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黑老大謝才萍一審宣判後為何敢大罵法官?(圖)


提示:中共體制內的執法官員,跟中共走的近的商人老闆,不管是紅的變黑、還是黑的變紅 或頂紅入黑的,通通都沒好下場!?

有分析說:中共中央是大黑社會,地方是小黑社會,這種"大黑吃小黑",那些小黑怎麼會服氣?這些小黑社會也有不少亡命之徒,一旦"官逼黑反",薄熙來的小命也可能被他們暗算。

--------------------------------

11月3日一審宣判時,站成一排的22名被告人開始都是屏住呼吸,聽到判決結果後,各人表現各異。當審判長念到"被告人黃冬梅犯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犯開設賭場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並處罰金人民幣50萬元,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六年,並處罰金人民幣50萬元"時,一直兩腿抖動的黃冬梅突然失聲痛哭,隨即癱軟在地,法警趕緊將她抬出去。

宣判完畢,審判長依次詢問被告人上不上訴,謝才萍略作思考後道:"要與家人和律師商量一下,再決定上不上訴"。2號被告人唐曉青不等審判長話音落地便脫口而出"不上訴",坐在旁聽席的家人急得跺腳道:"完了,他說反了。"羅璇、唐家政、唐勇等人有的稱"上訴",有的則稱"考慮一下",只有判刑僅 1年的22號趙波不慌不忙地回答"不上訴"。

上午10時20分,審判長宣布"押被告人退庭",走在後面的唐曉青和唐家政突然大喊冤枉,而走在最後的謝才萍則扭頭面向審判長和公訴人,惡狠狠地罵道"不得好死!"

重慶黑老大謝才萍一審宣判後為何敢大罵法官?

重慶黑老大謝才萍一審宣判後為何敢大罵法官?

女黑老大謝才萍最新內幕:當庭撒潑大罵審判長(文/殷友成)

備受關注的謝才萍案一審在市五中院落下帷幕。謝才萍被判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等5項罪名成立,數罪並罰判處18年有期徒刑,並處罰金102萬元。曾是謝才萍情人的羅璇,因有立功表現,被判有期徒刑4年零6個月。

謝才萍,外號"謝姐",是重慶市目前已逮捕的涉黑團夥首犯中唯一的女性,又是涉黑"保護傘"市司法局原局長文強的弟媳。

謝才萍:只要不判死刑 我就滿足了

到法院時離開庭時間還有1個多小時,法警們給被告買來稀飯和包子。吃早餐時,謝才萍的情緒漸漸平靜,且胃口也不錯,早餐吃了兩大碗稀飯和4個包子。

謝才萍在宣判之前,一直很緊張。不太懂法律的她不知道自己會被怎樣量刑,不停念叨:"只要不判死刑,我就滿足了。"

同學同事回憶:謝才萍當年像假小子愛麻將

記者輾轉聯繫上謝才萍的初中同學孫XX,她得知謝才萍一審判處有期徒刑18年後說:"只曉得她在學校時像個男娃娃,不怎麼溫柔,沒想到現在變得這麼霸道。"

謝才萍1963年出生在巴縣金鳳鎮(現屬九龍坡區)鹽河村,兩人初中時因為都愛打籃球接觸較多。謝才萍像個假小子,大大咧咧,比較講義氣,不講究穿著打扮,也不愛使小性子,"謝才萍打球蠻玩命,當時也不像現在這麼胖。

謝才萍在稅務系統工作時的一位同事稱,謝才萍都是被麻將害了的,據說她在銅罐驛稅務所時,喜歡打籃球,但更喜歡打麻將,最後連愛人跟別人好上了都不曉得。一位她過去的同事回憶說:"有一次同事一塊出去旅遊她也張羅著打麻將。"按照這位同事的推斷,不是愛麻將,她就不會與別人合夥開賭場,不是開賭場,她就不會成為"黑社會"。

謝才萍承認包養情人 男寵比她小20歲

謝才萍在賭場上日進斗金,過著紙醉金迷的奢糜生活。她對肉慾的追求和佔有慾也愈發的強烈和旺盛。此時,她的丈夫文某因為吸毒量的增加,對夫妻生活不是應付了事,就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對此,正如狼似虎的謝才萍在"鐵姐們"的慫恿下,包養了小她20歲的羅璇。

