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藏在蔣介石身邊的美女間諜(組圖)


蔣介石之所以敗給中共,原因之一就是中共安插了大量的間諜取得了第一手的高級情報,另一方面就是利用媒體輿論,快速公開國民黨的絕密文件。混淆視聽爭取民眾。據中共媒體最近爆料的檔案資料,曾經是國民黨中央黨部的速記員的瀋安娜就是中共安插在蔣介石身邊的間諜。

瀋安娜其人

蔣介石身邊的女間諜瀋安娜
甜美學生瀋安娜

1915年,瀋安娜出生在江蘇泰興的一個書香門第。1932年入讀上海南洋商業高級中學,結識了中共特科(中共中央特別行動科)從事秘密情報工作的中共黨員華明之。

1934年,由於沒錢繳納學費,瀋安娜選擇了收費低且學期短的中文速記學校。

蔣介石身邊的女間諜瀋安娜
速記員瀋安娜

1934年冬,國民黨浙江省政府要招一名速記員。中共特科高層王學文指示瀋安娜獲得這個工作。經過考試,瀋安娜被正式錄用為浙江省政府秘書處議事科速 記員。沒有錄音設備的年代,會議記錄全靠紙筆。在淹沒於文山會海之中的政府機關裡,反應敏捷丶技巧嫻熟的速記員是人見人愛的寵兒。憑著每分鐘200字的記錄速度和一手好字,瀋安娜很快就在浙江省政府機關站穩了腳跟,並得到了當時國民黨浙江省政府主席朱家驊的信任。

不久,瀋安娜接到了中共特工組織上的暗語密信,希望她「回上海一趟」。她偷偷地把省政府的一些會議文件丶記錄夾在衣物中裝進小提箱,帶回了上海。王學文看了情報後說:「安娜一炮打響!」

抗日戰爭時期,蔣介石國民黨在政治丶軍事等方面的各種計畫。都會很快被躲在延安窯洞裡不抗日的的毛澤東和中共及時而又準確地掌握和瞭解。

抗戰結束後,大傷元氣的國民黨損失了大批的精英將士,被蓄意囤積沒有抗日的中共奪取了勝利的果實。在華北各地轉戰的中共,對蔣介石國民黨的軍事部署就更是瞭如指掌。上午的計畫下午就知道。什麼人這麼快泄露的機密?

1948年4月14日,國民黨《中央日報》發表了一張蔣介石在南京丁家橋國民黨中央黨部禮堂主持召開會議的照片。照片上蔣介石站在主席臺中央,主席臺後排右側,與蔣介石僅兩人之隔的一張小條桌上,一男一女兩位速記員,正埋頭將蔣介石的話變成一個個速記符號。靠蔣介石近些的那位年輕女速記員,就是抗戰期間由中共中央南方局直接領導-瀋安娜。

蔣介石身邊的女間諜瀋安娜
1946年,間諜瀋安娜在南京國民黨機關留影。(一個人的面相隨著她的心而變化著)

被安插在國民黨中央黨部

1938年初,原在國民黨浙江省政府擔任速記員丶已為中共做過3年情報蒐集工作的瀋安娜在向辦事處匯報工作時,董必武對她說:「你的情況,周恩來和我們都知道了。你還是到國民黨內部去工作吧……」董必武又說:「浙江省政府主席朱家驊,已被蔣介石任命為國民黨中央黨部秘書長,你可以利用同他的老關係打入國民黨中央黨部……」

原來,瀋安娜在浙江省政府工作期間,同當時的省政府主席朱家驊就十分熟悉。朱家驊在各處講話作報告時,經常帶著瀋安娜做速記。在金華工作期間躲避日機空襲時,朱家驊還常與瀋安娜聊天。

竊取了重要情報

這時正值第一屆國民參政會在武漢召開,瀋安娜按照董必武的密令找到朱家驊,要他安排個工作,朱家驊聽後十分高興,「這沒有問題,我們中央黨部秘書處正缺速記員,辦個手續就行了。」接著朱家驊似乎想起了什麼,馬上指示秘書給瀋安娜辦理特別入黨手續。當時雖然很亂,但瀋安娜的特別入黨手續是由朱家驊丶甘乃光等3個中央委員介紹的,很快就被批准。從此,瀋安娜就這樣正式進入國民黨中央黨部秘書處當了速記員。

