

"你又沒說要來,上週他忙成那樣,今天多半找人下棋去了。"

"這樣啊。"楊皓明有些失望,"那----要不你帶我看會兒診吧。"

徐敦敏酸溜溜地一笑:"我哪教得了你啊,你可是我爸的親傳弟子。"說罷他就埋頭繼續寫他的藥方去了。

楊皓明被干在一旁,抓了抓頭髮,也不以為意。可既然徐敦敏沒邀他坐下,他也不好意思在旁窺視,只好走到藥櫃請劉夥計幫他抓幾副清熱的藥。

"你上火啊?"

"哦,不是我,是我大哥。"

"劉師兄,你知不知道師父下棋要下到什麼時候才回來?"楊皓明接過藥包時順便問了一句。

劉夥計笑道:"哦,那可難說了。他說今天要跟李老頭大戰三盤,估計一天都不會回來了。"

"這樣啊,那我還是回去好了。"楊皓明剛要走,便聽有人叫他。

"艾瑞克!"他回頭一看,原來是徐愛玲來了。

"你又來啦,"楊皓明跟她揮了揮手,"感覺好些了嗎?"

"好----一點了。艾瑞克,你給我看好不好?"徐愛玲很是期待。

楊皓明望瞭望徐敦敏,心想徐愛玲是徐神醫和自己的病人,他應該不會反感自己給她看吧。

"過來坐吧。"楊皓明招呼徐愛玲坐到徐神醫的桌子前。

徐敦敏裝作沒注意,心裏卻很是不舒服。

徐愛玲滿心歡喜地坐下,楊皓明笑著給她把脈。

突然頭頂上一聲大吼:"打劫!都不許動!"

他抬頭一看,卻見兩個戴著漫畫面具的人站在他們面前,手裡都有槍,其中一個拿槍指著徐敦敏的臉,命令道:"把錢箱打開!"

徐敦敏嚇了一跳,他心裏雖緊張,嘴上卻說:"我們今天才開張,根本沒什麼現錢。我們是行醫治病的,打劫怎麼打到我們身上來了?"說話間他悄悄按下了自己桌下裝的警報器。

"少廢話!有多少拿出來多少。快!"其中一個面具人搶上一步抓著徐敦敏的肩膀,推著他去開錢箱。

徐敦敏被迫走到藥櫃前,讓劉夥計拿出了錢箱。那面具人一把搶了去,把裡面所有的鈔票----不管零鈔還是整票都抓了去,胡亂塞在自己衣服口袋裡。

"就這麼點兒?"他繼續用槍指著徐敦敏的頭問。

"對呀對呀!我們早上剛剛才開張,不信你問夥計!"徐敦敏盯著眼前黑洞洞的槍口,緊張得手腳發軟。

"你跟我們走!"那面具人喝道。

"什麼?"徐敦敏大吃一驚,忙叫道:"餵,我們所有的錢都給你們了,真的!"

那面具人把槍頂在徐敦敏的腦門上:"聽著,如果你乖乖地跟我們走,把我們家裡的病人治好,我們保證不傷你一根寒毛;不然的話現在我就要你的命!"

徐敦敏想這一去還能回來嗎?這些人是搶匪呀。今天怎麼這麼倒霉?可是那槍頂在頭上可不是鬧著玩的,他只好垂頭喪氣地答應。

他一心想拖延時間,就說要準備藥箱,然後磨磨蹭蹭地把各種手術用具和常用藥往裡放----這他倒準備得很認真,如果自己不得不去的話,缺藥少針的可是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那面具人口中罵著粗話,不停地催他,那把槍始終對著他的頭部。

"呃,這個,你們家有人病了嗎?"楊皓明見勢不妙,忙問站在他面前的另一個面具人。

"關你什麼事?"那人轉過槍口對著他的頭。

"這個,我是說,不如,我跟你們去吧。我也是這裡的醫生,而且醫術很好的。"他緩緩地說,眼角餘光悄悄瞟了那用槍頂著徐敦敏的搶匪一眼。

徐敦敏聞言望了他一眼,心裏又是驚訝又是感激----想不到他竟然這麼仗義,而自己以前卻對他冷嘲熱諷,極盡挖苦之能。

"你----?"那面具人見楊皓明不過十七八的樣子,哪裡會相信他是個醫生。

"真的,徐神醫是我師父,"楊皓明笑著望向徐敦敏,"我雖然是個學徒,但醫術不比他差。對吧,徐醫師?"

