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價調控需要回到經濟規律上來


史書記載,晉惠帝執政時期,有一年發生飢荒,百姓沒有糧食吃,只有挖草根,食觀音土,許多百姓因此活活餓死。消息被迅速報到了皇宮中,晉惠帝坐在高高的皇座上聽完了大臣的奏報後,大為不解。「善良」的晉惠帝很想為他的子民做點事情,經過冥思苦想後終於悟出了一個「解決方案」曰:「百姓無粟米充飢,何不食肉糜?」

看到這個故事,絕大多數人會哈哈大笑。記得十幾歲的時候,筆者第一次看到這個故事,足足笑了半個小時。這樣說,其實並不誇張。那時還沒有現在這麼發達的傳媒,笑話只能來自書本上或口口相傳,數量很少,一個如此高度的反智故事足以讓人笑很久,回味很久。

現在網路發達了,「笑源」大大地豐富起來了。不僅有專門的笑話寫手和笑話頻道,那種堂堂正正的媒體也經常會向人們發送笑話。不過「笑源」太豐富也有一個副作用,那就是那種為一個笑話而樂上很久的體驗消失了,有時候發送者自己還以為是在播報某條新聞、做著某件正事呢。

近期就有兩條新聞或笑話。其一,某主流媒體呼籲大家理性購房,還採訪了若干個感人的實例,告訴人們租房住也很幸福、很快樂,甚至比住自己的房子快樂很多。其二,廣州某官員現身說法,告訴大家要轉變觀念,要從有住房到有房住,租房的好處多多。這位官員還透露自己住在珠江帝景,130多平米600元租金,單位還有補貼。

這直讓人想起那個晉惠帝了:如果有如此好事,老百姓還那麼急吼吼去買房幹嘛?有病嗎?

有自己的住房,可以說是地球上大多數人的夢想。孟夫子說,有恆產者有恆心。這個可是有真憑實據的,國外就有很多統計數據證明自有住房比率直接關乎到一個城市的治安:在自有住房率高的城市,犯罪率低,相反,在自有住房率低的城市,犯罪率高。

當然,中國人擁有自有住房的理想似乎較其他民族更為強烈,行動上也更為執著,這其中有複雜的歷史文化背景,一兩句話說不清。其實,在今天這樣一個經濟、就業快速變動,人員高度流動性的社會裏,人人擁有自己的住房,既不現實,也不必要,追求百分之百的自有住房率並不是正途。

然而,最近幾年國人擁有一套屬於自己住房的願意不但沒有減弱,反而極大地增強了,有沒有創下史上最高,也值得考證一下。這種風氣背後的推動力是多方面的。社會保障的缺乏、人身安全度不高、公共生活信任度低使得中國人感受不到公共生活空間的安全感,在一個帶有幾分「他人即地獄」的環境裡,退而尋求家庭的庇護和自家屋檐下的安全感是人這種高級動物的一種本能。

如此的社會心態,加上房價上漲預期和租金上漲預期,自然刺激了大量的提前消費和大量無必要的消費。種種現象,讓人無奈且嘆息。但嘆息歸嘆息,老百姓執著要求得到一套住房的行為,只不過是基於自己利益最大化而作出的選擇,這種選擇或許會冒上風險。旁人可以從經濟的角度提醒其注意風險,或者乾脆就像某一批人所高喊的那樣:泡沫將破裂,前面有懸崖,買房須小心。

如果一個人對房價的未來走勢都沒有信心,同時他似乎也隱秘地看到了房價飆漲與人們執著的購房欲之間的關係,這時,他沒有也不敢去提醒人們未來房價將有下跌風險,相反只是假惺惺地說,買房不如租房。你看,我租房房租既便宜,也住得很好,幸福感很強,你們既然買不起,何不也像我一樣租房?

違背了經濟規律,房價調控必然成為「空調」。要解決問題,還得回到經濟規律上來,如果學駝鳥假裝嚴峻現實不存在,卻又指望通過「盜夢術」來改變人們購房欲,以緩解房價上漲的壓力,乃至緩解自己面臨的壓力。這就不僅是一個現代版晉惠帝的反智故事,而且是一個後現代版的偽善故事。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