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維光評中共為什麼根本不可能政改(圖)

2010-10-26 03:42 作者: 仲維光

手機版 简体 16個留言 列印 特大

仲維光

聽眾朋友,您好!中共的十七屆五中全會結束了。在會前,溫家寶曾密集高調的談到中共的政治改革,因此有一些人對會議中沒有談到這個話題感到失望。 10月23號,旅德著名學者、極權主義問題專家仲維光對希望之聲的記者表示,中共根本不可能接受政治改革,它這一提法正是為了穩固自己的政權。請聽詳細報導。

主持人:有一些中國人對中共的政治改革還有所期待,仲先生,你怎麼看政改?

仲維光:談到溫家寶在這次會議以前幾次提到所謂政治改革的問題,在世界上有一些媒體和一些個人呢,對他這種東西居然有一種積極的反應,這讓我很奇怪。怎麼會到現在還有人這樣的自欺欺人?

為什麼呢?因為我們已經和共產黨打交道半個多世紀了,而且無論是我們中國人還是西方人,都有著和共產黨打交道的非常多的經驗。大家都知道,如果在以前,沒有這些經驗的時候,你有這個期待那還情有可原。但是五十多年以來已經有很多、很多的這樣的經驗,而且已經有很多很多的共產黨人出來談過這個問題。這裡面最典型的一個就是對東德的前政治局常委沙波夫斯基的採訪。

沙波夫斯基,就是在柏林牆倒的那一夜晚宣布東方的人可以立刻到西方去旅行去的那位負責人。沙波夫斯基就講過,他說實際上,在共產黨領導人裡頭沒有一個人他們講的所謂的改革需要,能夠損害到共產黨自己的政權,是要真的把共產黨的政權開放出來,把這權力的一部分送給別人。他說沒有一個共產黨人是這樣的,所有這些談改革的人都是為了共產黨的獨裁統治更加穩固。

主持人:溫家寶在不久前,在很短的時間裏,6次高調談及政改。你如何理解這個信號?

仲維光:溫家寶的這6次談話,大家覺得他是頻繁和高調,實際上呢在歷史上,共產黨在這些個問題上唱高調的從來就沒有少見過。大家知道在49年以前共產黨就是高唱著要民主,要給予中國「新的民主」、「新社會」這樣的高調。但49年以後呢?不要說遠的,再比如說56年、57年毛澤東就講過「百花齊放」。這個百花齊放是什麼呢?是在共產黨領導底下的「百花齊放」!因此呢,那些個「百花」呢還都是歌頌共產黨的「百花」。

這期間毛澤東在58、59年還談到過,說現在社會上有很多要法制,他就問劉少奇,你看怎麼著,劉少奇呢想了想說,「我看還是得人治」。劉少奇說的是更直接、露骨。但是如果當時毛澤東把「我們要法制」叫的震天響的話,那麼能相信他要的是法制嗎?

毛澤東要的法制第一條就是要保障共產黨的統治,因此呢,即便毛澤東當時大喊要法制,實際上的結果也是共產黨的一黨專制。

到了文化大革命,毛澤東說實行「大民主」。「大民主」實際上是什麼呢?是沒有民主!那麼在後來79年以後,鄧小平多次提出撥亂反正,也多次提出中國社會要改革、要改變。但是改革、改變這一切要改什麼呢?實在的說,就是沙波夫斯基所說的「怎麼做才能夠鞏固共產黨的專制」。那麼,在經濟上為什麼會做出一些寬鬆呢?就是因為共產黨在經濟上不這樣做就不行了,不這樣做它的政權就面臨倒塌的危險了。

溫家寶為什麼要連續6次放出這樣一個信號呢?也是因為國內維權的人聲音大了,因為國內這種貧富不均更加嚴重了,因為國內很多人看到政治制度的問題了,所以溫家寶就不得不連續6次,他還可以10次、20次來講政治改革。讓人們以為這不是共產黨統治集團造成的問題,他們是要克服這些問題的。

