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在中國「直言相告」 後果真可怕


我最近去貴州遵義醫學院進行了一場有關文化差異的演講。在那兒,擁擠的學生們用詭異的目光看著我,並在最後拋給我很多帶有很深誤解並且別具用心的問題。「你允許學生上課遲到嗎?」一個女孩問我。「呃……那得視情況而定。」我邊回答,邊想這跟我的演講有什麼關係。「要是有人在上課時打手機,你會生氣嗎?」另一個女孩問道。「呃……對這種事情,我有我的原則,但還是要看具體是什麼情況。」我說。其實她們是在以這種方式間接地表達對自己老師的不滿。

還有一件事情。幾週前,我曾試圖和幾個學生坦誠交流,因為他們也是我的朋友。我自認為彼此之間的關係,已深入到可以直言不諱的程度,所以我告訴了他們我在中國的感覺。但結果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從他們被迫表示贊同和擠出的假笑裡,我能看到一種憤怒。之後的好多天裡,他們都不再和我說話。可怕的沉默!

我再一次把事情搞得一團糟!我的那些朋友面對我時開始變得很緊張,而我則對中國太過微妙的人際關係感到很生氣。我真想把我的真實感覺和想法衝著天空大喊出來,以最終解決問題;我真想把一切都放在桌面上,開誠佈公地進行交談。在美國,人們就是這麼解決問題的。對我來說,和難耐的沉默和間接的處理方法相比,直言相告讓人舒服得多。

要想真正理解這些文化差異,實在太難了。所以你可以想像一下,那些從未去過其他國家的人們,會是怎樣一種心理,,他們中的很多人都不會打心眼裡明白文化差異的實質所在,他們只會覺得筷子和銀器就是中西差異。一旦某些差異讓他們覺得不舒服、感到受挫和憤怒的時候,他們都會覺得那是錯的。可事實上,即使在一個國家之內,文化差異也照樣存在。當我對北京人說貴州的很多人每天都睡午覺時,他們很驚奇。還有些人會反問:「桂林?」於是我又不得不跟他解釋貴州的地理位置。

雖然中西文化差異讓我屢次受挫,但這就是生活的一部分,即使我是多麼想改變這一切。作為一名美國個人主義者,我的文化教養早已把「我能改變這一切」、「我有責任去改變這一切」等觀念深深植入我的腦海中。來中國已兩年了,我始終覺得有些事情還是能被改變的,儘管我知道不太可能。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我們無法脫離自己的文化傳統,去與其他文化融為一體。我們始終是我們應該成為的那種人,即使我們非常想通過開誠佈公的對話去試圖瞭解對方。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