"啊,對,"徐敦敏結結巴巴地說,連他都恨自己為什麼這麼沒骨氣,可一看見面前黑洞洞的槍口,便手腳都軟了,也就更管不住自己的嘴巴:"他,他是神醫的親傳弟子,你別看他年輕,他是學得比我好。"

"真的嗎?"那面具人懷疑地問,拿槍在楊皓明腦門上頂了一下:"這可是你自找的!你要治不好,我就在你這張吹牛的大嘴裡餵兩顆子彈!昆哥,你看----"

另一個面具人,也就是那個昆哥打量了楊皓明片刻,從徐敦敏手裡抓過藥箱說:"他要沒本事應該不會自己送死。"說罷他槍口一晃,示意楊皓明站起來。

"艾瑞克,不要!"徐愛玲連忙扯住了他的衣袖。

"愛玲,你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他微微一笑,"你別忘了拿藥,記得照我的話做。"

昆哥見他沒有一點害怕的樣子,狐疑地觀察了他片刻,點了點頭。

"傻三,拿上藥箱快走!"說罷那昆哥拽著他就往外面走,那傻三連忙拎著藥箱跟上。

"站住!不許動!"三人剛走到門口,突然從門外衝進來一個警察,舉槍對著他們。那昆哥立即用手勒住楊皓明的脖子,把槍頂在他的太陽穴上,那傻三則躲在他們身後。

"你馬上把槍扔了,然後趴在地上。不然我就殺了他。"昆哥的聲音十分鎮定。

那警察一眼就認出了楊皓明----鼎鼎有名的大明星被搶匪脅持作人質,這樣的情形絕對不是他逞英雄或冒險的好時機,更何況對面那個搶匪看上去十分專業。可是,就這樣讓搶匪綁了人質走了,他又心有不甘,於是舉著槍跟搶匪僵持著。

"快把槍扔了!"昆哥把槍的保險頂了上去,楊皓明的心也乓乓跳了起來----這情形已經不在自己控制之中了:如果那個搶匪不小心扣了扳機,又或者那個警察冒進,自己豈不是死得很冤枉?

"餵,要不你就把槍放下吧,"楊皓明忙朝那個警察笑道,"我不過是去幫他看個病人,不會有事的。"

那警察只好慢慢把槍放在了地上。就在這時,另一個警察從內堂繞了進來。他悄悄走到傻三後面,正想著該怎麼做才不會傷害到人質呢,昆哥陡然看見面前的警察神色有異,略一回頭,眼角的餘光立即掃到了後面的警察。

"糟糕!"他心裏一沉,但反應極速,馬上掉轉槍口。傻三也立即發覺了身後的警察。

一切都發生得很快,昆哥和傻三分別朝兩個警察開槍----一個警察慌忙中去撿槍,另一個倉促躲閃,撲倒在徐愛玲面前。楊皓明趁機用手肘撞那昆哥,將他的槍撞落了,可他功夫竟十分了得,毫不遲疑地伸腿橫掃,將楊皓明絆倒在地。

幾乎同一時刻,昆哥低頭去撿槍,而傻三卻朝徐愛玲和警察開槍了。摔在地上的楊皓明來不及多想,身子猛地縱起,擋在徐愛玲身前。

傻三的槍響了,楊皓明瞬間跌回地上,右肩一片血紅。

徐愛玲驚叫著撲上去扶他,昆哥和傻三的槍同時指在他和徐愛玲的頭上,兩個警察的槍則分別指著昆哥和傻三,又成了僵局。

旁邊的徐敦敏,櫃臺後的劉夥計,還有其他幾個等候的病人都嚇得抱頭蹲下,一時間大堂裡一片沉默。

楊皓明這才覺得肩膀劇痛,忍不住呻吟了一聲。

"誰都不許動!誰動對大家都沒好處!"昆哥吼道。他的聲音依然十分鎮定。

"你們要想他沒事,就馬上把槍扔了!我數三下----一----"

