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真相將毛澤東還原成「人」(圖)

原題:把毛澤東還原成人--讀《紅太陽的隕落》

2010-11-11 21:05 作者: 茅於軾

手機版 简体 1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禍國殃民的總後臺還在天安門城樓上掛著,在大家每天用的鈔票上印著。

毛澤東原來是一座「神」,現在隨著越來越多的資料的揭露,慢慢地還原為一個「人」,一個有血有肉的人。大家能看到他控制不住自己而流口水,他跨不上汽車而不得不請人把他抬上去,他長期臥床而腿肚子又細又弱。現在大家從瞭解一般人的角度來看毛澤東,得到了許多新的印象。他無非是一個人,雖然他的智力過人,但是免不了陷入每一個人都會碰到的規律。他不能突破規律,而是被普遍的規律所限制。他根本不是神,對他的一切迷信將會逐步消退。

他做的一件大事就是文化大革命。這是他對三年災荒責任恐懼的反應。中國餓死三千多萬人,超過中外歷史上餓死人的最高記錄,而且是在和平時期,沒有任何別的理由可推脫。這是誰的責任。無疑是毛澤東的責任。他毫無道理地反對彭德懷的批評,生怕彭德懷會奪他的權,不顧已經暴露的左傾禍害,繼續更嚴厲地往左偏離,不許人說真話,搞完全脫離實際的大躍進,大煉鋼鐵,人民公社。導致大飢荒。為了逃脫這個責任,他發動文化革命,逼死曾經因三年災荒批評過他的劉少奇。他想消滅一切政治上的對手,無限地擴大自己的權力,還打算把自己的權力在他死後交班給自己最可靠的人,江青。在他的眼中,人民只不過是一堆肉,是叫喊萬歲口號的工具。權力慾望控制住了他的生命,他為此而完全瘋狂了,用最大的代價去追求權力,以至於他的權力本身因此而削弱。

他追求權力的方法是階級鬥爭。階級鬥爭的原意是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鬥。但是毛澤東的階級鬥爭和資產或無產根本無關。他所謂的資產階級實際上就是他所不喜歡的人,大部分還是真正的無產階級。這種無原則的鬥爭最後把他自己也毀了。從五十年代開始他就迷戀於階級鬥爭。反右派,反右傾,四清,文革,都是圍繞著階級鬥爭展開的。他清除了彭德懷,賀龍,陳毅,劉伯承,陶鑄。又利用林彪斗倒了劉少奇。到後來對林彪也不信任,想搞掉林彪。最後連周恩來也要反,只剩下孤家寡人和幾個親戚,江青、毛遠新、王海容,和極少數幾個家丁,像張玉鳳等。如果毛澤東不那麼相信階級鬥爭,而是以和為貴,搞團結,他死的時候絕不會那麼孤獨,雖然有三年災荒的責任,他作為開國元勛,還能受到大多數人的尊敬。可見毛澤東是被自己的階級鬥爭毀壞的。林彪出事以後毛澤東多次教訓江青要團結,他只看見江青到處斗人如何糟糕,但是江青只不過是他的一條狗,叫她咬誰就咬誰。他自己到最後也沒有放棄階級鬥爭。

從現在揭發出來的細節看,毛澤東搞階級鬥爭使得黨內人人自危,人際關係極不正常。一切事務都圍繞一個「權」字。什麼國家的團結,人民的利益,統統都放到腦後。國家的幾個領導人成天想的是一件事對誰有利,特別是對毛澤東的權如何。沒有任何人敢於冒犯毛澤東,一個國家的事完全變成了毛家的私事。當時許多人無法理解的種種事態,現在一件件都擺清楚了。聶元梓的大字報怎麼變成了革命的大字報,幾個大學的造反小將怎麼被呼來喝去被利用的,在武漢王力被打,和以後的天安門保衛中央文革的大會的背景,誰是516分子,為什麼要整516,何以要批林批孔批周公,這一切外人根本看不懂的事,其實就是毛澤東消滅政治對手的策略。他心裏很清楚,但又不便說清楚。文革中許多重要的事情請示他,他總是模棱兩可,叫別人去猜。因為他的真正目的是見不得人的,他的心理非常陰暗。一個國家由這樣一個權力無邊,又有不可告人目的的領導人指揮,一直走到了經濟和政治雙崩潰的邊緣,這是一點也不奇怪的。

