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昌星之謎(圖)

2011-11-24 12:58 作者: 吳庸

手機版 简体 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1/11/23/20111123235919803.jpg
賴昌星所掀起的走私風暴,撼動了中共權力的最高層在歷史上留下令人長思的話題。(GettyImages)

1996年至1999年初,賴昌星家族在廈門關區走私進口成品油、植物油、汽車、香菸、化工原料、西藥原料、電子機械等,案值530多億元,逃稅約300億元。這個出身農民家庭,只念過3年小學,賣過破爛,當過苦工的壯漢,何以能夠製造一起規模最大、品種最多的走私大案,令人目瞪口呆,感慨萬千,連當時的海關總署署長牟新生都驚嘆此案「牽扯麵太廣,案情太複雜」。回顧賴昌星走過的這段路程,很需要探索一下他的走私能量之所由來,破解賴昌星之謎。

一)賴昌星熱衷走私,從漸變到質變過程

他出生於福建省頻臨海邊的晉江、石獅一帶。那裡開風氣之先,華僑回鄉帶來摺疊傘、電子錶、錄音機、尼龍襪深受群眾喜愛。以後,漁民也就從海外走私進口這些新鮮產品,市場紅火。賴昌星受此風潮影響,也開始在進口布料的集裝箱內夾帶香菸、電視機等。此舉一本萬利,銷路通暢,他由此積累了初步走私經驗。

賴昌星是從搞實業起家的。最初,他湊了5個人,每人出資300元,買來鍛工工具,幫人家加工零件,勉強維生,後來為汽車加工配件,再後來添置車床,為紡織機加工配件,生產有了起色,就買了圖紙,請了師傅,生產整臺紡織機,每臺成本2.5萬元,售價7.5萬元,毛利率200%。他自然為之興奮,但是,與進價低廉、逃避徵稅的私下倒手電筒視機、摩托車相比,還是走私活動刺激了他的最高興奮點。

這時,他已經有了幾千萬元積蓄,到上海跑業務,未能找到發展途徑。他決計另尋出路,1991年到香港,花500萬元買了一套房子,註冊了一個公司,想在那裡安身。出乎他的預料,500萬元的房產,第二年價格就飈升為800至1000萬元。他看出房地產業是最好的投資之路。百萬元現金首付,其餘向銀行申請按揭,第二年價格翻番就賣掉。如此反覆,財源滾滾。1993年,他的積蓄已達3億元,還不算在大陸境內的。房地產的投資豐富了他的投機本領。

他決心走這條發大財之路。於是,移師廈門,成立廈門遠華集團有限公司,躊躇滿志,決意全心智地、大規模地以走私為專業。他主演的多幕走私劇的開臺鑼鼓就這樣敲響了。

(二)賴昌星擅於投人所好,俘獲人心,為己所用

有個七子訣:票子,女子,位子,房子,車子,本子(護照)、孩子,用來描繪賴昌星的人文觀、社會觀,大約八九不離十。他用七子訣處理人際關係,決不斤斤計較自己的蠅頭小利,敢於花大價拉攏人,討好人,以便讓對方進入自己設計的圈套,為自己謀求好處。只要舉出他與莊如順、楊前線的往來就可一目瞭然。80年代賴昌星在石獅開了個小飯鋪,莊如順從省公安系統下放石獅派出所挂職,廈門海關調查處副處長楊前線帶人到石獅查處走私,莊、楊二人常到賴的飯鋪用餐,付款時往往被賴婉拒,說:你們拿幾十塊錢一個月,經得起常年累月在外花費?把我當兄弟,餓了就到我店,交個朋友吧。他看準莊、楊都是權勢者,追求權勢庇護是他的信條。從此,雙方友好往來。賴見莊指揮交通秩序手法老舊過時,就捐贈一套衛星導航系統,靈活方便,由此莊成了全國模範。以後,莊如順升為省公安廳副廳長兼福州市公安局長,憑藉權力大力幫助賴走私汽車、向賴通報中央決定派人抓他,使賴及時逃至加拿大。賴昌星與楊前線的關係更為密切。楊既是賴的舊識,又是賴在廈門專營走私時的新交,應用七子訣馬上見效。廈門海關關長出缺,賴送楊幾十萬元讓其打通關係坐上關長位子。賴又以坐公車與之交往不便為由,送楊一部65萬元的私車。又送杭州美女周兵作楊情婦,並提供一處1300多萬元的豪宅供姘居使用,還讓周兵在香港遠華公司挂職,每月提供十幾萬元港幣甚至一二百萬元港幣。這樣,位子、車子、女子、房子、票子就齊了,七子訣只用了五子就馴服了楊前線。從此,楊對賴言聽計從,放棄職守,縱容走私,賴因此而大干快干。