兩個警察互相看了一眼,還沒等昆哥數到二,便把槍扔到了一邊。

"我們只是讓他去看個病人,看好了一定放他回來。"昆哥說罷便把楊皓明拽到懷裡,勒著他的脖子用槍頂著他的腦門,連拖帶扯地站了起來,"你們向後走到牆邊,然後趴在地上!"兩個警察只好慢慢往牆邊走。

"可是他受傷了!"徐愛玲大著膽子說。

"怕什麼,他既然能治別人,就能治他自己。"昆哥跟傻三使了個眼色,傻三會意,把徐愛玲也拽了起來。兩人在人質的掩護下慢慢往外走。

"帶,帶上藥箱。"楊皓明提醒道。

傻三從地上撿起混亂中掉在地上的藥箱,另一隻手還是舉槍指著徐愛玲的頭。

"請----請你們放了這位,小姐,這不關她的事,她也幫不上忙。"楊皓明被勒得氣都有些喘不過來,卻還是出聲相求。現在情形雖然糟糕,但如果徐愛玲也一起被搶匪綁架,那只會更加麻煩。

昆哥和傻三卻不理他,把兩人拖了出去,上了門口的破麵包車,一溜煙開走了。

那開車的是個女子,二十五六歲年紀,梳了個馬尾辮,看上去很是幹練。

"怎麼弄了兩個醫生?"她從後視鏡中打量著兩個人質,一面觀察車後的動靜。

"這個女的不是。剛才情況很急,臨時用她作人質。"昆哥坐在前排,也留心觀察著車後的動靜。

徐愛玲摘下脖子上的絲巾,給楊皓明紮在肩膀傷口處;傻三坐在他們旁邊,手裡仍舉著槍對著兩人。

"哎,我說,你們現在也安全了,等會兒找個地方把她放了吧。我跟你們去就行了。"楊皓明又出聲相求。

"等你把病人治好了我們連你一塊兒放。你現在給我閉嘴!"傻三凶巴巴地吼道。

"餵,我是為你們著想。多綁一個人就多一分暴露的危險,還要管她一日三餐,多麻煩。"

"臭小子,用不著你來教我們!"傻三拿槍在他面前晃了晃。

楊皓明還想爭辯,徐愛玲卻悄悄跟他使了個眼色,他只好閉上了嘴巴。
第28章 落魄歹徒
楊皓明被傻三拽進一樓的一間房----他還從來沒見過這麼破舊不堪的地方:裡面幾乎沒什麼傢俱,地上鋪了被褥,被褥旁有張斷腿綁好的小方桌,上面放了些瓶裝水和罐頭之類的,桌旁是兩張破椅子。

一個三十來歲的男子躺在被褥上,身上蓋了張血跡斑斑的棉毯。他一邊臉的皮膚耷拉著,看上去像是面癱的症狀,嘴角淌著口水。這個季節溫度宜人,他卻一面全身濕透,另一面還裹著毯子發抖。

"這就是那個成哥了吧,看上去可真夠落魄的。"楊皓明暗想。

"成哥,你怎麼樣?"那馬尾女子忙趕過去探他的額頭----那成哥見他們安全回來,臉上似有喜色,嘴裡卻只唔了一聲。

昆哥和傻三摘下面具,走到桌旁拿起礦泉水瓶猛灌了幾口----昆哥一張臉瘦瘦長長的,顯得很是幹練;傻三卻長了張方臉,看上去很是壯實。

楊皓明微微一怔----他們不怕自己和徐愛玲看到他們的樣子,難道想事後殺人滅口嗎?

