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維光:我們維護的究竟是什麼?

2008-11-03 08:52 作者: 仲維光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德意志電臺》"報導"中譯文按語

在反抗極權主義的歷史中,時下這場有關《德國之聲》問題的爭論和對抗,可以說是自從七七憲章以來,被極權主義奴役的民眾在東方和西方反抗極權主義及其意識形態最重要的一個事件。

歷史學家稱二十世紀是極權主義的世紀。人們本來以為八九年東歐集團的崩潰預示著極權主義和共產黨在世界歷史上的徹底失敗,然而,九一一事件,以及近年來中國共產黨一再顯示出在環境、經濟、道德,以及政治上對世界的侵蝕和威脅,使得人們再次認識到,極權主義對人類的威脅並沒有過去。

這本來並不是什麼秘密,因為極權主義是西方文化、基督教文化的一種畸形產物,所以只要是在"現代化",也就是工業化、西方化,它的危險就永遠會伴隨。

正是基於這樣一種背景,在東方極權主義專制下的民眾反抗極權主義,面臨的永遠是多重的鎮壓和封鎖。這就是

一、從西方引入的極權主義的共產黨思想、組織和制度和現代化的鎮壓武器;

二、這個來自西方的東方"共產黨"在西方有著天然的血緣相親的盟友(左翼黨團、知識份子);

三、共產黨政府用民眾的血汗,以金錢和物質在西方扶植的親共政客、文人(各黨派中的掮客、幫閑的記者、漢學家),也就是俗稱的"第五縱隊"。

這種現象不是今天才有的,相反從共產黨極權主義誕生那一天起,在上個世紀的二十年代、三十年代就存在。這種現象到了七十年代,由於民眾反抗極權主義力量的增長,在七七憲章之後,表現尤為突出。

歷史為我們留下了驚人相似的記錄。在時下的這場爭論中,我們今天居然可以一字不改地引用當年波蘭著名的持不同政見知識份子米希內克(Adam Michnik)一九七七年在監獄中向西德社會所作的公開呼籲:

"如果他們不想把他們如此高聲讚揚的那種'自由的社會主義'綱領變成自己的政治漫畫,如果西歐的社會主義的確是想實現自由的社會,那麼他們就能夠看到,東歐的極權主義制度對於這個綱領來說是一個巨大的危險。且不說道德、意識形態等所有其它方面,單從這點就已經允許我向德國左翼的民主黨人呼籲,讓你們的聲音成為我們的保護!......這種聲音在過去曾經多次打開監獄的大門,迫使極權主義政府讓步屈服。不要害怕你們的聲音會傷害到緩和!因為只要作為你們根本基礎的人權不被尊重,緩和就是不可能的。我還清楚地記得,德國作家海因裡希·伯爾(Heinrich Boell)對我所說的,'你們是在為歐洲真正的緩和而鬥爭'。"(米希內克,《從監獄中發出的信》,1977,第470頁,Reinbek)

然而,歷史也有不盡相似的地方:那就是在產生過兩個極權主義的德國,民主制度和民主文化的日益發展和成熟,知識界空氣在變化。下面這個德意志電臺最近、最清醒的分析報導節目,以及德國五十九人作家團和德國流亡作家協會的聲明,使我們看到,哈威爾和米希內克沒有我們這麼運氣。現在已經不是七十年代,德國知識界、媒體清楚地看到在原則、價值和方法上,雙方的根本分歧。

這個圖像一經釐清,我們必勝也就是順理成章的事了。因為是我們,站在共產黨極權的對面。

在人類歷史上,還不曾有過為專制塗脂抹粉者能有好結果,更何況那些吃了專制政府的飯,為虎作倀、助紂為虐者!

這就是這場爭論在歷史上的最根本的意義。就是因為這一點,桑德施奈德(Eberhard Sandschneider)最後在德意志電臺採訪中說的那段話,完全錯了。他不加掩飾的實用主義態度,傲慢無恥得令人驚愕!因為中國的異議人士、維權人士,正如同米希內克和伯爾所說,不僅在爭取自己的人權和自由,也在保衛德國、歐洲的價值和制度,乃至一般的社會生活!說到底,我們在保衛你們的最根本的利益!

2008-11-1德國

令人生疑的幫閑傳媒

--德國之聲中文部的新聞報導遭到批評

(德國廣播電臺《今日文化》節目,2008年10月27日,17:35)

弗蘭克·海森蘭德 (還學文 譯)

對於西藏和奧運會,德國之聲的德文報導和中文報導顯然不同,有時竟南轅北轍、令人不得不一再追問,是不是中文部報導是有傾向性的?