面對檢察機關的訊問,謝回答的語速極快,以至審判長多次提醒她放慢語速。而在回答中不時冒出的"C你媽"等口頭禪,顯示了這位"女老大"的江湖氣息。

社會上盛傳的"包養青年供其玩樂",謝在回答公訴人提問與今日共同受審的羅某關係時,謝支吾著表示,與羅某是"好朋友"關係,羅某為其開車。但她隨後承認,兩人住在一起。

謝才萍當庭撒潑 大罵審判長

法官在宣讀判決書時,其他被告都直直地坐在凳子上,一動不動,除了謝才萍。從旁聽席上望去,只能看到她半邊臉,她的眼睛總是不停地往左側瞟,嘴巴不停地動。據當時坐在旁邊的律師稱,謝才萍一直小聲嘀咕:"我哪是黑社會哦......"

當聽到自己被判有期徒刑18年時,謝才萍面部表情很平靜。宣判結束後,謝才萍表示跟家人商量,考慮是否上訴。

宣判完被押回羈押室時,唐家政喊冤枉,走在最後一個的謝才萍立即回應,也喊冤,還爆粗口,扭頭面向審判長和公訴人,惡狠狠地罵道"不得好死!"

黑道白領

2009年10月12日起,重慶的"涉黑涉惡"案件在五個中級法院陸續開庭審理。

第一週,在幾批次受審者中,被冠以"女老大"稱謂的文強弟媳婦謝才萍最引人注目,公眾對她與小情人同臺受審的關注度"蓋"過了她涉嫌的罪行。

我們為謝才萍之流汗顏,也為美女律師胡燕瑜和"80後"涉黑者嘆惋,而那些原本因自身極高的素質、極強的能力而擁有公職和身份的"紅人"染黑,豈是一聲嘆息能了之。

紅頂染黑、"黑人"漂白,都是黑道白領的故事。他們在紅與黑之間轉換角色,是涉黑者對公平正義破壞力最集中的點。

重慶涉黑案之"紅頂黑人"

2009年,最轟動的新聞莫過於重慶轟轟烈烈的打黑行動;打黑行動帶來的系列新聞中最轟動的,又莫過於以司法局長文強為代表的一批或,或身披人大代表等神聖外衣的黑老大的落馬。

據媒體報導,有著"袍哥"傳統的重慶黑社會,因為成功獲取政治身份而蛻變到"黑社會的白領",對當地的發展起到舉足輕重的作用。

民間把這些為黑社會立下汗馬功勞的"潛伏者",稱為"紅頂黑人"。

紅變黑人之--警察篇

這次打黑中紛紛落馬的涉黑警員,據警方內部人士透露,"早已超過200人"。曾任重慶市公安局副局長長達16年之久、在司法局局長位置落馬的文強無疑是其中最吸引眼球的人物。他代表的是,由根紅苗正的紅頂蛻變成黑人的意志薄弱者。

文強出生於1955年12月,重慶市巴南區人,在職大專學歷,一級警監。他先後擔任過四川省巴縣公安局副局長,巴縣政法委副書記兼公安局副局長,巴縣縣委常委、副書記等職務。

1992年9月,文強調任四川省重慶市公安局任副局長。1997年重慶直轄後,文強擔任重慶市公安局副局長,在任11年,並於2000年11月被提任正廳局級偵查員。2003年任重慶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2008年7月,文強出任重慶市司法局局長。

在公安局期間,文強一直分管刑事偵查工作。那個時候,他在系統內一度是個英雄般的人物。除2000年聞名全國的張君案外,他主辦的好幾起要案被公安部記一等功,包括1992年震驚全國的重慶警匪槍戰,1994年中國第一盜案,以及2000年的重慶搶劫運鈔車案等。

熟知文強的人士說,文強把這些功勞歸功於自己與"江湖人士"的密切關係。

一名前警察回憶,上世紀90年代的時候,重慶黑老大王平的女兒過生日,文強很高調地公開亮相,"他穿著一身黑,開著名車,帶著幾名警察做保鏢,大搖大擺地就去了"。

另一個重慶坊間廣為流傳的段子則是,文強與王平關係親近到可以在街邊破爛的小攤一起吃麵。它甚至被一些重慶人引申為,這是衡量與一個權勢人物關係是否至"鐵"的最高標準。

後來不久,王平因涉黑被通緝,潛逃,至今尚未歸案。有傳說是文強事先給了他消息。

在重慶黑社會中頗有"地位"的"毛今兒"結婚的時候,文強去了,警車去了不下30輛。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誰也說不清,文強是什麼時候把這些"江湖朋友"變成了"同事"。熟悉文強的一位人士說:"文強在2000年因為張君案擢升為正廳級偵查員之後,有些自滿,其破案過程中因為需要及時掌握線索等原因,與地方黑惡勢力密切地接觸,未能把握好分寸。"

