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到中央 湖南一村長浮屍江中疑遭拋屍(組圖)


湖南一村長告狀到中央 疑被縣委保安打死拋屍
游濟安生前照片

湖南一村長告狀到中央 疑被縣委保安打死拋屍
遺體打撈出水照片

10月30日以來,一則題為「湖南新化一上訪村官慘死縣政府大樓,深夜被拋屍資江」的帖子在網上風傳。發帖人游飛稱,6月8日,其父游濟安(新化縣游家鎮佛光村黨支部書記)前往縣政府找領導反映問題後失蹤。5天後,他的遺體在資江下游被找到。家屬懷疑其在縣政府大樓內被人毆打致死並被拋屍。昨天,新化縣委辦公室對此作出回應,稱游濟安系生前溺水窒息死亡。

緣起

赴縣政府反映問題 凌晨被保安拖出

據家屬介紹,52歲的游濟安曾在縣電力局工作,後因計畫生育手術後遺症致殘,並被單位解聘,為恢復工作並增加治療費,游濟安曾多次上訪。回到村裡後,游濟安長期擔任村官,今年6月當選佛光村黨支部書記。6月8日一早,他開車出門,不料一去不返。

新化縣委辦公室在關於此事的「情況說明」中稱,監控錄像顯示,6月8日下午3點,游濟安駕車進入縣政府院內上訪。因為沒有找到他要找的領導,游濟安一直待在縣政府辦公大樓四樓不肯離開。其間,多名縣委辦公室工作人員做瞭解釋說明和勸返工作,但他一直拒絕離開,聲稱「沒找到領導就不回去」。晚上10點多,縣委辦公室工作人員和游家鎮政府取得聯繫,要求對方派員前來勸返。晚上10點50分,游家鎮東嶺管區主任曾湘文前來勸導,但游濟安躺在地上不聽勸解。次日凌晨1點10分,機關保安與游家鎮政府取得聯繫,商定由保安租用一輛長城越野車將游濟安送往游家鎮政府。「由於游濟安躺在地上不動,不肯上車,保安只好將其抬上車子的尾座。」

游濟安之子游飛昨天在接受本報記者電話採訪時表示,因警方拒絕讓他們調看縣政府大樓內部監控錄像,當天下午父親找過哪些人,在長達10個小時的時間裏究竟發生了什麼,他們不得而知。事發後,警方讓他們看過一段拍攝於縣政府大樓後門的監控錄像。這段監控錄像顯示:9日凌晨零點46分,縣政府大樓後面的電梯門打開,6名保安走出電梯,然後看到電梯裡躺著一個人,這人就是游濟安。「他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接著4名保安有的拖手有的拖腳,將他從電梯裡拖出來。」隨後,他們向左拐進一個黑暗的角落,脫離監控畫面。十幾分鐘後,這些人再次出現在監控畫面中,兩名保安打開一輛越野車的後備廂,另外4名保安將游濟安扔進後備廂,駕車離去。

游飛強調,整個過程沒見父親動彈一下,他們懷疑父親此時已經死亡。「辦案警官說當時我父親根本沒事,一動不動是在裝死。」游飛說,父親乃習武之人,且個性很強,如果不是喪失行動能力,他不可能任人擺佈,更不可能「裝死」。

爭議

有沒有去過鎮政府 成雙方爭議焦點

「情況說明」稱,9日凌晨1點30分,楊海丹等4名保安將游濟安送至游家鎮政府,值班人員及時予以接待,並與游濟安交流瞭解其訴求,勸其先在鎮政府歇息,天亮後再說具體事情。但游濟安認為他的訴求鎮政府無法解決,與鎮裡多說無用,執意要求當晚回縣城開車。凌晨2點49分,游濟安自行離開鎮政府,情緒和行為舉止未見異常,且其離開時有游家鎮派出所監控錄像為證。

家屬對此提出多點質疑,稱游濟安被保安塞進越野車後備廂拉著離開縣政府大樓後根本沒有去過鎮政府。

湖南一村長告狀到中央 疑被縣委保安打死拋屍
官方公布的視頻截圖顯示,6月9日游濟安自己走出鎮政府大院。但游的家人並不認同截圖中男子身份。(看中國配圖)

「派出所的那段監控錄像,我們家屬和很多村民都看過,裡面出現的那個人根本不是我父親。」游飛說,父親體型很胖,身高只有1.7米體重卻有一百七八十斤,監控錄像中的那個男子明顯比父親高瘦一些。警方也沒向他們提供任何足以證明那輛越野車當晚到過鎮政府的監控錄像等證據。

游飛說,從縣政府到鎮政府有好幾公里路程,中間要經過多個探頭,只要調看一下當晚的監控錄像,就能輕鬆查出越野車當晚有沒有去鎮政府。

游飛說,更為重要的是,父親一夜未歸,家人9日便到鎮政府打聽過他的去向,當時在場的多名鎮政府領導都表示游濟安近日沒來過。

6月20日,家人第二次向鎮政府瞭解情況,得到的答覆仍然是「沒來過」。直到6月24日他們看過警方提供的縣政府大樓後門那段監控錄像後,鎮政府領導才改口說當晚他們接待過游濟安。

