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年誰先挑起了內戰?(圖)

讀傅作義的一封公開信


傅將軍山西臨猗人氏,1918年保定陸軍軍官學校後入閻錫山的晉軍,參加了閻錫山所參與的所有的戰爭.1933年起率部參加抗戰,他所統轄的軍隊是北方抗日的一面旗幟,該部將士為了中華民族的生死存亡,拋頭顱,灑鮮血,歷經無數戰役戰鬥:長城戰役,忻口戰役,太原戰役,百靈廟戰役,五原戰役,包頭戰役,綏西 戰鬥,與日本侵略軍浴血拚搏.日本投降,傅作義部官兵和全國人民一樣欣喜異常,希望從此過太平日子.但是,傅作義目光敏銳,他告誡部下說:難打的仗,還在後面哩.曾有人向他建議,保境安民, 不參加內戰.他說:人家要打你,怎麼辦?抗戰勝利後,奉中央政府命令,前往收復國土,接受日軍投降,對日軍訓詞堂堂正正,義正詞嚴.

1946年夏,全面內戰爆發, 9月,傅將軍率部出奇兵一舉攻克中共華北首府張家口,彼軍勢力受到重挫, 傅作義將軍也被稱為東漢開國者劉秀式的中興之臣,一時風頭無二.挾大勝之餘威, 傅將軍給延安的毛澤東發去了一封公開電,該電當時被大為傳揚:

「延安毛澤東先生:溯自去年日本投降,你們大舉進攻綏包,放出內戰的第一槍,愚魯如我者,當時還以為這是你們一時的或一部分的衝動,決不會成為你們黨的政策, 故會於十月二十四日,致電先生,作坦白懇切的呼籲.但一年來的慘痛事實,竟證明這是你們經過長期準備的計畫,並不是一個偶然的錯誤,因而和平商談永無結果,而全面戰爭乃日益擴大,最近由於你們背棄諾言,圍攻大同,政府以和平的努力,均告絕望之後,本戰區國軍才迫不得已而採取行動,救援大同,但這是悲痛 的,並不是快意的,其目的僅僅在於解救大同之圍,解救大同二萬軍民,然你們相信武力萬能,調集了十七個旅,五十一個團之眾,企圖在集寧殲滅國軍,城郊野戰 和慘烈巷戰,繼續達四晝夜,然後你們終於潰敗了.當你們潰退的前一天,延安廣播且已宣布本戰區國軍被你們完全包圍,完全擊潰,完全殲滅.但次日的事實,立 刻給一個無情的證明,證明被包圍被擊潰被殲滅的不是國軍,而是你們自誇所謂參加」二萬五千里長征」的賀龍所部,聶榮臻,以及張宗遜,陳正湘,姚喆等的全部主力.我不相信這是一軍事上的勝利,因為誠如你們所說,本戰區國軍武器最劣人數最少,戰力最弱,好戰心理更不如你們,雖然失敗,似乎是應該的,但我們沒有失敗,失敗的卻是你們.所以這不是一個軍事上的勝利,而必須稱之為人民意志上的勝利,在這次戰役中,你們擺在戰場的屍體,至少在兩萬人以上,我們流著眼淚,已經將他們掩埋了,你們在潰退途中,因恐懼國軍追擊,竟至拚命奔逃,口鼻冒血倒身路邊者比比皆是,這是一幅如何悲慘的圖畫.

