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末日來臨更瘋狂

2011-12-02 12:31 作者: 蘇明

手機版 简体 8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經濟是個枯燥的話題,但又是個事關人人必須吃飯的問題,再加上經濟本來就是一門很深、且又涉及極廣的高深學問,絕對不是共黨整體掛在嘴上的所謂GDP增長率和所謂的總量排世界第幾那麼膚淺。

08年的全球金融風暴和現實的全球經濟進入第二次大倒退,究竟是因為什麼而發生?二次大倒退和金融風暴又有什麼不同?兩者之間是否互相聯繫著?這些問題似淺而深,但是如果能夠大致明白一點,也是受益非淺的,畢竟人生就是一個大課堂。本人始終認為做人要安分守己,不貪求、不虛榮,雖然不會因此而天下太平,但至少不會把自己置於危牆之下。

金融風暴的發生是因為房貸危機而引發的,開始是過分樂觀的急於買房的人在金融公司和信用評級公司的推波助瀾之下,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得到巨量的貸款,而不去考慮一下自己的還款能力。這不僅僅是指買房人,而是包括那些信貸公司和財團都在內,金融風暴的發生是所有的買房的個人到公司財團,再往上到了一國的金融的體系,不得不最後迫使政府出來融資,以緩和整個的局勢。

當人對權益的慾望大於責任和義務的時候,本能中的惡便釋放了出來。不少人通過金融風暴的起因,認為人性本惡,我是不敢苟同這種說法的。孔聖人說的人性本善是根據人的自然屬性中的對自由精神的追求,對美的追求和對幸福生活的創造而得出的結論,人性惡的一面則是出自於人的本能,本能上的不安分守己,當然就出現了金融風暴這樣的惡果。

政府是被迫的被捲入了這場風暴,拿出了財政的全部儲備,通過了低利率和銀行救助向經濟輸入了巨量的現金,還要提供貨幣的流通,這一系列的措施的採取的代價是巨大的,但是起碼解決了當時的問題,至少避免了全球經濟立時進入大蕭條,但是這次的危機不是來自於民間,而是自上而下的來自於政府,是政府花光了全部的財政儲備,又欠下了巨額的國債,使得政府難以保持國家良好的財政狀況,於是債務危機就發生了。

從杜拜王國開始,接下來就是葡萄牙、希臘、愛爾蘭、義大利、西班牙和現在的美國都發生了債務的危機。政府出現了巨額的國債,於是就又失去了企業和金融界的信任,致使私營的工商業主們就捂緊了腰包,減少支出和投資,於是失業率就居高不下,經濟增長艱難,惡性循環就形成了。

由此終於引發了大倒退,焦點是在於政府的能力上,對於政府是否有能力復甦經濟,民間和工商業是缺乏信任的。被債務搞得焦頭爛額的政府又要還債,又要運作,不得不狠下心來裁減政府的員工,減少政府的服務,減少或者降低國民福利待遇的標準,等等財政緊縮政策,這一系列的大刀闊斧的行動,不但引起了更大的不信任感,還遭到了民眾們大規模的抗議、示威。

此時此刻一個政府的職責和艱難就充分的顯示出來了,既要面對實際的財政狀況,大量的縮減政府開支,又要研究頒布有效的政策去緩和經濟的蕭條;既感到對不住國人民眾,又不得不考慮提高稅收;既要想辦法去借錢製造就業的機會,又要照顧到老弱病殘、弱勢群體不會受到太大的影響;既要創造出一個好的經濟環境,拉動國民們的消費,又揹負著國人民眾們的指責、不信任和觀望的心理。這就是對一個政府是否能夠忍辱負重,對國民是否負責任和在危機的時刻是否具有執政能力的嚴峻的考驗。

人們普遍對政府官員們沒有好印象,有獨立人格的人更是遠離權力,而自由主義者們又是把批評政府作為自己的社會道義和良知的天職,但是也正是在危機的狀況之下,處於四面楚歌、孤軍作戰的艱難時刻,往往出現受人尊敬的傑出的政治家。

有識之士們說,從政難,尤其是在政治清明的環境當中,除非想做個碌碌無為的政務官,如果想要做個傑出的政治家確實是難於上青天,但是對於德才兼備的人來說,危機和危難的時期正是他們大顯身手的時刻,同時也是造就人才的機會。發生在1929年的西方經濟的大蕭條,整整持續了10年,期間又發生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但是這個世界還是走了出來。

人未必可以勝天,但是因為人犯下的錯誤終歸還是要由人自己來更正的,正所謂吃一塹長一智,亡羊補牢未為晚,因為人畢竟是走在通向進步和文明的大道上。共黨推出的一個喉舌,對著電視機鏡頭說什麼這次的經濟危機是發生在西方,不關中國的事,中國的經濟狀況是健康的,西方的大蕭條或許對中國有些影響但不會很大。

