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直擊—金融風暴下的韓國


經濟泡沫下的驕傲與彷徨─曾在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中被迫接受國際貨幣基金「拯救」的韓國,最近由於金融風暴襲擊,匯價已經重回10年前的低檔,外界紛紛臆測,韓國是否會再一次面臨破產的危機,成為下一個冰島?

外匯存底只有中國的八分之一,外債金額卻與中國相差無幾的韓國,由於勇於舉債,曾讓它從破產中迅速站起,創造出令韓國人都感到驕傲的經濟奇蹟,但諷刺的,也讓它成為這波金融風暴中意外的受難者。

韓國,這個曾經因為自信而偉大,也因為過度自信而受傷的國家,正面臨另一個信心的重大危機。

週日上午,記者抵達韓國仁川機場,這座完全由填海造陸得來的機場,佔地五千六百公頃,為了妝點代表國家形象的重要門面,韓國政府可是煞費苦心,花了六十億美元興建。啟用六年後,就獲得瑞士日內瓦的國際機場協會選為「全球服務最佳機場」。

但今天,在這全球最佳機場的入境大廳裡,人潮卻稀稀落落。

「韓國的旅行社,今年已經倒了六二二家,這還是八月底的數據而已,最近兩個月的情況,恐怕還會更慘。」臺灣駐韓代表處觀光組長王仁德說。

完美的機場、稀落的人潮,從踏入國境的這一刻起,記者就嗅到韓國這股低蕩不尋常的氣氛。

好強、好勝、好面子

週日晚間,前往首爾著名的明洞購物街,一反仁川機場的冷清景致,在這裡,往來人潮倒是絡繹不絕,沿途的商家連聲叫賣「一件衣服一萬韓元!」熱鬧的景象就好像百貨公司舉行週年慶一樣。完全感覺不出這裡就是各國媒體近來大肆報導,恐怕會是亞洲第一個宣布破產的國家。

「這就是韓國的民族性!」王仁德派駐在韓國八年了,問他對韓國人民的最大印象,「好強、好勝、好面子!」他幾乎是以直覺反應的速度脫口而出。「這個民族,無論面對多大的困難,都會想辦法讓自己看來從容、甚至強悍。」

「為達目標,韓國人可以不顧一切豁出去!」曾經留學南韓、目前擔任拓墣產業研究所項目研究中心協理的李修瑩,就曾深切感受韓國政府的「霸氣」。

她舉例,先前政府部門規定要達到全面「節能減碳」目標,要求每位進入大樓的人,只要是到四層樓以內的樓層,全都必須走路、不可搭乘電梯。結果沒想到,她真的親眼見到每位官員乖乖照做,即使連客人也必須嚴格遵守規定,不能例外,讓她一度走到兩腿發軟。

王仁德也舉了一個市井層面的類似案例,「有聽過這個傳說吧!當女兒大學畢業時,很多韓國媽媽會準備一大筆錢,讓女兒去做整形美容。偷偷告訴妳,這個傳言是千真萬確的!」據他瞭解,很多家庭為了能讓孩子不至於輸在外型,甚至願意舉債籌措「子女美容基金」。

靠霸氣復甦,也因霸氣而崩壞

靠著霸氣與不顧一切的執行力,韓國在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瀕臨破產之後,只用不到四年的時間,就還清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支借款項,比原訂時程提早了兩年八個月。

然而,這股霸氣象是一把兩刃劍,揮舞得宜自然所向披靡,但若霸氣凌人失了控,結果就成了過度自信。尤其,當失控的是政府,霸氣的劍揮得更猛,所造成的傷害,也就更難彌平。

「其實,韓國的企業多半不會亂搞,亂搞的是政府。」日盛亞洲星鑽基金經理人楊國昌提出他的觀察。他表示,很多海外債券基金都持有韓國發展銀行所發行的債券商品,從這裡,就能看出韓國政府的勇於舉債。而外債問題,正是這次韓國再度瀕臨破產的最終導火線。

八月,韓國外債金額接近四二○○億美元,這個金額,只比中國大陸少了不到一百億美元,然而,若是要比外匯存底,韓國不到二四○○億美元,中國大陸則已達到一.九兆美元之譜。數字比較之下,明顯的,韓國舉債的豪情霸氣,的確已經失去控制。

楊國昌說,「在過去,韓國靠著對外舉債,快速發展自己的內需、基礎建設,扶植了世界一級的製造業與造船廠。」這就像是政府在高槓桿操作投資,全球經濟局勢若好,韓國的成長速度自然就更有高槓桿的倍速成長。「然而,一旦經濟局勢逆轉,高槓桿的問題很快就會浮上台面。」

外債問題是導火線,而看見導火線,並且狠狠點上一把惡火的,就是投機客。楊國昌解釋,韓國外債偏高不是新聞,從外匯存底與短期外債的結構來看,韓國本來或許會有機會悄悄度過短期資金吃緊的窘境。「可惜,放空韓元的投機客真的太多了,韓元一路貶值,也就等於一路打壓韓國的償債能力。」

「這就像是一種惡性循環!」韓國ING資產管理公司投資長鄭潤植,解釋了韓元遭到投機客攻擊之後的連鎖加乘貶值效應。他表示,韓國企業在國外本來也有大量的美元存款,只要願意匯回,不難在匯率急貶之中力挽狂瀾,不過,韓國企業一方面為了避險作用,另一方面則惟恐美元短缺,造成對外貿易困難,所以只好緊抱美元不放。「種種因素加起來,自然又對韓元造成另一層的下跌壓力。」

救匯率,決勝點在信心

情況發展至此,韓國危機,已從外債危機的本質,演變成為一場貨幣戰爭,而這場戰爭的決勝點,就在於「信心」。有信心,就能引動資金回流,扼止韓元跌勢,至少,能讓外債問題重新回到那個勉強過關的原始起點。

今年三十五歲的高泰吉(譯音),現於首爾市中心擔任當地知名The Face Shop彩妝品牌店長,對於韓元貶值的誇張程度,他有深刻體會。

「去年冬天跑去中國玩了一趟,當時只需大約一百萬韓元即可打發,但現在,相同的套裝行程,卻需要花費二百萬韓元才夠。」差距之大,讓他乾脆直接打消出國的念頭,留在國內認真工作就好。

只不過,話鋒一轉,高泰吉這會兒卻又說起韓元貶值對這個國家的好處:「由於韓元貶值,反而使得最近有愈來愈多來自日本、歐美,到此撿便宜的觀光客,他們對於業績提升的幫助很大。」言談間,高泰吉就和大多數韓國人的想法一樣,透露出對自己國家的強烈信心,「我想,韓國只是短期景氣不佳,絕不會那麼容易倒閉的!」
出口意外衰退,質疑聲浪難抑
就在這趟談話正要結束前,自信的店長卻又急著對記者補充說:「可不可以請你不要把韓國寫得太差,這個國家,真的不像外界講得那樣糟糕。寫得不好,我怕大家對這裡會更沒信心。」

從民間到政府,韓國人正在全力爭取世人的信心。

臺北時間十月二十三日晚間七點,在德意志銀行的安排邀請之下,韓國財政部發言人與全球各地投資法人,進行了一小時的電話聯機說明會。根據國內某位參與聯機的投信基金經理人指出,韓國官員對於近來各界疑慮均有完整回答,「明顯感受他們急於挽回各界信心的企圖,可惜,有些問題的答案,反倒讓人更加憂心...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