也有不信服七子訣的海關人員,副關長接培勇就是一個。他孤高自賞,稱賴昌星是「文盲加流氓」,對賴保持戒心和距離。而這個副關長還兼任海關調查局長,以緝查走私為主要任務,成為賴的死對頭,賴必須想法對付。開始,賴昌星提出送接培勇兒子去國外讀書、送接培勇兄弟到香港發展均遭拒絕,賴只得另尋門路。接培勇嗜好書法、藝術,喜歡歷史、文物,賴昌星就四處奔走,弄來一套絕版的《毛澤東評點二十四史》(175冊)、一幅由當代知名畫家合作的牡丹圖、一些當今知名的書法作品奉上,接培勇見到自然喜愛,二人關係得以改善。接著,賴昌星又請接培勇為他生產的遠華牌香菸題寫牌名,為他出資控股的遠華足球隊題寫隊名,這些討好的舉動其實都在拉近兩人距離,雙方親切交往已成事實。任何風雅之士都難免有些私密之情,接培勇也不例外,他陷入與關員蔡惠娟的感情糾葛,正是這個環節給賴昌星提供了攻陷接培勇的機會。蔡移居香港,欲進香港遠華公司,接培勇無奈,只得求助賴昌星。賴立即滿足他的願望,並提供1000多萬元為蔡在港購置豪宅,還為接培勇辦了往返香港的通行證。接培勇終於屈服,不得不協助賴昌星瘋狂走私。

從廈門海關看,上自關長、副關長、各局局長,下至具體業務部門的有關崗位,約160人都被賴昌星買通,成為賴大量走私的馴服工具。整個廈門關區形成塌方,完全陷落。不僅如此,賴昌星還攻陷廈門黨、政、金融關鍵崗位(例如市委副書記、副市長、政法委副書記、公安廳副廳長、國安局副局長、工商銀行與中國銀行的廈門分行行長),整個廈門市區成了賴昌星的走私天下。他的遠華集團公司並沒有進出口權,本來無法走私,但賴昌星設法勾結國貿公司和軍貿公司,以種種私利腐蝕這些公司的頭頭,讓他們獻出進出口權和保稅手冊(只在港口中轉而免征關稅的規定)供賴使用,從而駕輕就熟地進口私貨,利潤按七/三比例分成。由此,賴氏家族壟斷了廈門走私地盤,一般公司想走私必須向遠華納貢,求賴氏批准走私額度。至此,賴昌星家族在相當大的程度上改變了廈門黨政等部門所持經濟權力的性質,這就是權力的異化。在人性沒有法律的和道德的約束時,在權力沒有民意的箝制和相互的制衡時,權力的異化是不可避免的。只有小學三年文化水準的賴昌星輕而易舉地實現了他的使權力異化的願望!

(三)人脈廣,關係雜,手眼靈活,從事特殊任務

賴昌星曾受到讚譽:福建省和廈門市政協委員,廈門市榮譽市民,香港評為「二十一世紀傑出青年」。他的社會地位受到多方關注。有一件他無意中做的事卻出現了意外的效果:有人想用賴可以自由出入香港的車運些東西到內地,賴爽快同意了。四大箱文件是歷年香港口岸出入境時旅客填寫的申請表,記載旅客簡歷,出入境緣由,這對北京有關部門掌握出入香港的動態有些用處。正是此舉使情報部門考慮到賴昌星的利用價值。福建省公安廳負責外聯的副廳長建議賴到香港去發展,福建軍分區負責情報工作的王副司令也向賴作過類似表示,該軍分區情報處孫處長明確提出要賴幫他們做事。賴昌星的私營企業家身份是一層保護色,兼以他的社會交往雜,消息來源廣,適合充當線人。因此,在內地官員安排下,賴昌星持證明到香港找蔡姓者聯繫,蔡是臺灣特工。此人對賴不太信任,就說:你應該不是共產黨的什麼人吧。賴說:不會,不是的。蔡警告他:你可不要搞我呀……。對賴昌星來說,與蔡這樣的人混熟,探聽一些消息,並擴大交往面,搜捕臺灣情報,是不在話下的。不過,要臺灣特工吐出一點有價值的情報是要用真金白銀交換的。賴說,他自己為此貼了上千萬元。這種忠誠使他得以列入國安部八局為註冊線人,當然也使其走私活動更有保證,只要不販毒、販槍,可以放心大膽去幹。賴昌星私下一算,收穫遠大於支出。

臺灣情報部門也注意到賴昌星,想利用他蒐集大陸機密。賴昌星沒有正式加入臺灣特工組織,但答應為他們效勞,也的確通報了一些難得的機密。臺灣進一步提出,要賴幫助特工去大陸發展組織、策反官員,賴滿口應承。機會終於來了──臺灣軍情局香港站長葉炳南等七人欲訪問大陸。賴知道來者不善,便將此要求反饋大陸上級,經審批准予入境。出乎賴的想像,葉炳南入境即被逮捕,結果是臺灣在廣西的秘密組織被一舉破獲,站長在槍戰中斃命,其餘成員被捕。作為國安部八局註冊線人,賴昌星因此立了一功。

