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青玉剑 (第一部, 第27,28章)

第一部 名,可名

2008-05-21 23:04 作者: 宁漱玉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第27章 顺便抢钱的绑匪
接连忙了两天,第三天杨皓明刚好有空,便起了大早赶到同德堂。

同德堂已经开了门,徐神医却不在,病人也很少。因为杨皓明有两天没来看诊了,同德堂对外宣布他不会再来了,徐神医也恢复了挂号的限制,所以病人又恢复到了正常状态。

徐敦敏已经开始看诊了,见了杨皓明诧异地问:"你不是学一周就完了吗?怎么又来了?"

杨皓明忙答道:"啊,我来帮我大哥抓点药,顺便来看看。师父呢?"

"你又没说要来,上周他忙成那样,今天多半找人下棋去了。"

"这样啊。"杨皓明有些失望,"那----要不你带我看会儿诊吧。"

徐敦敏酸溜溜地一笑:"我哪教得了你啊,你可是我爸的亲传弟子。"说罢他就埋头继续写他的药方去了。

杨皓明被干在一旁,抓了抓头发,也不以为意。可既然徐敦敏没邀他坐下,他也不好意思在旁窥视,只好走到药柜请刘伙计帮他抓几副清热的药。

"你上火啊?"

"哦,不是我,是我大哥。"

"刘师兄,你知不知道师父下棋要下到什么时候才回来?"杨皓明接过药包时顺便问了一句。

刘伙计笑道:"哦,那可难说了。他说今天要跟李老头大战三盘,估计一天都不会回来了。"

"这样啊,那我还是回去好了。"杨皓明刚要走,便听有人叫他。

"艾瑞克!"他回头一看,原来是徐爱玲来了。

"你又来啦,"杨皓明跟她挥了挥手,"感觉好些了吗?"

"好----一点了。艾瑞克,你给我看好不好?"徐爱玲很是期待。

杨皓明望了望徐敦敏,心想徐爱玲是徐神医和自己的病人,他应该不会反感自己给她看吧。

"过来坐吧。"杨皓明招呼徐爱玲坐到徐神医的桌子前。

徐敦敏装作没注意,心里却很是不舒服。

徐爱玲满心欢喜地坐下,杨皓明笑著给她把脉。

突然头顶上一声大吼:"打劫!都不许动!"

他抬头一看,却见两个戴著漫画面具的人站在他们面前,手里都有枪,其中一个拿枪指著徐敦敏的脸,命令道:"把钱箱打开!"

徐敦敏吓了一跳,他心里虽紧张,嘴上却说:"我们今天才开张,根本没什么现钱。我们是行医治病的,打劫怎么打到我们身上来了?"说话间他悄悄按下了自己桌下装的警报器。

"少废话!有多少拿出来多少。快!"其中一个面具人抢上一步抓著徐敦敏的肩膀,推著他去开钱箱。

徐敦敏被迫走到药柜前,让刘伙计拿出了钱箱。那面具人一把抢了去,把里面所有的钞票----不管零钞还是整票都抓了去,胡乱塞在自己衣服口袋里。

"就这么点儿?"他继续用枪指著徐敦敏的头问。

"对呀对呀!我们早上刚刚才开张,不信你问伙计!"徐敦敏盯著眼前黑洞洞的枪口,紧张得手脚发软。

"你跟我们走!"那面具人喝道。

"什么?"徐敦敏大吃一惊,忙叫道:"喂,我们所有的钱都给你们了,真的!"

那面具人把枪顶在徐敦敏的脑门上:"听著,如果你乖乖地跟我们走,把我们家里的病人治好,我们保证不伤你一根寒毛;不然的话现在我就要你的命!"

