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讓人心涼: 農民為何不再抗旱?(圖)

2009-02-11 01:36 作者: 冒安林

手機版 简体 15個留言 列印 特大

2009/02/10/20090210114550283.jpg

「去年肉貴,今年米貴,明年空屋沒人睡。」

大年初一,我在溫暖的陽光下打瞌睡。這個在Google Earth中也很難找到的中國典型農村一角,和往常一樣迎來了新的一年。有人打麻將,有人嗑瓜子,有人在門前的路上閑散地聊天。已經很少看到有成群結隊的孩子出來拜年,村裡的人口幾乎不見大的變化,一年有三兩個老人離去,同時也只有三兩個小孩出生。隨著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外遷,這裡越發老氣橫秋,看不見任何新鮮的希望。

村裡的水泥公路,只修到村委會門前就停止了,村裡沒錢,村民們也不肯出錢,所以從我家門前到村委會的這條磚路,還是20年前我10歲的時候鋪的,如今早已斑駁殘缺再不能叫路了。連接河的南北兩岸的水泥橋,倒是今年剛剛修的,但村裡沒錢出,是附近一個廟裡掏的香火錢——而這個廟,就是由我原來就讀的中心小學改建的。

廟裡挂了一口鐘,母親叫我去撞撞鐘,保佑這一年有個好運氣。我說那是我讀書的小學,怎麼就搖身一變成了寺廟了呢。她告訴我,如果沒有這個廟,村裡的這座水泥橋至今也修不起來。村裡財政欠了可怕的上百萬的債,已經是實質上的破產,如果不是寺廟為民間鄉里掏錢修橋造路,現在還是原先那座危橋——人們情願把錢交給寺廟,起碼它還能為人民做一點事。

鎮上,也不行了。一個效益不錯的生產汽車齒輪的企業,已經半停產。曾經獲得過省級勞模的老廠長退休之後,總說貪官們把廠子毀了。曾經有個首富,1993年就從廣東買了一輛美國林肯汽車回來的有錢人,聽說年前也已經沉寂下去。這個曾經的全國百強鎮,依靠經濟實力鎮政府反吞掉區政府的地方政權,明天在哪裡?不遠處另一個鄉鎮的首富,企業年產值接近 10個億,因為害怕鋁原料的持續上漲而囤積了很多,在經濟危機到來之後,鋁的價格狂跌了70%,他選擇了跳樓自殺——而我的表姐夫,從事廢鐵收購和加工生意,2008年,賣了用於收購廢鐵的農用車。

環境幾乎完全無法恢復,所有的河流的水,已經沒有人再吃了,井水也只用來洗洗衣服。田裡施了很多化肥,而河底的淤泥也就幾十年無人清理,這上等的肥料,隨著河岸的坍塌越來越多,倒是成為處處蔓長的無數水草的土壤。垃圾在每個橋口下面堆積,因為從無人去關注農村的垃圾問題。

一冬無雪,麥子的收成注定很差很差。去年承包大片土地進行集中機械化耕種的外地人,也已經提前終止合同離開了。農民種麥子,一畝只能賺幾百塊錢,而如果要抗旱,要投入水利機械設備,修整水利工程,負擔電費、油費、人工費,再補加化肥、農藥,也要投入幾百塊錢。那麼,抗旱和不抗旱有什麼區別呢?要知道,村裡那艘用來提水灌溉的水泵船,還是文革的時候買的。

新聞突然又開始緊張這次遍及華北整個的地區的大旱災——北方冬麥區受旱面積1.54億畝,重旱面積5372萬畝,乾枯394萬畝。目前旱情已擴至15個省份。全國作物受旱面積1.61億畝,加上去冬三北地區乾封地面積1.40億畝,目前全國耕地受旱面積3.01億畝,比常年同期多1.11億畝,多58%,有437萬人、210萬頭大牲畜因旱發生飲水困難。

部隊的士兵開始用臉盆澆水。就是沒有人關心一下,為什麼農民們不再去抗旱救災。再豐腴的肌體,在被一味的榨干之後,也再無新生的能力。



一位網友留言反映的情況也很真實,特意附在正文之後:

我老家的農田水利自從毛主席時代以後就沒有任何的維修過,農民從79年到1998年裡,農民清理屬於本村的水利,可是主幹道水利依然沒有水下來,因為自從毛主席時代以後,國家在也沒有投資維修維護水利了,主幹道經過30年時間沒有經過修補和修整,沒有辦法再流水到村裡,那麼村裡修支線本村的水利有什麼用呢?

