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的"解放前"和"解放後" 圖片恐怖 ~18歲以下慎入 (組圖)

今天你"被運動"了嗎?


內容摘要 :

編者按:在現時的華文世界,中共的"文字魔術"已如水銀瀉地般廣泛滲透,甚至就連港臺媒體或眾多海外"獨立"網媒也被"中華人民共和國語境"所影響,以至一不留神就出現許多荒唐邏輯,這讓一向"戒慎恐懼"的本小編不得不寫個小小的<編者按>以澄清一些概念.

如題所示,"解放",一個多麼美好的字眼兒啊!可那些挨過 "解放"的人,一提起"解放"就會嚇得面色如土.‘解放'這個詞的詞意是 ‘解除束縛,得到自由或發展'中共的<辭典>還註明: ‘特指推翻反動階級.'因此在它執政的50多年裡,有近億條生命遭到徹底的 "解放".1989年6月4日,以 "中國人民解放軍"這一美好字眼命名的軍隊,開著軋軋的坦克,發出帶血的聲響;端著機關鎗,把開花子彈射進眾多學生和市民們的身體裡,讓全世界人民,特別是臺港澳同胞親眼目睹,直觀了共產黨的 "解放"是什麼東西!

"解放前"中共"運動學生"

以下資料來自於柏楊先生的《柏楊回憶錄》,觸目驚心,扼腕嗟嘆

兩天後,人民解放軍堂堂皇皇進入北京,街上擠滿了人群,一半以上是大學生,當然也有小市民,可是他們跟站在兩旁看熱鬧的國軍的殘兵敗將一樣,臉上充滿了疑懼。那絕對不是一個萬人空巷以迎王師的場面,但卻是年輕學生們長久盼望的日子。他們在街頭興奮的奔跑,扭著秧歌,還在旁邊用口琴斯斯文文的伴奏(秧歌是東北農村插秧時的民間簡陋舞蹈,跳起來時,你說它有多醜,它就有多醜,那是一個絕對上不了台面的舞蹈)。可是,共產黨既然提倡它,它就成為青年們的光環,很多學生乘著還沒有塗掉國徽的國軍十輪大卡車,在街上奔馳高歌。

就在東單,突然間一個國軍少校軍官在馬路上把魚貫而進的車隊攔下,抓住駕駛座右座的兩個大學生,一面哭,一面咒罵:

「你們這些喪盡天良的大學生,政府對你們有什麼不好?當我們在戰地吃雜糧的時候,你們吃什麼?雪白的大米、雪白的麵粉、肥肉。可是,你們整天遊行,反飢餓,反暴政。你們飢餓嗎?八路軍進城那一天起,你們立刻改吃陳年小米,連一塊肉都沒有,你們卻不反飢餓,今天還這個樣子的忘恩負義,上天會報應的,不要認為會放過你們。」

那位少校已經失去理智,一邊哭,一邊罵,一邊毆打,一時間全街都呆住了。最後還是他的同伴把他強制架走,才沒有惹下大禍。

***********************

【極珍貴照片】1948年國統區的遊行、抗議、示威



今天你
.
今天你
.
今天你
.
今天你
.
今天你
西大師生舉行大規模的"反飢餓、反內戰、反迫害"大遊行


今天你


學生聲援教授罷教,包圍了中央銀行桂林分行,並將銀行的門牌改為"種殃銀行"

今天你

47年5月20日北平爆發"華北學生北平區反飢餓反內戰"大遊行,影響遍及全國60個大中城市。

今天你

反內戰,要民主"的示威大遊行

今天你

1946年4月,陶行知離開重慶到上海,在他生命的最後100天,向國民政府展開反獨裁,爭民主,反內戰,爭和平的"鬥爭",他在工廠、學校、機關、廣場發表演講100餘次。圖為6月23日,他在上海北站歡送人民代表赴南京請願的大會上向南京國民政府喊話:"八天的和平太短了,我們需要永久的和平!偽裝的民主太醜了,我們需要真正的民主!

********************

中共運動學生和群眾

************************

"解放後"被中共屠殺的學生



.
.
.
.
.

裝甲車強行開進廣場時死亡。北京市民圍在屍體旁發誓要向共軍討回公道



.


.

.

.

.
.
.

.

.


..

.
.


清理現場,毀屍滅跡

金堯如老臨終遺言

金堯如於2004年1月18日凌晨四時三十三分因肺衰竭病逝於加州大學爾灣醫學院,臨終時向他的兒女們寫下感人的詩句「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毋忘告乃翁」。

================================================



中共老黨員:深刻悼念-始悟中共不是中國

作者:金堯如



我一路看,一路流著眼流,直到天光,直到電視結束。我想起抗日戰爭期間,我接受中共的領導,指示,在福建和上海等地先後策動過反美反蔣的學生運動,為求民族解放,國家獨立,為求中國民主自由,我們也奮不顧身。但是當年中華民國都只用警棍和水龍頭來對付我們。我們沒有死過一個人。現在想來,這倒要比共產黨政權對待中國人好得多了。

"六四"那晚, 看完電視, 天已破曉。 坐在身邊的小女兒問我: "爸爸, 你是中共的老黨員,你現在還要不要這個黨啊 ?" 我一聽, 熱淚又奪眶而出。 我斷然回答她: "你問得對, 問得好! 你提醒我應立即作出抉擇。 好, 我告訴你,我不要這個黨了。 我老了, 跟這個黨近半個世紀了, 應該離開這個黨, 走向‘新生'的大路。 "

-----------------------------------------------------

深刻悼念"六四"始悟中共不是中國人

發言人: 金堯如, on 6/4/2001 4:59:00 PM

中共打壓以至扼殺在臺灣的中華民國政府其所使用最厲害的武器是"一個中國"的原則。中共領導人對中華民國政府,對全世界唸唸有詞: 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臺灣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 臺灣當局只能承認"一個中國"的原則,兩岸才能進行談判和平統一。按中共這個"一個中國"的原則辦事,就是要中華民國"自我了斷", 向中共和平投降, 俯首稱臣。如此而己,那還有什幺要談判的?!