親密的關係加上重慶顯然不良的社會治安,讓民眾越來越懷疑:文強是否已經變色?

有人認為,文強行走在警匪這根"無間道"的平衡木上,一時迷失了方向;亦有人說,文強在重慶市公安局副局長的位置上一呆就是16年,但卻一直沒有轉正,令其自暴自棄。不過,相當一部分人更願意傾向於從文強的"比較講義氣,身上的江湖氣濃厚"、"狂傲"等性格來分析這位昔日"打黑英雄"的倒下。比如他甚至不避諱自己和黑道之間的密切關係,"公安局有例行的打黑行動,當下屬跟他講行動部署時,他說:‘打什麼黑?我就是黑!'"

後來,儘管重慶市官方對外界透露:文強被雙規,是因其涉嫌庇護黑社會,充當了保護傘。但民間一致認為,文強就是"重慶最大的黑社會"。

文強被雙規提起公訴後,他的奢侈生活也被曝光。除了從魚塘挖出多達一麻袋的鈔票、價值37萬的限量手機、10多萬元的百達菲麗名表外,重慶專案組人員還透露,文強除大肆誘姦多名處女外,還包養重慶當地多名空姐及演員作為二奶、情人。文強在重慶市著名風景區武隆仙女山,擁有一座佔地20畝、價值 3000多萬元的雙子別墅。對於該豪華別墅,當地傳言:文強買地沒有花1分錢,是武隆縣一位主要領導白送的;文強建房子也沒有花1分錢,是有建築商替他免費建好的。目前,重慶市正就別墅的土地來源問題展開調查。

如果從這些收穫上看,文強的由紅變黑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9月26日,文強因涉嫌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和涉嫌受賄等職務犯罪被警方執行逮捕。

和文強一起被執行逮捕的,還有原重慶市公安局副局長彭長健。

此前,文強黑惡"保護傘"骨幹黃代強(原刑警總隊副總隊長)、陳濤(原治安總隊副總隊長)、趙利明(原經偵總隊總隊長)、李寒彬(原刑警總隊"打黑"支隊支隊長)等一批同案人員已被逮捕。涉黑落馬的原交警總隊長陳洪剛目前仍在"雙規"審查中。

重慶警方發布的信息稱,長期以來,文強夥同其"心腹"骨幹黃代強、陳濤、趙利明、李寒彬等人,利用職務之便,涉嫌先後為多個黑社會性質組織的團夥充當保護傘。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進行殺人、搶劫、綁架、故意傷害、組織、容留賣淫、開設賭場、非法拘禁、強迫交易、尋釁滋事等犯罪活動。

文強等人還涉嫌強姦、洗錢、掩飾隱瞞犯罪所得收益、非法持有彈藥、幫助毀滅證據、高利轉貸、偽造國家機關印章、偽造公司企業印章、介紹賣淫以及巨額受賄等多項犯罪。

文強團夥涉案者佔據了重慶警方刑偵、治安、經偵、交警等重要部門,並在其中擔任要職。與此同時,渝北、北碚、江北、南岸、渝中、墊江等區縣公安局局長或副局長,以及重慶市公安系統一大批警員,均在重慶這次打黑風暴中因涉黑而應聲落馬。

黑變紅之--老闆篇

打黑捷報頻傳,隨著黑幕的一點點揭開,民眾驚喜之餘,還有震驚:黎強、陳明亮、王天倫等"黑老大"或者是人大代表,或者是政協委員,均登上了權力的寶座。

新華社一篇評論文章認為:"黑老大"們之所以熱衷於弄頂"紅帽子",其目的當然不是替人民說話、解難、辦事,而是為了"以紅養黑",藉助代表委員的光環,為自己欺行霸市、強取豪奪的行為披上堂皇外衣。

