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講堂】理念的世界(一)

2011-07-07 07:40 作者: 存中劍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蘇格拉底是一位古希臘偉大的先知,也是當時著名的德爾菲神諭所稱的世上最聰明的人,而柏拉圖則是他的得意弟子。由於蘇格拉底一生雖然口若懸河,辯才無礙,然而卻從未留下任何著作,所以後人只能從柏拉圖的作品中瞭解蘇格拉底的思想。與蘇格拉底齊名的偉大導師耶穌和釋迦牟尼,在世時同樣沒有留下任何著作,也都是由他們的弟子回憶恩師當初所說的話而整理成文字的。作為唯一用文字記錄蘇格拉底言論的門徒,柏拉圖的著作無疑最接近蘇格拉底的思想,而後人也正是從柏拉圖的著作中感受到妙思泉湧的智慧,這種智慧是孕育了西方文明的兩大源泉之一,另一源泉則來自耶穌。

柏拉圖最重要的思想在於對世界的認識,他認為實在世界可分為兩個領域。

其一是感官的世界,也可理解為物質世界,即由人的五種感官所能感受到,認識到的世界。這個世界的每一樣事物都在不斷的流動變遷之中,沒有任何東西是永恆不變的,即佛家所說的「夢幻泡影」、「如夢似電」。

其二是理念的世界,而理念(eidos)又被翻譯為理型、理式,是根據不同的翻譯家對eidos不同的理解而翻譯的,其實在柏拉圖的原文中是同一個詞,在此還是根據大多數人的習慣稱之為「理念」。

中國現代著名美學家朱光潛先生極力主張翻譯成「理式」,也是頗有道理的。翻譯為「理式」是相對於「形式」而言的,因為「理」與「形」是一組相對的概念,形而上者為「理」,形而下者為形。中國的《易經》有云: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如此說來,柏拉圖所謂之「理」(eidos)也就相當於中國古代所稱之「道」,那麼理念的世界,也就是道的世界了。

柏拉圖的世界觀與中國宋代的程朱理學頗有異曲同工之妙,都認為宇宙中存在著一個絕對的,永恆不變的天理,或者說理念(eidos),而人生的意義就在於認識這一理念,擺脫感官與慾望的束縛,回歸這理念的世界,這個過程也就是程朱理學所說的「明天理」。因為理念的世界與物質世界不同,並非用感官所能感知的,唯有人與生俱來的理性才能認識到理念的世界。

柏拉圖認為,自然界所有的現象都是永恆的理念的影子,也就是說,物質世界的一切都是理念世界的投影,真正真實的並非是作為影子的物質,而是作為實在的理念。這種觀點如果與《易經》「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之說相參照,那麼我們不難得出「器」為「道」在下之投影,在形而下的層面之存在形態這一結論。

在柏拉圖的哲學中,理念的世界高於物質的世界,是絕對的,永恆的存在,後者是理念在較低層面的投影。理念(或曰理式)下降即為形式,形式上升即為理念,也可以說「道」下降則為「器」,「器」上升則為「道」。哲學所說的形而上與形而下,就是這麼一個關係。

柏拉圖認為,人之所以高貴,之所以與其他生物不同就在於人不僅可以用感官來感知形而下的物質世界,同時可以用理性來認識形而上的理念世界。柏拉圖與程朱都認識到一點,那就是人自身的慾望是回歸理性的最大障礙。換言之,一個人的理性與他的慾望成反比。因此要明天理必先滅人欲,或者說:人欲滅,理性生。當然「滅人欲」是一個漸進的過程,這也就是「明天理」,或者說回歸理念世界的過程了。

點擊與作者交流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