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油詩妙趣橫生(上)

2008-10-26 14:26 作者: 錢瑞斌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打油詩是舊體詩的一種,妙在直陳其事、直抒胸意,趣在俚語本色、俗話鑄就。

據說從前有個不孝之子,把生父關著鎖著,且吃糠咽菜,兒子自己則盡吃山珍海味。這事被老人隔窗看到了,觸景生情,就吟出了《明日他兒餓我兒》的打油詩:

隔窗望見兒餵兒,想起當年我餵兒;

今日我兒來餓我,明日他兒餓我兒。

其諷刺口氣,有著震耳欲聾的警世作用。

清代詩人袁枚在他的《隨園詩話》裡記著類似的故事,說的是,有一箍桶匠對兒子十分疼愛,怎奈年老體弱不能自食其力後,其子經常讓他餓肚子,而把好的餵給自己的兒子吃。箍桶匠無限感慨在心頭,於是哼出了與《明日他兒餓我兒》完全相反的《莫教孫兒餓我兒》的打油詩:

曾記當年養我兒,我兒今又養孫兒;

我兒餓我憑他餓,莫教孫兒餓我兒。

可憐天下父母心,無怨無悔,這裡,慈父的形象躍然於紙上。

記得那個曾經當過和尚的布衣皇帝朱元璋,登基稱帝時,吟過一首《金雞報曉》的打油詩,其詩道:

雞叫一聲撅一撅,雞叫兩聲撅兩撅;

三聲喚出扶桑來,掃退殘星與曉月。

俗不可耐卻又不同凡響的口氣,讓文武百官們著實吃了一驚,統統地伏在階前,撅著屁股直呼:「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打油詩也有格調清新的高雅之作。清朝年間的陝甘總督楊遇春,一日遊歷臥佛寺,面對睡態可掬的臥佛左瞧右看,當即吟詩一首,曰:

你倒睡得好,一睡萬事了;

我若陪你睡,江山誰人保。

此詩,調侃之情,溢於言表。

坊間有戶新婚人家,洞房時,賓客們硬逼新娘以新婚有感為題作詩吟詩。新娘未被難倒,隨即口佔一首:

謝天謝地謝諸君,我本無才哪會吟?

曾記唐人詩一句,春宵一刻值千金。

話音才落,眾賓客哄然大笑:「新娘子想要睡覺啦,我們走哇!」其間,原本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意思,被直白的詩句提升到了既可神通又可語達的境地,真個是「不典不經格外文章圈外句,似雅似俗別樣詩詞一樣情」。

毛澤東戲稱為「喬老爺」的中國外交部已故前副部長喬冠華,他的一首打油詩更應該說一下,它先有三句:

八重櫻下廖公子,五月花中韓大哥;歡歡喜喜詹金斯,......

此詩的背景是中美、中日建交之後。第一句,指的是正值當年八重櫻盛開的季節,「廖承志」率領代表團訪問日本。而在地球的另一端,「韓敘」此時也在華盛頓商談建立聯絡處之事,他下榻的旅館名為「五月花」,「五月花中韓大哥」即指此。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