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投資移民新規:有理無錢莫進來?


11月10日,加拿大聯邦移民部宣布,將從12月1日起重新接受聯邦投資移民申請,此前6天,加拿大省級投資移民最大的接收地——說法語的魁北克省也宣布,12月1日為該省新投資移民政策出臺,暨重新接受省投資移民申請的日期。消息傳出,蟄伏許久的移民中介和申請人們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他們的確也等得太久了:今年6月25日,加拿大聯邦移民部在事先毫無徵兆的情況下,突然宣布暫停受理投資移民申請,並於即日生效,中介和申請人們已焦急等待了4個多月;10月11日,魁北克省宣布,自15日起暫停接受新案,因為聞訊趕來「搶大限」的人過多,他們索性在13日就提前關門大吉。

可是這個重新開放的大門,門票變得昂貴了很多:不論聯邦或魁北克省,根據新法,投資移民需要擁有160萬加元資產,並在加拿大投資至少80萬加元,這一規定比原先80萬資產、投資至少40萬加元的標尺,翻了整整一倍。

許多移民中介和申請人直言不諱地表示,這項政策最大的受害者,是華裔移民申請人。

據加拿大聯邦統計局的資料顯示,每年加拿大聯邦移民部的投資移民配額為1500人,其中處理歷年積壓個案1000人,新移民500人,這些人中亞裔佔80%以上,而大陸投資移民又佔亞裔的60%以上;而魁北克省2010年投資移民配額為3000人,其中積壓個案2000,新移民1000,該省採取地區比例制,亞洲移民的接受上限為24%,其中絕大部分被北京、香港兩個移民申請接收地所佔有,前者全部是大陸申請人,後者大陸申請人的比例也逐年提升。

投資移民資產標準提高的理由,按照加拿大官方的說法,是為了加快審批速度。目前不論聯邦或魁北克省投資移民,從申請到審批,期間都要等待漫長時間,資產標準提高,就可以讓申請人數量減少,從而人為縮短排隊等候時間。

不過這一政策同樣受到質疑,認為是變相苛待華人申請者。一些移民機構指出,同樣類別的移民申請,北京的申請人所需等候時間,往往是倫敦的4-6倍,華沙的3-5倍,即使與鄰近的香港、馬尼拉相比,也要長几個月。

對此加拿大當局似也是有苦難言,聯邦移民部長肯尼不久前在香港、北京訪問時都受到類似質疑,他無奈地表示,審批時間長短取決於申請人數量,「中國大陸申請人數量是歐洲的好幾倍,等候時間自然也是如此」。

事實似乎也的確如此。據魁北克省統計局的數據,截止10月,香港、北京兩簽證中心所積壓的魁北克省投資移民申請個案已達18534例,即使未來新積壓個案不再產生,即使每年2000的積壓個案批准比例都讓給這兩地,也需要9年多才能消化乾淨;聯邦投資移民方面,在香港、北京兩地積壓個案超過 20000例,即使每年1500的積壓個案批准比例都讓給這兩地,且不增加新個案,也需要13年半才能「清空存貨」。

隨著中國大陸房地產價格的飆升,原本高高在上的投資移民門檻,如今變得只要賣掉自家房子就可達到,這自然讓投資移民數量激增。不僅如此,隨著中國國內貧富差距的增大,和一些社會問題的發酵,不論是既得利益者還是「既失利益者」,都渴望尋求一個更安全的氛圍和更可靠的保證,花一筆能負擔得起的代價,把自己和家人「變成外國人」,自然也變得格外有吸引力。正因如此,加拿大聯邦和各省都覺得「不漲白不漲」,肯尼不久前就公然表示,中國大陸申請人有的是錢,即使價格翻番,他們還是會蜂擁而至。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重開申請的消息傳出,各移民中介立即門庭若市,上週在一次活動場合,筆者接觸了幾個移民中介公司經理,他們已不約而同採取了兩大措施,以應對洶湧的新申請潮:首先,暫停其它類別移民申請受理,集中力量接「經濟類」;其次,精簡加拿大當地的工作人員,將更多人力投入到中國大陸的「終端」。

