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探望朱虞夫 浙江十多異議人士遭圍困(圖)


浙江民主黨成員朱虞夫上個月被警方以「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北京律師李敦勇本週二到杭州上城區看守所會面。律師說,朱被起訴的可能性很大。當天,11位民主黨成員向律師瞭解案情,遭數十名國保圍困。

2011/05/20/20110520111947487.jpg
圖片:朱虞夫本週二在看守所與律師見面。(記者喬龍提供)

被杭州公安羈押兩個多月的浙江民主黨人朱虞夫,當局拒絕本地律師代理,家人聘請了北京的兩位律師李柏光和李敦勇。朱虞夫的妻子蔣杭莉告訴本臺,本週二,李敦勇律師在杭州一位律師的陪同下,到上城區看守所見了她的丈夫,但由於國保很多,談話內容受到限制:「星期二律師去過了,只到了看守所,看守所都是國保。(他的)狀況還好吧,這次去沒看到什麼,因為裡面都是公安和國保」。

記者:他有說什麼嗎?

回答:沒有說什麼,因為全部是國保在。

她聽律師說,目前案件還在公安局,屬於偵查階段:「還沒到這個(起訴)階段。現在還是偵查階段,還是公安管的」。

李敦勇律師週五告訴記者,會面時間短暫,而且不准談案情:「20分鐘。他就是講,他的妻子快過生日了,讓他妻子快樂,讓孩子上班。有關案情不許談。公安局沒說什麼,但是按照案情的進度的話,肯定要起訴了。」

記者:公安局有沒有跟您談一些他的案情呢?

回答:沒有,這個不談。

浙江民主黨成員陳樹慶說,週二那天,他們相約律師吃飯及瞭解案情,公安如臨大敵,數十名國保在一酒家圍困他們:「那天律師去看他。中午我們杭州幾個朋友請律師吃了一頓飯。當時我們到了11個人,警察在飯店門口坐位上坐了三、四十個人,聽說外面還有其他警察在。我問他們,我說你們到的比我們還多。他說對,可能還不止呢,可能幾十倍。」

他說,這頓飯吃得很不安寧,公安也向他們坦言擔心的原因:「外面的警察太多了,動不動就打電話來叫我們這個出去,那個出去。他們的意思就是生怕我們跟著律師一起到看守所門口去,去看朱虞夫去,看不成就鬧起來了,或者是拉出橫幅,要求釋放朱虞夫,或者是把事情鬧大。保險一點多派點人看(著)我們。」

陳樹慶稱,最後公安把他們驅散:「當時就是把我們一個個趕回家裡,像鄒巍被叫去喝茶了。我先到家裡面,晚上5點多前,不讓我出去。」

曾多次因言獲罪的朱虞夫,今年3月上旬,據稱因組織調查維權村長錢雲會命案,被刑事拘留,一個月後又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逮捕。這也是他第二次因為同一罪名被捕。陳樹慶認為,這是當局對中國民主黨的又一例政治迫害。他分析,當局是否重判,取決於國內及國際形勢:「如果外面對此事呼籲弱的話,他用不著付出大的代價,最好把我們的人弄掉一個算一個。我們越鬧越強,他們顧忌越多;我們反應越平淡,那麼他們可以少花代價弄掉我們。」

朱虞夫曾於1978年與人合作發起民主牆運動,多次受到當局打壓。1998年加入民主黨的籌備成立工作,一年後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逮捕,其後判刑七年。

而此次與朱虞夫相同罪名被捕的另一位民主黨人薛明凱,日前也被山東濟寧檢察院正式逮捕。他的父親薛夫順本月上旬接到書面通知。

21歲的薛明凱是山東曲阜人,09年被捕,去年2月被深圳法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一年半。出獄不久,以中國民主黨的名義與另一位成員魏水山,到浙江樂清調查維權村長錢雲會離奇死亡案。今年2月在杭州被捕。外界一直無法獲得魏水山的消息。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