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真實感人的愛情故事


16歲那年的一個黃昏,我放學回家,見我家圍了很多人,鄰居一見到我就把我拉走了。怎麼了?我心裏一陣驚恐,意識到家裡出事了。鄰居的阿姨一把摟住我就哭了:"丫頭,你家出大事了!" 我是在一瞬間成了孤兒的。父母出車送貨時與一輛大貨車相撞,一小時前在醫院裡永遠地閉上了雙眼!一瞬間,我由父母的掌上明珠變成孤兒。天,一下子就塌了下來!我哭得沒了眼淚,可父母再也不能安慰我了。

很快,我面臨失學的危險,雖然有老師和同學的資助,但杯水車薪,我怎麼能交得起重點高中高昂的學費?

市希望工程辦公室的人找到我,他們說:"有一個人願意幫助你,他在北京工作,是咱們市一中考出去的大學生,他說要幫助一個孤兒,因為他也是一個孤兒,你正好符合他幫扶的條件。"

就這樣,我接受了康雨明的資助。我不知康雨明是男是女,也不知多大年齡,當我把感謝信和自己的成績單寄給他的時候,他給我打來電話,我才知道,康雨明是個年輕的男子。

高中三年是康雨明支持我讀完的。為了去見他,我填報的志願全是北京。三年間,我們每週互通一封信,在信中他一直叫我小妹,鼓勵我努力學習,還從北京給我寄來了好多複習資料。我問過市希望工程辦公室他的基本情況,他們說,他只留了一個電話號碼,還知道他家是咱這兒的,別的都不清楚。

我如願以償考上了北外,但面對一年一萬多元的昂貴學費和生活費,我想我恐怕只能放棄了。即使對於在北京工作的康雨明來說,這也不是個小數目啊!何況,他如果有家有孩子,妻子也不一定同意啊!

我打電話告訴他,我不想去讀大學了。接到我電話的第三天,康雨明出現在我面前,見到他的一剎那,我呆了。他高高的,瘦瘦的,眼睛明亮的,黑髮在風中飛揚著。莫名其妙地,我的心"怦怦"亂跳起來:天啊,原來他這麼年輕,這麼帥!

他說了一句話:"燕子,我們同是天涯淪落人啊!"我的眼淚一下子就下來了。三年了,我沒有親人,那麼孤單;三年來,我在人前一直裝著堅強,但面對一個幫助了我三年的男人,我再也沒能控制住的感情。

"你一定要去讀大學。"康雨明說,"錢,你不用發愁。"

我感激地看著他,我的恩人,我怎麼報答他呢?抬起頭來,他說:"走,咱倆一起去吃家鄉的寬麵條吧。"

寬麵條是家鄉最有特色的小吃,薑絲、蔥花,上面飄著一層紅油。他說:"這是我小時候最愛吃的。"

"我也是。"我說。那真是很甜蜜的一天,我們要了兩個小菜,一人要了一大碗寬麵條。那是三年來我吃得最開心的一頓晚餐,我掏的錢,只花了不到二十塊錢。三年了,花了他這麼錢,應該我請他一次了。

送他上火車時,我心裏惆悵莫名。"北京見!"他揮著手說。

"北京見!"我眼裡泛上了淚光。那天,我穿著一條洗得發白的藍裙子。

深深眷戀,你不知去了哪裡

開學了。北京站。他來接我。接過我的包,他說:"你黑了,瘦了。" 是的,為了讓他省點錢,我整個暑假都在打工,送報紙,送牛奶,甚至給人擦皮鞋,我掙了二千塊錢。

到了宿舍,他拿出報紙包著的一包東西:"給,這是一萬塊錢,一年的學費。"

我退了他二千塊,我說:"我自己掙了二千塊,謝謝你了!"

他看了我一眼,"其實,我不想讓你太受累。以後有什麼困難就跟我說,反正咱都在北京,又是老鄉。"

"好的。"我感激地說,"你是我的大恩人,以後我會報答你的。"

他有點不高興地說:"你以為我是想讓你報答嗎?你是個孤兒,而我也父母雙亡。十四歲時,一個好心的大姐救了我,我發誓將來有機會一定會幫助那些和一樣需要幫助的人!"