徐敦敏想这一去还能回来吗?这些人是抢匪呀。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可是那枪顶在头上可不是闹著玩的,他只好垂头丧气地答应。

他一心想拖延时间,就说要准备药箱,然后磨磨蹭蹭地把各种手术用具和常用药往里放----这他倒准备得很认真,如果自己不得不去的话,缺药少针的可是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那面具人口中骂著粗话,不停地催他,那把枪始终对著他的头部。

"呃,这个,你们家有人病了吗?"杨皓明见势不妙,忙问站在他面前的另一个面具人。

"关你什么事?"那人转过枪口对著他的头。

"这个,我是说,不如,我跟你们去吧。我也是这里的医生,而且医术很好的。"他缓缓地说,眼角余光悄悄瞟了那用枪顶著徐敦敏的抢匪一眼。

徐敦敏闻言望了他一眼,心里又是惊讶又是感激----想不到他竟然这么仗义,而自己以前却对他冷嘲热讽,极尽挖苦之能。

"你----?"那面具人见杨皓明不过十七八的样子,哪里会相信他是个医生。

"真的,徐神医是我师父,"杨皓明笑著望向徐敦敏,"我虽然是个学徒,但医术不比他差。对吧,徐医师?"

"啊,对,"徐敦敏结结巴巴地说,连他都恨自己为什么这么没骨气,可一看见面前黑洞洞的枪口,便手脚都软了,也就更管不住自己的嘴巴:"他,他是神医的亲传弟子,你别看他年轻,他是学得比我好。"

"真的吗?"那面具人怀疑地问,拿枪在杨皓明脑门上顶了一下:"这可是你自找的!你要治不好,我就在你这张吹牛的大嘴里喂两颗子弹!昆哥,你看----"

另一个面具人,也就是那个昆哥打量了杨皓明片刻,从徐敦敏手里抓过药箱说:"他要没本事应该不会自己送死。"说罢他枪口一晃,示意杨皓明站起来。

"艾瑞克,不要!"徐爱玲连忙扯住了他的衣袖。

"爱玲,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他微微一笑,"你别忘了拿药,记得照我的话做。"

昆哥见他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狐疑地观察了他片刻,点了点头。

"傻三,拿上药箱快走!"说罢那昆哥拽著他就往外面走,那傻三连忙拎著药箱跟上。

"站住!不许动!"三人刚走到门口,突然从门外冲进来一个警察,举枪对著他们。那昆哥立即用手勒住杨皓明的脖子,把枪顶在他的太阳穴上,那傻三则躲在他们身后。

"你马上把枪扔了,然后趴在地上。不然我就杀了他。"昆哥的声音十分镇定。

那警察一眼就认出了杨皓明----鼎鼎有名的大明星被抢匪胁持作人质,这样的情形绝对不是他逞英雄或冒险的好时机,更何况对面那个抢匪看上去十分专业。可是,就这样让抢匪绑了人质走了,他又心有不甘,于是举著枪跟抢匪僵持著。

"快把枪扔了!"昆哥把枪的保险顶了上去,杨皓明的心也乓乓跳了起来----这情形已经不在自己控制之中了:如果那个抢匪不小心扣了扳机,又或者那个警察冒进,自己岂不是死得很冤枉?

"喂,要不你就把枪放下吧,"杨皓明忙朝那个警察笑道,"我不过是去帮他看个病人,不会有事的。"

那警察只好慢慢把枪放在了地上。就在这时,另一个警察从内堂绕了进来。他悄悄走到傻三后面,正想著该怎么做才不会伤害到人质呢,昆哥陡然看见面前的警察神色有异,略一回头,眼角的余光立即扫到了后面的警察。

"糟糕!"他心里一沉,但反应极速,马上掉转枪口。傻三也立即发觉了身后的警察。

一切都发生得很快,昆哥和傻三分别朝两个警察开枪----一个警察慌忙中去捡枪,另一个仓促躲闪,扑倒在徐爱玲面前。杨皓明趁机用手肘撞那昆哥,将他的枪撞落了,可他功夫竟十分了得,毫不迟疑地伸腿横扫,将杨皓明绊倒在地。