"昆哥,這兩個怎麼辦?"傻三問。

"叫你傻三你還真笨,當然是先搜搜他們,看看有沒有什麼手機之類的啦。"昆哥罵道。

傻三把楊皓明的手機,皮夾和針藥囊全都搜了出來。阿虹也搜了搜徐愛玲----她身上沒有口袋,東西都留在手袋裡,剛才混亂中丟在同德堂了。

"嘿,看不出來這小子挺有錢的嘛!"昆哥翻著他的錢夾,不住地驚嘆----裡面竟然有兩萬多港元和兩千美元現金----其實楊皓明平時根本從來不帶什麼現金在身上,出門在外好幾次想買點東西卻沒有現錢,人家又不收信用卡,這天早上剛好有點空便去銀行取了很多錢。誰知一分都還沒花,就被人綁架搶劫了。

除此之外,還有五張信用卡----不是金卡就是白金卡,其他還有香港的臨時身份證,美國駕照,保險卡,圖書館卡,以及各種會員卡,還有一張他全家的合照。

"他錢包裡的錢比我們今天在藥店裡搶的還多得多。"昆哥把皮夾裡的現金全掏出來交給那馬尾女子,又拿著他的美國駕照看了半天,"而且他還是個美國人!"他轉臉問:"你是不是什麼有錢人家的孩子,你才多大就有這麼多信用卡?"

楊皓明見他們並不認識他,便也不說破:"我家只是中產階級而已。出門在外,多帶些錢在身上方便。在美國,大學生是很容易申請信用卡的。"

傻三問:"昆哥,他有這麼多信用卡我們是不是可以用?"

昆哥罵道:"笨蛋,能用信用卡的地方都有攝像頭。他現在被綁架了,他的信用卡當然都在監視之中,我們用他的卡不是自己暴露身份嗎?"

楊皓明聞言也忙說:"錢和手機你們拿去好了,但錢包和針藥囊還我行嗎?我證件丟了很麻煩的;那個針藥囊是我師父徐神醫送給我的,對你們來說沒有用,對我來說卻很珍貴。"

昆哥不置可否,又仔細翻了一遍他的錢包,隨即連同針藥囊一起還給了他。

"他受傷了,我得給他包紮一下。"徐愛玲大著膽子說。

那昆哥一想也對,叫傻三把藥箱拿了進來。

楊皓明坐到牆邊地上,拆掉肩上纏著的絲巾----那上面已經浸透了血。他讓徐愛玲幫他把裡面的體恤衫剪開,肩膀前面有個洞,後面的皮膚卻完好無損。

"那子彈還在肉裡,得弄出來。"他的臉頓時苦了下來:"我討厭幹這個。"

徐愛玲面露難色:"你不會是說要用刀子挑出來吧?"

"你有更好的辦法嗎?"

"一定得掏出來嗎?讓它留在肉裡行不行?"

"留個金屬片在身體裡,以後上飛機都上不了;而且一旦天氣不好就會酸痛,畢竟是個異物,身體會排斥,而且麻煩事一大堆。所以呢長痛不如短痛----但你得幫我。"楊皓明一面說,一面拿出針囊,藥酒,藥粉,手術刀和鑷子,從針囊裡抽出銀針,刺在傷口周圍多個穴位。

傻三,昆哥和那馬尾女子看見他給自己治傷,都好奇地圍過來看,連躺在地上那人也半撐著坐起來張望。

楊皓明拿藥酒給手術刀消毒,還有縫合的針線,一一準備就緒之後,在自己胳膊上狠狠掐了一把。

"你幹什麼?"徐愛玲皺著臉問。

"試試麻了沒有,已經差不多了。"

"針灸也能麻醉?"徐愛玲很是好奇。

"對呀,人家用針灸代替麻醉做手術的都有呢。"楊皓明用藥棉蘸了藥酒抹在傷口上,深吸了口氣,拿起刀對準傷口就切了下去。

那手術刀很是鋒利,刀鋒過處白生生的皮肉翻開,血隨即噴湧而出,她尖叫了一聲,轉過了臉去。

"相信我,我也----不喜歡這樣。"楊皓明皺著眉頭憋著氣用刀探進肉中尋找子彈。刀鋒在肉裡攪了半天,傷口處血流如注,連那個梳著馬尾的女子也不忍再看。刀進去了很深,刀尖終於碰到了金屬。

"拿鑷子來!"