毛澤東的最後幾年裡,雖然身體完全不行了,但是腦子還很清楚。他知道自己快要死了。國家的領導權交給誰?在他心目中只有江青最可靠。所以決定讓江青接班。但是他也明白江青結怨過多,無法獲得大多數人的同意,所以讓華國鋒協助江青。毛澤東一面對華國鋒說:你辦事,我放心。但是還說:有事找江青商量。毛在他死前一年對他死後的國家領導人的安排是:黨主席,江青;總理,華國鋒;人大委員長,王洪文或毛遠新;軍委主席,陳錫聯。以後又改為黨主席是毛遠新。總之沒超出他自己的幾個近親。江青或毛遠新何德何能,憑什麼能擔任國家主席之職?江青在文革中的表現完全是一個潑婦,絲毫沒有遠見卓識,自我膨脹,不知天高地厚。粉碎四人幫後對江青的審判把她定為篡黨奪權的反革命,判刑死緩,是極其公平的。毛澤東居然想把國家的政權交給一個反革命分子。他腦子裡唯一想的就是毛澤東的家天下如何維持。1991年林彪出事後全國人民鬆了一口氣,認為林彪誤導偉大領袖搞文化大革命。現在林彪死了,這場毫無道理的文化大革命應該停止了。各處地方都在落實政策,解放原來反林彪和反文革的人。可是毛澤東因為林彪出事而心情極端壓抑,生了一場大病,他的健康再也沒有恢復。一國的領袖其心情和百姓的心情極端相反,面對同一件事百姓興高采烈,領袖悶悶不樂,真是百姓的極大不幸。

權力慾徹底毀掉了毛澤東,使他完全喪失了正常思維,把國家的事看成了自己一家的事。雖然他知道江青不得人心,說「不出三五年必將腥風血雨」。但是他無法擺脫這個局面。他已經瘋狂了,被階級鬥爭搞瘋狂了。讓江青接班是他僅有的最佳選擇。他之所以欲置周恩來於死地,就是因為他不相信週會臣服江青。他本來的理想是讓周恩來協助江青掌權。但是周恩來無法和江青合作。江青根本不是一個政治家。共產黨在建國時期湧現的無數英雄人物竟沒有一個能夠及得上一個潑婦。毛澤東之昏庸和他極高的智力相結合,把中國搞成一個不成為國家的「國家」。在毀壞國家上他的能力發揮到了極致,無人能及得上他的百分之一。

越來越多的資料解密,文革這場鬧劇的來龍去脈越看越清楚了。毛澤東和斯大林不同。斯大林的目的就是清除異黨,殺人就是目的。而毛澤東的目的不在把人殺掉,而是讓他遭受極大的侮辱和痛苦。首先讓他被孤立,誰也不敢同情他,把他搞成人民的敵人,繼而剝奪他的基本人權。任何一個人都能隨意侮辱,可以隨便打,叫他喝痰盂裡的髒水,打傷了不許醫院給他治療。最後讓他自己覺得生不如死,自殺算了。而且自殺的時候還要喊「毛主席萬歲」;如果他膽敢有絲毫對毛澤東的不敬,他死後所有的親屬都會遭遇更悲慘的命運。毛澤東整劉少奇就是一個例子。劉少奇快要死了,毛澤東下令搶救,要等黨代會通過決議,把叛徒特務工賊劉少奇永遠開除出黨,並選擇在他七十歲生日的那天當面宣讀給劉少奇聽,然後讓他慢慢在無助的痛苦中死去。毛整死的高幹無一是經過審判(哪怕是走形式)正式處死的,都是讓他們慢慢地在孤立無援的極端隔絕的狀態下,受夠了一切痛苦再死掉。這一過程是需要精心設計的,是耗費精力的。毛的精力大部分都用在了這方面。甚至對一般的小人物,也不是簡單地處死,而同樣叫他們經受極大的痛苦才殺掉,像張志新,遇羅克,林昭,王佩英,無一不是在就義前叫他們受盡了罪才把他們殺掉。這都是學的毛澤東。

但是毛澤東又是幼稚的,他絕沒有想到最後自己變成了孤家寡人,沒有一個真正志同道合的政治家在身邊,剩下一批狐群狗黨。最後他信賴的人,只剩下後來被判刑的四人幫。大家吹噓毛的高瞻遠矚,其實毛是鼠目寸光。他發動文化革命的時候絕沒有想到自己會變成孤家寡人。最初和自己一起奮鬥的親密戰友都被整得眾叛親離。毛死後華國鋒和葉劍英抓捕了四人幫,最高法院審判了四人幫,把他們判了刑。但是四人幫的頭頭,這禍國殃民的總後臺還在天安門城樓上掛著,在大家每天用的鈔票上印著。中國的這幕滑稽劇現在還沒有真正謝幕。不過毛澤東是人不是神,他終究要完全走下神臺,成為一個普通人,在消除一切迷信的條件下接受公正的評判。

(本文摘自把毛澤東還原成人--讀《紅太陽的隕落》)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