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專欄】一山不容二虎 強強難以合作——心難合作(6)

《審視國寨大幼兒》系列

2009-05-20 22:02 作者: 唐子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現在我們知道了,黨文化普及了窩裡斗小人惡習--好鬥的小人全民化--使國寨極缺瓦崗寨的秦瓊、梁山寨似的林沖,英雄禾苗才出土便被整死在圈子裡。窩裡湊的國寨大幼兒總是心太軟,政治運動之外也總要聚合或烏合。為什麼?

這同國寨大幼兒的合作--筷子、沙子、水滴、樹木等元素集合--方式密切相關,是弱者的聚合,仗人勢求功效。這種合作,通常就是先把每一個人變為一個群體裡微小的群眾元素,然後再把若干個這樣的群眾元素撮合在一起變成一個群眾整體,可以聲勢浩大地開展某個或某些行動。文革知青上山下鄉與農民打成一遍--扔掉書滿嘴髒話,就是這種合作的極端形式。弱者的聚合,強化了個人對群體的依附關係。久而久之,個人成了永久的群眾元素,成了幼稚的弱者。

弱者聚合仗人勢式的合作,是身體及動作、聲音的合作,實際上是只把人當作了肉體動物。單從身體方面來看,與豺狼虎豹相比,個人的確是弱者。原始時代人能夠駕馭凶猛野獸主要靠質樸者所帶的功力。人類聚合生活是功力遞減、體力遞增的結果。在體力勞動和武力戰爭時代,合作主要就是聚眾,目的是打夥做事:圍攻凶猛的野獸,進攻或防禦外族,修水庫等,做個人力量難以完成的事。

合作在中共國寨,豺狼斗性前所未有。東漢末年孫權和劉備聯合抗曹,雖有明爭暗鬥,都被儒家文化遏制,最終還是達成抗曹勝利的目的。中華民國初期,共產黨以黨員加入國民黨獲雙重黨籍的方式與國民黨合作,卻用馬列鬥爭邪說搞破壞,在北伐戰爭的關鍵時刻在農村發動農民分北伐軍將官的田地、家產,致使北伐戰爭還在進程中,合作就變成新內戰。從新文化運動起,學界開始糟蹋孔孟之道的仁政禮教傳統,尊卑有序倫理傳統遭到破壞。鬥爭思想被中共小人儒、大痞子視為絕對真理,推波助瀾使所謂"路線鬥爭"此起彼伏,不停地用進化論的"物相競擇,適者生存"的原則魔煉黨領袖,使之必須像豺狼頭兒(例如毛澤東),真正把黨組織變成斗性第一的狼群,終於在抗日戰爭中抓到拓展實力的機會。

中共國寨創建後,政治運動和黨文化教育把全國變成不容二虎的一山,西方議院裡百虎千虎都容。中共國寨競爭"成王敗寇"成為鐵的定律。強者不是幫助弱者成為強者,或者通過競爭讓強者更強;而是馴服讓弱者成為追隨者,或者通過運動和懲治讓強者成為弱者甚至死者。中共黨徒"湊合·撮合"缺少彈性。虎狼可以合作,龍蛇可以合作,強強不能合作,龍龍不能,虎虎不能,龍虎也不能。

鬥爭邪說指導"湊合·撮合·烏合"在一起的平民大眾承擔著過多傳統義務,達官貴人享有許多法外權利還不需要美德,公民社會難成。日本和德國在美國幫助下十多年雄踞經濟世界二、三位,在缺少憲政前提下中共國寨裡想都別想。

弱者牽手,難以同優秀。這在中共國寨方方面面都有所表現。婚姻家庭強弱的搭配,在古代依照"男尊女卑"-- "男主外,女主內"--傳統規範組合,女人的柔順美德、男人的齊家責任共同被推崇,婚姻因此普遍穩定。國寨黨文化教育把夫妻關係變成"男女都一樣,女人半邊天"的"同志關係",鼓勵爭鬥,婚姻很難穩定。例如前中長跑奧運冠軍王軍霞與足球運動員戰宇結婚,雖然得到名嘴倪萍"攜子之手,與子偕老"的婚姻祝福,卻因為王軍霞不滿意丈夫慢性子跟不上她在家庭生活也跑步的節奏,"幸福時光"感受完畢,就於2006年離婚。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