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憤青」和小憤青的精彩對話(圖)

2008-08-03 13:48 作者: 楊森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我想我也曾屬於"憤青"一類,在"愛黨愛國"教育下長大的中國人,我們的經歷和大多數現在的年輕人不同,可在某些方面,我們的經歷又何其相似。

在上幼兒園的時候,在師無微不至的關懷下,我心中常陣陣湧出幸福的感覺:世界上還有三分之二的受苦人。我生在紅旗下,長在蜜罐裡,出生在社會主義中國,出生在首都北京,長在文革風口浪尖上的清華大學(註:我家就在清華大學校園裡),簡直幸福死了。如果我生在國外就慘了,連香蕉皮都吃不上,說不定還要當童工,受資本家的剝削呢。等我長大了一定要解放那些外國人。

年輕一點的中國人可能覺得很可笑,甚至不知道我在說什麼。但是我想說的是,我們一代一代的,很少人可以跳出共產黨的宣傳,很少人真正獨立思維過。

去年,在美國首都華盛頓,有一個臺灣來的法輪功學員在發傳單時,一個大陸來的十七、八歲的小姑娘開始痛斥她:"你是中國人嗎?你們把中國的臉都丟光了!狗不嫌家貧,家醜不可外揚。為什麼你們總在外國人面前丟我們中國的臉呢?你去過中國嗎?你們臺灣人根本不瞭解中國的情況!"她很激動,眼淚都快掉下來了。我湊上去說:"我是大陸來的,瞭解情況。他們說的都是真的。"

大陸來的小姑娘說:"他們說解放軍在天安門開槍殺學生,這怎麼可能呢?我們的軍隊怎麼會幹這種事情?這就是在造謠嘛!"我說:"89年的時候我差不多天天去天安門廣場,64早上我原來的學校就拉回了4個學生的屍體。當時你在哪兒?你怎麼知道這是在造謠?"

小姑娘的媽媽對我說:"孩子還小,你不要怪她。" 小姑娘說:"你別管,我就是要跟他們把道理說清楚。"

我說:"你們可能是來旅遊的,你現在就在美國的首都,在華盛頓。你既然來了,就瞭解瞭解這個國家,瞭解這個國家是怎麼建立起來,瞭解什麼是言論自由,信仰自由,集會自由,瞭解什麼是人權。"

小姑娘說:"我們國家窮,教育落後,我們首先要考慮的生存權,然後再談人權。"

我說:"美國200多年前比現在的中國窮多了,也落後多了。為什麼美國可以做到,我們就不行?"

小姑娘說:"我們的國情不同。中國有林肯嗎?有華盛頓嗎?如果沒有這樣的偉人,我們怎麼可以和美國比呢?"

我說:"剛才,你作為中國人還挺自豪的,怎麼一下就看不起中國人了?你怎麼知道中國就出不了偉人?如果林肯、華盛頓真的出生在中國,現在說不定已經被抓起來了,可能現在正在勞教所做皮鞋呢。"

小姑娘若有所思。她的媽媽說:"她還小,很多事情不知道。"說完就拉著她走了。

我心裏挺難受的:挺純潔、漂亮的小孩子,怎麼沒有自己的思想,滿腦子都是別人強加的宣傳?

第一次看到死人

在文革中,武鬥是非常普遍的。當時在清華,主要有兩派在打,"老團"和"老四"。("井崗山兵團和414總部)。有的時候,拖拉機都用上了。學生們在房頂上用自行車輪胎做得繃弓子可以把石頭彈射得很遠。有一次"二教"房頂都被燃燒彈點著了。我經常看到學生們用長矛練習刺殺,我也跟著學。

在我們家附近是老團的地盤。有一天我看到他們抓到了一個老四,滿嘴是血。原來老團為了讓老四"特務"招供,用老虎鉗把他的牙都拔下來了。好慘!