朱家驊就讓瀋安娜到大會做速記。

1939年1月,在這次大會上,由蔣介石作報告,瀋安娜就坐在離蔣介石僅三四米遠的桌子旁作速記。在全會的小型軍事會議上,蔣介石和軍事頭目們精心制定了消滅中共的新戰略部署,制定了兩個文件,即《防止異黨活動辦法》(後改為《限制共產黨活 動辦法》)和《關於共產黨的處置辦法》,這是國民黨反對共產黨的綱領性文件。瀋安娜將會議正式通過的兩個文件送交給董必武和博古。

在國民黨和共產黨談判期間,於1945年10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南方局負責秘密工作的吳克堅來到了瀋安娜的家裡。吳克堅告訴她是周恩來秘密派他來接關係的,並密授了南方局領導對她的指示:要著重瞭解國民黨部署的新動向,及時向共產黨的諜報組織報告。

1946年初,舊政協開幕,蔣介石不想實施《雙十協定》,特別指示國民黨代表在政協會上對政治丶軍事以及民主等問題的幾個關卡要把住。 國民黨代表每天晚上的黨團會就是討論如何實施蔣介石的策略,第二天如何對付共產黨。他們商定在會上攻什麼,守什麼,誰先發言,最後誰提折衷方案等等。他們的會議剛結束,瀋安娜就把會議情況寫出來連夜送交南方局的諜報組織。

由於政協決議不利於國民黨的統治,會議剛結束,國民黨就於1946年2月召開六屆二中全會。這是抗戰勝利後國民黨召開的第一次全會,會上將討論國民黨在戰後的大政方針,是一次非常重要的會議。當時大會有幾個速記人員,輪流記錄丶整理,瀋安娜不能參加全部會議。她與機要處印刷股長瀋達之關係很好,印刷股雖屬重地,但瀋安娜能隨便出入,有機會她就取回了這些機密會議文件。

國民黨機關內部有個規定,經過中央黨部秘書和處長同意,可以借調黨部人員的親屬到大會擔任臨時工作人員,瀋安娜為全面掌握會議情況,就向處長張壽賢建議將自己的丈夫華明之調來大會工作。張對瀋安娜完全信任,表示同意,於是華明之就進入了大會速記組擔任記錄稿的文字修改和校對工作。就這樣,瀋安娜掌握了大會的全部情況後,然後通過聯繫人送交南方局的諜報組織。

1946年3月到4月,國民黨又召開了兩次最高國防委員會,還召開了中央常委會,進一步部署了進攻共產黨佔領區的作戰計畫。在一次中央常委會上,蔣介石提出要利用與共產黨談判,爭取時間,依靠美機丶美艦,迅速向各戰略地區調兵遣將,向共產黨佔領區進攻。中共根據瀋安娜提供的情報,以及其他來源的情報,提早作出了兵力部署,同時通過宣傳機構公布此機密---國民黨準備內戰的計畫。國民黨中央黨部秘書長吳鐵城下令秘書處丶機要處追查何人走漏消息。處長張壽賢卻把此事告訴了瀋安娜,使她有時間應對,躲過了這次調查。

瀋安娜按照南方局諜報組織的指示,在國內戰爭的3年中,參加了國民黨歷次的中央全會丶中央常委會丶國防最高委員會(後改為政治委員會)以及立法院的所有重要會議,她記錄著何應欽丶白崇禧丶陳誠等軍事將領的軍事報告,特別注意蔣介石的言行。

蔣介石鑒於內部失密的教訓,每逢講到絕密軍政問題時,總是突然下令:「這段不許記,把筆擱起來!」 這時,瀋安娜也只好和別人一樣擱下手中的筆。但她知道,蔣介石越是不讓記的話,恰恰也是最重要的。她就細心地在心頭默記,到休息時間,她馬上假裝去廁所,速記在草紙上。當時國民黨中央黨部對保密也做出新規定,不准工作人員帶文件和筆記本回家,但瀋安娜還是想辦法把速記材料帶回一份,回家後趕快譯成正式文件送給南方局諜報組織。

1949年初,吳克堅根據中共情報部的指示,要瀋安娜和華明之在適當時候由南京撤至上海。2月,華明之隨資源委員會先期撤到上海,瀋安娜則一直到4月南京被中共佔領前夕,她才以回去看看孩子為由撤回上海。1949年5月,上海被中共佔領後,瀋安娜和華明之留在大陸。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