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移民程序冗長繁瑣 造成家庭悲劇

2010-02-18 10:54 作者: 肖見編譯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根據美國法律,2001年4月以後結婚的無簽證入美的外國配偶,必須離開,並要在自己母國的美國領事館申請簽證。多年來,許多不得不分開的夫婦望眼 欲穿等待團聚,有些則分手了。一些國會議員認為為了防止非法移民利用假結婚欺詐,設置這種障礙是必要的。也有人認為這造成骨肉分離、家庭分裂的痛苦,但沒 有人去跟蹤這些結果。

《紐約時報》11日報導,恩卡拉達(Segundo Encalada)的悲劇是個突出的例子,在漫長的等待中以自殺結束自己的生命,造成無法彌補的遺憾。

伊麗莎白·德拉蒙德(Elizabeth Drummond)是位有著一個男孩的貧窮單身母親。她的祖先可追溯到五月花號首批移民和美國印第安部落。與她結婚的男子,賽岡度·恩卡拉達 (Segundo Encalada),17歲的時候被他的父母從厄瓜多非法送入美國。不久之後,他倆結婚並先後生了一個兒子和兩個女兒。

恩卡拉達在長島從事建築和庭院工作來養家餬口。在美國移民史的早期,像他們這種情況可以繼續生活在一起。但在2006年7月後,打擊非法移民席捲全美,她的丈夫被移民當局下令採取「自願離開」的方式回到厄瓜多。當時恩卡拉達女士懷著他們的第三個女兒。

他們曾想躲藏起來,但最終選擇了遵守法律,像成千上萬個有著類似情況的家庭那樣,接受了痛苦的分離,因為這是能成為合法夫妻的唯一途徑。

他們的律師說,這只需要2個月到一年的時間。然而,一等3年過去了,恩卡拉達女士失去了他們的公寓,她的兒子在8歲得了抑鬱症住進醫院。2009年7月份, 她飛往美國駐厄瓜多的瓜亞基爾(Guyaquil)領事館接受夫妻共同面試時,那裡的官員以「假結婚」為由拒絕了他倆的申請。

32歲的恩卡拉達女士給白宮、國務院和國會辦事處寫信懇求幫助,但石沉大海。於是她又找了一個新律師。但當新律師開始工作的時候,她的28歲丈夫顯然失去了信心,在2009年12月15日,遠離家人的又一個聖誕節臨近的時候,服毒自盡。

恩卡拉達女士的案件有些神秘。雖然她在2005年2月3日與領事見面時提供了大量的婚姻證據,包括家庭相冊和公寓租約,然而領事館後來告知沒有她來這裡的記錄。

恩卡拉達女士10月22日向領事館發緊急電子郵件抗議:「怎麼能沒有我們在2009年7月20日一起接受面試的證明?請讓我知道我們的下一步是什麼,我需要我的丈夫,我的孩子需要他們的父親回來!」但沒有回音。

恩卡拉達自殺後的一週,即聖誕節前夜,領事館突然對案件的延遲表示道歉,並稱對她的事件十分關注。在電子郵件中詢問她航空公司的登機證,還有曾經面試過他的官員和其它信息的描述。恩卡拉達女士沒有給與回答。因為「沒用了,他已經走了。」

曾 在一家保險公司擔任出納員的恩卡拉達女士的前律師警告她不要申請公共援助,因為這將危及她先生的移民申請。她的數千美元的法律費用和訴訟費,大部分是借 款。幸好她和孩子還能住在她父親家。但對孩子們的打擊是巨大的。孩子們拿著幾年前與父親的合影追憶著曾經有過的家庭溫馨。

最近的研究發現: 由於移民執法使得兒童與父母分離後所造成的心理壓力和家庭困難是普遍的。紐約民主黨眾議員表何塞·塞拉諾(José E. Serrano)提出議案,允許移民法官酌情考慮被驅逐出境者的家庭情況。但反對者認為這是開了一個大赦的後門和對生兒育女的非法移民的讓步。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