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大學生揭開中國核武隧道之冰山一角(組圖)


原文:Georgetown students shed light on China's tunnel system for nuclear weapons
作者:William Wan
發表:2011年11月30日
本文由多名"譯者"志願者聯合翻譯及校對

喬治城學生揭開中國核武器隧道系統之冰山一角
【原文配圖一:卡伯教授及他的大學生情報分析團隊。】

中國人曾稱之為他們的「地下長城」──用來隱藏該國越來越複雜的導彈和核武庫的巨大隧道網路。

但在過去三年裡,一小群痴迷於此的喬治城大學的學生卻稱之為:家庭作業。

在他們嚴厲的教授──一位前五角大樓高官──的帶領下,學生們翻譯了數以百計的文檔,梳理了衛星圖像,弄到了機密的中國軍事文件,還搜尋整理了數百G的網上資料。

2011/12/03/20111203010603473.jpg

而成果為何呢?有關這數千英里長的隧道的史上最大的一批公開信息。這些隧道由中國第二炮兵部隊挖掘。這支部隊是中國軍隊的一個神秘分支,負責保護和部署彈道導彈和核彈頭。

報告還沒有公布,但已經引發了一場國會聽證會,並已經在包括空軍副總參謀長在內的五角大樓高官們之間傳閱。

人們對這份363頁長的報告的關注主要集中在它那刺激性的結論上──中國的核武庫規模可能比防擴散專家們的可靠估計要大許多倍。

「這並不十分出人意料,但這些看法和估計數據正在和基於機密數據的研判結果進行比對,」一位不肯公開姓名的國防部戰略研究人員在談論這份報告時說道。

但批評者們卻質疑學生們基於網際網路數據的研究不夠嚴謹,這些數據有的來自於毫不相干的地方,如谷歌地球、博客、軍事期刊,還有最令人驚奇地是來自於一部關於中國炮兵的虛構電視劇,這基本上相當於由福克斯的電視劇《24小時》來研究美國的反恐行動。

但最強烈的譴責來自那些防核擴散方面的專家們,他們擔心,在人們努力減少冷戰後世界核武器存量的當下,這項研究將成為支持「要在一段時間內保有核武器」這種觀點的論據。

在這些政策領域的影響之外,這個項目在這些學生身上打下了深深的烙印──他們中的有些人在畢業後就在國防部和國會找了份研究工作。

「我都不想知道在這玩意兒上我已經花了多長的時間,」22歲的大四學生Nick Yarosh說,他在喬治城大學主修國際政策。「但是如果你問別人他們在大學干了什麼,大多數人會說我上了這門課,我進了這個俱樂部。而我則可以說我把這段時光花在瞭解讀中國的核武器政策和二炮手冊上。對於我這種死宅來說,這確實很有意義。」

學生們的執著

喬治城學生揭開中國核武器隧道系統之冰山一角
【原文配圖二:學生們執著於找到答案,即使畢業後也有人回來參與研究。】

65歲的菲利普.A.卡伯(Phillip A. Karber)是這群學生的教授,冷戰期間作為頂級戰略專家直接為國防部長和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建言。但他在國防領域成名比那還要早,當時他領導著由當時的國家安全顧問亨利.基辛格創立的精英團隊來推測蘇聯軍隊的弱點。

菲利普.A.卡伯自詡一手打造了政府最優秀的情報分析團隊。「你想要的不僅僅是那些最頂尖最聰明的傢伙,他們還得充滿鬥志,」他說。

2008年菲利普.A.卡伯志願加入了國防威脅降低局的一個委員會,這是個五角大樓下屬的機構,致力於對抗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在四川省爆發了災難性的地震的時候,菲利普.A.卡伯所在的委員會的主席注意到中國的新聞媒體報導說數千輻射方面的技術人員奔赴災區。然後就流出了以奇怪的形狀倒塌的山丘的照片,有推測認為當地塌陷的地下隧道裡儲存了核武器。

主席讓卡伯弄清楚發生了什麼。於是卡伯就又開始尋找分析師了,這次是在喬治城大學的他的學生裡找。

首批推測者來自他的軍備控制課上的學生。每個學期,他都專門騰出一天的時間來向他們展示他收集的那些關於隧道的有意思的錄像和文檔。然後他提出一個問題:你們認為這意味著什麼?

