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事變之始:張學良欲取蔣而代之(圖)

2011-06-21 14:41 作者: 張戎、哈利戴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張學良與蔣介石
張學良與蔣介石

16、西安事變之始:張學良欲取蔣而代之
1935-1936年41-42歲

一九三五年十月毛澤東「長征」完畢到達陝北時,他的目標除了生存就是打通蘇聯。蔣介石要的是把紅軍關在他劃定的地方。他把這個任務交給了前東北「少帥」張學良。少帥的司令部在西安,與毛的駐地相距三百公里。

蘇聯對毛的武器援助可通過兩個地方,一個是外蒙古,一個是新疆。少帥的三十萬大軍駐紮在通向這兩個地方的路上。

少帥的飛機駕駛員是美國人利奧納多(RoyalLeonard)。他描述少帥道:我第一眼的印象是他像個扶輪社的總裁,胖胖圓圓的,生活優裕,風度輕鬆隨便,討人喜歡。五分鐘不到我們就成了朋友。」

張學良的父親張作霖於一九二八年六月被炸死。*父親死後,張學良歸順了蔣介石的中央政府,繼續駐紮東北,直到一九三一年日本入侵,他率領二十萬東北軍退入關內。蔣介石給了他一系列重要職位,他也跟蔣和蔣夫人宋美齡關係親密,蔣比他大十四歲,張說他把蔣當作父親。

(*史書上說這是日本人幹的事,但最近俄羅斯情報方面稱,暗殺是斯大林下令、由後來殺死托洛茨基的愛廷貢(NaumEitingon)組織的,然後弄得像日本人搞的一樣。)

但少帥不甘心久居人下。東北面積是法國和德國的總和,他曾是那裡的最高統治者,不慣於聽命令。中國當時想取代蔣介石的大有人在,都清楚成功取決於強鄰蘇聯的支持,都在和蘇聯拉關係。一九三三年,已失去東北的少帥由於失去熱河,被迫「引咎辭職」,去了歐洲。在那裡他向蘇聯暗送秋波,竭力要去蘇聯。但看出他野心的蘇聯人拒絕他入境。斯大林不喜歡少帥。幾年前少帥曾收復了蘇聯控制的中東路,斯大林大為惱怒,派兵入侵東北,跟他打了一仗。少帥也對法西斯主義相當傾心,和墨索里尼(BenitoMussolini)一家關係親近。一九三五年八月,莫斯科通過中共發表《八一宣言》,稱少帥為「敗類」、「賣國賊」。

張學良一朝被蔣委派為看守中共的「典獄長」,莫斯科對他態度大變。他值錢了。他可以使中共生存得好一些,更可以幫助中共打通蘇聯。

從蘇聯大使鮑格莫洛夫向莫斯科的報告可以看出,毛澤東到陝北幾星期內,蘇聯外交官就開始跟少帥秘密來往。

那時張學良頻頻從西安飛上海、南京秘密去見蘇聯人。表面上,素有「花花公子」名聲的他裝作去會女朋友。利奧納多回憶道,一天,少帥叫他「把飛機豎著飛,一支機翼貼近街上,從他朋友住的飯店窗前飛過。我們飛的地方離飯店正面只有十公尺,馬達的轟轟聲把窗戶震得嘩嘩地響。」少帥的一個女朋友住在那裡,這是表演給她看的。一九九三年,九十二歲的張學良對我們說:「我這個人,說起來你會笑,我在上海有個女朋友,那個時候,戴笠拚命偵察我的行動,他們都認為我找我女朋友去玩去了。實際上我是到上海談判去了。」

據鮑大使向莫斯科的報告:張學良向蘇聯人表示,他決心跟中共建立反蔣同盟,與日本決戰,他希望莫斯科支持他。反蔣就是要蔣介石下臺:與日本決戰,只有中國的最高統帥才能做到。這些話表明,張學良想取蔣而代之。

少帥也許真想與日本決戰。這是斯大林求之不得的事,但蔣介石迄今為止不肯做。少帥是在向斯大林表態:我張學良來做。

蔣介石不是不想打日本。他的心態是自知打不贏,政策是盡量與日本週旋,推遲決戰的時間。他完全可能希望日本掉頭打宿敵蘇聯,放過中國,實行蔣介石版本的「以夷治夷」。

斯大林就怕這一點。他希望日本陷在中國,用莫斯科在中國的代理人極力鼓動對日決戰。但是,斯大林不信任少帥,尤其不相信少帥有能力統率全中國來打一場對日大戰。一旦中國陷入內戰,只會加速日本征服中國,對蘇聯更危險。

