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釘歷史恥辱柱! 張仲良說謊,全省遭殃


人和其他動物一樣,「弱肉強食」,人食人亦曾有之,逢大災之年,賣兒賣女亦有所聞。可是將人吃掉,甚至人性泯滅到將親生子女相互交換用來充飢,這在五千年中華文明史上,是絕無僅有的了。就在這號稱社會主義的中國,就在偉大領袖毛主席的導演下,也就是全國人民歡天喜地大慶建國十週年之際,在甘肅最富饒的河西走廊,卻陸續發生了大範圍上百起的「易子而食」的人間慘劇。時至今日,逃脫劫難的老人,回憶當時的情景,尚心有餘悸。當劉少奇在北京七千人大會上提醒中央,不要成為歷史罪人,並駁斥根本不是什麼自然災害,即使有,亦只能算「三分天災,七分人禍」,導致毛澤東老羞成怒,很快就發起文化大革命,將劉少奇第一個開刀問斬。

甘肅之貧窮落後,與它的地理環境,氣象條件和承擔任務的有關。它是一個自東南向西北長達一千五百多公里,沿絲綢之路向兩側發展而形成的交通要津。由於地處通往新疆的必經之路,自古以來皆由重兵把守,是兵家必爭之地。49年後在省會蘭州也設立了西北軍區司令部。因為物資用品,尤其是生存必不可缺少的糧食,皆需長途跋涉,自內地運往。也採用「屯兵戍墾」的辦法自行解決部分給養。

在熱昏了頭的大躍進中,為了減少長途跋涉,以蘭州為中心地興建了一系列石油化工企業,棉毛織業,老蘇支援的軍工廠也散落其間。這樣,有上百萬部隊的軍需,加上酒泉為建發射場的建立,此外,又造了一條勞命傷財的包蘭鐵路,由於事先沒有調研和廣泛聽取群眾意見,造好後才發現土地沙漠化正以每天十米的速度高速擴張,很快就將路基吞沒,為了保持這條國防通道,只好再調調撥大量民工,成年累月地與風沙鬥爭。將這種浪費人力的虛功,美其名為「與天斗其樂無窮」!就這樣,為了維護這些任務的正常運轉,每年國家不得不調撥幾十億斤的商品糧和救濟糧以應付「燃眉之需」。

58年,中共中央召開了以農業大躍進為內容的杭州會議。會前各路諸侯爭先恐後地發放豐產衛星,為了奉承聖上好大喜功的嗜好。紛紛以「牛皮」進貢,你畝產一千六,我畝產三千二,他畝產七千,一萬三。天津更將二百畝即將收割的水稻,硬塞進九分地裡,創造了世人笑掉大牙的十幾萬斤的記錄。那年代吹牛不犯法,只要體現領袖「英明」,只要見證「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的聖意,牛皮吹破也沒關係。因為比比皆是,真把世人當作白痴。與會的混混們無不鼓足「吹」勁,「報喜不報憂」的將轄區吹得天花亂墜。會上,甘肅省委書記張仲良當然不能落後,他把個別黃河邊上富饒的果蔬生產隊的「摘掉貧窮帽,不吃商品糧」擴大美化至全省,挺胸拍肚的發出「甘肅決心自力更生,不要國家商品糧!」的豪言壯語。果不其然,龍顏大悅「褒獎有加」,樹為貧窮地區樣板,這一下全省遭殃,送掉三百萬條人命,發生有史以來大範圍的「易子而食」的人間慘劇。

「民以食為天」,沒有糧食怎樣解決千萬人的肚皮呢!開荒吧,開一塊沙漠化一塊,只好勒緊肚皮壓縮口糧了。在全國率先將城鎮糧食減少到每月廿斤,農村59年留下三個月口糧,60年更減少到一個月,沒有吃怎麼辦?動員各家自力更生,自行解決,同時採取兩條鐵腕,一面組織一批窮凶極惡的「搜糧隊」,挨家挨戶翻箱倒櫃甚至掘地三尺將超標餘糧席捲一空,同時下死命令「不准外逃,堅守崗位,凡靠近鐵路一百米內的作偷越邊境論,一律格殺勿論」。開始老百姓挖菜根,摘樹葉滲和著吃,隨後剝樹皮,挖觀音土。一時天上飛的,地上爬的,只要能果腹的任何動植物一掃而空,正是赤地千里,沒有吃又不准走,只有坐以待斃。最先全家死光的是那些讀毛主席書,聽毛主席話的黨團員和積極份子,接著那些餓紅了眼的飢民最後不得不把目標鎖定在「人」身上了。開始吃餓殍,橫豎人已死,又沒力氣埋葬,雖然是皮包骨,多少還有些油水下肚,能維持幾時算幾時,死人究竟難下嚥,下面就輪到小孩了。畢竟自己親骨肉不忍下手,於是交換充飢,並以今後條件好了再養來聊以自慰。人性墮落到如此地步是誰逼出來的呢!

誰不是娘身上的肉,平時不讓打,不讓罵,何以捨得讓別人宰割!可人到了這種地步,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誰來拯救他們呢!為了自己瞎吹牛,為了得到主子歡心,逼得戶戶家破人亡,可張仲良那對在幹什麼呢?和他主子一樣,白天批評這個,批評那個,頓頓大魚大肉,吃得嘴裡冒油,晚上歌舞昇平,欣賞文藝團體,到了週末,照例澎查查,自有文工團及大學挑來的美女伴舞,這就是以毛老頭為首的官老爺,在他們製造的人間地獄中,如此為人民造福的。

紙是包不住火的,隱瞞了兩年的劣跡被老幹部揭穿了,一些在北京當差的官兒們,忽然發現家鄉親屬斷了音信,回家探親一看,已是面猊全非,由於人眾事多,誰看見誰不怒氣沖沖,由於反應強烈,最後總算傳進了中南海。61年春派遣了以公安部李付部長為首的十人調查組進駐蘭州,一查,電信不通又是張仲良搞的鬼,蘭州郵局中積壓了廿萬封向北京求援的信。而電報是只接不發,電話全部不通,真是無法無天!可他是土皇帝,誰敢講句「不」!剛反過了右派,又抓了彭德懷的「右傾反黨集團」。所以讓這夥敗家子得逞,更可笑的是李付部長帶領的小組,突然失蹤了,最後公安部羅瑞卿部長親自挂電話給省公安廳長「限48小時將人交出,否則來京受審!」原來李付部長被一個縣裡的公安局長關進大牢裡去了,理由是他在三級幹部會上動員大家「有苦訴苦,有冤訴冤」!結果被下面一個科級的小局長以現行反革命罪抓了起來,這就是毛澤東教育培養出一大批如此「左」得可愛的基層骨幹!

四十多年過去了,尚有不少兩耳不聞天下事的人,不願正視這段歷史,還有的人們在充當毛澤東的吹鼓手,殊不知他就是劊子手張仲良的總後臺,不是他好大喜功,那來這些馬屁精,要不是當即調派八百輛軍車,日夜奔程的搞了一個「搶救人命」的戰役,即運進災區糧食,運出飢民,那富饒美麗的絲綢之路上將渺無人煙了。

據不完全統計,約二百萬人冒著生命危險逃了出去,被搶救的人數約五百萬人,除蘭州外至少有三百多萬人就死在張仲良的手中,(按人口比例計算,佔到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應列全國首位)他應該,永遠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遺臭萬年!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