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專欄】「開放」的背後是霧鎖中國(圖)

2008-06-07 01:57 作者: 廖祖笙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廖祖笙原新浪博客瀏覽量逾150萬,於2007年4月25日突然被封刪。該博客一度每天有黑手24小時在監控和刪帖,刪帖最頻繁時一天刪帖上百次!在廖祖笙表示不想再更新這個博客之後,刪帖仍在瘋狂進行中。這是該博客被封刪前的部分刪帖通知。

  6月6日的新華網頭條新聞以《諸多"罕見之舉"勾勒中國抗災史上最開放的場面》為題,報導了汶川地震之後黨國實行的某些"開放"舉措,報導稱:"這場突如其來的大地震,造成舉世震驚的悲劇,也在無意中成為外界觀察中國開放程度的窗口。"

  "罕見之舉"、"抗災史上最開放的場面"、"空前開放"等等溢美之詞,在我看來,恰恰勾勒的不是"最開放的場面",而是鮮明地反襯出了一個霧鎖的中國。正是因為許多該有的開放在這個國家還沒有成為常態,便也有了"罕見之舉"和"空前開放"之說。

  "舉世震驚的悲劇","無意中成為外界觀察中國開放程度的窗口"--把喪事當作喜事辦的氣味又飄裊而出了。這樣的"觀察中國開放程度的窗口",對國人而言何其悲哀?對黨國而言何其難堪?"觀察中國開放程度的窗口",竟然也能安在"舉世震驚的悲劇"之上?!

  極權統治之下,越是閉關自守,越是喜歡刻意渲染"開放"。在"敏感"詞彙多如牛毛的中國,"開放"二字其實也該列入"敏感"詞彙系列,因為它太容易讓人聯想到與"開放"不符的人事。比如往古代聯想,會想到男人的腦後掛著長辮子,女人的腳上纏著裹腳布;往近處聯想,會想到當局對思想自由、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的高度禁錮,以及對異議人士的殘酷打壓......"開放"的反義詞是"封鎖"。

  網際網路上那面高高聳立的"偉大的牆",多年來把十幾億人封鎖在資訊的孤島上,使人民無法看到一枚硬幣的正反面,這大抵談不上"開放";國內不少僅只是因為說道了黨國不是的男女,長期遭受赤裸裸的迫害,有的身陷囹圄,有的以別樣形式遭罪,這大抵也談不上"開放"......心胸狹隘得連秦政、清府或也不如的黨國,不說"開放"還好,一說"開放",上帝便發笑了,人民便流淚了。

  "開放"的背後是霧鎖中國。文前提及的那篇報導,說汶川地震是一場"突如其來的大地震",這與事實不符,最起碼也是有爭議的。震前幾天,四川省政府的網站上,在對地震將至的傳聞賣力地"避謠";"從2006年三年來,天災預測專業委員會就汶川地區可能發生強震,曾經向中國地震局提出過三次中期預測,特別是2008年5月3日,陳一文親手又向中國地震局發了一份汶川地區可能發生強震的預報。據陳一文所知,還有其他人也向中國地震局提出過汶川地區可能發生強震預測"(見朱健國《專家曾明確預報汶川地震但遭到壓制--中國地球物理學會顧問陳一文再斥中國地震局說謊》)......由此,"突如其來"之說便不堪追問。強震將至,事關百姓生死,黨國漠視險情或對險情秘而不宣,這樣的"開放"作派,令人悲憤並無言。

  就在國內傳媒渲染中國"開放"的同一天,我看到自由亞洲電臺有消息說,教學樓倒塌導致280多名師生死亡的都江堰聚源中學家長就教學樓質量問題的申訴受阻,當局出動過百警察封鎖學校阻止媒體採訪,趕走外國記者;中央社有消息稱:"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今天表示,本月三日和四日兩天,中國大陸各地被拘捕的請願人士超過一千一百人,猜想可能與臨近‘六四'敏感時刻當局加強管制有關";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消息則說,"天安門母親"網站"一開通即遭中共網管封鎖"......

  再想想國內重重疊疊的新聞審查制度;想想國內熱門論壇國人發個帖子,也要經專人"把關",稍微"敏感",便不得發出;想想一個作家家破人亡,在國內竟還得被公然剝奪表達權和生存權,到現在已被封刪博客3個、網站40個......我孩子慘遭殺害了692天,其屍檢報告和傷情照片仍為"國家機密",律師完全介入不得,國內媒體噤若寒蟬,包庇殺人犯者不但至今能安之若素,還能圖謀對我進一步迫害......這世道,太"開放"了,太"和諧"了!快借張紙巾給我,好讓我擦乾了淚水,"唱支山歌給黨聽"!

  納粹黨當年在《二十五點綱領》中,也"開放"得白紙黑字寫道:"一切德意志公民應享有同等的權利和義務"、"國家必須保護母親和兒童,禁止雇佣童工"......希特勒成了元首之後,納粹黨便成了德國唯一的政黨,對本國實行一體化極權統治,並派出大量特務監控國內的評論家和異見者。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納粹黨被宣布為非法,該黨的領導者遭逮捕,並被宣判犯有危害人類罪。危害人類者,最終為人類所拋棄!

  "開放"在某種程度上是思想前衛、不受拘束的代名詞,也是檢閱統治階級是否與時俱進、貼近人民的一桿重要標尺,它絕不意味著把納粹黨的某些做法原樣搬來,強加在人民的頭上,有意製造某些恐怖的氣息,或是以某種違背法治精神的下作手段,給人民的思想和言論自由造成某種高壓或禁錮。"開放"是一種胸懷坦蕩的體現,是拒絕守舊、嚮往進步的起跑點。"開放"是一種尊重,同時也是一種高貴。

  而禁地遍佈的黨國,顯然還沒有學會尊重,學會高貴,學會以真面目示人。十分有限的"開放"背後,人們吃驚看到的,恰恰是種種可怕的倒退,而且這些倒退在一黨獨大和紅色恐怖之下,目前還得不到有效的遏制。於是,專制的屋檐之下,便也有了一邊是信息封鎖、思想專制、人權踐踏,一邊是有關"開放"的自彈自唱,有了災難深重的人民,有了可悲的霧鎖中國!

    2008-06-06(廖夢君同學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死不瞑目第692天!)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