「當時我們不知道答案,這真的讓我難以丟下它不管,」22歲的畢業生達斯汀.沃克(Dustin Walker)說。「開始時這和其他課程沒什麼區別,在這天或者那天進行考核,但大家不停的回來(繼續研究),甚至在畢業之後都如此。我們為此在課外花了很多功夫。」

學生們在宿舍裡翻譯軍事文檔。他們在晚上放棄了去看電影,把時間花在馬拉松式的對電視片段的回顧上,在這些片段裡導彈從一個隧道被帶到另一個隧道中。在朋友們讀莎士比亞的時候,他們聚集在圖書館裡,模擬中國用核武器打擊美國的最糟糕結果。

隨著時間的推移,團隊由幾個參與者成長到了20人左右。他們中的大多數都把時間花在了研究(中國的)第二炮兵的地下活動上。

儘管隧道的存在對少數的研究中國核武力量的專家來說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但幾乎沒有文件或是公開報導提及這些設施。

所以學生們轉向了那些中國的公開信息源──軍事期刊,當地的新聞報導,中國平民拍攝並貼在網上的照片。中國著名的秘密部隊(指二炮)開始公開更多的信息也有幫助。這些信息的公開是因為中國的領導人們想要向其國民炫耀逐漸增長的實力。網際網路上也有一籮筐的線索:新的軍事論壇,博客的出現,以及過去模糊的電視報導被上傳到了中國的Youtube上(指優酷網、土豆網等)。有策略的字元串搜索甚至讓學生們到某些軍事網站的後台下載了諸如中國軍事院校的教學大綱這樣的文檔。

苦工和發現

主要的問題在於翻譯量。

每學期,卡伯都只招募得到一到兩個講中文的學生。所以團隊搞了一套還湊合的系統來研究他們找到的書籍和文檔的掃瞄件。利用文字抓取軟體,他們將這些掃瞄件轉化為中國字,然後塞到翻譯軟體裡去弄出一個粗糙的英文譯本。從這些翻譯中,他們挑選出關鍵段落交給會中文的人進行精譯。

壞消息是這是個苦力活──花費數小時將文檔塞到掃瞄機裡。好消息是在三年之後,學生們已經編纂了一個有關二炮及其隧道的可以用來搜索的資料庫,多達140萬個單詞。

結合他們在期刊,視頻片段,衛星成像和照片得到的一切訊息,他們已經能夠三角定位出幾個隧道設施了,並且大概知道每個裡面都藏了什麼類型的導彈。

他們的成果還包括一些小的發現:導彈在這些設施之間是怎麼運輸的,還有關於「導彈列車」,以及那些偽裝成客用列車,實際卻用來運輸中國的長程導彈的車皮的有意思的圖片和名目。

為了給工作提供支持,卡伯為學生們在他大瀑布城的家裡建立了一些搜索室。他買來蘋果電腦和巨大的平板顯示器便於他們進行視頻處理工作,並為那些在夏天裡繼續工作的學生提供小額研究津貼。有時研究拖到夜裡,很多學生就擠在地下室裡的空房間倒頭大睡。

「為此工作期間我變胖了,因為我完全不去健身房了。工作強度就是這麼高。」Yarosh說。他今年繼續這項研究不是為了學分,而完全是出於興趣。「這可不是典型的大學課程。卡伯博士只是告訴你目標,然後怎麼到達那裡完全就是你的自由。這種信任讓人感到沒有束縛。」

部分最大的突破來自卡伯團隊中的成員們利用在中國的個人關係獲取了一份400頁的手冊,這份手冊由二炮製作,通常只有中國的軍方人士才才能看到。

另外一個能提供一些內情的資源是兩部半虛構的電視系列劇,是講述二炮軍隊生活的編年史(譯者註:指《天嘯》)。

這些片子的情節一般都經過了戲劇化地誇張──一個系列劇(譯註:《導彈旅長》)以一個旅長為中心,講述了他是如何一邊調教一盤散沙的部下,一邊在感情上和他迷人的奧運游泳隊教練女友糾纏的。但這些片子仍然包含了一些準確地讓人吃驚的關於二炮設施規程的描述,這些描述和軍事手冊以及其他文檔相當吻合。

「在有人在銀幕上展示了這些隧道間的導彈部署到底是怎麼完成的之前,我們手頭的資料僅僅是一些零散的碎片。電視劇告訴了我們這些碎片是怎麼在一起發揮作用的。」卡伯說。

更大的中國武器庫?

