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 切莫剝奪人們的知情權

2009-12-18 09:59 作者: 姜維平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12月16日,我讀了自由亞洲電臺發表的喬龍寫的題為《廣州隱瞞輻射事故犯眾怒》一文,嚇了一跳,文章說,近日一篇有關番禺鐘村的輻射事故消息傳開後,引起當地民眾強烈反響。香港多家媒體星期三則以大篇幅報導,指責官員只顧自己偷偷搬家,卻對普通民眾封鎖消息,草菅人命。據報導,河南半年前早有兩例,也出現官員悄悄逃命的現象,不過,其後引起全城80萬人大逃亡。作者還配發了3張照片,由此人們似乎親臨其境,看到了今年7月17日,河南杞縣80萬農民為躲避輻射大逃亡的情景。我困惑震怒,因為2007年和2008年,有好幾次我就住在廣州的番禺,並且還是文章提及的祁福新邨,但我從未聽說過有關輻射的事。

說來也巧,荊鴻是廣東省著名的書法家,篆刻大師,原為大連人,早在他70年代末任遼寧日報文藝部編輯時,我們就成了好朋友,所以2006年我獲釋後,一個人獨居,我頗為寂寞,應其邀請,曾多次隱居在荊鴻位於祈福新邨的一棟別墅裡,與其談書論道。他交遊甚廣,我在他的寓所,見過廣東省許多官員和社會名流,當然最多的是企業老闆,因為書法作品很貴,能買得起的都是這個階層的人士,但在我的印象中,祈福新邨是風水寳地,從未有人提到鈷輻射的問題,可見當地官員守口如瓶,保密之深。

喬龍的文章說,廣州番禺兩個月前發生的輻射事故,只是因幾天前的一個專業會議上有人提及,才經廣東省級媒體《南都》和《羊城晚報》傳開。值得注意的是,出事當地的廣州市的媒體卻到週三仍未見對該事故的報導。我想,這是黨報操控媒體造成的奇怪現象,令人法指。雖然,薩斯病曾在當年給了中共官員一個沉痛的教訓,但由於監督缺位的政治體制未變,他們並未真正地汲取經驗,還在搞自古皇帝"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愚民政策,用謊言欺騙群眾,維持自己的統治。

據報導,香港各報的中國版,星期三都對此事做了採訪和披露,並強調當局隱瞞事件的危險性。《明報》說,與事故現場一街之隔的祈福新邨居民驚覺身邊一直存在比垃圾焚燒廠更危險的"定時炸彈"。指出番禺垃圾廠項目之所以受祈福新村等業主反對,除了污染本身問題外,政府部門一直沒向居民交代,也是令業主不滿的原因。沒料到剛把番禺垃圾廠項目推延,但更危險的輻射早已在身邊。《蘋果日報》則指廣州隱瞞輻射草菅人命,令近在咫尺、有許多港人居住的祈福新邨等小區逾10萬居民卻被蒙在鼓裡,直到廣東《南方都市報》揭發事件,居民才如夢初醒,惶恐不安。同時,我看到一張廣州環保網的照片顯示,中國環境部核安全司副司長葉民,不久前在番禺出席有關預防輻射泄露的會議。這證明香港的媒體所言並非空穴來風。

我竭力回憶祈福新邨居地附近的可疑物,只記得有一家設備齊全,十分先進的醫院,荊鴻說,它是全世界最著名的醫院,那裡的醫護人員也是一流的,難道輻射之源就是在那裡嗎?喬龍的報導似乎否決了我的猜疑,他說,根據官方網站資料,肇事機構是廣州市科技局下屬的廣州科技開發總公司的一個高新技術企業。輻照中心擁有一個設計最大,裝源量為200萬居裡的鈷-60伽瑪輻照裝置。它為客戶提供醫療用品、化妝品輻照消毒滅菌,藥品、食品的輻照殺菌,高分子材料輻照改性,水晶、珍珠的輻照著色等服務。當地一位知情者對本臺透露,該集團實際上也是鈷-60的倉庫,屬保密單位。"表面上是一個公司,其實是一個鈷的存儲倉庫,發生故障就隱瞞吧。離祈福新村才百多米,居民感覺上當受騙,但政府說沒有放射(泄漏)。"
至此,事情已非常明顯,號稱"小聯合國"的祈福新邨原來竟與一個"大炸彈"為鄰,這怎能不令十多萬居民感到恐慌呢?我知道,那裡不僅居住很多香港人,連新邨的大老闆也在其地興建了地堡式的豪宅,而且全世界幾乎所有國家的人,都有選擇在這裡生活的。雖然他離廣州很近,出行方便,周邊商場物價較之港澳便宜,但卻面臨著專制政權的新聞封鎖,除了物質生活應有盡有之外,精神生活不能不令人堪憂。