几乎同一时刻,昆哥低头去捡枪,而傻三却朝徐爱玲和警察开枪了。摔在地上的杨皓明来不及多想,身子猛地纵起,挡在徐爱玲身前。

傻三的枪响了,杨皓明瞬间跌回地上,右肩一片血红。

徐爱玲惊叫著扑上去扶他,昆哥和傻三的枪同时指在他和徐爱玲的头上,两个警察的枪则分别指著昆哥和傻三,又成了僵局。

旁边的徐敦敏,柜台后的刘伙计,还有其他几个等候的病人都吓得抱头蹲下,一时间大堂里一片沉默。

杨皓明这才觉得肩膀剧痛,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谁都不许动!谁动对大家都没好处!"昆哥吼道。他的声音依然十分镇定。

"你们要想他没事,就马上把枪扔了!我数三下----一----"

两个警察互相看了一眼,还没等昆哥数到二,便把枪扔到了一边。

"我们只是让他去看个病人,看好了一定放他回来。"昆哥说罢便把杨皓明拽到怀里,勒著他的脖子用枪顶著他的脑门,连拖带扯地站了起来,"你们向后走到墙边,然后趴在地上!"两个警察只好慢慢往墙边走。

"可是他受伤了!"徐爱玲大著胆子说。

"怕什么,他既然能治别人,就能治他自己。"昆哥跟傻三使了个眼色,傻三会意,把徐爱玲也拽了起来。两人在人质的掩护下慢慢往外走。

"带,带上药箱。"杨皓明提醒道。

傻三从地上捡起混乱中掉在地上的药箱,另一只手还是举枪指著徐爱玲的头。

"请----请你们放了这位,小姐,这不关她的事,她也帮不上忙。"杨皓明被勒得气都有些喘不过来,却还是出声相求。现在情形虽然糟糕,但如果徐爱玲也一起被抢匪绑架,那只会更加麻烦。

昆哥和傻三却不理他,把两人拖了出去,上了门口的破面包车,一溜烟开走了。

那开车的是个女子,二十五六岁年纪,梳了个马尾辫,看上去很是干练。

"怎么弄了两个医生?"她从后视镜中打量著两个人质,一面观察车后的动静。

"这个女的不是。刚才情况很急,临时用她作人质。"昆哥坐在前排,也留心观察著车后的动静。

徐爱玲摘下脖子上的丝巾,给杨皓明扎在肩膀伤口处;傻三坐在他们旁边,手里仍举著枪对著两人。

"哎,我说,你们现在也安全了,等会儿找个地方把她放了吧。我跟你们去就行了。"杨皓明又出声相求。

"等你把病人治好了我们连你一块儿放。你现在给我闭嘴!"傻三凶巴巴地吼道。

"喂,我是为你们著想。多绑一个人就多一分暴露的危险,还要管她一日三餐,多麻烦。"

"臭小子,用不著你来教我们!"傻三拿枪在他面前晃了晃。

杨皓明还想争辩,徐爱玲却悄悄跟他使了个眼色,他只好闭上了嘴巴。
第28章 落魄歹徒
杨皓明被傻三拽进一楼的一间房----他还从来没见过这么破旧不堪的地方:里面几乎没什么家具,地上铺了被褥,被褥旁有张断腿绑好的小方桌,上面放了些瓶装水和罐头之类的,桌旁是两张破椅子。

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躺在被褥上,身上盖了张血迹斑斑的棉毯。他一边脸的皮肤耷拉著,看上去象是面瘫的症状,嘴角淌著口水。这个季节温度宜人,他却一面全身湿透,另一面还裹著毯子发抖。

"这就是那个成哥了吧,看上去可真够落魄的。"杨皓明暗想。

"成哥,你怎么样?"那马尾女子忙赶过去探他的额头----那成哥见他们安全回来,脸上似有喜色,嘴里却只唔了一声。

昆哥和傻三摘下面具,走到桌旁拿起矿泉水瓶猛灌了几口----昆哥一张脸瘦瘦长长的,显得很是干练;傻三却长了张方脸,看上去很是壮实。

杨皓明微微一怔----他们不怕自己和徐爱玲看到他们的样子,难道想事后杀人灭口吗?

