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政府人為地製造記憶的漏洞


剛剛開館的北京天安門國家博物館對中國歷史陰暗階段一筆帶過,僅僅有四張照片反應造成數千萬人死亡的文革與大躍進,相關的解釋也將毛澤東個人的責任一推而淨,對死亡人數更是隻字未提,最新出版的中國共產黨黨史公布的受害者名單遠遠低於學者的統計數字。中國的歷史教科書對這段歷史諱莫如深,歷史教師因不願意撒謊也情願跳過這段歷史。

週五版的《解放報》刊登了該報駐京記者飛利浦•格朗日羅Philippe Grangereau撰寫的有關中國國家博物館的長篇報導與評論文章,標題是,中國政府人為地製造記憶的漏洞。

文章的重點是毛澤東與中國的歷史,作者介紹說,今年三月剛剛開館的鋪滿大理石的中國國家博物館,展示了中國從被侵略、被侮辱的殖民地國家發展到二十世紀中旬的自主富裕的國家的光榮歷史,並且將這一切的功勞都歸功於以毛澤東為首的中國共產黨,同中國的教科書以及最新出版的中國共產黨黨史的內容同出一轍,而對毛澤東時代幾百萬受害者卻隻字未提。整個博物館中僅僅有四張照片反應的是中國現代史的陰暗階段,也就是文革和大躍進,對造成兩百多萬人死亡的文革的介紹僅僅是官方版本的乾巴巴的幾行字,最新出版的中國共產黨黨史公布的文革死亡人數僅為六萬人;而導致數千萬人餓死的大躍進更是被一筆帶過,博物館中只有一張照片與大躍進有關,相關的解釋也將毛澤東個人的責任一推而淨,目前各方有關大躍進餓死人人數說法不一,父親也死於飢荒的楊繼繩認為死亡人數大約在三千六百萬左右,研究這段歷史的北京史學家於西光(音譯)認為人數應該是五千五百萬,香港的中國史學家迪靠得Frank Dikötter的估算則在兩者之間,大約在四千五百萬左右,而中國最新出版的中共黨史則輕描淡寫,一句話一筆帶過,只是說1960年中國的人口總數比上一年減少了一千萬。

中國新華社前資深記者,炎黃春秋月刊的主編楊繼繩向《解放報》嘆息地表示,今天的中國政府越來越難於承認過去的錯誤。作者評論說,作為中國共產黨黨員的楊繼繩受到中共黨內的民主派人士的支持,他們中最德高望重的應該首推毛澤東前秘書李銳。他們中的一位向記者表示,如果中國推行民主自由的選舉的話,中國共產黨完全有可能在選舉中獲勝,但是,中國共產黨必須首先走出歷史,一個不能面對自己的過去的國家不會擁有未來。楊繼繩就此解釋說,德國邁出了這一步,今天已經成為一個重大的國家,中國共產黨揹負著沈重的歷史包袱,他必須首先卸下包袱,才能輕裝前進,中國共產黨應該抓住今天社會條件依然有利的機會迅速展開,等明天社會危機四起、民怨沸騰就會為時太晚。

禁止追溯歷史

中國共產黨擁有兩大機構來監控對中國歷史的介紹與解讀,中國歷史研究中心以及保護國家機密委員會,上個月,中國廣電總局也罕見地加入審查歷史機構的行列,破例的出臺規定,禁止通過拍攝歷史片的方式對歷史人物做現代的解讀。今年四月,計畫由十六所大學學者參加的有關辛亥革命的一次學術討論會也被臨時取消,官方的理由是擔心一些極端的大學生利用討論會製造事端。

寧願沉默不願撒謊

面對來自當局的歷史封鎖與審查,許多歷史教師寧願保持沉默也不願意對學生撒謊,一名北京人大的教授向記者表示,在他們學校的歷史系,沒有教師教授大躍進這一課,因為政府不允許教師說真話,那麼,教師們寧願跳過這一段也不願意說謊。

真相是封鎖不住的

中國官方版本的歷史最終難於經受時間的考驗,中國人民大學清史研究所教授高王凌撰寫的一本有關土改中遭到迫害的地主的書籍近期得以在中國國內出版,而幾年前楊繼繩有關大躍進的《墓碑》一書卻只能在香港出版並在中國大陸成為禁書。

本文節選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