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第一部遭禁的小說:腹地


中國新聞週刊」揭秘長篇小說「腹地」被批判的過程。而在各種批評意見中,以:「不應該說共產黨裡有壞蛋」最為響亮。「腹地」在1949年前出版,1950年馬上成為禁書,是中共建政後第一部遭到批判的長篇小說。

小說「腹地」是作者王林趴在「堡壘戶」的地道口,冒著生命危險寫出來的。它是以1942年日軍對「冀中抗日革命根據地」的「五一大掃蕩」作為背景,是一部被著名作家孫犁認為:留下了「一幅完整的民族苦難圖和民族苦戰圖」的小說。

早在「腹地」出版前,爭議就開始了。1949年8月20號,「腹地」在天津開始排印。隔年(1950年) 「文藝報」上,時任「文藝報」副主編的陳企霞發表了署名文章----「評王林的長篇小說『腹地』」,將「腹地」定性為「否定黨的領導」。

陳企霞說,「腹地」的主要缺點就是「沒有愛護黨像愛護自己的眼睛一樣。」「不同意將一個黨的負責人寫成這樣。政治影響不好,讓人覺得共產黨的力量在哪裡?... ...不應該告訴說共產黨裡有壞蛋。」

而王林的兒子王端陽表示,就是陳企霞這篇文章,新華書店很快的將「腹地」全部下架,再也買不到這本書了。

此後,王林因為這部小說一共寫過 8次檢查。毛澤東「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發表之後,毛澤東的文藝思想成為文藝作品的判斷標準。根據這一標準,「腹地」小說裡面,對中共黨基層狀況的真實描寫,被批判為「自然主義」和「暴露黑暗」。

前泰國「世界日報」資深編輯張家振認為,「腹地」的遭遇,在中共的統治下是很常見的。

張家振:「過去共產黨有一句話,在大陸有句話,攻擊黨的幹部就是攻擊共產黨,所以它任何一個支部書記,小小的一個芝麻官,你攻擊他就等於攻擊共產黨。為這個事情判刑的人很多,有個支部書記去調戲人家的婦女,結果(婦女)拚命,說要跟他拚命,就把她關了快15年了。「

作者王林也曾上書中央,但沒有結果。在感覺到「呼天不靈,入地無門」的王林,1954年終於低頭,開始修改「腹地」。

經過30多年修改,「腹地」中的共產黨員終於徹底高大起來,村裡的老人也都有了「喜神似的」相貌,反麵人物則變得猥瑣不堪... ...這就成了「解放軍文藝出版社」1985年出版的「腹地」版本。

張家振認為,共產黨一貫教人把字典裡最惡毒的字都用來攻擊敵人,最美好的字句都用來裝飾自己,這樣的結果導致人性的扭曲,甚至連爹媽都敢殺。他認識一位姓曹的朋友就遇到這種事,共產黨要他親自組織去槍斃他的父親。

張家振:「我說老曹,你當年槍斃你父親的時候是個什麼感受啊,他很痛心的,他說不要提了,不要提了,罪過啊,罪過啊。我今天有這個報應就是當年親自去槍斃自己的父親。所以共產黨把人性都消滅乾淨了。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嘛。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連唱歌都是這樣,千好萬好不如社會主義好,歌頌到這種肉麻的程度了。」

中共的宣傳嚇住過一代一代的中國人,那麼它是否還能欺騙住當今的人們呢?

前陝西電視臺編輯馬曉明:「就是為了宣傳他們自己,美化他們自己嘛。到了廣大人民憎惡,痛罵的政治團體了。一睜開眼,社會上從直觀的還是抽象的許許多多的事情,大家都能夠知道共產黨這個政治團體它是怎麼一回事。

2007年,王端陽自費將 49年版「腹地」再版。王端陽告訴「中國新聞週刊」:「本來一直認為父親就是個二三流作家。直到看到了1949年版的手稿才改變了想法,覺得越看越好。」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