"昆哥,这两个怎么办?"傻三问。

"叫你傻三你还真笨,当然是先搜搜他们,看看有没有什么手机之类的啦。"昆哥骂道。

傻三把杨皓明的手机,皮夹和针药囊全都搜了出来。阿虹也搜了搜徐爱玲----她身上没有口袋,东西都留在手袋里,刚才混乱中丢在同德堂了。

"嘿,看不出来这小子挺有钱的嘛!"昆哥翻著他的钱夹,不住地惊叹----里面竟然有两万多港元和两千美元现金----其实杨皓明平时根本从来不带什么现金在身上,出门在外好几次想买点东西却没有现钱,人家又不收信用卡,这天早上刚好有点空便去银行取了很多钱。谁知一分都还没花,就被人绑架抢劫了。

除此之外,还有五张信用卡----不是金卡就是白金卡,其他还有香港的临时身份证,美国驾照,保险卡,图书馆卡,以及各种会员卡,还有一张他全家的合照。

"他钱包里的钱比我们今天在药店里抢的还多得多。"昆哥把皮夹里的现金全掏出来交给那马尾女子,又拿著他的美国驾照看了半天,"而且他还是个美国人!"他转脸问:"你是不是什么有钱人家的孩子,你才多大就有这么多信用卡?"

杨皓明见他们并不认识他,便也不说破:"我家只是中产阶级而已。出门在外,多带些钱在身上方便。在美国,大学生是很容易申请信用卡的。"

傻三问:"昆哥,他有这么多信用卡我们是不是可以用?"

昆哥骂道:"笨蛋,能用信用卡的地方都有摄像头。他现在被绑架了,他的信用卡当然都在监视之中,我们用他的卡不是自己暴露身份吗?"

杨皓明闻言也忙说:"钱和手机你们拿去好了,但钱包和针药囊还我行吗?我证件丢了很麻烦的;那个针药囊是我师父徐神医送给我的,对你们来说没有用,对我来说却很珍贵。"

昆哥不置可否,又仔细翻了一遍他的钱包,随即连同针药囊一起还给了他。

"他受伤了,我得给他包扎一下。"徐爱玲大著胆子说。

那昆哥一想也对,叫傻三把药箱拿了进来。

杨皓明坐到墙边地上,拆掉肩上缠著的丝巾----那上面已经浸透了血。他让徐爱玲帮他把里面的体恤衫剪开,肩膀前面有个洞,后面的皮肤却完好无损。

"那子弹还在肉里,得弄出来。"他的脸顿时苦了下来:"我讨厌干这个。"

徐爱玲面露难色:"你不会是说要用刀子挑出来吧?"

"你有更好的办法吗?"

"一定得掏出来吗?让它留在肉里行不行?"

"留个金属片在身体里,以后上飞机都上不了;而且一旦天气不好就会酸痛,毕竟是个异物,身体会排斥,而且麻烦事一大堆。所以呢长痛不如短痛----但你得帮我。"杨皓明一面说,一面拿出针囊,药酒,药粉,手术刀和镊子,从针囊里抽出银针,刺在伤口周围多个穴位。

傻三,昆哥和那马尾女子看见他给自己治伤,都好奇地围过来看,连躺在地上那人也半撑著坐起来张望。

杨皓明拿药酒给手术刀消毒,还有缝合的针线,一一准备就绪之后,在自己胳膊上狠狠掐了一把。

"你干什么?"徐爱玲皱著脸问。

"试试麻了没有,已经差不多了。"

"针灸也能麻醉?"徐爱玲很是好奇。

"对呀,人家用针灸代替麻醉做手术的都有呢。"杨皓明用药棉蘸了药酒抹在伤口上,深吸了口气,拿起刀对准伤口就切了下去。

那手术刀很是锋利,刀锋过处白生生的皮肉翻开,血随即喷涌而出,她尖叫了一声,转过了脸去。

"相信我,我也----不喜欢这样。"杨皓明皱著眉头憋著气用刀探进肉中寻找子弹。刀锋在肉里搅了半天,伤口处血流如注,连那个梳著马尾的女子也不忍再看。刀进去了很深,刀尖终于碰到了金属。

"拿镊子来!"

