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急營救"當代孟嘗"企業家於溟!(一)(圖)

2008-11-11 13:10 作者: 屠龍 孟圓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企業家於溟
企業家於溟

一件讓中共想起來就後怕的事

2008年被中共稱為奧運年,為了完成這個最大的面子工程和政治任務,不僅花了大量的勞動人民的血汗錢,隱瞞"毒奶"事件,坑害中國老百姓,更是使盡了政治運動中的迫害手段。連國外的記者、遊客都領教了中共的高壓政策。中共力圖掩蓋社會問題,壓制百姓呼聲。可就在奧運會期間,瀋陽馬三家勞教所的一件事情"震動了中央",讓中共的頭子們又驚又怕--2008年8月11日,在馬三家被打得遍體鱗傷的法輪功學員崔德軍和另一名普通勞教人員失蹤了!

據瞭解那名普教在被關押期間和法輪功學員朝夕相處讓他體會到法輪大法的美好,他摒棄了自己曾經的惡習,冒著危險毅然開始在馬三家勞教所修煉法輪大法。他們兩個人和其他幾名法輪功學員都被迫害的慘不忍睹。如果被奧運期間來訪的記者看見,肯定會變成世界各大媒體的頭條新聞。為此,在中共頭子們的死命下,瀋陽進行了多日的大搜捕。

據馬三家的警察透露,這次事件被中共定為"嚴重事故",至少有七個警察被"扒了警服"(開除),兩名副所長在這次"事故"中被中共頭子"處理"。不過為了掩人耳目,中共嚴密封鎖消息,就連馬三家的警察都不清楚那些警察被處理的真正原因。

瀋陽馬三家勞教所臭名昭著,是中共迫害法輪功和異議人士的主要的暴力機關之一。法輪功學員於溟被關押在那裡已經一年多了,在這期間,他歷經迫害,勞教所為了把他和其他法輪功學員隔離,把他關在勞教所的醫院。由於到醫護室的都是被迫害的奄奄一息的人所以那裡看守的不太嚴。經過長時間的觀察於溟想了一些辦法可以利用醫院的環境逃出去。如果這件事於溟自己做,他一定能夠安全出走,獲得自由,可他沒有這樣做,因為他碰到了被迫害的更嚴重的其他同修們,還有那位新修煉的普教。

他深知只要有人用這個辦法出走,勞教所發現就會封死這條路,後面的人就會失去逃脫險境的機會。他想法輪大法要求修煉人要先他後我,事事為別人著想,決定把逃走的機會讓給受傷最重的同修崔德軍和剛剛開始修煉的那位普教。於溟把出走的方法告訴了他們。並把自己家的地址告訴了他們,讓他們出去後可以先到自己家裡落腳。為了不引起警察對自己家的注意,於溟沒有和他們一起逃走!11日出走十分順利,可是因為這兩位法輪功學員傷勢過重,到了於溟的家後就無法再轉移到更安全的地方。

中共當局得知此消息,馬上國家安全部、北京公安局國保支隊、遼寧省公安廳齊上陣,瘋了一樣的抓人,8月14日晚,崔德軍的妻嫂被非法綁架,8月15日,他的四哥、四嫂及他們店裡的一個店員也被綁架,崔德軍的老丈人不煉功,警察們把他當做"突破口",常常上門騷擾威逼利誘。

於溟的妻子馬麗是於溟的賢內助,她不顧危險,盡心照顧著躺在床上的崔德軍和那位剛得法的新學員。她家裡還是太危險了,她希望他們能快些康復,回到自由的生活中去。

通過各種渠道,中共的警察們很快瞭解到於溟家中有兩個陌生的病人。遼寧省公安廳的趙 "部長"在現場指揮,警察們像溜門撬鎖的小偷一樣從陽台上爬進了於溟家。當時,馬麗,十歲的女兒真真和馬麗的母親在家,她的外甥來家裡串門。經過幾天的修養,崔德軍和新學員剛能在床上坐起來,這些警察衝進來就用衣服蒙住他們兩個的頭猛打,那位新學員被打得眼球從眼眶中彈出,造成他們再次重傷昏迷。這幫警察似乎還不過癮,回手給在邊上驚恐萬狀的真真一個嘴巴,還對馬麗的小外甥拳腳相加。馬麗年邁的母親從來沒有見過這個陣式,被嚇得說不出話來。