在諜報工作大顯身手的同時,賴昌星還將他的觸角伸向高層權力部門。他的政治活動能量相當大,可謂手眼通天。賴曾策動政詒局候補委員和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王漢斌為他辦了特殊車牌,可以進出中南海和釣魚臺。賴還與總參情報部副部長姬勝德和公安部副部長李紀周往來密切,盡力向這兩個軍警顯要獻慇勤,套近乎,乃至姬勝德為遠華公司撐腰,為賴走私提供軍方後盾,李紀周則利用職權干涉公安邊防對走私油輪的查處,為賴的走私活動大開綠燈。一個是致力於開展軍事情報工作的總參高層頭目,另一個是致力於打擊走私販私的公安高層首腦,第三個則是致力於鑽營政治際會以求一逞的大款,各人均摘下隱藏真相的面具而勾結一起,權錢相聯,沆瀣一氣,這就是中國大陸顯示的一大社會特色。

(四)遠華走私集團崩潰引發政壇高層震動

賴昌星構筑的走私集團有核心也有外圍,有強硬背景也有眾多隨從,有物質基礎也有利益保障,有前衛出面也有背後操縱。在賴昌星看來,他建立的王國是萬無一失的。但是,這個集團因自身腐化而必然滋生解體因素。集團內部流傳一句話,「賴昌星的錢不撈白不撈」。副總侯小虎捲入腰包上億元,另一副總蔡惠娟出逃時拐走500多萬美元。「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利的明爭暗鬥終於暴發一場摧毀性的挑戰,使整個集團分崩離析,宣告覆亡。

蓋一名朱牛牛者,曾與賴昌星合夥經營房地產,兼營走私,由朱牛牛具體操作。此人嗜賭,企業略有進款則用於賭場,乃至負債纍纍,終被圈禁。賴出1300萬元將其保釋。朱又冒充賴昌星之名借貸上千萬元,被戳穿底細後只得東借西貸,使欠款達8000多萬元。走投無路,朱就找賴昌星攤牌,訛詐說遠華公司有他30%股份,索價1億元。賴昌星自以為有恃無恐,拒絕讓步。朱牛牛立即露出最後凶相:裹脅一名阿東者擬就一封舉報信,詳細列舉遠華公司龐大走私內容及主要涉案官員,全文長達74頁,要求直達「敬愛的江澤民總書記、朱鎔基總理」。

海關總署收到舉報信,認為有相當可信度,因而出具立案查處廈門大案報告,上呈中央政法委和中央紀委。1999年4月20日上峰批覆:由中紀委和海關總署共同查處這一要案,走私問題由海關總署為主查辦,腐敗問題由中紀委負責查辦,為此而成立「4.20專案組」,中央紀委副書記、監察部部長何勇任組長。一場涉及上下各個層次、中央和地方諸多環節的查處工作悄悄地大規模展開。

查處中,涉案的黨政軍顯要一個個暴露出髒骯的靈魂,中下層涉案人員一群群暴露出黑色的心腸,黨國的崇高形象不免受到污損。因此,高層對查處遠華案的方式出現分歧,軍委副主席劉華清對朱鎔基總理說,「遠華的事我知道,國務院不要管。」這些情況顯然危及高層權力的穩定,因而總書記江澤民作出維護權力階層既得利益的決定:凡涉及、牽連到中央部委主要領導、中央委員、政治局委員的,要另作調查,不得公開;凡定案、定性公布遠華詳情,要經中紀委審核,並經政治局決定。中宣部與新聞辦據此發出通知,遠華案報導必須由中央新聞辦審稿,封死一切自行報導途徑。

朱鎔基總理從現存制度的穩固考慮,偏向鏟塗蛀蟲較多,因而查處力度強硬。他在1998年9月全國反走私工作會上指出:近年來走私規模估計每年達8000億元,軍隊是大戶,至少5000億元。他力主軍隊不應經商,認為對社會走私必須以鐵腕治理。在朱鎔基的強力推動下,據不完全統計,查出約400名官員捲入遠華走私活動,包括兩名部長、26名省級官員、84名縣級官員,14人被判死刑,4人立即執行。需要指出,軍委副主席劉華清之女、總參情報部五局副局長劉朝英,劉華清兒媳、總政治部軍官鄭莉,均捲入遠華走私活動,卻未予法律追究。這種官場私情是剛烈如朱鎔基者所無法抵制的。

賴昌星掀起的這場走私風暴,竟然撼動了權力的最高層。江澤民的維權部署和朱鎔基的鐵腕鎮壓,合成了一場20世紀末的中共政治活報劇,在歷史上留下令人長思的話題。

(五)餘音

賴昌星在加拿大潛伏12年。中加兩國在2011年達成協議,賴被遣返中國,在北京機場交接後,中國公安向賴宣布逮捕令,旋被遞解入監。作為犯罪嫌疑人,賴昌星將在官方監護下接受偵訊。2011年10月13日海關總署副署長魯培軍宣布,海關緝私部門對賴昌星涉嫌走私犯罪事實開展了全面查證工作,偵察終結後將移送檢查機關審查起訴。這條新聞告訴我們,只追究賴昌星走私犯罪事項,涉及政治上的與他人勾結問題,起碼現在不予過問。聽到這則資訊,我想第一個放下心的應該是賈慶林同志了,他不用再和太太林幼芳表演離婚鬧劇了,全國政協主席的職位也可一直坐到換屆為止。賈慶林內心能大念「阿彌陀佛」嗎?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