黎強是重慶市人大代表、重慶渝強實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作為重慶最早從事公交客運的民企老闆,黎本人的身家早已逾億。

渝強實業是黎強於1992年創立的,主營道路客運兼營房地產開發物業管理、駕駛員培訓、汽車租賃、汽車維修,註冊資本3000萬元。公司旗下還有20多家分公司。

與此同時,黎強也擔任了多種社會要職,躋身社會名流之列。他曾任重慶市兩屆人大代表、重慶市巴南區第十二屆政協常委、巴南區工商聯主席,並在各種民營經濟類協會擔任要職。

據《財經》報導,儘管榮譽加身,但歷年來對黎強的舉報亦是絡繹不絕。重慶市一家從事道路運輸的企業負責人說,在民營公交車的運營路線爭奪上,黎強常通過類似於強佔明搶的方式擠佔別人的經營權,採取群毆方式解決問題,業內對其多有怨言,舉報人中也不乏實名舉報者。

2007年起,重慶加快收編民營公交,公交市場基本為國有控制。黎強名下的渝強實業逐漸失去以前的地位。糾結於複雜的利益格局後,黎強採取了法律之外的解決方式。

有消息稱,黎強涉嫌策劃去年重慶"11·3"出租車罷運事件,而其小舅子伍樹峰、妻子何永紅則很可能是該事件的主要領導者,"江湖兄弟"來有剛和黎德明曾參與以砸車方式阻止車主上街運營。

兩名重慶市道路運輸企業負責人透露,2007年年底,渝強實業的面的經營期滿,應按市政府2002年規定的經營五年到期後全部退出。但是渝強實業非但沒有退出,還長期越線經營,跑分給其他公司的運輸線路。被侵擾的運輸公司也曾上告,黎強卻總是採取組織人暴力圍攻的方式強行奪線。

但同時,黎強對公益事業亦顯得頗有熱心,曾對白血病兒童、重症弱勢群體等有過多次捐助,接近黎強的人士告訴媒體,這也是黎強能當上重慶市人大代表的一個原因。

披上光環後的黎強並沒有轉變性情,他利用自己的政治身份企圖為自己和自己的集團謀取更大的利益。

據重慶一位人大代表透露,黎強利用人大代表的身份,在為民企爭利時,也有為本公司利益最大化的考慮。他們曾一起參加了一個政府組織的討論會,他認為黎強的觀點,是將矛盾轉嫁政府和司機甚至乘客,自己則抽身而退。"這樣是很不對的,幸好沒有被採納。"

因民營公司經營的"7字頭"公交車管理混亂,在不到3年時間內導致31人死亡20多人受傷。重慶市政府終於決定在5月31日前,將全市380多輛"7字頭"收歸國有。但"民營公交公司提出的收購要價達到1億多元,與政府談判時的態度非常強硬"。

近幾年來,黎強的房地產業更是"一路飆升"。有人羨慕黎強能拿到黃金地段的土地,"且只用了相當便宜的價格"。

一些人透露,黎強很霸道,一次一名政府領導在台上不點名地歷數一些企業存在的問題,正在"打瞌睡"的黎強,突然站了起來,指著此名官員的鼻子開罵:"你是不是在說我,小心我叫你從這個位置上滾下來!"

這個批著政治外衣的商人的囂張氣焰可見一斑。

更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黎強接受調查當天,被繳獲的手機,不時接到"消息人士"發來的簡訊,提示其抓緊逃匿。

陳明亮是重慶江州實業集團的董事長,渝中區人大代表。他另一面的身份是:黑幫老大。更重要的是,在重慶眾多黑社會團夥中,他又堪稱"老大中的老大"。

據媒體報導,2009年6月5日晚,陳明亮在大世界酒店的包房裡被警方帶走。這家酒店位於重慶寸土寸金的解放碑,陳常年住於此。事發當時陳明亮正和一群人在豪賭,旁邊的桌上還放了毒品、現金和刀具。後經檢測,陳明亮的尿樣呈陽性。

他被警方認定為"最大的黑社會頭子"--他不是犯罪性質最惡劣的一個,而是最有錢的一個,其資產達數十億元,並順利拿下了重慶市政府對面的黃金地盤,準備籌建一所五星級大酒店。