徐爱玲赶快把镊子递给他。

"不行,我腾不出手来,你拿镊子伸进去顺著刀背,子弹就在刀尖上。"

"不会吧,你要我来弄?"徐爱玲几乎要哭出来了。

"放心吧,我一点也不疼。"

"不要!我不敢!"徐爱玲连头都不肯转过来。

杨皓明勉强挤出个微笑来:"你是个大女孩了,勇敢一点。你看,我,我已经流了很多血了,如果我晕倒了,这个手术就得留给你来做了。"

徐爱玲哭了出来:"我不要----!"

无论怎样,她就是不肯动手,杨皓明靠在墙上直喘气,可怎么也无法说服徐爱玲帮忙。

那马尾女子不耐烦起来:"我来吧!"她从徐爱玲手上抓过镊子,学著杨皓明的样子浇上药酒消毒,然后探进伤口处,照他说的那样果然碰到金属样的东西,她狠下心插进去把子弹夹了出来。

"好女孩! "杨皓明松了口气,慢慢抽出手术刀,再拿针线给自己缝合伤口。

"呃----我的缝合技术实在,实在不怎么样,唉,想不到第一次试验竟然是在自己身上,还只能用一只手,是太----太难看了一点,是吧?"

"快止血吧,你不是快晕倒了吗?"那马尾女子催促道。

"哦,对啊,你一说我才觉得真的有点头晕了。"他嘴上边说手里边抓了把药棉抹去血,从瓶里倒出些土黄的药粉洒在消毒棉片上,盖在伤口上。徐爱玲和那马尾女子连忙帮他包扎。

"这个是什么药粉?"那马尾女子好奇地问。

"我师父,呃,就是徐神医研制的创伤灵药,疗效比云南白药还好。"

"你这么年轻,跟他学了多久了?"

"呃----学了多久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没有学到真功夫。"

"......"

弄完之后他眼睛一闭往墙上一靠,几乎要休克了:"希望以后再也不要干这个了。"

休息了好一会儿,他才把身上的银针一一拔下。

"你感觉怎么样?"徐爱玲帮他穿上衬衫,注意到他脖子上拴了个很是别致的玉指环,"咦----这是什么?"

杨皓明忙把指环塞进衣服里:"呃----护身那一类的----"

徐爱玲还想再问,只听傻三大声催道:"你快给成哥看看。他也有枪伤,在腿上。"

杨皓明答应著,可他此刻实在虚弱,好半天才站起来,腿仍然有些发抖。徐爱玲扶著他走到被褥边,那成哥腿上缠了绷带,绷带上血迹斑斑,污秽不堪。

"子弹还在里面吗?"他拆掉绷带仔细观察----伤口呈黄白色,已经化脓了,还有暗黄的组织液体流出来。

"应该是的。"昆哥答道。

杨皓明心里呻吟了一声:"不会吧,马上又要来一次?"