我不禁要問,是誰殺死了他們,我按住心口問我自己,如果作戰是為了我個人的私慾,或一部分人的私利,那不就是我殺死了他們,我是一個最大的罪人,我應該遭受天譴, 如果他們是在你的錯誤的領導之下,逞兵倡亂,禍國殃民,那就是你殺死了他們.在夜闌人靜時,你應該受到責備,受到全國人民的懲罰,現在確已過了一個階段, 經過一年來的血的教訓,你們應該有所警悟.重新檢討你的政策,重新研究你們的路線,一個代表人民的政黨,在決定一政策時,無論如何,應該問問人民,看他們最痛惡的是什麼,最需要的是什麼,今天人民所最痛惡的是交通破壞,戰事無已,所最需要的是和平安定,休養生息.雖然你們一再宣傳民主,但人民不要戰亂,你 們卻偏偏製造戰亂.人民害怕貧窮,你們偏以製造貧窮,作為擴大戰亂的資本,所謂民主雲乎,你們又一再譭謗政府,但政府在人民心目中,是有勞績的,有威信 的,絕不是任何譭謗所能動搖,即使政府今天存著若干缺點,需要改革,但人民厭惡你們製造戰亂,厭惡你們破壞交通,厭惡你們翻身算賬,較之要求政府進行若干 改革,其輕重緩急之差,不可同日而語,因為後者只是好與不好的比較,而前者卻是人民眼前能活不能活的難關,人民今日最起碼的要求,只是能在和平安定中活下 去,絕不奢望在你們的戰亂中再翻幾個拚死的觔斗,政府若干缺點所影響於人民生活的,較之你們破壞交通,窮兵黷武,所加給人民的苦患與死亡.簡直是一與二萬倍之比,這還不現實嗎?還不明白嗎?人民如何同情你們?我們不妨再作一個假設:你們如果有力量一舉而推翻現政府,建立起你們新/政權,不論人民是否同意你們的政策, 總還可以獲得一個安定,但是你們今天所賴以倡亂的武力,又不足以實現這個野心,據你們自己宣傳,估計至少還得十年,目前你們只希望造成一個武力割據的形 勢,來繼續鬥爭,這就是說你們準備繼續十年的鬥爭,十年的戰亂,鬥爭戰亂中,現有的各階層人民,非死於炮火,即死於飢餓,要他們完全毀滅,試問人民如何能同情你們?

十年的鬥爭之後,大地已無噍類,又怎樣能實現你們的目的,因而你們十年戰亂的計畫,也就絕對沒有實現的可能,即以最近的事實為 例,本戰區國軍是你們認為人數最少,武器最惡,戰力最弱的部隊,然你們竟一敗於綏包,再敗於大同,三敗於集寧會戰,試問如何與其他精銳的國軍為敵,你們或者還準備萬一割據不成,可以鑽山打游擊,但內亂和抗日是完全不同的,抗日是人民一致的要求,所以你們可以假抗日之名,騙取人民的掩護,內亂是人民一致厭惡的,倡亂的你們又如何在人民之中立足,正確的道路,只有一條,在憲/政常規中,共產是有前途的,但武力倡亂分裂割據,則必遭毀滅,請仔細想想,當去年勝利之初,你們提出民主,同情你們的人有多少?經過一年來的事實證明,所謂民主和平只有你們的宣傳,而倡亂割據才是你們真實的行動,到今天國內外同情你們的人,又有幾個?對於你們的政策,這不是很顯然的測驗,做一個自命為革命領導者,應該懂得所謂革命形勢是客觀實在的,並不是主觀強求的,否則削足適履,以人民之所惡加之於人民,是永遠不會成功的,所以我熱誠希望你們接受血的教訓,立改變政策,放棄武力萬能的觀念速參加政府,結束內亂,讓全國人民開足馬力, 來建設我們的國家,我個人始終未曾以共產黨為敵,更沒有準備和共軍作戰,我毋寧是一個同情共產黨的人,只有今天的戰亂政策,是萬分錯誤,為國家為人民設想,我請先生立刻放棄這個政策,促成憲/政,實現軍隊國家化,政治民主化,來和衷共濟,一致努力. 只要毛先生參加政府,以政府一員的資格向國府保薦賀龍或你們任何一位先生接替我的現任的職位,我不但首先衷心歡迎,並願盡力促成,你如果不嫌的話,我自己願在毛先生部下當一個最低級的職員,而絕對忠實的服從你,這樣一個和平統一民主的中國,是全國人民要求的,是美蘇兩國共同希望的,也是世界各國一致同情 的,我們既與美國保持親密的合作,更與蘇聯永保親密的邦交,美蘇關係,世界和平,均可因而獲得堅固的保障.先生一轉念間,不僅中國可以致和平,人類亦將同 蒙其惠,是成是敗,為禍為福,現在正是你們選擇的最佳機會.」

1949年後,傅作義將軍任水利部長,並極力動員自己在美國的小弟回國報效,水利專家的小弟放棄在美優越的生活回國被安排至甘肅省水利廳工作,1957年反右運動中被押往地處河西走廊的夾邊溝農場勞改,旋被累,餓而死.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