1997年重慶剛升直轄市,在"棒棒"依然滿街跑的時候,陳明亮作為"先富起來"的那部分人,已經率先開上了一輛價值700萬元的賓利。他家衣櫃裡,連裝玩具的包也是LV的。

而陳明亮財富積累的過程中也始終伴隨著黑社會的影子。2001年,他與馬當、雷德明開設了大世界酒店雲夢閣夜總會,先後糾集刑釋、閑散人員,通過組織、介紹、容留賣淫,放高利貸等非法手段瘋狂斂財。2006年,他又在澳門設立洗碼公司(組織企業老總到澳門賭博,獲取洗碼費,採取暴力手段強索賭債),斂財數億元,被抓捕時,尚有3億元賭債未收。

為了爭奪勢力範圍,確立自己的強勢地位。對外,他們採用報復殺人、故意傷害等暴力手段為組織造勢。並先後在大渡口區、九龍坡區、渝中區、渝北區等地,瘋狂實施殺人、傷害等暴力刑事犯罪行為,作案近百起。

王天倫是重慶今普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長,這個公司由上海梅林正廣和股份有限公司控股。

據鳳凰網報導,王天倫出生於1966年1月,曾是重慶2005年第9屆傑出青年農民的候選人,是重慶市大渡口區政協委員。他曾被稱為一名愛心企業家,是"一個催生出城市‘放心肉'的人"。

2003年7月,他創辦了目前西南地區規模最大的現代化生豬屠宰加工企業---重慶今普食品有限公司。但如今,人們認為重慶今普是王天倫昔日藉助黑惡勢力通過欺行霸市而最終誕生的產物。

1996年,擁有大專文化的王天倫和其兄弟王東明創辦了重慶市永紅食品有限公司。2003年7月,重慶市永紅食品有限公司控制了重慶今普約70%的股份。此後三年間,兄弟二人把剩餘股東的股權紛紛收入囊中,完成了對重慶今普的絕對控股。

如今的重慶今普已帶上國資色彩。2007年8月,重慶今普與上海梅林合資組建梅林今普。2008年9月,上海梅林與重慶今普董事長王天倫兄弟倆簽訂股權轉讓協議,上海梅林以8650萬元購入重慶今普51%的股權,此價格與交易標的評估價相比折價2.01%,使重慶今普成為其控股子公司。而重慶今普也日漸壯大,如今發展成生豬養殖、屠宰、精深加工、營銷配送及連鎖專賣為一體的農業綜合開發龍頭企業,同時也是在西南地區規模最大的現代化生豬屠宰企業,在重慶生豬屠宰領域處於壟斷地位。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重慶企業老闆告訴媒體:"重慶黑道與商道甚至有必然的關聯性,在重慶公開的幾個黑惡勢力團夥頭目中,黎強、陳明亮、龔剛模、王天倫、岳村等人都是億萬富翁,王天倫在屠宰行業壟斷市場,嚴重干擾和破壞了正常的市場經濟秩序。"

頂紅入黑之--下海篇

企圖利用自己的職業特長,滿足個人貪慾,甘願拋卻清水衙門,蛻變成"黑人"。此次打黑行動中,這樣的人物也不斷顯山露水。

岳村,就是這樣的代表人物。

據中廣網報導,江湖上人稱"村哥"的岳村,本是重慶警方一員干將,早年曾是重慶上清寺地段的一名聯防員,後因"工作認真"正式進入公安系統。岳村進入的,是重慶市公安局重案組。上世紀90年代,因工作成績突出,他被晉升為南岸區南濱路派出所所長。

那時,年輕警員都視他為楷模。知情人稱,岳村講義氣、心狠、膽大、有匪氣,後逐漸與"黑社會"人物有了深入交往。

警方透露,1996年開始,岳村在南岸區建起了自己的黑社會性質組織。這位所長竟用管理派出所警察的方法,對手下團夥成員實施集中管理模式,並建立起"三要兩不要"、"五條禁令"、"三刀六洞"等幫規。

2002年,岳村成立了重慶市邦德商務信息諮詢有限公司,號稱是我國第一傢俬人偵探公司。這裡的員工大多都擁有彪悍的體型,冷峻的眼神,黑色西裝,板寸平頭。

2004年左右,岳村從警察崗位上病退,很快成為一名千萬富翁,開著奔馳車到處招搖。警方披露說,他和他的團夥正是以開辦邦德公司為名,長期通過跟蹤、監聽等卑鄙手段,瘋狂地對黨政官員、企業老闆進行敲詐。