一張安民告示竟由一個喉舌替代政府給貼了出去。內容仍然和金融風暴發生後的安民告示是一模一樣的,無非就是兩點:一是哪怕全世界山崩地裂,唯有共黨治下的風景獨好;二是如果中國大陸也發生了金融經濟的大危機的話,那完全是受西方或者是世界的影響,言外之意共黨是沒有責任的,黨永遠偉光正,壞事都是西方干的。

本人在以前的評論中已經提到過,在共黨極權和貪腐這些特色之下,確實是使中國的國情大大的和正常國家不同,這個不同就包括了以下幾個方面:第一是每個中國人的年平均收入那是世界最低的;第二每個中國人,人均的負債率是全世界最高的;第三是從上個世紀90年代至今,中國大陸的通貨膨脹率不但是世界上最高,而且是始終居高不下的;第四人民幣貶值的幅度是全世界最快,也是最大的,二十年間貶值了二、三十倍不止;

第五,中國是個貧窮的大國,是個勞動力過剩的大國,於是才拚命的去引進外資,終於成為了世界工廠,共黨又拚命的壓低人們的工資,而中國人又從不享有任何的國家福利,是為了產品在國際上出口有競爭力。但是即便是賤貨,低收入的國人們仍然是買不起,出口就成了所有中國製造的唯一出路。

人口大國生產大國,卻依舊是消費窮國,使得中國經濟的命脈始終掌控在外國消費者們的手中。3年前的金融風暴使中國的出口貿易總共減少了50%,甚至更多,而此次的第二次大倒退持續的時間將更長,出口貿易額又將大大減少。

有識之士們早就提出了經濟轉型這個話題,就是說要提高國民的收入,改變出口型經濟為面向國內的自主型經濟,但是共黨們是從不具備這種能力的,加上貪腐的與時俱進,共黨也只能是依靠著這個所謂中國模式勉強維持著這個統治,這個模式的代價和後果是由全體國人民眾們在付出和承受著,但是肥了的卻是共黨的層層幹部們。

社會的不公和民間廣泛的仇富心理,就是因此而造成和出現的。共黨們不學無術,把多年來出口貿易賺得的美元稱作是外匯儲備,但也僅僅是在賬本上,共黨並沒有把這筆美元拿回國內來造福人民,而是把這筆所謂的外匯儲備分為了兩個用途:

其一用了一半的錢,是用在了西方股市上去炒股,美其名曰是買了外國的國債,或者是中國借錢給了西方國家,挽救西方國家的經濟,這完全是無稽之談。炒股就是炒股,為的就是賺錢,窮國跑到富國去炒股賺錢是合情又合理,可是如果說窮國借錢給富國,幫助富國振興經濟的話,聽上去首先就是有悖常理。第二是感覺共黨在拍富國的馬屁,無非是要求富國繼續進口中國製造的假冒偽劣毒商品。

炒股看起來是肯定沒賺到錢,以共黨一貫的作風,如果賺到哪怕是很少的錢,也會大肆宣傳說取得了偉大的勝利。早在兩年前就聽說,中國人民銀行總行在西方炒股損失了6千億美元。而近日由於美國的債臺高筑,又限量新印刷了一萬億美元流入了市場,造成了美元貶值10%左右。那麼共黨說有3萬億美元的儲備無形中就等於說減少了3千多億美元。

同時美元貶值,原本已是不值錢了的人民幣就面臨著更大的升值的壓力,這是共黨有嘴說不出的苦衷,加上全球經濟的不景氣,西方股市大幅的下跌,所剩不多的西方股票,已是被劇烈浮動的股市牢牢套死了。

那麼另一半所謂的外匯儲備國人民眾是不用想了,共黨的最高層們在瑞士銀行共有5千個私人賬戶,每個賬號存入了多少錢我們並不知道,但是從最近揭發出來的原鐵道部長貪污了10億人民幣和鐵道部下屬的一個局長在美國和瑞士銀行,就存入了28億美元的這些數字來看,每個賬戶裡如果有個10億8億美元應該是差不多的。

2006年就曾有人揭發出江澤民在瑞士銀行有20億美元,那麼5千個賬戶總共有5萬億美元這個出入應該是不會太大的。5萬億美元折合成33、4萬億的人民幣,以16億人口計算,這5千個人總共從每個中國人身上平均搜刮走了2萬元人民幣,再加上國內現有的2百30萬個共黨億萬富翁的家庭的財產,和近30多年已然卷款外逃了的共黨的贓官們。

