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尋找還未歸來的失蹤者

2011-08-17 04:11 作者: 何清漣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最近幾天,因中國茉莉花集會最早被抓的冉雲飛被放了出來,由拘捕改為半年監視居住,終於讓大家鬆了一口氣。此前,已有不少被這場亦真亦幻的中國茉莉花革命捲進牢房的人,如艾未未、滕彪、江天勇、唐吉田陸續被釋放。他們當中有的人已經勇敢地將他們在獄中所受酷刑說了出來,讓外界可以通過他們的遭遇看到那個被隔絕的世界裡究竟有多黑暗。

可以說,今年2月以來的歷史,是中國1989年之後最黑暗的一段歷史。在這段時間中,沉沒了不少無辜者的鮮血,他們個人的命運也許將因此改寫。

根據一位記者朋友提供的名單,這些受到迫害的人當中有:

早在茉莉花革命之前受酷刑被噤聲的——範亞峰
茉莉花之後被失蹤酷刑噤聲的——滕彪、江天勇、艾未未和他的工作人員,其中有不堪摧殘心臟病突發送院搶救的。
茉莉花之後被酷刑噤聲遣送原籍的——唐吉田律師、金光鴻律師(送精神病院,喪失部分記憶)、李天天律師。
被「身份不明者」暴打傷骨,後失蹤又被非法羈押多日再遣送回原籍,噤聲不知是否受過酷刑的—— 劉士輝律師。
茉莉花革命發生之後被捕的維權人士與作家——王荔蕻、冉雲飛、陳雲飛、朱虞夫。
茉莉花後推友被失蹤、非法羈押、被噤聲的——郭大蝦、梁海怡(渺小)、鵝老大(現仍無下落)、胡荻、丁矛、陳衛、古川、魏強,……

上述名單並不完整,有些人士是被海外各種媒體反覆報導的,有些人則幾乎很少被提到。其中大多數已經在飽受折磨後被釋放,陸陸續續回歸社會。王荔蕻女士則正被當局誣以尋釁滋事罪開審,全世界正在看著北京如何製造這起冤案並強烈譴責。

我特別關注的是那些幾乎快被遺忘且下落不明的人,比如梁海怡(渺小)、鵝老大、胡荻等人。其中梁海怡被稱為「中國茉莉花革命被刑拘的第一人」,當局將其定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拘,網際網路上沒有她最新的消息,外界不知道她的生死。鵝老大以前有個很不錯的博客,常常張貼一些他從各處蒐集來的文章,以傳播民主理念為己任。目前我們也不知道他的近況。

其中最讓人難以理解的是胡荻的情況。胡荻主要活躍在推特上,他除了傳播他自己對民主思想的理解之外,引人注目地是與人爭論如何理解現階段中共政府如何以人民為敵、反對力量應該認請這一點。他本人當時並不相信茉莉花革命真有其事,認為是北京為了釣魚而設的圈套,並希望大家不要上當,以免被捕。但結果他自己卻被捕了,而且結果似乎最慘,先是其行蹤如石沉大海,然後在推特上冒了一下頭又消失了——這情況與很多人類似,被捕後突然上推,發了一條讓人真假莫辨的推文後再度消失。到今年8月初,推特上突然出現知情者介紹,胡荻目前出現精神失常,8月5日已被家人送進安徽省合肥市第四醫院(精神專科醫院)病區7樓接受治療,主治大夫是孫主任。情況非常嚴重。據該推友說,胡荻父母都是80多歲的老人,母親也生病住在醫院,無力再照顧胡荻。

胡荻不是名人,是個獨行者,他所批評的人與觀點又正好有很大市場。這種狀況注定使他得不到多少關注。這還罷了,在網際網路發展早期,因網際網路言論被抓的人較少而得到國際社會尤其是中文世界高度關注與營救得以成名的一位女異議人士反而幸災樂禍,她的言論與態度激怒了許多推友。一些同情胡荻的推友約定,在國內的人將去合肥尋找胡荻,一旦有消息,大家儘可能地幫助他。也許這些幫助不大,但至少讓胡荻知道這個世界沒有忘記他,有人關心他。這對於生活在黑暗的人來說,也許就成為支撐他活下去的力量。

在中國通往民主化的道路上,每個人因其位置、能量不同,因而起的作用也不相同。在這條充滿坎坷的道路上,99%的人注定只能是鋪路的細碎砂石,只有少數一些人能夠成為路標。但是,沒有這些砂石,就不會有這條大道,讓我們大家一道來關心胡荻,以及與胡荻命運相同的「民主砂石」吧。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美國之音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