撫州爆炸嫌犯錢明奇:被「沉沒」的聲音 (圖)

2011-05-27 21:07 作者: 曹國星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撫州爆炸案嫌疑人疑為新浪微博用戶錢明奇 已死亡
錢明奇(看中國配圖)

他開通了微博,他用微博申冤維權,他關注宜黃拆遷,關注全國兩會,關注其間當地官員的表態,他參與話題討論以求引起關注,他向記者求救,向律師諮詢,和官員說話,他甚至公布了手機號…… 他想盡了辦法,嘗試了許多可能,但他還是絕望了。他是錢明奇,5:26江西撫州連環爆炸案的策劃人,江西省警方證實,他已經在昨天這起針對當地幾個政府機關,導致兩人死亡、多人受傷、爆炸案中身亡。

幾年來,因房子被拆遷,他深陷上訪之路。他想發出聲音,50多歲了,原本連打字都吃力的他成了微薄達人,他在新浪、騰訊、天涯都開通了微薄,但「圍觀」並未改變他的命運。

昨天下午,官方宣布嫌犯名字,許多人到新浪、騰訊找到了錢明奇的微博。他在新浪最後一條微博,他轉發了西部孩子的免費午餐信息,他的新浪微薄頭像,是一張他在天安門前的留影,這裡可能他多年上訪中經常會經過的地方。

當天下午,趕到他家的《南方都市報》記者葉飈在微薄客上描述說,他把這張照片放大到幾乎一米寬,掛在客廳牆頭,上邊寫了4個大字:上訪之路。

北京律師王令發現,錢明奇不但關注了他,還曾經在微薄以「@」的方式上發送信息給他,試圖聯繫他,但由於微薄「海量信息淹沒,有時會沒看到」。

王令說,對此,他「惋惜、慚愧、痛心、懺悔」,他希望諮詢者能把材料快遞給他,或者直接電話給他,「雖然能力有限,但至少總會給個建議」。

評論家笑蜀則發現,錢明奇關注了249人,包括了他。「但圍脖沒幫他,249人包括我都沒幫他。他才絕望了。」笑蜀說,「必須說出全部真話,用真話找到出路點燃希望,這是我的救贖」。

《南方都市報》記者葉飈趕到了江西撫州,有了禁令,報社不能用自己記者採寫的報導,作為公民報導的嘗試,他把採訪到的錢明奇的故事細節發布到了個人微薄上。

據葉飈的採訪,錢明奇父親是北京鐵路局職工,湖北人,母親是江西人,出身不好,被下放回原籍,年幼的錢明奇隨父母返回撫州。

1995年,他遇到第一次拆遷,當時拆除他房子後,政府在撫州市一個叫苗圃的地方給了他兩間商鋪,他抱著永久居住的念頭,翻建蓋起了5層小樓,裝修據說是那地方比較豪華的。

入住新房後,錢明奇和妻子、兩個兒子、一個女兒本來希望能過上安穩日子。2002年他又遇上了京福高速公路臨川段征地拆遷。

錢明奇很不情願,此後和他一同上訪的人回憶說,錢家的5層小樓連帶裝修的成本約在50萬元以上,而當時,當地政府給出的補償價格僅為360元左右一平米。

鄰居說,當時動遷人員沒有把補償費用給夠,錢明奇因而在整棟樓上貼滿標語,並拒絕拆除。錢明奇的妻子,也在這幾年中因肝病去世,這也給了錢明奇沈重打擊。

最後,動遷人員妥協,錢成為同伴中最先拿全補償的。當時的征地的說法是造京福高速,然而這塊地至今荒蕪,這引起了錢的不滿,認為自己被騙。

此後,包括錢明奇在內的8戶鄰居走上了信訪之路,從區政府到市政府,他們沒有得到滿意的答覆,他們起訴了當地臨川區政府。錢明奇等8位原告認為,臨川區未依法給予安置補償,其訴求倍區法院和市中院兩次駁回,依法申請再審,依然駁回。他們開始上京信訪。

這一過程中,錢明奇和鄰居們對照了手中的官方發給他們的的拆遷文件,發現其中有一處,關於要為「拆遷戶安排好宅基地」的一句似乎被刪除,他們認為,這是當地政府篡改了上級文件。

多次上訪後,臨川區政府去年9月與上訪者協商,提出了最新的補償辦法,包括提高原來房屋各個部分的補償標準和利息。錢明奇和另一戶不同意這個辦法,其餘6戶長期上訪後,心力憔悴,簽字同意,上訪同盟瓦解,去年底,他們以來甚少來往。

錢最後一次露面半個月前,據說他仍與當地政府談判拆遷補償問題,似乎未見明顯異常。撫州爆炸事件發生在26日上午九時許,中午時分,有刑警找到錢家鄰居,拆遷上訪戶之一,詢問他自己的上訪情況和解決進度,但基本沒有提及錢明奇。

錢明奇為何最後走向了絕望的一步,目前仍是謎,似乎也將永遠是個迷。

昨天,中宣部通知,各平面和電視新聞媒體被要求一律使用新華社通稿,不得自行採訪報導。

今天,真理部傳達給網路媒體的通知中,該事件已經被要求統一改成「5:26」刑事案件,標題中不得出現「行政樓」、「爆炸案」字樣,網站們被要求,「跟貼清理,要下狠手清;管不好跟貼。就別討論。」

一個巧合,或者並非巧合的,江西撫州爆炸事件的前一天,中共機關報《人民日報》發表了一篇題為「執政者要在眾聲喧嘩中傾聽沉沒的聲音」的評論。

文中寫道,在今天的中國,仍有許多聲音未被傾聽。那些為網路關注、被媒體聚焦的熱點事件,只是「冰山的一角」,海面之下這些體量更大的冰塊,才是讓冰尖浮出水面的龐大基石。

表達上的弱勢群體,也是現實中的弱勢群體,他們既缺乏影響公共輿論的資源,又鮮有參與政府決策的渠道,甚至無法得到與自身密切相關的信息,表達和追求自己利益的能力同樣薄弱。

「事實表明,諸多矛盾衝突事件背後,往往是利益表達機制的缺失。」作者建議執政者「儘可能多地傾聽社會各方面的聲音,兌現社會公眾的表達權。使他們的利益能夠通過制度化規範化渠道正常表達。」

作者說,「從這個角度看,維權就是維穩,維權才能維穩。」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