所謂改革30年獲得的巨大成就,就是共黨團夥的成員們總共搜刮走了多少錢,現在是無法知道,但是人民總會有清算他們的那一天,就如同埃及前總統穆巴拉克在任30年,一家四口人總共搜刮了埃及人民5百多億美元,現在穆巴拉克在受審,5百多億美元是一分不少的回到了埃及人民的手中。

這些種種就是共黨所說的中國模式,為這個模式焦頭爛額的是共黨,說這個模式已經取得了全世界共識的也是共黨。專業人士們只研究理論和實際,不會理會模式,所以說出了中國大陸是錢權經濟,是官商資本主義,民間的說法是貪腐經濟、搶劫經濟。

幾年前國際專家們說中國的經濟是泡沫經濟,是泡沫就一定會破裂。那麼中國就一定會出現經濟的危機。但是從去年到今年,國際級的專家們不再說危機了,而是異口同聲的說崩潰。有先見之明的專家幾年前就說,這個樣子搞經濟,如果不崩潰那就不是經濟。

從去年到今年,有兩位學者各自發出了自己調查出的兩個數字:一個數字是共黨貪腐的程度已然站到了GDP的30%,而另一個數字是說每一項的投資款的40%到60%是被層層共黨幹部們貪污掉了。這就解釋了一個最基本的問題,為什麼高速發展的經濟之下,中國人始終享受不到全民的福利和老保項目?

所謂的高速發展的經濟,使一些人是既自豪又驕傲,可是為什麼中國人的收入是世界最低的,一個16億人口的大市場卻是個最沒有消費能力的窮市場,貪腐是中國大陸金融和經濟全面崩潰,乃至國家最終破產的最大的,也是最直接的原因。所謂改革30多年,是國民百姓們積極創造。而奇怪的卻是從所謂的改革的第一年開始就開始出現了財政赤字,而年復一年,年年有赤字,而赤字的數量一年比一年大。

從人民自願的買國庫券,到被強迫的去買國庫券,又到了事無鉅細挨門挨戶的強要捐款,赤字變成了越積越大的國債,而共黨從來就沒有想要平衡財政,減少赤字,償還國債的打算。人民的收入越低,越是沒有福利待遇可言,越是還要強迫加班加點的工作,國債反而還越來越高,人民越是辛勤的付出日子就過得越艱難。

共黨偷偷的讓每個人揹負著國債就越高,那麼人們就要問了,錢都到哪去了呢?這種無上限的借貸經濟究竟是能富國強民,還是要把國家搞破產。十四萬億美元的國債折合人民幣九十萬億,是GDP的3倍之多,而義大利現實的國債佔到了GDP的一點二倍就爆發了債務危機,國家是臨近破產,導致了歐盟27個國家經濟衰退。

美國的債務危機是債務佔到的GDP的80%,於是信用評級就降低了。中國大陸的債務是最高,共黨不說,國內民眾們不知道,但是世界是知道的,可是對世界經濟卻並沒有產生什麼影響,這就至少說明瞭兩個問題:

一是共黨宣稱的所謂第二大經濟體的說法全世界都知道是假的,謊報出來的;二呢是中國大陸的全面崩潰全世界是早已在預料之中了,並且早就有防範。俗話說,債多了不愁,這個債是指小債務,一旦到了資不抵債的情況時,即便就是不學無術的共黨也知道害怕,越怕就越不敢說,一旦露出了口風,共黨在經濟上的話語權就徹底的喪失了。

共黨唯一依靠以經濟增長為理由的當政的合法性也就完全的不存在了,於是共黨早在幾年前就開始偷偷摸摸的印鈔票,到了2010年底已經印出了43萬億元人民幣投入了流通,今年還將至少印刷10萬億。美元、歐元印刷的鈔票是有限的擴張貨幣,可事情到了共黨的手裡就變成了不計後果的、無限擴張的印刷了。

今年的7月中國大陸糧食和肉類的漲價幅度都在12%到15%,這絕對不是因為經濟的高速發展,人民收入的大幅提高所導致的高物價,這種長期持續的高通脹至少是有兩個原因造成了;一是債臺高筑,必將貶低幣值,巨量印刷新鈔票更是使錢不值錢的另一個原因;二是高通脹高物價其中很大的原因是共黨有意造成的。

既然內需拉不動那就太高物價,以此來搾取人民口袋裡本來就不多的幾個錢來增加政府的財政收入,或者乾脆就是裝進自己的口袋。在這種情形之下共黨不但不縮減政府的開支,反而還花出了比軍費開支還大的一筆維穩費,企圖維護早已爛透了的共黨繼續當政。末日的共黨必然是更瘋狂,但是瘋狂只會使末日更早的來到,因為瘋狂只會更加激怒民眾,而民眾的忍耐到底還是有限度的。

謝謝各位聽眾朋友們的收聽,下次的這個節目時間裏我們再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