在2009年12月,正當學生們做出了一些進展的時候,中國軍方首次承認了二炮確實在建立隧道網路。根據國營的CCTV的一則報導,中國有超過3000英里(4800km)的隧道,這大約是波士頓到舊金山的距離。這其中還包括了能夠承受數次核打擊的深層地下基地。

這則新聞震驚了卡伯和他的團隊。它讓他們堅定了研究方向,但這也說明在東亞之外這些隧道獲得的關注有多麼的少。

尤其是美國媒體對此缺乏興趣,這也反映了中國的核武在世界上的特殊地位。

幾十年來,關注的焦點一直都是世界上兩個最大的核武庫──美國和俄羅斯。前者擁有5000枚可部署的核彈頭,後者擁有8000枚。

但在被核不擴散條約認可的5個有核國家中,中國是最神密的一個。當美國和俄羅斯受雙邊條約限制而不得不進行相互檢查,確認對方核力量,並禁止了某些特定種類導彈的時候,中國則毫無此類限制。

多年來的假設一直是中國的核武庫相對較小──大約有80至400枚核彈頭。

中國一直都鼓勵這種看法。作為5個原有核國家中唯一承諾不首先使用核武的,它堅持它只保有了「最小核威懾」所需的庫存。

鑒於中國缺乏透明度,卡伯認為,所有的專家都必須設立某些假設,這些假設通常會錯的離譜。卡伯經常給他的學生講一個例子,那是他和前國防部長弗蘭克.C.卡盧奇前往俄羅斯的經歷。他們去是為了討論美國如何在核武庫的安保工作上幫助俄羅斯。

美國提供了大約20,000個核廢料罐來保護核彈頭,這個數目是基於美國當時的估計。(俄羅斯的)將軍們告訴卡伯他們需要40,000個。

分析家們的懷疑

對隧道研究告終的時候,卡伯告誡說同樣的事情也可能發生在中國。他認為,根據二炮挖掘的隧道數量,以及導彈部署日益增加的情況,中國的核彈頭數量可能已經達到了3,000枚。

這在軍備控制領域引起了激烈的討論。

一位憂思科學家聯盟的中國核武器分析家Greogory Kulacki,在最近一次在華盛頓的演講中公開譴責了卡伯的報告。在隨後的採訪中,他認為3000這一數字是「荒謬的」,並認為這項研究所採用的方法──尤其在其中包含一些來自中國博客的博文──是不合適的和偷懶的。

「他們正在建造隧道的事實,可能正好證實了相反的觀點,」他反駁道。「有了更多的隧道和更強的抗打擊能力,他們可能認為他們不需要這麼多的導彈進行回擊」。而來自其他人的回應是則比較溫和。

「他們的研究是有價值的,但同時也展示了網路的危險性。」美國科學家聯合會的漢斯.M.克里斯滕森(Hans M. Kristensen)說。他同時認為一些學生解讀衛星圖片的行為是錯誤的。「我認為,他的研究的成功之一,是強調了中國的不確定性,」馬克.斯托克斯(Mark Stokes)說,他是智庫2049項目研究所的主任。「毫無疑問中國正在挖掘隧道,關注這些行動並提出問題是很有價值的。」

據一些五角大樓的官員說,今年國防部的中國軍力年度報告首次強調了二炮在新隧道方面的工作,這要部分歸功於卡伯報告。今年春天,就在到中國的短期訪問之前,當時的國防部長羅伯特.M.蓋茨的一些屬下聽取了這項研究的簡報。

「我認為應該說高層官員意識到了這項研究的重要性,」一位不願意被錄音的五角大樓官員說。

對於卡伯說,引發這樣的爭論意味著他和他小小的的本科生情報隊伍已經獲得了成功。

「我對中國的核武器的準確數量完全沒有概念,但防擴散組織中的任何人也不知道,」他說。「這就是中國的問題,除了他們自己之外沒人真正知道。」

據一些五角大樓的官員說,今年國防部的中國軍力年度報告首次強調了二炮在新隧道方面的工作,這要部分歸功於卡伯報告。今年春天,就在到中國的短期訪問之前,當時的國防部長羅伯特.M.蓋茨的一些屬下聽取了這項研究的簡報。

「我認為應該說高層官員意識到了這項研究的重要性,」一位不願意被錄音的五角大樓官員說。

對於卡伯說,引發這樣的爭論意味著他和他小小的的本科生情報軍已經獲得了成功。

「我對中國的核武器的準確數量完全沒有概念,但防擴散組織中的任何人也不知道,」他說。「這就是中國的問題,除了他們之外沒人真正知道。」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