莫斯科沒有直截了當拒絕張學良。相反地,它給張學良一個它在慎重考慮的假象,目的是利用張幫助中共。蘇聯外交官要張學良直接跟中共建立聯繫,讓張學良感到,這是因為他們是駐南京使節,不便同他談這樣的事。少帥與中共之間的秘密會談於一九三六年一月二十日首次開場。

蘇聯人只是拉住張學良,毛澤東卻真想跟他建立同盟,拉蔣下臺。依賴蘇聯的張學良替代蔣,對毛是理想的出路,中共一下子就會成為舉足輕重的力量,毛甚至還可能幕後操縱張學良。毛指示談判代表李克農向張學良表示支持他取代蔣介石:在「反蔣的基礎上,我方願與東北軍聯合,倒蔣後成立新的政府和軍隊:「國防政府抗日聯軍」。毛叫李克農「暗示」:「國防政府首席及抗日聯軍總司令可推張漢卿[張學良]擔任。」毛還叫李表示:「軍餉、械彈我方亦有辦法助其解決。」毛有什麼能力給少帥軍餉、械彈呢?這自然是暗示莫斯科支持少帥。

對這樣一件大事,張學良希望跟莫斯科直接談判。一月,他看到一直對他關閉的蘇聯大門打開了。宋慶齡與中共特科之間的聯絡員董健吾從上海來到張學良的西安總部。董告訴張學良,毛的兒子正秘密住在他家,現在有計畫把他們送去蘇聯,請張學良派人護送他們去。

楊開慧在一九三0年被國民黨槍殺後,她跟毛生的三個兒子被送往上海。最小的四歲的岸龍來後不久就病死了。岸英、岸青因為生活在秘密環境中,不能上學或在董家之外交朋友,身邊充滿壓力與緊張關係。負責照顧他們的董的前妻對這兩個男孩不能算好。孩子們有時候偷跑出去,在街頭流浪。多年以後,看電影《三毛流浪記》時,岸英情緒非常激動,對妻子說他當年曾過過這樣的生活,在人行道上睡覺,在垃圾堆裡翻找食物和菸頭。

在這些年中,毛澤東對兒子們不聞不問。莫斯科如今決定把他們接來蘇聯,去專為外國共產黨領袖子女辦的學校上學。斯大林親自過問毛的兒子來蘇聯一事,毛沒什麼意見。

張學良把這一建議,看作是蘇聯人同意跟他的人在莫斯科談判。他立刻派一直代表他同蘇聯人打交道的李杜做使者,以護送毛的兒子的名義去蘇聯。這一行九人的整個行程安排全由他包了,不僅為莫斯科省了一大堆麻煩和一大筆旅費,還保障了毛的兒子一路的安全。一九三六年六月二十六日,李杜帶上毛的兒子、保姆等乘船離開中國,前往法國海港馬賽。莫斯科告訴少帥,他們可以在巴黎取得簽證。少帥有所不知的是,莫斯科壓根就無意讓他的代表入境。

同月,廣東、廣西兩省聯手發動了一場戰爭,以抗日名義倒蔣。毛勸張學良抓住這個機會,跟紅軍聯合,也像兩廣一樣,分裂出去獨立,成立「西北國防政府」。毛要把大西北從中國分出去,變成又一個外蒙古。他對中共政治局說:「三月間訂立的蘇蒙條約,就是告訴中國革命者,你們可以如此做,我們[蘇聯人]可以同你聯盟」。

張學良不感興趣。莫斯科也一樣。六月下旬,中共跟莫斯科之間的電台聯繫在中斷二十個月後重新建立起來。在給共產國際的第一封電報中,毛要求莫斯科支持西北獨立,向莫斯科要「每月三百萬美金的資助」。毛的計畫遞到斯大林手裡,斯大林很不高興。他需要能對日全面開戰、拖住日本的中國,不要一個四分五裂、使日本有機可乘的中國。

毛的電報發出後不久,七月,兩廣的倒蔣戰爭失敗。公眾輿論激烈地反對任何分裂中國的舉動。斯大林再次看到:蔣介石是唯一能團結全國抗日的人。八月十五日,莫斯科給中共發出具有轉折意義的電報,命令中共停止把蔣介石當作敵人,跟蔣合作。電報說:「把蔣介石跟日本人同樣看待是不正確的。你們必須努力停止紅軍跟蔣軍之間的敵對行為」,共同進行反對日本的鬥爭」。一切服從於抗日事業,斯大林要中共支持蔣介石做中國領袖。