正如報導所披露的那樣,在祈福新邨的業主中,一位香港的歐先生不滿當局隱瞞,他對香港《東方日報》表示,直至看報紙才知道身邊竟有一個"輻照中心",還差點發生了鈷-60泄漏事件。他怒斥廣州當局沒有及時向市民公布事件的詳情,令他們無法防範。甚至有業主表示要搬走,他擔心當地的樓價會急跌。我認為,這充分說明沒有了知情權,人生的價值等於零,既便富足也沒有幸福和快樂,而且最痛苦的是,他們一旦知道了真相,那種被欺騙和被愚弄的感覺會使人悲憤無比,痛不欲生,會使以往得到的聲色犬馬的享受淡然失色,心目中政府的公信力蕩然無存!這裡的道理非常簡單:人不是動物,是萬物之靈,人首先應當擁有知情權,才能有選擇權,決策權,才會有幸福感,愉悅感和成就感,而一黨執政下的中國,恰恰沒有這個最重要的東西。

那麼,官員不知道知情權的重要性嗎?我認為他們應當知道,但問題是他們認為別人是下等人,不需要知道。拿上述輻射源來說,各級官員堅信,"輻射的事是國家統管的,屬於機密材料,有軍工作用,他們不可能對外說。鈷的儲存基地下面有個什麼井,他不會告訴你,這是國家機密。"這裡的思想根源是,中國官員不是人們投票選舉產生的,他不會在乎老百姓的感受和死活,所以中共高層設計了所謂信息密級,依據官的四六九等,搞什麼"秘密","機密","絕密",什麼級別的官看什麼材料,都有明確的規定,還搞了所謂的《保密法》,以便恐嚇求知慾強的人們。近些年隨著政治上的倒退,中共保密的東西越來越多,越來越細,使看機密文件成了當官的最大特權,擴大保密範圍成了愚弄百姓的最佳手段,白姓的頓悟成了維權運動的最可怕的導火鎖。而自我感覺良好的官員,成了終日坐在火山口上的最可笑的傻子。

其傻在於,他們不知道,當他們還像封建皇帝一樣蔑視小民百姓的生命安危之時,人類已經進入了地球村的信息化時代,世界上已經很難再有秘密了,像上述關係到人們死活的輻射源的事項,如何向祈福新邨的百姓保密呢,或者說,當官員們一邊欺騙他人,一邊偷偷遷居的時候,怎能瞞過手機,網際網路,數碼相機,瞞過人們的慧眼和明心呢!


於是,就出現了咄咄怪事,香港已把這個新聞炒得沸沸揚揚了,國內媒體還在層層請示宣傳部,報導還在羞羞答答,遮遮掩掩,真是"猶抱琵笆半遮面"。正如喬龍所說的那樣:"據瞭解,中國地方官員幹部在發生"鈷-60"事件後,只顧自家悄悄逃亡,這次不是首例。今年6月初,河南開封杞縣利民輻照廠發生同類事故一個星期後,才被知情者在網上發帖捅破。當局立即在電視臺晝夜"闢謠"。當地環保部門又以"不屬於輻射事故"為由,沒有對外公布事件,而幹部卻悄悄逃走。其後,引起全城百萬人大逃亡。另一起是發生在河南中牟,詳情未見官方報導。"

寫到最後,我又想到了荊鴻,想到了經其介紹,當年見過的那些富得流油的,以收藏書畫為樂的大款們,他們雖然擁有億元家產,享樂的是別墅房車,華衣美食,卻唯獨沒有人最寳貴的知情權,這是怎樣的悲哀啊!。。。。。。我想給荊鴻打個電話,和他討論這個道理,但想到監聽的特工耳朵,雖走近話機,只能望而卻步。顯然,像他這樣刻一枚圖章收入萬元,畫一幅作品按尺論價的人,為保住物質利益,我不得不與其保持距離。嘆息之餘,我苦思冥想:什麼時候共產黨能讓自已的國民免於恐懼的威脅,能把知情權,決策權和選舉權,真正地還給人民!同時社會還不要亂,經濟還要像今天這樣繁榮,我們的藝術作品還能賣上好價錢,我還能住回那個別墅,那該有多好啊!但有人會對我說,這是黃粱美夢!不過我認為有夢才有追求,才有希望!

2009年12月16日於多倫多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