看起来这成哥受伤已经有好几天了,而且一直在发烧,亏了他身体健壮,竟能支持这么久。

"我要给他做手术,把子弹拿出来,再切掉脓疮。"杨皓明说话间拿出器具,用药酒仔细消毒后,在成哥伤口周围的穴位插上银针。

"这是给你止痛的。"他试试成哥的痛感,"怎么样,不痛吧?针灸的麻醉效果很好,只是病人心理上难以接受。你只管闭上眼睛休息,就当我已经给你麻醉过了,而且用的是最好的麻醉药,没有任何负作用。"

那马尾女子闻言皱著的眉头松了松,那成哥支唔了两声,却不肯闭眼,硬是半坐著看。众人听不懂他说什么,也就由得他。

"看来是个硬汉子嘛。"杨皓明心中暗想。他看麻醉得差不多了,先用刀在伤口处割了道口子,利索地掀开皮肉,然后拿手术刀和镊子探进伤口,很快就把子弹取了出来。随后他把伤口化脓的部份切掉,再缝合敷药:"看,我给你缝得比刚才给我自己都好多了,留疤是难免的了,不过好在没在脸上。"

包扎好之后又等了许久,他才把银针一一拔下:"针灸的麻醉效果应该还会持续几个小时,但每个病人的反应都不一样。如果你觉得痛了,我可以再给你施针止痛,不需要吃那些上瘾又便秘的止痛片。"说罢他又在成哥的合谷和其他几个穴位刺上银针。

"这是给你治疗面瘫的,你放松躺著休息十五分钟。" 说完他便在旁边盘腿打起坐来。那成哥好奇地望了他一眼,想要问什么,却又没出声----大概是想起反正也没人懂他的支唔语,便只好放弃了。

十五分钟之后,杨皓明拔了银针,又再替他把脉:"每天针刺两次,过五六天你的脸就会好了。"

"真的吗?这样就会好?"那马尾女子觉得实在难以相信。

"你看他现在烧不是退了吗?"

那马尾女子摸摸成哥的额头,果然转凉了。

"看不出你这么年轻,却还真有两下子。"那马尾女子笑道。

"我说过我是神医的弟子嘛。"杨皓明笑道:"他病得久了,好在身体很健壮,还能扛得住。我给他釜底抽薪,或者是扬汤止沸----如果他再发烧,可以在他小腿上放一块湿毛巾吸热,这时德国医生退烧的办法。最好买点热稀饭来给他吃,发发汗。 他需要些汤药,你随便找家中药堂都可以配到。还有其它一些东西,我写个单子,你们照单买吧。"

那马尾女子拿来了纸笔,杨皓明写好药方和购物单,又写了封信和地址。

"我给我大哥写了封信,好叫他放心,麻烦你也帮我寄了好吗?"杨皓明把信递给马尾女子。

马尾女子拿过来一看,上面写道:

"大哥,我是Eric。我和徐爱玲很好,不会有生命危险,你们不用担心,也不用费力找我们。还有,这事千万别告诉爸妈和姐姐们。

下周六的音乐会不要取消,这么不容易才能够和维也纳交响乐团合作,我实在不想失去这次机会。大概过五六天我和徐爱玲就可以安全回来了,到时候我肩膀上的伤也差不多好了。所以拜托拜托!"

杨皓明见她不作声,忙说:"哪,我就是不想让家里人担心而已,不然他们和警察到处搜索,对你们也不利嘛。你随便找个地方寄了,不会暴露你们的行踪和身份的。拜托你!"

那马尾女子点了点头。她刚出门,昆哥和傻三便把两个人质拽到隔壁房间,把他们的双手双脚都绑起来,把门从外面反锁上就不再理他们了。

"艾瑞克,你是不是很疼?"徐爱玲见杨皓明脸色苍白,精神萎靡,不禁很是担心。

"还好啦,刚才针灸止痛的效果还会持续一会儿。"他深吸了口气,试图变换姿势,想坐得稍微舒服一点----手脚被这样绑著,想要打坐也是不能。

"你----你要不要靠在我身上,会舒服一点?"

"哦,不用了,谢谢你。"杨皓明皱著眉摇了摇头,"我睡一会儿就好。"他慢慢顺著墙滑倒,那石头地板又硬又冷,灰尘还很厚,但他从早上到下午一直滴水未进,又流了这许多血,早就疲惫不堪了,躺了片刻便迷糊了过去。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