所有溫家寶講的政治改革有一點您可以不用懷疑,就是絕對不是共產黨利用政治改革把自己的權力送到您手裡。如果要想使共產黨實行真正的政治改革,或者說迫使共產黨做出一些政治改革的話,那只有外界的壓力。在外界的壓力足夠大的時候,共產黨才會被迫做出一些後退。為什麼後退呢?還是為了要繼續掌權。因此可以說,只要共產黨掌權,那就根本不可能有政治改革,根本不可能有政治上的任何根本上的變化!他們自己的任何政治上的所謂一點點的變化,都是為了鞏固政權。

所以在這裡大家可以相信,如果哪個共產黨人再出來講政治改革的話,你就仔細看一看他是否要想使共產黨讓自己的權力能讓人民去享有,能讓更多的人去享有,也就是說呢,是否能讓自己的權力接受別人的控制和監控,如果它沒有這樣一種想法的話,那麼無論他怎麼說都是一種謊話。

主持人:那如果還有人對中共的政改抱有幻想,你想對他們說什麼話呢?

仲維光:到現在經過了半個多世紀,還對中共抱有一些幻想、一些希望的人,包括那些和大陸打交道的臺灣人,我要說的是,如果你能夠看到有一種辦法能夠束縛住中共不去亂來,那麼呢,您可以去認真聽他的一些話。如果沒有任何一種辦法能夠束縛住它這種亂來的話呢,那麼中共說什麼都是騙人的。它今天可以說「政改」,明天可以說堅決實行「專政」!左也罷、右也罷,都是為了它的政權!你都不能認真看待。你認真看待的只有一點,就是它是一定要專制!

所以,我不認為中共能變好,因為任何變好都意味著中共要放棄它的一黨專制,而這個放棄一黨專制是中共絕不會接受的。

對於那些現在說中共好話,散步對中共希望的人,我要說的是,這就好像過去,中共有好多所謂民主黨派的人,他們損害了別人,他們暫時在中共那換了點好處,但是最後中共還是把這樣的人也一起收拾了。因此,我認為所有的這樣的人,他們的下場也並不會好。此外除了中共對他們迫害以外,在民眾中他們也會顏面喪失已盡。

主持人:你看,這次中共的五中全會之後,又要求黨員學習啊,媒體上又大力的宣傳。中共為什麼老強制人學習它的東西呢?

仲維光:我們在西方生活的人知道這種宣傳手段的低劣。中共的所有這些東西都是為了一個目地的一種政治宣傳,而這種政治宣傳裡是充滿謊言的,這種謊言呢就是一定要強迫大家去接受。這個就是為什麼到今天為止中共這麼重視宣傳。

全世界的國家裡頭只有共產黨國家和以前的希特勒國家有宣傳部,就是要徹底控制人們的頭腦。這個宣傳部從另外一個角度看,就是越是中共害怕的事情,它們往往在這些事情上所投入的宣傳力量越大。大家由此可以看到,中共最害怕的是什麼。我舉個例子——法輪功,因為中共最害怕法輪功,所以中共在法輪功問題上面投入的宣傳力量最大。

現在同樣是因為他懼怕任何政治上的變動,所以它就要在這些方面要投入最大的人力、物力,就要強迫所有的人來看它的這個東西。這種強制洗腦實際上就對人產生了一種客觀上的恐怖作用,因為它使人在心理上、在頭腦中產生一種幻覺,以為一切真的是這樣的。這種強制洗腦和它的那個暴力恐怖手段一樣,它是一種心理恐怖。一個暴力恐怖、一個心理恐怖。這就是大家常說的,共產黨專制是建立在恐怖統治上的。

主持人:我還有一個問題噢,就是中共在政治方面改良了,那麼,中國民眾能接受它嗎?會出現什麼情況?

仲維光:這個就是我前面所要講的,中共假如現在想改良的話,是不是民眾就能原諒它以前犯下的罪。這是不可能的,罪行永遠是罪行!
此外,這就讓我們看到,中共已經不可能在政治上實行改革,因為任何的政治改革他們第一步所要面臨的,就是他們曾經殺過人,他們手上血債纍纍,第一步的政治改革就要面臨這個東西,結果就是中共必須得拋棄這個一黨專制,而且要認罪。而這樣做的結果,中共必然立即崩潰。所以中共在過去半個世紀是它自己給它自己脖子上繫上了「絞索」,是它自己已經使自己沒有退路!

主持人:感謝仲維光先生!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