有一天,我看到很多人到員工食堂開會,我就跑進去了。結果發現那是個追悼會。在桌子上躺著兩位"烈士"的屍體:許恭生和段洪水。第一次看到死人。後來知道,許恭生是冶金系學生,在1968年5月30日武鬥中,被"四一四總部"用長矛亂刺致死。段洪水是修建隊工人,被" 四一四總部"的長矛刺中,從樓側面的爬梯掉下來摔死了。

現在中國是不提倡武鬥了,可是仇恨的宣傳可是必不可少?中共總是在不同時期找一個讓大家仇恨的對象,所以群眾運動到現在也沒有退出歷史舞臺:過去有反右、文革、反擊右傾翻案風、反資產階級自由化、反蘇、反美;現在有反日、反美、支持伊拉克、讓外國人道歉、反法輪功、抵製法貨、鎮壓西藏喇嘛等等。

當我們恨誰的時候,我們是不是要想一想,他們有沒有傷害我們?是我們真的恨,還是黨讓我們恨?

在法拉盛,當一群人圍攻毆打法輪功學員的時候,你們想過沒有:他們招你惹你了嗎?他們的理念、他們的信仰和你有什麼關係?

真正的愛國

在四月份,當人權聖火傳到維斯康新州的麥迪遜時,中共領館組織了大批學生去幹擾。他們在沒有許可的情況下,他們用紅旗和奧運旗子把會場團團圍住。我跟幾個學生聊了很久。我問他們,你們知道你們在做什麼嗎?不要利用美國的自由來破壞這個自由,最後吃虧的是你們自己。

提到對法輪功人權迫害,這些學生就說:哪兒都一樣,美國也有迫害人權的事,美國警察還打人呢!

中共灌輸的邏輯是:你說我有錯,可你也犯過錯,所以你沒有資格者指責我,所以我可以幹壞事而不受指責,所以我還可以繼續幹壞事。這叫什麼鳥邏輯?!犯過錯就不能告訴別人什麼是對嗎?世界上就沒有道理可講了嗎?誰沒犯過錯?父母、老師犯過錯就不能教育孩子了嗎?

在哪兒都有不公,自古以來都是這樣的,這不屬於體制問題。任何國家都不可能保證沒有刑事案件出現。問題是政府提倡什麼,是抑惡揚善,還是抑善揚惡?能知道對錯,多做好事,少做壞事才對。利用政權迫害自己的人民,這就是中共最大的罪行。

中共歷來批判美國的自由和人權。可在這個自由的國度,他們卻阻止別人行使自己的權利。

在美國,中共"太子"們可以駕著跑車呼嘯而來。揮舞著五星紅旗,唱著中國國歌和"團結就是力量",抗議CNN的"錯誤"報導。

我們設想一下:如果有一天,有幾百個美國人,在北京新華社的門口,揮舞著星條旗,唱著美國國歌,要求新華社道歉。中國警察在頭一天批准了抗議的許可,並派出警力確保抗議者的人身安全。我們的憤青們會怎樣反應?

這些學生說:"共產黨沒有了,中國怎麼辦?歷史證明,只有共產黨才能把中國從戰後的一片廢墟中建立起來。沒有共產黨行嗎?"

我問他們:"南、北朝鮮都是在戰後的一片廢墟中建立起來的,你覺得沒有共產黨行不行?" "東德、西德都是在戰後的一片廢墟中建立起來的,你看哪一個好?""日本戰後也是一片廢墟,沒有共產黨照樣沒問題。如果沒有幾十年中共的瞎折騰,現在中國會非常好。"

我們每個人都覺得自己聰明,我們每個人都覺得比自己的父輩知道得多,所以不會被欺騙。可是幾十年來,中共的欺騙手段一樣,只是內容不同。如果憤青們真的愛國,就應當反思一下,哪些是我們真正的思想,哪些是別人強加給我們的?我真是為這些留學生惋惜,他們有著研究生的學歷,卻被幼兒園量級的謊言給蒙住了。

什麼是愛國?我是這樣看的:

廢除人治,建立法制,讓中國人能享受言論自由、集會自由、宗教自由和爭取幸福的權利才是真正的愛國;

恢復傳統的中國文化,恢復歷史的本來面目,恢復中國人的道德水準才是真正的愛國;

驅逐西來幽靈的侵蝕,洗清共黨邪靈強加給我們的根深蒂固的意識和觀念才是真正的愛國;

退出中共及其的一切相關組織,徹底擺脫中共給中華民族帶來的苦難才是真正的愛國!

2008年8月2日


「老憤青」和小憤青的精彩對話

老憤青談愛國

在芝加哥四千萬退出中共黨、團、隊慶祝會上的演講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