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在中国“直言相告” 后果真可怕


我最近去贵州遵义医学院进行了一场有关文化差异的演讲。在那儿,拥挤的学生们用诡异的目光看着我,并在最后抛给我很多带有很深误解并且别具用心的问题。“你允许学生上课迟到吗?”一个女孩问我。“呃……那得视情况而定。”我边回答,边想这跟我的演讲有什么关系。“要是有人在上课时打手机,你会生气吗?”另一个女孩问道。“呃……对这种事情,我有我的原则,但还是要看具体是什么情况。”我说。其实她们是在以这种方式间接地表达对自己老师的不满。

还有一件事情。几周前,我曾试图和几个学生坦诚交流,因为他们也是我的朋友。我自认为彼此之间的关系,已深入到可以直言不讳的程度,所以我告诉了他们我在中国的感觉。但结果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从他们被迫表示赞同和挤出的假笑里,我能看到一种愤怒。之后的好多天里,他们都不再和我说话。可怕的沉默!

我再一次把事情搞得一团糟!我的那些朋友面对我时开始变得很紧张,而我则对中国太过微妙的人际关系感到很生气。我真想把我的真实感觉和想法冲着天空大喊出来,以最终解决问题;我真想把一切都放在桌面上,开诚布公地进行交谈。在美国,人们就是这么解决问题的。对我来说,和难耐的沉默和间接的处理方法相比,直言相告让人舒服得多。

要想真正理解这些文化差异,实在太难了。所以你可以想像一下,那些从未去过其他国家的人们,会是怎样一种心理,,他们中的很多人都不会打心眼里明白文化差异的实质所在,他们只会觉得筷子和银器就是中西差异。一旦某些差异让他们觉得不舒服、感到受挫和愤怒的时候,他们都会觉得那是错的。可事实上,即使在一个国家之内,文化差异也照样存在。当我对北京人说贵州的很多人每天都睡午觉时,他们很惊奇。还有些人会反问:“桂林?”于是我又不得不跟他解释贵州的地理位置。

虽然中西文化差异让我屡次受挫,但这就是生活的一部分,即使我是多么想改变这一切。作为一名美国个人主义者,我的文化教养早已把“我能改变这一切”、“我有责任去改变这一切”等观念深深植入我的脑海中。来中国已两年了,我始终觉得有些事情还是能被改变的,尽管我知道不太可能。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无法脱离自己的文化传统,去与其他文化融为一体。我们始终是我们应该成为的那种人,即使我们非常想通过开诚布公的对话去试图了解对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