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成全了自己的碧海藍天(第123、124章)


(211)
第二天不用上班,所以睡不著就索性盡情地睡不著好了。
凌晨兩點,我還在看《雛菊》,電影院看過之後.跑去買了碟回來收藏,悲傷的時候,拿出來放,也算有點以毒攻毒的意思雛菊是一種太常見的花,初秋的時候,南京的街頭也到處有的賣,小小的花蕊平和清雅,倔強地綻放著生命的張力。然而,它的花語卻是不能發育的愛,也許注定一場沒有未來的愛情。默默地凝神看著她,嘴角邊若有似無的笑容,都會讓我唏噓不已。
時間總是錯位,愛情總是不圓滿。
期間冷楓打來電話:「你還好吧?」他的聲音背景是強勁的風和呼嘯的馬達聲.我料想他是在長雲的車子上。
「還好。」我輕聲說,但心底泛起了很深的失落,如果我真的好,此時才接到他的問候,若是急病,怕是屍骨都寒了。
我一向自詡是個積極向人的人,可那天深夜,竟如此悲觀

(212)
幾乎是天亮了才睡,結果九點多鐘被上司的電話拎起來加班,我鬱悶地蒙在被子裡大叫:「去死吧!」
當然,挂了電話才敢喊。
就像亦舒哪部小說裡所寫:「老闆讓我站著死,我不敢坐著生。」想想一屁股的債,如果我不工作,估計挨不了幾個月,銀行就會把我的房子拍賣變現。
二十郎當歲時流落街頭,那是闖蕩江湖,有豪情夠膽識;我這種情況再浪跡天涯,那就是落難了。姐們好不容易才從坑裡爬出來,說什麼也不能再走回頭路了。
於是堅持著爬起來,收拾包包準備去上班。深夜的悲傷與小資情調,此時被現實生活摧殘得灰飛煙滅。如果能夠讓我多睡片刻,肯定比什麼都強。
到了辦公室,發現被召集來加班的還不止我一個,頓時覺得有點心理平衡了(什麼心態?鄙視自己一下)。然而人家看我的眼神,分明也充滿了幸災樂禍。
加班就是整理報表.將一個季度的銷售數據進行統計和分析.然後交給老闆審閱。每每開員工大會,大老闆的最後一句話都是口號式的,「自加壓力,挖掘潛力,共創繁榮!」
下面立馬有人小聲介面:「還挖,都挖出地下水來了!"

(213)
加班間隙上了一下校友錄,發現同學聚會的消息,一位留校當老師的同學剛剛發布的,時間是下週末,地點在學校裡的一家餐廳。
聚會的各條注意事項很搞笑:
1.每人交200元活動費用,歡迎帶家屬,家屬費用白行繳納,嬰兒可免費。
2.外地同學車馬費自理.可代訂酒店,價格優惠。
3.此次活動歡迎贊助,數額不限.多多少少捧個場,給系裡塊匾啥的。
報名者長長的一串,我也給自己報了名,順便諮詢了一下是否可以捎上准家屬?」 .
當晚,我正在和幾個同事約在公司附近的小館子吃晚飯,商量著點什麼菜。這是件麻煩事,人人都不願意點,我翻著菜譜。每提議一個菜,都有人說話:「我不吃香菇1」「我不吃生菜!」「我不吃臭豆腐!」
「這不吃那不吃,你們到底想吃什麼!」我凶巴巴地問。
「隨便!」所有人都異口同聲。
就在我千辛萬苦地為大家點完菜的時候,接到田飛的簡訊「最近好嗎?同學聚會你也去啊?」
我回:「是啊。你們來嗎?」特意說「你們」,足見我用心良苦了吧。
「是的,我是第三個報名的,你沒看見?」
「呵呵,沒在意。」我說的可是真話,那麼多人,用的都是網名我哪看得過來啊。
「那到時候見了。」 .
「哦,好。」我回覆。 ?
時常有人問,真正忘記一個愛過的人是什麼狀態?我想在偶然得到這個人的消息時,很平常很平淡,波瀾不驚,心如止水。
做到這點,很不容易,我想我做到了。

(214)
猴子又要走了,臨別之前,召集大家聚聚,一起吃。中國人就是有意思,大事小事均跟吃飯沾邊,接風吃,送行也是,然後者的氣氛就要沈重許多。
多喝了幾杯,猴子的舌頭就打結了:「各位兄弟姐妹,我猴子謝謝你們來捧場。」說完就站在椅子上三鞠躬,搖搖晃晃說什麼也不出來。
我和阿文送他回家,站在他們家大門口,他傻乎乎地衝我們說「咱們以後要加強聯繫!」
道別的話說一千道一萬,這哥們還站在門口不進去,他看了我半天,說:「哎,我說你們怎麼還不回家啊?」
「我的哥哥呀,你是你的家!我憋不住狂笑。
「不都是男的送女的嗎?今天怎麼你們送我了?」他琢磨不出來。
臨上飛機前,猴子打了個電話給我,「藍,你要好好的。如果有人再找你麻煩,我不遠萬里也要回來砍他!」
聽得我的眼圈都紅了。…
<後續>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