他經常光顧娛樂場所,經常前往澳門賭博,"岳村這兩年在賭場上輸的錢已上億",但他並沒有因此傾家蕩產。其財產到底有多少,至今是個謎。

陳坤志,1966年出生,1988年畢業於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曾在重慶市公安局江北區分局石門派出所出任民警。1989年12月5日因受賄被取消預備黨員資格,1990年3月29日受行政開除留用查看處分,1995年12月21日因毆打他人受到行政撤職處分,之後辭職離開公安機關。

離開警界後,陳坤志進入了商界,成為萬貫財務公司負責人,楊家坪一家酒店股東。

近年來,陳坤志入股通安路橋後,便利用其大肆洗黑錢和轉移國有資金。今年4月,在轟動一時的"重慶三工場土地拍賣"案中,陳坤志就被警方調查過。調查報告顯示:陳坤志曾以萬貫財務公司的名義陸續借給重慶廣海物流公司吳先生高利貸本金1000萬元,因吳先生無力支付高息,陳坤志就派人將吳先生非法拘禁。這1000萬元的高利貸,每個月利息就高達150萬元。

"什麼黑社會、流氓,那是很低級的......"數月前,面對外界對其黑惡勢力身份的指證和舉報,陳坤志還意氣風發地面對鏡頭,接受央視專訪,表現出一臉的不屑和滿腹的委屈。

然而,該期節目播出僅4個月後,陳坤志不僅被確證為重慶黑惡團夥首犯之一,還因涉嫌故意殺人罪被逮捕。

律師也瘋狂

10月18日,又有媒體透露,除了黑社會團夥被搗毀、高官落馬外,還有一批肩負實現社會正義神聖使命的律師陷入"墨缸",淪落成黑社會的"撈人工具"或因為利益淪為黑社會的幫凶。

被稱作司法界"及時雨"的重慶玉鑒律師事務所主任侯傑、"重慶首屆十佳女律師"胡燕瑜、重慶富國律師事務所主任陳仕謨和律師陶益芬先後因涉黑而被調查。

重慶玉鑒律師事務所主任侯傑,是一名名氣很大的律師。

他曾是重慶市檢察院檢察官,人脈很廣,被人稱為司法界的"及時雨"。在他手中,幾乎沒有打不贏的官司,擺不平的事,因此收費高昂。這次的"翻船",就和一起律師費高達250萬元的刑事案件有關。

據說,他拿到這筆高昂的律師費後,給警方辦案的一位負責人奉上了巨額賄賂,以換得警方移交檢察院時的"較輕犯罪情節"。接受賄賂的警方辦案負責人在打黑風暴中被抓獲後,很快交代出了各色行賄人,侯傑也因此落網。

曾獲"重慶首屆十佳女律師"稱號的胡燕瑜,是另一個被捲入打黑風暴的重慶名律師。

胡燕瑜是西南政法大學民商法研究生,她於2001年創辦重慶智博律師事務所並擔任主任。她還擔任了重慶市律師協會常務理事、重慶市律協金融證券業務委員會主任、重慶仲裁委員會仲裁員等職務。

有關她的介紹文字稱:"已成功代理2000多起民商事案件,積累了豐富的實踐經驗,擁有獨具專長的項目談判、策劃運作能力,能使客戶利益獲得巨大保障。"但據有關人士透露,這位美女律師的種種成績不是因為自己過硬的業務才能,而是得益於她充當了"重慶市法官學院院長、原重慶市高級法院執行局局長烏小青"的情婦。"他們的關係在重慶是眾所周知的,胡燕瑜的許多案源都是烏利用自己的關係和權力介紹的。"

一名司法界人士舉了個例子:"某銀行在重慶高級法院執行局申請執行一個案件,標的數億元。烏小青人為設置障礙,久拖不執行,目的是強迫銀行更換律師。當胡燕瑜作為該執行案的代理律師後,烏便積極組織展開工作,在一個月內成功執行。"據稱,僅此一案,胡燕瑜就得到律師代理費4000萬元。

烏小青落馬後,胡燕瑜成了拔蘿蔔時被"帶出的泥"。

来源:華聲在線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