莫斯科命令中共馬上跟蔣談判合作,毛不得不接受。中共與蔣的代表在九月初開始談判。蔣介石在長征一結束就同莫斯科談起與中共改善關係。莫斯科要他直接跟中共談,意在提高中共的地位。

張學良完全被蒙在鼓裡,仍然以為莫斯科支持他取代蔣。當他對蘇聯大使鮑格莫洛夫說他「希望與中共的倒蔣抗日聯盟會得到蘇聯的支持時,大使跟他哼哼哈哈,助長他的幻覺。毛澤東呢,收到莫斯科八月十五日轉折性的電報後,立即派葉劍英去長住西安,讓少帥放心,不要因為中共跟蔣介石談判就以為政策改變,中共和莫斯科扶張倒蔣政策不變。

斯大林一方面支持蔣介石做領袖,一方面壯大紅軍。一九三六年九月初,蘇聯開始經外蒙古運軍火給中共。毛的貨單包括「飛機、大炮、炮彈、步槍、對空機關鎗、浮橋等等」和蘇聯飛行員、炮手。共產國際十月十八日電告:「貨物沒有你們二號來電所要的那麼多,沒有飛機大炮。儘管如此,蘇軍情報局管轄的「一家外國公司」「將供給一百五十輛汽車,提供司機和汽油,來回兩次給你們運貨」,每次「五百五十噸至六百噸」。蘇聯準備供給中共的步槍數目與供給剛爆發內戰的西班牙一樣多。

十月,中國紅軍開始行動,要打到鄰近外蒙邊境的一個沙漠據點去接收蘇聯軍火。這時毛在陝北的軍隊剛增加了兩支隊伍,一支是張國燾率領的紅四方面軍,一年前毛巧施計謀迫使他們待在川藏高原過冬。病死、凍死、戰死,八萬大軍折損了一半。*

儘管張國燾的人馬仍是毛的一倍,但他的「中央」已經垮臺,他深知自己處在毛的刀俎之間。徐向前回憶說,張「情緒很激動,還掉了淚。他說:「我是不行了,到陝北準備坐監獄」。」張國燾沒有進監獄,但在

(*據二00五年解密的俄羅斯檔案,毛在一九四九年二月三日對斯大林的使者米高揚卒:遵義會議後,他處於極端不利的地位,因為擁有數萬大軍的張國燾正前來吃掉他,但他保持冷靜,轉危為安,反而「殲滅了三萬多」張國燾的部隊。毛澤東的這番詁也清楚地表明遵義會議後他為什麼死活不進四川。)

未來的日子裡,毛將再次削弱他的部隊,然後收拾他。

另一支前來會師的是紅二方面軍,由「兩把菜刀鬧革命」的賀龍率領,被蔣介石從湘鄂邊界根據地趕到陝北。這塊根據地在一九三二到一九三四年間也經過血腥的清洗,賀龍後來說:「洪湖的區縣幹部在「肅反」中是殺完了。」只在一次肅反中「就殺了一萬多人。現在活著的幾個女同志,是因為那時殺人先殺男的,後殺女的,敵人來了,女的殺不到才活下來的」。「洪湖到現在還一坑一坑地挖出白骨」。倖存者回憶說,有的來不及殺,「用麻包裝起來,繫上大石頭拋入洪湖活活淹死了,嚇得農民不敢出湖打魚,因為打撈上來的多是死屍,湖水都變了顏色。」

三支紅軍會師後,毛有了八萬人馬,是他一年前的二十倍。但靠這支軍隊打到外蒙邊境並非易事,國民黨重兵擋在前面。蔣介石無論如何也不會讓蘇聯武器落到中共手中。十月二十二日,他飛來西安親自督戰。

張學良處在兩難地位。他把蔣的作戰計畫偷偷告訴紅軍,也給紅軍現金和冬衣,但無法幫更多的忙,他不能不執行蔣的命令。一個星期不到,紅軍大部被國民黨軍隊壓回陝北根據地,「打通蘇聯」計畫告吹。