徐愛玲趕快把鑷子遞給他。

"不行,我騰不出手來,你拿鑷子伸進去順著刀背,子彈就在刀尖上。"

"不會吧,你要我來弄?"徐愛玲幾乎要哭出來了。

"放心吧,我一點也不疼。"

"不要!我不敢!"徐愛玲連頭都不肯轉過來。

楊皓明勉強擠出個微笑來:"你是個大女孩了,勇敢一點。你看,我,我已經流了很多血了,如果我暈倒了,這個手術就得留給你來做了。"

徐愛玲哭了出來:"我不要----!"

無論怎樣,她就是不肯動手,楊皓明靠在牆上直喘氣,可怎麼也無法說服徐愛玲幫忙。

那馬尾女子不耐煩起來:"我來吧!"她從徐愛玲手上抓過鑷子,學著楊皓明的樣子澆上藥酒消毒,然後探進傷口處,照他說的那樣果然碰到金屬樣的東西,她狠下心插進去把子彈夾了出來。

"好女孩! "楊皓明鬆了口氣,慢慢抽出手術刀,再拿針線給自己縫合傷口。

"呃----我的縫合技術實在,實在不怎麼樣,唉,想不到第一次試驗竟然是在自己身上,還只能用一隻手,是太----太難看了一點,是吧?"

"快止血吧,你不是快暈倒了嗎?"那馬尾女子催促道。

"哦,對啊,你一說我才覺得真的有點頭暈了。"他嘴上邊說手裡邊抓了把藥棉抹去血,從瓶裡倒出些土黃的藥粉灑在消毒棉片上,蓋在傷口上。徐愛玲和那馬尾女子連忙幫他包紮。

"這個是什麼藥粉?"那馬尾女子好奇地問。

"我師父,呃,就是徐神醫研製的創傷靈藥,療效比雲南白藥還好。"

"你這麼年輕,跟他學了多久了?"

"呃----學了多久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沒有學到真功夫。"

"......"

弄完之後他眼睛一閉往牆上一靠,幾乎要休克了:"希望以後再也不要幹這個了。"

休息了好一會兒,他才把身上的銀針一一拔下。

"你感覺怎麼樣?"徐愛玲幫他穿上襯衫,注意到他脖子上拴了個很是別緻的玉指環,"咦----這是什麼?"

楊皓明忙把指環塞進衣服裡:"呃----護身那一類的----"

徐愛玲還想再問,只聽傻三大聲催道:"你快給成哥看看。他也有槍傷,在腿上。"

楊皓明答應著,可他此刻實在虛弱,好半天才站起來,腿仍然有些發抖。徐愛玲扶著他走到被褥邊,那成哥腿上纏了繃帶,繃帶上血跡斑斑,污穢不堪。

"子彈還在裡面嗎?"他拆掉繃帶仔細觀察----傷口呈黃白色,已經化膿了,還有暗黃的組織液體流出來。

"應該是的。"昆哥答道。

楊皓明心裏呻吟了一聲:"不會吧,馬上又要來一次?"

看起來這成哥受傷已經有好幾天了,而且一直在發燒,虧了他身體健壯,竟能支持這麼久。

"我要給他做手術,把子彈拿出來,再切掉膿瘡。"楊皓明說話間拿出器具,用藥酒仔細消毒後,在成哥傷口周圍的穴位插上銀針。

"這是給你止痛的。"他試試成哥的痛感,"怎麼樣,不痛吧?針灸的麻醉效果很好,只是病人心理上難以接受。你只管閉上眼睛休息,就當我已經給你麻醉過了,而且用的是最好的麻醉藥,沒有任何負作用。"

