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戀小情助霸業:晉文公夫人


歷史上的一些女人在權力面前,要麼自己獨攬大權,要麼助力丈夫成就霸業。晉文公夫人屬於後一種。

晉文公,名重耳,春秋時期著名的政治家、晉國國君,與齊桓公齊名,為春秋五霸之一。

晉文公是晉獻公的五個兒子之一,因為受繼母驪姬迫害,不得已帶著賢士趙衰、狐偃、咎犯、賈佗、先軫及其他數十人背井離鄉,逃到狄國。不久,晉獻公死去,晉國發生宮廷政變,原來的國王——驪姬的兒子奚齊被殺,晉獻公的五個兒子之一——夷吾當上國王。面對政治變化,重耳深感壓力日益加重,於是再度流亡,又逃到齊國。當時,齊國很強大,齊桓公厚禮相待重耳,為他建造了華麗的住所,撥給他駿馬20匹,並把自己宗室的年輕女子嫁給他做妻子。這位女子叫齊姜,就是後來的晉文公夫人。當時晉文公春宵美女,玉樓瓊宴,千般溫柔,萬般滋潤,竟然樂不思「晉」了。他把自己出逃的情景忘到了九霄雲外。

原來,重耳出逃時是42歲,來到齊國12年後已經54歲,是知天命的人了。這時,在晉國當國王的夷吾死亡,他的兒子繼位為晉懷公,晉懷公殘殺異己,造成了國內動盪。尤其是他又喜新厭舊,遺棄了他原來的妻子,就是秦穆公的女兒,引起秦國的憤恨和仇視。大家都認為重耳歸國的大好形勢已經到來,應該乘機回國整治局面。

重耳這個人一開始也胸無大志,安於享樂,想想自己歲數也不小了,人生苦短,國事繁多,但求安樂,乾脆就在齊國養老吧,於是一晃就過了12個年頭。

隨他出逃來到齊國的趙衰、狐偃、咎犯、賈佗、先軫等人眼看一轉眼十幾年光陰過去了,時光荏苒,日月如梭,十分焦急。趙衰與咎犯等人日夜聚到一起商量辦法,準備挾持重耳,以便相機返回晉國,重振晉國復興之大業。在這關鍵時刻,齊姜表現得非常堅決,堅決支持丈夫回國扭轉局面。按說,她現在生活穩定,有丈夫天天陪著,日子幸福。但她並不像一般女子那樣希望丈夫守著她,而是要丈夫放棄眼前的舒適,為事業奮鬥。

一天午後,狐偃、趙衰叫了幾個人,在一棵老桑樹下,商量讓重耳離開齊國的辦法,卻被一個採桑葉的侍女聽到了,她回去就告訴了齊姜,齊姜雖然也捨不得和重耳分開,但一想,總不能讓晉國公子無所作為吧,於是暗暗下了決心,準備送他回國,便和狐偃等人一塊想了個辦法。

一天晚上,齊姜設宴,乘機把重耳灌醉,叫來幾個人把重耳五花大綁抬到車上,然後朝宋國(在今河南省商丘)飛速而去。

等到離開了齊國有一百多里路時,重耳清醒過來。發現自己躺在車上,重耳問明原委,手持長矛,怒氣沖沖、惡狠狠地說道:「如果事情成了,那就饒你們不死;如果不成,我就要殺了你們,還要剝皮抽筋,飲你們的血,吃你們的肉,以泄我心頭之恨!」

狐偃、趙衰好說歹說,總算穩住了他,繼續趕路。

其實,這是齊姜苦勸丈夫無效的情況下使用的下下策。齊姜曾義正辭嚴地對丈夫說:「你貴為一國公子,事情到了這種地步,不快回國挽救危難,卻沉醉於安樂,不害羞麼?」任憑妻子好言相勸,甚至反唇相譏,重耳始終無動於衷。齊姜忍無可忍,只好把事情的真相講了出來:「你的隨從人員在桑園密謀,有個女子聽到了,告訴了我。我恐怕泄露秘密,已將聽到消息的女子處死,天若不亡晉國,則舍你其誰?你怎麼忍心辜負天意,將來一定會後悔莫及!」原來,為了丈夫的大業,她早把那個為她通風報信的採桑女殺了。

在這之前,齊姜也曾以齊國宗室之女的特殊身份,週旋於齊國大臣之間,多方為丈夫爭取輿論支持,凝聚協助的力量,企圖返回晉國。她甚至請求齊桓公派遣大軍護送丈夫返國,但是齊桓公沒有答應。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齊姜才演出了挾持重耳離開齊國,返回晉國的一幕。其實,她雖然勸丈夫走了,但丈夫離開了她,意味著她要飽受相思之苦和漫長的孤寂生活,還得想盡辦法替丈夫掩飾、解釋,以免齊國為了重耳的不告而別而心存芥蒂,也真難為了她。

重耳路過各國受到了不同的待遇。他經過曹國時,曹國國君僅派人饋送飯食而已,不敢留宿,更不敢商談政治;經過宋國,宋襄公剛剛被楚國打敗,以國小民困為由而閉門不納,連飯食都不敢給,怕受牽連;經過鄭國,鄭文公猶豫不決,舉棋不定,害怕重耳惹來殺身之禍;到了楚國,楚成王雖以諸侯之禮相待,但卻尊而不親,敬而遠之;到了秦國,秦國的態度卻與以上各國截然相反。秦國為了結好公子重耳,除錦衣玉食供應不缺,好生接待外,還將宗室五女下嫁給他,當時就為他舉辦了婚禮。

原來,自從秦穆公的女兒和晉懷公的政治婚姻失敗之後,秦穆公始終對晉國懷恨在心,這回聽說公子重耳到了楚國,迅速派人前往聯繫,以圖藉機報復晉懷公領導的晉國。於是重耳率領隨從人員風風光光來到了秦國。遠在齊國的齊姜聽到這一消息,笑逐顏開地說:「公子返回的機會來了,時間不久啦。如果得到秦國鼎力相助,何愁大事不成!」她對重耳再娶沒有絲毫醋意。

這時,晉國與秦國已經形成裡應外合之勢。一是晉國的舊日官員長期以來不堪忍受晉懷公的酷政,聽說公子重耳在秦國「做客」,紛紛通過各種渠道暗通消息,並做好了內應;趙衰等人則求見秦穆公,力求秦國慨然相助。他們提出晉國已是「孤臣之仰君,如百谷之望時雨」。於是,秦國派遣重兵護送重耳一行返回晉國。晉懷公感到大勢不妙,在各方勢力的逼迫下,無奈讓位。重耳登上國王寳座,成了晉文公。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