原來是這樣!他只是想回報的心理。我理解他的心情,但不知為什麼,我心裏有了難言的惆悵。

他給我買好了好多東西,甚至有女孩子用的衛生棉,我的臉紅了... ...他又幫助我辦好了各種手續,室友問:"是你哥哥還是男朋友?"我的臉更紅了,嘴裡喃喃地說:"哦,都不是。"我多希望他是... ...唉,別胡思亂想了,他不過是扶困濟貧而已。

那以後,我們不常聯繫。我開始四處打工,做家教,幫廚,在學校裡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總之,我想盡量減輕他的負擔。但我總盼著他來看看我,他每次來都給我錢,囑咐我增加營養,說我太瘦太黃了,還說我連件像樣的衣服都沒有,讓我買衣服。我們之間的話題永遠是這些。

大三時,一家外企來學校搞活動,幫助貧困大學生,可以負責我全部學費,只是畢業後我必須為它工作五年。我簽下了合同,然後打電話將消息告訴了他,我不想再連累他了。不知為什麼,想到以後再也見不到他了,我心裏充滿了絕望。

那天他來看我時,正好有一個男同學找我要一個詩歌朗誦的稿子,詩歌是我起草的。男同學高大帥氣,充滿了陽光,其實我們只是同學關係,男同學正和校花熱戀著,但我覺得康雨明的表情好像有點尷尬,他說:"沒打擾你們嗎?"

"當然沒有。"我說,"走,我們去吃飯吧,我請你!咱還是吃寬麵條吧。"

吃麵條時,他說:"不如家鄉的好吃。"我想鼓足勇氣說以後我做給你吃,但終於沒有說出口。因為他愛吃寬麵條,我已經會做一碗色香味俱全的寬麵條了。

我和他說了簽約的事,並且說以後不再要他資助了,他訕訕地說:"好吧,它能保證供你上學嗎?如果不行,就再給我打電話。"

那天晚上我心裏難受極了。我想,總有一天,我會報答他的。可是,我心裏希望的是,可以和他一起,永遠永遠... ...

臨別時他從懷裡掏出一塊表,說:"送給你做個紀念吧!"那是一塊非常漂亮的菲亞達表。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送他上出租車的,當出租車開走時,我的臉上已經爬了一臉的淚水。

兩年後,在那家外企的資助下我畢業了,當然,我成了它的一員。沒想到我第一個月的薪水會那麼高,我想到的第一個人當然是康雨明,我要請他吃飯。

我打他的電話,聽筒裡傳來的聲音卻是:這個號碼是空號。

我的心一下子就空了。兩年了,我等的就是今天啊!我要告訴他,從第一次見面我就喜歡上他了,現在,我和他是平等的了,我可以說出自己的愛了。

可我再也找不到他了。我把電話打到家鄉,試圖得到他的一點線索,希望工程辦公室的人說,他只留了一個電話,他是那年的捐資助教先進個人,我們想把證書頒給他都找不到,那個號碼成了空號。

就這樣,我失去了康雨明,他好像蒸發了。

康雨明,你在哪裡?許多次睡夢中醒來,我喊著他的名字。在我心裏,他已不僅僅是我的恩人了... ...

意外重逢,你成了別人的新郎

2005春天,我被調往上海分公司做主管。想不到,在那裡我竟然遇到康雨明。可惜,這時的他已經是我下屬的護花護者。 我的助手小雪是一下年輕美麗女孩,活潑開朗,很快就把我當成無話不談的朋友。她常常和我說起她的男友,說男友多麼體貼、多麼善良,她說:"我這輩子最大的幸福就是遇到了他。"

那個小雪眼中的他讓我羨慕不已。我想,如果康雨明成為我的男友,他也會是這樣的男人。想想吧,上大學的第一天,他還親自給我鋪床呢!

我說:"小雪,有機會讓我見見你的男友吧!"

機會很快就來了。一天下班後,小雪的男友要來接她,他們訂好了婚期,準備一起去買床上用品。

我和小雪等在窗口邊,40分鐘後,一輛愛麗舍停在了樓下,從車上下來了一個穿著筆挺西裝的男人,小雪說:"看,那就是他!"

一瞬間,我如遭雷擊,天哪,我怎麼可能是他!

我呆呆的,像傻了一樣。直到小雪推了我一下,說:"傻了吧!怎麼樣,他帥吧?人特別好。"是的,我真傻了。眾裡尋他千百度,此刻,他就在眼前,卻成了別人的男友!而且,馬上就要結婚了... ...

小雪飛奔著下樓了,我呆呆地看著她親熱地為他整理衣領,然後,康雨明拉開車門讓小雪進了車。我的眼淚一下就模糊了視線,那個幸福的女孩應該是我啊,可是我們就這樣錯過了。那個夜晚,淚水浸濕了枕頭,我幾乎一夜沒睡。

第二天,我對小雪說:"我請你們吃飯吧。"小雪當然很高興。當康雨明出現在我面前時,他的驚訝不亞於我,我們相互看了對方好久,小雪說:"原來你們認識?真的太好了!"

康雨明說:"這麼多年,還好嗎?現在還是一個人嗎?"

我忍住眼淚說:"還好,還是一個人。"

小雪上衛生間的時候,面對面的我們忽然沉默了。我們彼此看著,他笑了:"你變成大女孩了,而且這麼美麗了。我記得第一次去看你,你又瘦又小,穿著一條藍裙子!"

他還記得我穿著藍裙子!我壓抑住自己的眼淚說:"你還記得那寬麵條嗎?你還記得這塊手錶嗎?"