將德國之聲中文網頁關於西藏和奧運會的新聞報導翻譯後,就看到它和德國之聲德文報導的差異有多大。這種差異會使人以為這是兩家彼此對立的媒體。不必是異議人士也能看出:中文部的新聞報導具有強烈的社會主義國家和共產黨宣傳的腔調。

例如:

德文網頁上的"藏人的抗議",到了中文網頁上就成了"暴力騷亂!";德文的"示威遊行者"到了中文網頁變成了要用武力"平定"的"分裂主義分子"。

中文網頁編輯部喜歡毫無保留地大段援引中國報紙的宣傳,例如它要求"清醒地認識到那些藏獨分裂主義分子的破壞性,高舉社會穩定的大旗,與一切陰謀分裂的企圖做堅決的鬥爭"。

德國之聲德文與中文報導之間的差異有時竟會如此怪異。例如德文網頁報導德國議會人權委員會主席赫爾塔·多伊布勒·格梅林要求中國"在奧運結束之後,仍然要將人權繼續提在日程之上",在同一天的中文網頁上卻被修飾為"中國在人權方面取得了巨大進展,我反對對中國指手劃腳"。

德國之聲中文部的編輯們,這樣稱呼他們是因為中文網頁上的文章經常不具名,而代之以集體署名"德國之聲中文部",他們激烈抨擊德國總理邁克爾夫人,卻把漢堡左派議會黨團的漢堡公民運動議員施奈德吹捧為英勇的異議份子,因為她敢把達賴喇嘛比成霍梅尼。在中文網上人們讀到,"左派議員把達賴喇嘛比成霍梅尼,引發了抗議的聲浪......由此......可以看出,公眾輿論......要求支持達賴喇嘛和藏人。雖然也有不同意見,但都不願意公開地表達出來,因為這對當事人將意謂著巨大的不幸"。德國之聲中文部的編輯預設,對非主流的不同意見,在德國是以壓制來懲罰的。

德國之聲的中文網頁上還有不實報導。例如七月24日的一篇文章稱德國基督教會主席響亮地支持中國,"德國主教大呼:對中國的待遇不公平!......當德國公眾大都習慣了媒體上中國的負面形象之時,從德國宗教界人們聽到了另一種聲音。德國兩大教會之一,福音新教傳教會主席主教普綏辛(Psychen)批評德國媒體對中國的報導。......"首先,不是主教,而是女主教,瑪麗亞·耶普森(Jepsen)。她也不是所謂"兩大教會之一"的主席,而只是福音新教的傳教會,它的海外傳教組織的主席。該文給人以德國基督教會反對媒體、為中國說話的印象,是不真實的。除去個別不同的聲音,事實正好相反。

中文網頁援引德國內政部長紹伊布勒如下:"人們不能指望,奧運會後,我們德國人認為正確的政治理想能夠應用到全世界。同時我們也必須瞭解,地球上其他地方的人民並沒有義務承認,凡是德國的自然就是好的。更何況我們對自己這裡的事情也不都是完全滿意的。因此,以為通過奧運會可以把歐洲民主政治和法治國家的理念用歐洲的標準向中國輸出的想法,出發點就是錯誤的,這種觀念也不符合奧林匹克精神。德國內政部長真是這麼說的,還是又被片面地譯成如此?以中文部的德國主管的中文程度,根據異議人士,難以對中文節目進行有效的監督。

異議人士的說法是有道理的,寫共產黨文章的人必是共產黨。關於8個負責任的中文部編輯,坊間流傳著一份材料,指出他們和中共的關係:"八九年六四期間......中國大使館一秘的太太"、"中國外交部部門主管的太太"、"國務院貿易促進委員會副主任的女兒"、"中國大使館參贊的女兒"、......

可以理解,國內外異議人士最近發起的三封聯名公開信中要求,在德國之聲中文部僱員中,共產黨和民主人士的比例至少要達到一個平衡,以保障和提升中文部新聞報導的水準。畢竟,德國之聲伊朗部僱員基本上也不儘是毛拉和他們的女人。

社會民主黨議員威菲爾施皮茨指出,德國對外廣播無論如何必須防止淪為幫閑傳媒的嫌疑。"這樣設想一下是有益的:當我們面對一個極權性質的國家,卻採取一種自我控制的新聞政策的話,那麼我們真的可以關門大吉了。......要是這樣的話,那就真是一樁大醜聞,公共法人大眾傳播體系的一樁大醜聞。......如果這些指控確有根據,我確信,我們必須要進行嚴肅的調查,並據此對德國之聲中文部做出應有的人事調整。"

德國之聲中文部的友好和支持者們,例如作為中國問題專家在那裡經常被採訪和援引的德國外交政治協會的埃爾伯哈德·桑德施奈德希望達到的,則恰恰相反。為了避免中國方面的負面反應,這些人要求為引發這一場關於德國之聲大辯論的張丹紅復職。"對於一個在德國的中國記者這種行政處罰的做法,對於某些人恰是推波助瀾,而那些人在中國所企圖的,和我們在中國所要的東西不一樣。......在政治上首先我希望,迅速地、斷然地結束這件事,向中國表明,我們所批評中國的那些東西,例如新聞檢查、例如因為對國家不利的報導而職業生涯受到限制,在我們這裡不會發生"。

最近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這場討論已波及到德國之聲中文部的日常工作。因中國食品安全一書而世界知名的作者周勍先生最近謝絕了德國之聲的採訪,他要求德國之聲首先必須要面對提出的指控進行嚴肅的調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