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國看殺雞,悟出美國的人道


美國人很是講究人道的,雖然耗費了世界上30%的肉食,卻對動物宰殺有著很嚴格的人道要求。美國1958年通過[動物屠宰人道法][Humane Slaughter Act (HSA)]以保證動物在被屠宰時不痛苦。就像對待實行注射死的犯人,先要注射麻醉劑使其昏迷一樣,動物在被屠宰之前,也要求其處在昏迷狀態,使它們在無知覺中被宰殺。屠宰也因此被一般劃分成兩個階段: 擊昏(stunning)和宰殺(exsanguination)

由於動物大小不一,擊昏的處理方式也不一樣: 牛一般是被電擊槍發出的瞬時高壓電火花擊昏,這個工作需要很高的技術,槍要準確的對著牛的右腦,距離差一點或時間短一點,都不會造成牛的完全昏迷。所以幹這活的同志都至少是8級技工,屬於高薪階層; 羊和豬則是直接用高壓電,在豬羊頭的兩側,一邊放置一個電極,接通電源,電流就會流過大腦, 造成動物失去知覺。"動物失去知覺"的判斷標準是: 舌頭要耷拉。由於這個標準很難準確的衡量,產生許多問題。為了節約成本,屠宰場盡量用最低的電壓,造成牲畜在宰殺時沒有完全昏迷,從而引發愛動物組織的不滿和抗議。

被擊昏的牲畜然後被頭朝下的吊到傳送帶上,流水線的盡頭放置了一個對準牲畜咽喉的電鋸。一到那裡,牲畜的喉嚨就被割開,血就一噴而下。很多國人來到美國,都說美國肉不好吃是由於未放血的緣故,其實是個誤解。一點兒血不放的肉極其惡臭,是根本無法下嚥的。美國肉不好吃的真正原因是與美國的大規模,工業化飼養有關,為了經濟效益, 豬牛羊吃的都是強化後的飼料,吃了睡,睡了吃,肉質自然比不上中國的家養牲畜了。 當然,屠宰第一步的電擊也會使牲畜發生一些痙亂, 可能造成肉質贏一些, 血會出來的少一些,但由此產生的差別,是只有美食家才能品嚐出來的。

前兩年,我到過IOWA的一個家禽屠宰場,通過和美國工人聊天,對屠宰家禽的工作很有瞭解,下面我就講一講這次采風: 每天成千上萬的家禽被運來。先放到一個叫"holding dock"的地方,為了防治家禽窒息,房頂上好幾個巨大的排風扇。在這個地方,雞一般要呆上一天,不給雞吃飼料的,這樣做有兩個好處: 一是省錢,每年這個廠要宰殺上千萬的家禽,節省它們的最後一餐,真是可以省不少的; 另外一個原因是為了處理雞內臟方便,降低環境污染: 不讓雞吃飯,屠宰後,雞的肚子裡自然就沒有那麼多糞便了。

時間一到,劊子手(live hanger)就把這些雞頭朝下掛到移動的金屬架子上。到這時候, 雞就算上了電椅子啦,不知是有預感,還是倒著看世界不舒服,雞翅亂抖,雞嘴亂叫,真是亂的要命,所以工人都是帶著耳塞工作。有時候,由於屠殺量太大或工作線上有些小毛病需要暫停,待宰的家禽就受了大罪嘍: 頭朝下吊上半個小時。雞還好一些; 要是火雞, 由於太重,在這個階段有好多就已經暈過去了。然後通過一個通電的水槽(trough),這個水槽的高度設計的正好可以淹沒雞的脖子,使用的電壓同樣不是為了殺死,而是為了擊昏雞。過了這道關,生產線就安靜多了,亂扑噠的雞絕大多數都已經被擊昏,徹底癱瘓了,肌肉很放鬆,使後來的脫毛很方便。但也有例外,有個別雞很不老實,在過電擊水槽時身子亂扭,並沒有電擊,但這個小聰明卻耍的很不是時候,接下來,這清醒的它要受巨大的罪。

下面就是屠宰了。和豬牛羊一樣, 家禽也是割脖子(neck-cutting)。 最標準,最仁慈的方法是同時砍斷脖子上的兩條頸動脈,這樣就可以徹底切斷大腦的氧氣供應,使大腦因缺氧而迅速 死亡。 但由於頸動脈一般都埋在肌肉裡,特別是火雞的頸動脈,埋的更深,機器很難做到一刀斃命的水準。所以有很多被屠宰的家禽是只砍斷一條頸動脈的,這樣它的死亡時間就會變長。1984年,美國和英國政府應一些愛動物組織的強烈要求,增加了監斬官(manual backup)。 對未死的雞再來一刀,防治活受罪。對火雞則完全改成人工斬殺了。

割斷脖子的雞掛在架子上幾分鐘的時間,讓血留乾淨。成千上萬個雞的血也是很壯觀的,像一條血河! 放完血,雞就被扔進滾燙的水裡,開始拔毛了。最聰明的雞可以扭身躲過電擊,可以擰頭閃過快刀,這時候卻是再也逃不掉了,也最慘。大腦清醒的被開水燙,活拔毛呵!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