毛緊急向莫斯科要錢,「不論五萬十萬都要快」。共產國際馬上寄來五十五萬美金,通過美國經宋慶齡轉交。但這無法解決長期問題。吃的只有黑豆,天開始下雪了,士兵們還穿著破爛的單衣草鞋,窯洞也不夠住。前方指揮員彭德懷住的是一個一公尺高、二公尺寬的牧羊人的土洞,在沙漠邊上,外面狂風亂吹,飛沙一陣陣扑進來。就連毛本人也無法享受舒適。黨中央搬到了小城保安,在那裡他和懷孕的妻子住在一間陰冷潮濕的窯洞裡,洞頂往下滴水。有次一個警衛員推門進去,被大蠍子咬了一口。帶著傳染病的耗子到處亂竄,有的大得像貓,人睡覺時它們大大咧咧地坐在人胸脯上,長尾巴在臉上掃來掃去。

這時張學良看到了一個取代蔣的機會。眼下蔣介石在西安來來去去,張可以劫持蔣。蔣介石既成了他的階下囚,他又拯救了中共,斯大林極可能會把籌碼押到他身上。這是場賭博,但張學良肯賭。他曾對身邊人說過:「誰都有哲學,這個哲學,那個哲學,我有「賭」的哲學,雖然輸一次兩次,但只要不散局,總有一次,我要把老本都撈回來的。

張學良告訴毛的代表葉劍英他準備發動「苦跌打」,法文「政變」的音譯。十月二十九日,葉劍英用隱諱的語言打電報給毛:「有主駐蔣說,」蘇軍情報局知情人季托夫(AleksandrTitov)披露檔案材料說:「葉劍英跟張學良在一九三六年十一月討論過捉蔣的問題。」那個月,葉離開西安回保安見毛,揣著少帥的「苦跌打」計畫。

毛向莫斯科隱瞞了這一計畫。他知道斯大林不會喜歡。斯大林現在比任何時間都需要蔣介石。十一月二十五日,德國跟日本簽訂了反共產國際條約,使蘇聯面臨東西兩面受敵的局面,日本正從外蒙古南邊向蘇聯中亞地區移動。條約宣布的當天,斯大林緊急命令共產國際總書記季米特洛夫(GeorgiDimitrov)嚴厲告誡中共放棄反蔣政策,擁護統一的中央政府,我們需要一個可以領導全民族的政府。趕快做出方案來!」

毛明知自己是在跟斯大林對著幹,於是小心翼翼地與捉蔣行動保持距離。捉蔣前張學良打電報要葉劍英回西安:「有要事待商,盼兄即日來址此。」毛留住葉劍英不放,一面對張學良稱葉「已動身」。同時,毛慫恿張學良捉蔣,打電報表示中共跟蔣介石的談判談不出名堂,因為蔣要價太苛,「我們決心以戰爭求和平,絕對不做無原則讓步。」毛給張學良的印象是,紅軍只可能跟少帥合作,莫斯科遲早會支持少帥。

十二月四日,蔣介石再次到達西安。對自己的安全,他沒有作任何特別的佈置。他住在西安郊外的華清池,身邊有幾十個自己的衛兵,但大門跟院子都是張學良的人把守。少帥甚至還把他指派捉蔣的人帶進去到處看一番,連蔣介石的臥室都看了。

十二月十二日凌晨,蔣介右被劫持。他剛做完每天必做的早操,正穿衣服,聽見槍聲連續不斷。張學良派了四百多人進攻他的住地,蔣的衛兵奮起抵抗,死傷枕藉。蔣跑進後山,最後在一個荊棘叢生的岩穴裡被抓住,身上只穿著睡衣,鞋丟了,背受了傷。跟蔣一道越牆而逃的隨從被打死。蔣介石能活下來,實在是很幸運。

捉蔣行動開始時,少帥給毛澤東發了份電報,告訴毛他已經動手了。開頭第一句話就是:「蔣之反革命面目已畢現」,接著說他要「改組聯合政府」。這兩句話再明白不過地說明張學良要把蔣介石當反革命置於死地,自己在毛和莫斯科支持下坐上「聯合政府」第一把交椅。捉蔣不是什麼迫蔣抗日的「兵諫」,更有人認為這損害了抗日。胡適當時指出:捉蔣時,綏遠抗戰已經開始,「綏遠的作戰是第一次由統一的中央政府主持領導的戰爭。」這時把蔣介石抓起來,「把前一天受命指揮綏東國軍的陳誠次長和別的幾位重要官吏與將領也拘留了!說這是為了要「抗日」,這豈不是把天下人都當作瞎子傻瓜!」少帥本人直到死都堅持說他劫持蔣介石「動機純潔」。

毛接到少帥電報時,笑呵呵地對秘書說:「喔,去睡吧,明天有好消息!」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