中共第三代核心江澤民則要把"一個中國"原則這個妙計發揮到極點。他曾在一九九九年發表其所謂"為促進祖國統一大業的完成而繼續奮鬥"的八點建議中,甚至說,只要臺灣當局接受一個中國的原則,什幺都可以談,包括"談判詰束兩岸敵對狀態"。最近中共江核心又前進了一大步, 他們說, 只要臺灣當局承認"一個中國" 原則, 那什幺都好談了!"

不錯, 如果臺灣中華民國自廢國號, 承認臺灣是中共國土, 和平投降, 那樣, 既己再也不存在兩岸敵對狀態和"特殊的兩國關係" 。對中共而言那還有什幺可談不可談, 好談不好談的呢?

到這幾天己進入十二年前的大陸"八九民運"和"六四屠殺"期間,我忽然想起當年那千百萬的全中國大專學校學生,退休的和在職的,黨政軍各級幹部,廣大的工人群眾和許多城市居民,他們起而參加示威遊行,投入了向中共黨政領導人要求民主自由、反對貪污化的改革運動時,難道他們曾經公告全國他們不承認"一個中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原則嗎?難道他們曾經宣布他們"不是中國人"嗎? 中國黨政領導人為什幺不肯同他們談,而且擺出一副鐵硬的態度, 什幺都不可談,什幺都不好談! 這是為什幺?

看當年上街請願的全國千百萬人民群眾, 正因為他們愛中國, 愛人民,因此向中國的執政黨--中共及其政府提出要求:一、 實現其革命時期對中國人民的承諾: 民主與自由, 取代其現行的專制和獨裁: 二、實現其"為人民服務", "為人民謀幸福"的誓願, 取代其"貪污腐敗","掠奪公產","餓死人民"的亡國之逆行。 他們既沒有動刀槍,舞棍棒, 擲石頭, 丟雞蛋, 他們只不過遊行請願, 喊喊口號, 希望中共的黨和政府聽聽他們的願望和意見, 同他們有個溝通, 有個議論,有個答案。

誰知道鄧小平、李鵬等中共黨和政府領導人就是不同他們談,反說他們是動亂。 總之, 你對中共的黨和政府有責難, 有意見, 有要求, 即使也有期望, 中共就認為你是反共等,你就不是中國人!

所以,當幾十萬北京和來自全中國各地的大、中學以及和北京當地幹部, 工人和市民從五月中起在天安門廣場上或絕食臥地, 或從旁衛護, 或坐地支持,中共黨和政府一些統導人為鄧小平、李鵬、陳希同之類便肯定背後有外國勢力, 臺灣特務等等在支持, 策動和利用。 目的是破壞中國的穩定,巔覆中國的政府。 這些大專學生, 工人和市民便不是中國人, 於是悍然宣布北京實行軍事戒嚴,最後用三十萬人民解放軍和千百輛坦克和戰車殺進天安門廣場。 這就是"六四屠殺", 所謂"鎮壓反革命暴亂"!

"六四"那一天,從白日到黑夜, 我在香港住家廳上, 坐在電視機對面,看見幾十萬中共解放軍從北京郊區六部口殺進城來, 前頭是千百輛坦克戰車開路,向街道兩邊開始掃射, 也向街道兩邊樓宇掃射, 更多的是向正前方掃射。 大軍過後, 街道兩邊多處堆積著學生, 工人, 市民的屍體。然後又有他們殺入天安門廣場, 用坦克車把廣場上的帳篷一個個, 一行行, 推倒, 只是我們看不見帳蓬裡有沒有絕食的學生。但我聽到一片哭聲和呼喊聲!

我一路看, 一路流著眼流, 直到天光, 直到電視結束。 我想起抗日戰爭期間,我接受中鄧小平的領導, 指示, 在福建和上海等地先後策動過反美反蔣的學生運動, 為求民族解放, 國家獨立, 為求中國民主自由,我們也奮不顧身。 但是當年中華民國都只用警棍和水龍頭來對付我們。 我們沒有死過一個人。 現在想來, 這倒要比共產黨政權對待中國人好得多了。

"六四"那晚, 看完電視, 天已破曉。 坐在身邊的小女兒問我: "爸爸, 你是中共的老黨員, 你現在還要不要這個黨啊 ?" 我一聽,熱淚又奪眶而出。 我斷然回答她: "你問得對, 問得好! 你提醒我應立即作出抉擇。 好, 我告訴你, 我不要這個黨了。 我老了,跟這個黨近半個世紀了, 應該離開這個黨, 走向‘新生'的大路。 "

現在, 我高興我這個決定是正確的。 請看六七千萬"法輪功"人, 他們有誰說過自己不是中國人。 然而, 一到天安門廣場上坐而請願, 江澤民下令把他們打的打, 抓的抓, 而且又咬死他們是"外國勢力策動和利用的邪教"!

今天, 我從"六四屠殺"想起中共的言行, 恰恰看清楚他們不是中國人, 而是"外來勢力"。 毛澤東說過, 死了上天去見馬克思報告工作。鄧小平在八十年代教戒全黨:"搞改革,不能忘了馬列老祖宗"。







.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