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震後 您是否太輕看中共政府了?


——冤死的孩子們何以瞑目?

當初地震部門將地震震級從7.8級修正為8級後,有位朋友說政府正在向實事求是的方向挺進。我對朋友說,你未免太輕看這個政府集體為惡的智商了,也許他們正在"科學"而有效地利用災難找脫辭呢。我並不是個懷疑一切的人,我對活在中國的個體有相當同情之理解,但對政府卻很少放棄懷疑的態度,這是幾十年來頻發的人禍加諸於身的慘痛教訓。不輕易相信乃至質疑政府是一個現代公民的基本素質,何況一個權力大到令人驚駭的地步,視人命如草芥,根本沒有真正監督的政府?你要是輕信這樣的政府,那你所遭遇的一切悲慘生活,就是它對你活生生的恩賜。它這樣置你於死地的"恩賜",你不僅只有接受,你用血汗錢養活了它,反而還要你對著鏡頭說"感謝黨,感謝政府",它進而戴上"偉光正"的光環,使一切惡政變得不僅自然而且高尚。六十年無一例外,這次發生地震災難後,政府不少部門的表現就是他們一慣嗜血本能的展現,其中最不能容忍就是中國教育部和四川省教育廳為他們錯誤的無恥辯解。

許多人看到了昨天四川省教育廳五點所謂對災區學校倒塌的查處意見,至為憤慨。其實前天教育部新聞發言人王旭明就公開提前定下了四川省教育廳查處學校倒塌的基調。對這個政府運作方式不陌生的人,都應該從邏輯上揣度到,即四川省教育廳這樣的查處基調,在震後很短時間內他們早就在內部達成了共識。而且這共識還不只是來源於教育部,應該來源於更高層對去人禍而認天災的政治把戲。因為將一切歸因於天災,是解決此次大地震最為取巧的不二法門。在他們看來,調查真相,讓公民緊抓住政府的不作為亂作為不放,不僅會危及到各級政府部門諸多官員的利益,而且更會危機現存政權的合法性。現在政權本來就不是文明政治亦即民選的產物,這樣的政權其合法在民主自由已成世界大趨勢的二十一世紀,越來越受到更多的批評和質疑,復以他們的所作所為的確使該政權的合法性逐步喪失殆盡。地震中的人禍因素不能得到有效的追究,就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了,這個社會不僅官官相護,而且從最高當軸開始,就不是一個受到真正監督,能夠讓民眾利用法律可以討到相關權利的問責政府。

教育部和四川教育廳是利益相關者,教育部怕責問到他的管理職能與瀆職行為,當然願意定下基調,讓四川省教育廳在未調查之前就有了標準答案。與此同時,四川省教育廳在這次學校倒塌是特別重大的相關行政部門,他們與各級教育局和學校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是直接的利益相關者。四川省教育既是直接的核心利益相關者,那麼他們調查的公信力何在?他們怕追究自身的責任,把調查盡量往天災上推,絲毫不及人禍。這樣的調查有誰能夠信服?不只是慘死的萬千家長無法接受,就是我們這些於此利益暫時不甚相關--但這次不好好地追究,將來這樣的災難就會再度降臨萬千家庭身上--的人也難以接受這樣顛倒黑白事實。我認為此次學校大規模倒塌的事件,應該有相關的司法介入進行證據調查(應該允許第三方的介入,即在教育廳和家長之外),同時也應該民眾來起訴各級不作為的教育部門。我們應該鼓勵家長在法律框架範圍內為自己冤死的孩子討個說法,而不是利用政權的勢力高壓百姓的訴求,那樣只會激起民怨,對整個社會的良性發展沒有任何好處。

現在將四川省教育廳回答的五點(原文見附文)逐一加以駁斥,看看他們是如何胡說八道的:

一:川西地區本是地震包括強震的頻發地區,地震的短期預測的確一時難以完成,但長期預測已是一項比較完善的技術,即我們應該知道四川學校的建築強度應該遠遠高於今天四川省政府(教育廳)規定的學校預設強度。沒有達到此種強度,本身就是他們不盡責,亦可謂瀆職。學校抗震標準低,本身就是政府(教育廳)失職,相關的領導應該追究責任,死者家長也應該利用相關的法律手段起訴各級教育部門。

二:災情發生在集體上課也不是理由,二點半應該是上班時間,政府各部門也是大規模地辦公,為何政府部的死亡人數隻是學生的幾分之一都不到呢?你可以說他們是成人,自我救助能力較強。就算如此,你能說反駁學校比政府辦公樓修得差得多的事實嗎?即令學校建築有跨度大的問題,也不應該死難如此之多。你們常說的禍國殃民的軍閥如劉文輝,在當西康省主席時和短期主持四川省政時,有一條明文規定:凡是政府機關辦公樓超過學校者,一律槍斃。你可說劉不民主不自由,但在保護未成年人的生命上,他就比現今的政府做得好。

三:把豆府渣工程,用跨度大、學生集中在走廊和樓梯造成傷害,作為傷害人數的主要依據提出來,還是在強調學校建築不同於辦公樓的客觀因素。看似客觀因素裡,有多少脫辭,以及對豆腐渣工程的推委,明眼人不會看不明白。

四:倒塌的校舍使用時間過長,為何不及早修繕或更換?你如果說教育經費不足,是誰沒有給你教育經費(中國的財政富得流油)?如果給了,為何沒用好?是誰貪污了?如果你拿錢去加固和修繕了,那麼你這是典型的走過場,這樣的敷衍,也是典型的瀆職行為。無論從哪一角度來講,四川省教育廳就難辭其咎。

五:學校在抗震方面存在先天缺陷,這缺陷是誰造成的,是地震局不給你川西地區地震烈度的要求,還是建委不告知你建築抗震標準,還是你不按學校建築抗震標準(標準如果低是誰訂低的)來進行設計?既然有先天缺陷,那麼這先天缺陷是誰造成的?難道你四川省教育廳不與有辱焉,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嗎?

我認為中央政府應該重建教育部,令部長賙濟辭職以謝國人;整頓四川省教育廳相關的官員,並對直接責任人繩之以法。不然,恐怕中央政府的公信力,將會越來越低。他們的重要性是否重要到讓中央政府為他們背書的地步,我想最高當軸應該不難理解。我知道撥出蘿蔔帶出泥的道理,但帶出一些高級的泥作為解決當下急務的代價,我認為還是值得的(當然長遠來看,應該加強制度建設,進行政治改革)。如果不對教育部和四川省各級教育部門相關責任人加以處理,同時讓法律來公正解決,不能舒萬千家庭孩子冤死之痛,恐怕中央政府替他們背書不成,還成為一匹不堪重負的駱駝,誰知道壓垮你這頭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誰呢?難道壓垮你們的 "稻草"裡面就沒有萬千冤死的學生家長們嗎?

2008年5月29日8:29分於成都

附:四川省教育廳歸納校舍倒塌五點原因

2008年05月28日 南方日報

四川省教育廳對倒塌校舍做了初步調查和評估,將倒塌原因歸納為以下幾點:

一、這次地震首先是超過了預計強度,學校校舍抗震難以抵禦如此強烈的地震。

二、災情發生在上課期間,集體傷亡人數比較多。

三、學生上課時集中在教室,樓面負荷大,疏散時又集中在樓梯間,這些走廊、樓梯相對來說是建築比較薄弱的,所以造成了一定的損害。

四、根據四川省教育行政部門提交的材料,四川省倒塌的相當多的校舍建築時間比較長,校舍陳舊落後,這也是導致部分校舍垮塌的重要原因。

五、學校的建築在抗震方面本身就存在著設計方面的先天性缺陷。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