那馬尾女子聞言皺著的眉頭鬆了松,那成哥支唔了兩聲,卻不肯閉眼,硬是半坐著看。眾人聽不懂他說什麼,也就由得他。

"看來是個硬漢子嘛。"楊皓明心中暗想。他看麻醉得差不多了,先用刀在傷口處割了道口子,利索地掀開皮肉,然後拿手術刀和鑷子探進傷口,很快就把子彈取了出來。隨後他把傷口化膿的部分切掉,再縫合敷藥:"看,我給你縫得比剛才給我自己都好多了,留疤是難免的了,不過好在沒在臉上。"

包紮好之後又等了許久,他才把銀針一一拔下:"針灸的麻醉效果應該還會持續幾個小時,但每個病人的反應都不一樣。如果你覺得痛了,我可以再給你施針止痛,不需要吃那些上癮又便秘的止痛片。"說罷他又在成哥的合谷和其他幾個穴位刺上銀針。

"這是給你治療面癱的,你放鬆躺著休息十五分鐘。" 說完他便在旁邊盤腿打起坐來。那成哥好奇地望了他一眼,想要問什麼,卻又沒出聲----大概是想起反正也沒人懂他的支唔語,便只好放棄了。

十五分鐘之後,楊皓明拔了銀針,又再替他把脈:"每天針刺兩次,過五六天你的臉就會好了。"

"真的嗎?這樣就會好?"那馬尾女子覺得實在難以相信。

"你看他現在燒不是退了嗎?"

那馬尾女子摸摸成哥的額頭,果然轉涼了。

"看不出你這麼年輕,卻還真有兩下子。"那馬尾女子笑道。

"我說過我是神醫的弟子嘛。"楊皓明笑道:"他病得久了,好在身體很健壯,還能扛得住。我給他釜底抽薪,或者是揚湯止沸----如果他再發燒,可以在他小腿上放一塊濕毛巾吸熱,這時德國醫生退燒的辦法。最好買點熱稀飯來給他吃,發發汗。 他需要些湯藥,你隨便找家中藥堂都可以配到。還有其它一些東西,我寫個單子,你們照單買吧。"

那馬尾女子拿來了紙筆,楊皓明寫好藥方和購物單,又寫了封信和地址。

"我給我大哥寫了封信,好叫他放心,麻煩你也幫我寄了好嗎?"楊皓明把信遞給馬尾女子。

馬尾女子拿過來一看,上面寫道:

"大哥,我是Eric。我和徐愛玲很好,不會有生命危險,你們不用擔心,也不用費力找我們。還有,這事千萬別告訴爸媽和姐姐們。

下週六的音樂會不要取消,這麼不容易才能夠和維也納交響樂團合作,我實在不想失去這次機會。大概過五六天我和徐愛玲就可以安全回來了,到時候我肩膀上的傷也差不多好了。所以拜託拜託!"

楊皓明見她不作聲,忙說:"哪,我就是不想讓家裡人擔心而已,不然他們和警察到處搜索,對你們也不利嘛。你隨便找個地方寄了,不會暴露你們的行蹤和身份的。拜託你!"

那馬尾女子點了點頭。她剛出門,昆哥和傻三便把兩個人質拽到隔壁房間,把他們的雙手雙腳都綁起來,把門從外面反鎖上就不再理他們了。

"艾瑞克,你是不是很疼?"徐愛玲見楊皓明臉色蒼白,精神萎靡,不禁很是擔心。

"還好啦,剛才針灸止痛的效果還會持續一會兒。"他深吸了口氣,試圖變換姿勢,想坐得稍微舒服一點----手腳被這樣綁著,想要打坐也是不能。

"你----你要不要靠在我身上,會舒服一點?"

"哦,不用了,謝謝你。"楊皓明皺著眉搖了搖頭,"我睡一會兒就好。"他慢慢順著牆滑倒,那石頭地板又硬又冷,灰塵還很厚,但他從早上到下午一直滴水未進,又流了這許多血,早就疲憊不堪了,躺了片刻便迷糊了過去。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