游飛說,讓人不可思議的是,自稱接待過父親的游家鎮政協負責人陳仲斌,對於當晚的情況每次說法都不一樣。

「6月27日我們第一次找他,他說我爸爸是自己走進鎮政府大樓的;7月初第二次找他,他說我爸爸是被兩個人扶進來的;第三次是7月中旬,我伯父在鎮政府遇到陳仲斌,這一次他說我爸爸當時已經不清醒了。」游飛直指陳仲斌有做偽證之嫌。

昨晚,記者根據游飛提供的聯繫方式分別致電陳仲斌等多名鎮政府領導,電話均無人接聽。

屍檢

肋骨骨折沒有解釋 屍檢結果遭質疑

湖南一村長告狀到中央 疑被縣委保安打死拋屍
屍體全身裸露。但是縣委辦的公開說明中稱,發現屍體時,衣著完整(貓眼看人圖片/看中國配圖)

湖南一村長告狀到中央 疑被縣委保安打死拋屍
官方稱「體表無任何生前外傷,可排除外力致死,死亡時間在三天以上」。(貓眼看人圖片/看中國配圖)

湖南一村長告狀到中央 疑被縣委保安打死拋屍
家屬稱「死者兩根胸骨斷裂,腦內瘀血,全身皮膚黑紫」(貓眼看人圖片/看中國配圖)

「情況說明」稱,6月13日中午,游濟安的遺體在穿新化縣城而過的資江下游琅塘鎮河段被發現。其時「死者衣著完整,手機、現金、鑰匙等都在其身上,體表無任何外傷」。

6月15日,警方對游濟安的遺體進行瞭解剖,屍檢結果表明死者「體表無任何生前外傷,可排除外力致死,死亡時間在三天以上」。

警方還提取了死者的肺、肝、胃等組織,並對資江4段水域進行取樣,送往湖北同濟法醫學司法鑑定中心進行鑑定。鑑定結果表明,死者肺組織、肝組織內均檢出梭形、棒形羽紋目硅藻,與資江水樣情況吻合,證明游濟安系生前溺水死亡。死者肝臟、胃內容、胃組織中均未檢出常見毒物、毒品成分。

新化縣委辦公室在「情況說明」中做出如下結論:「根據公安部門鑑定,游濟安沒有他殺的因果關係,體表也沒有任何外傷,同時技術鑑定證實,游濟安系生前溺水窒息死亡。」

對於這一屍檢結論,游飛同樣提出質疑,他說家屬在見證警方屍檢時發現,父親體表確實沒有任何外傷,胸部肋骨卻斷了兩根,且腦後有瘀血,全身皮膚黑紫。屍檢結果和鑑定結論對此沒有提及。

「公安局的人說,父親肋骨骨折可能是在他的遺體漂向下游時遭到撞擊造成的。」游飛對此表示質疑,他說,父親的遺體漂了幾十公里,身上一點皮外傷都沒有,怎麼可能遭受導致骨折的嚴重撞擊?

昨晚,記者多次致電負責辦理此案的黃警官,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善後

賠償條件一再加碼 家屬求追查到底

游飛說,父親出事至今將近5個月,警方一直以游濟安「系生前溺水死亡」為由不予立案。

然而在此期間,游家鎮政府主要領導卻先後7次找到他們,開出各種條件要求早日火化死者遺體。10萬元到20萬元喪葬費、一套廉租房、一個的士指標,鎮政府的條件一再加碼,均被游家拒絕。

「如果我爸爸真是溺水身亡,這事兒跟鎮政府有什麼關係?他們為什麼主動找我們談賠償?他們動機何在?他們到底在為誰揹黑鍋?」游飛說,他們與公安部門和縣、鎮兩級交涉將近半年沒有結果,現在無奈發帖曝光此事,就是想引起社會關注,將此事追查到底。

「我知道,父親出事跟他平時愛管閑事愛打抱不平有關,他經常幫別人反映問題,還向上面反映過我們新化的土地徵收和房屋拆遷問題,他早就是某些領導的眼中釘、肉中刺。」游飛說。

「事發後,死者親屬對公安機關的鑑定結論提出質疑,數次到鎮政府和縣政府上訪,要求徹查死因。對此,縣、鎮兩級高度重視,多次做死者家屬的安撫、溝通、處置工作,公安機關也多次對死者家屬的質疑進行瞭解釋答覆。由於死者家屬不認同鑑定結果,目前屍體仍冷藏於新化殯儀館,死者善後事宜正在積極協調處理之中。」在1600多字的「情況說明」最後,新化縣委辦公室如是說。

中國編輯注:此《京華時報》的報導裡未提及死者之子游飛在天涯雜談裡提到的事發前游濟安是「拿著全國人大常委會的回覆函【來信編號:201101120270】見縣委領導」。

来源:京華時報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