大家都知道任何製造品都有折舊期,房屋的折舊在企業也就25年,國家興建的水利從毛主席時代已經多少年了,不少於35年了,水利設施暴露在外面而且是泥土,可以想像出來,幾乎是崩潰了,老鼠洞,風化堵塞,而每年的水利部維修投資在哪裡呢?

在2006年我看到水利部長說的那些話心寒,絕大部分是投入在了水庫上面什麼滿足城市生活用水,保證水庫安全,這個說法沒有錯,錯在了國家整天空喊喊重視農業糧食,而沒有什麼具體行動,不收農業稅是進步,可是水利才是農田的根本,79年依靠水利完好,我們那裡家家戶戶種糧很輕鬆,沒有一家沒有剩餘的糧食,這幾年即使補貼不收農業稅,可是農民為什麼增收也很慢?額外投入太大了,如柴油抽水灌溉多大的成本啊,一畝田幾乎每10天灌溉一次,還不如買糧食,再去打工都比種糧食的強。如果主幹水利不維護好,重視糧食就無從談起,我老家那裡,種田用柴油灌溉玉米和水稻5、6年了,這樣的成本絕對是虧本的,所以從2006年就停止種糧改種甘蔗了,我們整個縣幾乎已經是甘蔗天下了,明知道種甘蔗賺不了多少錢,但是至少比種糧食輕鬆點,不會那麼虧;水利部的決策是重點保護水庫,但是沒有主幹水利就沒有水,那麼就沒有人種糧食就會沒有糧食,那麼最終只會導致通貨膨脹社會不穩.

今年的抗旱表面是天氣,實質水利被破壞也是一個重要原因之一,我們那裡河水並不缺水,上游也有壩只是中間水利已經失修壞了好多次,沒有水流到下游,一個灌溉幾個鎮農田的水利實際現在只能灌溉一個村,那麼剩下幾十個村全部種甘蔗了,結果只有一個--糧食價格上漲。

決定再補充部分:

基層政府可謂對上級撥款雁過拔毛,去年聽說上級撥款修水利600萬,結果用水泥修了60米不到,就沒有任何聲音,那600萬也不見蹤跡了,平均每米水利10萬,比修高速路強悍,如果帶相機真的拍下來給大家看看,一條主幹水利達幾公里的水利修了60米有什麼用?

如果沒有人制裁基層貪官,政策出不了中南海,這句話是真的,隨便到鄉鎮調查看都知道他們干了什麼.我們老家那裡種甘蔗,每噸收5塊說是修路,問糖廠說已經把錢劃給政府了,絕對不欠一分錢,有村領導問縣裡,縣裡說把一年差不多10萬元錢(1999年開始)撥款到了鄉鎮上了,到了鎮上就消失了。

道路被破壞沒有任何人去修,鄉鎮縣之間主幹從2005年有國家撥款修路全部修通柏油路,唯獨扣錢修補甘蔗種植區倒是沒有見任何動靜,差不多十年,修甘蔗區的路實際花不了多少錢,填點石頭泥土就可以了,原材料就在附近,但是沒有見動靜,後面倒是農民自己用牛車拉一車補點,牛車能裝多少泥土???所以不要怪農民,到處被拔毛你能指望他們,說難聽點鄉鎮政府除了派出所、教育機構、衛生部門等服務部門外一個都不要完全可以撤了。

来源:作者博客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