在聯邦、魁北克省兩大戶暫停期間,其它各省的省投資移民計畫受到熱捧,如卑詩省,去年1年吸納投資移民5558人,其中中國大陸3977人佔70% 以上,而第二名臺灣僅689人。新不倫瑞克省、新思科舍、薩斯喀徹溫等傳統上吸收移民不多的省份,也紛紛新增或擴容其省投資移民計畫,且資金標準「一步到位」和聯邦看齊。

中國投資移民的大增是從2008年底開始的。當年11月28日,加拿大聯邦移民部將以往的300類技術移民類別縮減到38類,申請人還需符合下列3 項硬指標中至少一項(至少一年專業工作經驗、在加合法居留1年以上的外勞或國際學生、有確定的加拿大專業工作機會),且「專業工作經驗」還必須經過驗證。

38類移民中大多是專業屬性極強的冷門,如礦業工程師、水管工、理療專家、醫療放射性專家、語言病理學家等等,其中許多中國人比較擅長的專業類別,新規中都刪除了,如計算機行業只剩1類,另一些尚存的專業類別,要求也高到離譜,如要求廚師雅思過7級等,幾乎等於「關門」。而「專業工作經驗」認證一直是加拿大的「老大難」問題,幾十年來幾無進展,如此新規,幾乎堵死了中國大陸移民的「技術路」,把他們逼上投資移民的獨木橋;今年6月25日,與提高投資移民資金門檻同時,加拿大方面再度收緊技術移民尺度,將38類減為29類,並要求申請者必須提交獨立的、被認可的英文考試成績,這被許多移民中介解讀為 「強化投資移民的資源稀缺性」,因為如此一來,對於英語非母語的中國申請者而言,走「技術路」幾乎成了不可能的事。

事實上不僅加拿大,給投資移民「漲價」,成了幾乎所有移民接受國的共同潮流。

澳大利亞在今年4月19日大幅度修改商業移民(即投資移民)規則,取消了163B類商業移民,並大幅度提高其它類別商業移民的資金下限,家庭淨資產要求從25萬澳元上升至50萬,升幅高達100%,經營性商業移民的投資股份佔有率下限,由年營業額40萬澳元、股本比例10%,大幅上升至49%。本月早些時候,他們又取消留學生轉移民的「優先專業」規定,讓留學生轉移民變得更難,從而使得投資移民更加炙手可熱。

新加坡也在不久前修改投資移民法則,其中A方案原先要求投資至少100萬新加坡元於自主經營的實體企業,改為250萬新加坡元;B方案原先要求投資至少150萬新加坡元於指定基金,改為250萬新加坡元;而C方案,即投資基金和房地產組合方案則乾脆被取消。

今年10月13日,香港特區政府宣布,將投資移民門檻從650萬港元上調到1000萬港元,並並將房地產從投資移民計畫的投資資產類別中剔除,自 14日起生效。這同樣被認為是變相「漲價」。

正因如此,肯尼才自信地表示,即使漲價一倍,中國申請人也同樣會源源而來,因為所有的國家都在漲價,也因為越來越多的中國富人在往外跑,2011年全加拿大經濟類移民(包括投資移民、技術移民等)總額不過15.05萬,其中投資移民總數,將聯邦和各省相加也不過5000人左右的名額,對擠破門檻的中國大陸申請者而言,仍然是僧多粥少,一票難求。

鑒於此,一些申請人正在中介的配合下,絞盡腦汁「曲線出國」:去擁有省投資移民計畫的冷門省份遞交申請;年紀輕的申請人利用留學轉移民的方便「先學後移」;年紀大或語言能力差的申請人利用勞工轉移民的漏洞,把自己「包裝成」季節工人或住家保姆出境,熬滿時限後再轉移民。

當然,最極端的則是非法入境後,利用加拿大政策中「善待難民」條款申請政治避難,不久前一名中國福建青年就出演了這樣一場鬧劇,他在香港用硅膠頭套將自己打扮成白人老頭,然後拿著「蛇頭」交換給他的一張登記卡和一張里程卡登機飛往加拿大,儘管一落地就被抓獲,他卻已經獲得了足夠申請難民權的時間—— 要知道,加拿大是世界上最喜歡接納難民的國家,每年全球一半以上的難民,都是在加拿大獲得「放行」優待的,其中一大半後來都被「洗白」為合法移民,剩下的一小半中,也有相當一部分可以通過不斷上訴,在加拿大好吃好喝、有錢有福利地和司法機關、移民機構對耗上好幾年、甚至半輩子。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