說著,我把那塊戴了三年的表伸到他面前。小雪恰巧回來了,她說:"看什麼呢,我也看看。呵,菲亞達的表,是衝著那句廣告詞送的吧,"一旦擁有,別無所求"。誰送的?誰送的?"

我內心如五雷轟頂一般,"一旦擁有,別無所求"?難道說... ...康雨明躲開了我的目光。康雨明啊,康雨明,原來當年你的心思藏在這塊表裡。我要是早知道有這句廣告詞,一切都不會是今天這樣子。我的心,酸到了極點。

國慶節,他們結婚了。婚禮那天,我是伴娘,我也穿了紅衣服。有客人說我,你怎麼能穿紅衣服,這不是要把新娘比下去嗎?我的心思自己明白,我多想當一次他的新娘,哪怕是假的!

我醉倒在他們的婚禮上,我跑出去狂吐,他跟了出來,扶著我,溫和地說:"別喝了,你這樣會讓我心疼的!"

一句心疼說得我淚流滿面。是的,從我十六歲開始,他是心疼我的男人,看十年過去了,他依然在心疼,我為什麼錯過了這個心疼我的人?
有人在喊他,讓他去敬酒。我終於明白,所有一切無法挽回了,他是別人的丈夫了。

宴席散了以後,我已經醉得快不省人事,我藉著酒瘋,執意讓他送我,我開玩笑說:"小雪,把你的新郎借我一個小時!"

他開車送我,車裡放著不知誰的歌:"也許放棄才會擁有你,不再見你是否還能再想起你... ..."我痛哭失聲,我再也不要偽裝,今晚,我要告訴康雨明,我曾經那樣愛過你,我嚷著:"停車停車!"

車停在了一處幽靜的街巷裡,我對康雨明說:"有一句話我埋藏在心裏好多年,康雨明,我愛你!從第一次見到你我就愛上了你,你知道我有多愛你嗎?"我發了瘋一樣,含著眼淚說了至少有一千遍"我愛你",還說,"我找你找得都快瘋了。沒想到再見時,我已經沒了機會。"

我等待著他的裁決。他嘆息一聲,把我拉向他的懷中:"別說了,你說得我心都快碎了!"我說他是我的恩人,我一直以為自己配不上他,所以一直不敢表白。他說:"知道嗎?燕子!本來,我去家鄉看你,是想看看有沒有別人救濟你上大學,因為那時我正好被裁員。當我見到你時,我的心動了,下決心不論多難,都一定要供你上大學!當我發現自己越來起喜歡你時,我很自責。我怕你看不起我,說我居心不良;也怕別人說我是為了佔你便宜而資助你的。每次去學校看你回來,我都會高興好幾天。當看到你為了讓我少資助點錢累得那麼瘦時,我多麼心疼啊!可是更讓我心疼的是,後來你居然不要我的錢了。大三時,你和那家公司簽了合同,我知道自己應該退出了。那天在你宿舍見到那個男孩,我想,只有這樣的男孩子才配得上你,我算什麼啊!但是還是不甘心,我懷著最後一絲希望給你送了那塊表。我想,誰都知道那句廣告詞,如果你也愛我,你會找我的。沒想到,我等來的卻是你的沉默... ..."

康雨明繼繼續續地說著,我流著眼淚聽著。一段美好的情緣就這樣錯過了,他怕別人誤解他捐助的意圖,而我一直認為自己是一只可憐的醜小鴨。當我們再相見時,此情只能成追憶了!

我哭著向他訴說著自己對他的狂戀,淚與淚的交融中,我們瘋狂地吻在一起... ...我穿著紅色的裙子,他穿著新郎的服裝,就當今天我是他的新婚吧!
他的手機一遍遍地響著,我驀然想起,今天,他是男主角,他是新郎啊!
手機頑強地響著,他接了電話,是小雪。小雪說:"客人都在等著你,快回來啊,不要讓我做個尷尬的新娘。"

我們在和自己的感情拔河,最先鬆手的那個人一定會摔倒,我選擇摔倒吧,誰讓我不把愛勇敢地說出來?"你走吧,"我說,"快回去吧,我已經很滿足。至少我知道,你曾經愛過我,這就足夠了。如果有來生,讓我做家鄉的寬麵條給你吃吧,我要早早遇到你,再也不會錯過你!"

康雨明就這樣走了,他向我揮揮手。透過反光鏡,我看了他臉上眼淚如瀑布一般。

幾天之後,我申請回北京,上海這個城市注定會是我一生的心痛了。而我和康雨明的緣份,也許只能等到來生了。

每次看那塊表,我馬上便會想起----一旦擁有,別無所求。我想,那是我心裏最美麗、最燦爛,也最惆悵的初戀,我會把它藏在心裏,永遠,永遠... ...


来源:《家庭》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