警察們把馬麗和那兩位學員架上了警車帶走,兩傷員至今下落不明。他們鬧的動靜太大了,引得很多來百姓前來圍觀。警察們為了掩人耳目,對街坊鄰居們說"她家窩藏吸毒犯"。 人被再次抓回後,馬三家自己掏出10萬元"犒勞"到於溟家抓人、打人的北京、遼寧省廳那幾個惡警。

在奧運期間,法輪功學員從中共的"模範單位"馬三家勞教所出走成功,對中共當局來講是"天大"的事情。遼寧省委書記陳政高親自在"處理主謀"於溟的決定上簽字,要從嚴處理。於溟被秘密轉押在一個戒備森嚴的地方,據說這裡以前是關押腐敗市長穆綏新的地方。於溟被綁老虎凳,被打的渾身是傷,生命垂危,身體都變了形。

原定2008年9月2日於溟兩年半的非法勞教到期,馬三家勞教所要給他加期兩個月。可中共的頭子們比馬三家勞教所更黑,說兩個月延期"處理太輕"了,要加到非法延期一年。"十一"期間,它們秘密把於溟轉押到撫順羅臺山莊洗腦班,"十一"後,又把於溟轉押回馬三家二大隊,並拒絕包括家屬在內的任何人接見。

警察實在查不出馬麗和這次出走有什麼關係,才暫時把她放回家。公安多次騷擾她。中共害怕對於溟的迫害被曝光,威脅馬麗說她是被"取保候審"的,所以要"老實點"!於溟被迫害的消息被曝光後,他們逼問馬麗是誰向外界透露了於溟的消息,還無恥的要求她不管有哪位法輪功學員來瞭解於溟的消息,馬麗都得向公安報告!至今,於溟家樓下、馬麗姐姐家的飯店(馬麗在那裡幫忙打工)有特務24小時在蹲坑監視,曾有於溟的朋友到該飯店打聽馬麗的消息,剛剛說了幾句就有便衣圍了上來,同修幾經周折才擺脫跟蹤。

於溟是誰呢,為什麼中共在八九年敢於在街頭用坦克押學生,奧運前敢於公然向藏民開槍,卻對身陷囹圄的於溟如此懼怕,以至於迫害他都要藏著掖著呢?

瀋陽企業界的"孟嘗君"

於溟,男,1973年出生,是瀋陽五愛街天馬服裝廠的廠主,他學歷不高,但對服裝業卻眼光獨到,十分有頭腦。1997年7月,於溟開始學習並修煉李洪志先生傳授的法輪大法。自從修煉法輪大法後,他不僅待人真誠,仗義疏財,脾氣也越來越溫和,在生意圈中,他信譽好,人們都願意從他那裡訂貨。

企業家於溟
這棟樓的整個三層是於溟以前的天馬服裝廠

在1989年中共鎮壓六四民主運動後,江澤民上臺,為了坐穩頭把交椅、籠絡中共各方勢力,他放手讓中共官員腐敗。很多中共的官員變賣國家資產,中飽私囊。有些價值數十億的國營的大型企業竟然以一兩個億,甚至數千萬的價格就賣給了私人企業主。這些佔了便宜的私營企業主一買到這些國營企業,就紛紛轉營其它更有利潤的行業,或者乾脆就把職工遣散,廠房土地直接變賣。這些現象造成了大量的國營企業職工下崗,失去了生活的保障。瀋陽是中國重工業集中的地方,這裡的大型國營企業很多,下崗的問題更加嚴重。

私營企業競爭很強,所以為了企業的利益,企業之間都在互相"挖人才",也就是技術熟練工人。那些有一技之長的工人也都常常跳槽,尋求更好的待遇。"下崗職工"由於長期在國營單位中從事單一的勞動,而中共當局並不負擔他們失業後的再就業培訓,所以很難再上找到工作。

於溟從社會和國家利益出發,他的服裝廠吸收了大量下崗工人,他紮紮實實的為員工們從基本技能的培訓做起,使他們漸漸的都成了熟練的技術工人。他為他們提供的工資、待遇也都是同行中較高、較好的。有這樣的好老闆,工人們當然也都努力工作,企業凝聚力很強。"眾人拾柴火焰高",於溟的服裝廠十分成功,他本人不到三十歲就成了瀋陽市服裝行業頗有成就的名人。

於溟的企業為很多下崗職工提供工作,為政府解決他們的再就業問題。用實際行動證明了法輪大法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

待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